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281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第281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句话用在坤德夏家族家主之位的争夺上,再合适不过了。

斩兄弟,杀叔伯。

每一位家主的手上,都沾满了嫡亲的鲜血。

与之相比,陈长生不过是斩了一位亲兄弟,的确算不上什么。

再者,着实是陈长岳犯错在先。

中年人轻笑的摇了摇头,“不过,老三这孩子,冷酷的性格,雷厉的手段,着实让人心惊。”

“只希望,没有人再挑战他的威严,否则,这天都会捅出一个大窟窿!”

老和尚叹息,“怎么会没有?你的那些兄弟,尤其是老三,他一直在暗中谋划!他岂会眼睁睁的看着长生上位?”

中年人不再言语。

有些事情可以避免,但有些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

好在,那小子已经成长起来了。

不到一个小时。

陈长生的三叔,陈东义亲自发声,‘年纪轻轻鲁莽行事,为了一己私利,行大逆不道之举,斩杀手足,这让天下人如何看待?’

‘这种行事不顾大局的人,何德何能担得起家主的重任?’

字字珠玑,直指要害,意思很明显,陈长生性格残暴,自私自利,目光短浅,完全没有资格成为坤德夏家族的下任家主。

并且,亲自前往长老院,希望重开长老会,讨论罢黜陈长生少家主之位的事。

才刚刚正式上任少家主,又要被罢黜?这要真成了,陈长生恐怕会成为天大的笑柄。

在陈东义的怂恿下,长老院七八位老者顿时支援,一番商讨过后,这一行人来到家主办公之处蹲守。

目的很直接,如此自私自利的少家主要不得,必须撤掉,否则,他们这些人就不走了。

有道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小小年纪莽撞不说,还丝毫不顾大局,简直闹笑话。

这下一任家主之选,陈东义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中年人,也就是坤德夏家主陈东安,直面他们这一群人,淡淡的说道:“抛开刚才这场胜仗不谈,长生已入圣境。”

“不到三十岁的圣境,你们说他不合适?”

这话一出,场上众人集体沉默。

陈东义更是脸色狂变,硬生生挤出一句话,“不可能!!”

“不相信没关系。”

陈东安淡淡的说道:“既然你已经放出话,我相信,待战事结束之后,长生会来找你这位三叔,谈谈心的。”

“到那时,你会亲眼见到。”

陈东义:“……”

两个小时后,顺天彻底震荡。

“坤德夏二少爷,被人斩了脑袋?”

“这,这新上任的少家主,一来就杀兄弟,好残暴的手段!!”

……

新北。

云轩跑马场。

水果摊已经转出去,除了偶尔回小西街住几天之外,钟严一家人,大部分时间还是住在这马场里。

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晰,着实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

靠近湖边的一个亭子中。

一身白色长袍的谷人王,与钟严相对而坐。

不远处,一具具尸体正在被处理。

“老道长,长生他……”得知这位老道长是陈长生的师傅,钟严惊愕的同时,忍不住问道。

这段时间,关于陈长生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他作为养父,岂能不着急。

“已经重回少家主之位。”

钟严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依旧是他!!”

“长生能有如今的成就,少不了你十八年的培养。”

谷人王举杯道:“感谢!!”

“道长客气了!”钟严连忙回礼,“我就是一个粗人,哪懂什么培养,除了给他饭吃,只是教了一些简单做人的道理。”

“就是这些道理,又有多少人懂?更别说教了。”

大道三千,万变不离其宗,最核心的终究只是那么几条。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杨家。

看着那一具具被拉走的尸体,杨虎瞠目结舌,内心里更是感慨连连。

陈长生虽然走了,对自己的安全,却丝毫没有松懈。

“长生,他还是少家主对不对?”杨虎问道。

安保的负责人回应道,“当然!!”

临江府,陈家。

陈璐把滴血的白色手套丢进垃圾桶,对着陈胜天道:“前些天,少爷宰了叶南天的独子!叶南天想以此来报复少爷。”

“这个叶南天,以及整个岭南派,活不了多久了。”

“这个岭南派,着实该死!”

陈胜天摇头,而后笑着询问道:“长生他,应该快继任家主之位了吧?”

“可能就在一个月之内。”

陈胜天,陈儒林,陈忠,不由得相视一笑。

这条龙,总算是开始腾飞了。

陈璐笑道:“少爷交代了,到时会把你们一起接过去。”

“哈哈!!”

陈胜天捏了捏几根胡子,“好!好哇!能去坤德夏家族看看,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

顺天。

岭南派总部。

叶云峰的死,被彻底封锁,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已经悄然安葬。

对于叶南天而言,这是一件即使憋屈的事情。

独子被斩,这是让他彻底绝了后。

一向睚眦必报的他,自然也要让对方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估摸着时间,派出去的那些人,应该已经得手了吧?

一处花园中,叶南天盯着面前的海棠花,面无任何表情。

随着坤德夏家族少家主之位被敲定,按理说,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为何,心底却始终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沉甸甸的,连喘气都十分费劲。

少家主究竟是谁,尚未公布,可,坤德夏家族的二少爷却已经被斩。

这一切,似乎都透着一股不寻常。

或者说,从陈长生被撤掉少家主之位开始,整件事,就已经变了?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叶南天晃了晃脑袋,没有再去多想,接下来的好消息,应该会让自己心情好一些。

微微转头,只见老管家正大步走来。

只不过,他的脸色却是十分难看。

嗯?

叶南天皱眉。

“宗,宗主!”

老管家立身在叶南天面前,低头垂目,沉声道:“新北与临江府那边,出事了。”

“继续说!”叶南天面无表情道。

“派出去的那些人,彻底失去了联系,想来,已经全军覆没。”老管家颤声道。

叶南天:“……”

“你派去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叶南天怒了。

“三位八阶,其余都是六阶。”

叶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