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2章 万金,难买我喜欢

第12章 万金,难买我喜欢

拈花湾。

北靠新北大岗山。

南朝新北最大的天然湖泊,仙女湖。

从地理位置上来讲,坐北朝南,背山面水,向阳避风,而距离新北市中心,也不过五公里的路程。

配套设施的话,高尔夫球场、人工瀑布、亭台楼阁、独立的私人登山道,应有尽有。

再加上新北最美的自然风光。

毫无疑问,拈花湾是新北最为豪华、高贵的小区。

或者,用“别苑小筑”来形容,会显得更加贴切。

已是深秋时节,拈花湾却不负“拈花”二字,依旧绿树成荫,百花争艳。

“这地方,不错。”

进入拈花湾,陈长生不自觉的按下车窗,看着古香古色、朝气蓬勃的环境,心情大好。

“我就猜,少爷会喜欢。”

“所以,这里所有还未售出的房产,我都买下来了。”

陈璐对着后视镜笑了笑,道。

陈长生点头。

至于价值几何,有无升值空间,陈长生没有过问,也丝毫不在意。

万金难买我喜欢。

只要喜欢,就够了。

至于其他,都是浮云。

车行至拈花湾中心位置,停在了一座稍大些的别院前。

单从四周看,这座院子除了占地面积稍稍比其他大一些之外,没有任何分别。

但如果从高处俯瞰。

非常清楚的能看到,这座院子是整个拈花湾的中心。

而周围的小院,就如同那拱卫月亮的无数颗星辰。

新中式装修。

内涵,但又不显老气;内敛,但细节中却又透着奢华。

要说缺点,太空荡,也缺少人气。

“少爷,您先歇会儿,我去给您放洗澡水。”关好门,陈璐说道。

“我自己来吧。”陈长生挥手制止,“既然在外面,也就无需那么多规矩,累。”

“今天你也累了,早些休息。”

说着,陈长生找到了浴室的位置,缓缓走去。

“是,少爷。”陈璐点头。

……

清晨。

新鲜幽丽。

空气清冷,但也异常清甜。

远处,带着露水的竹稍微微晃动,几只画眉鸟扇动翅膀,并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一身练功服的陈长生,静静的站在二楼露台。

双目紧闭,双臂自然下垂,十指指间相对,掌心向下。

约莫十分钟后,他脚步轻抬,双手,也缓缓动了起来。

形体时而似虎,时而似鹿,时而又似熊似鸟……

五禽戏。

八年前,在更换了心脏之后,在父亲的安排下,陈长生从一位老中医处,学来了这套真正的古法五禽戏。

这是一套炼体技法。

陈长生身体的强度,关系到核反应堆心脏,功率开启的程度。

就比如现在,核反应堆心脏的功率,才开启到百分之二。

百分百全功率开启,陈长生压根没有去想过,最起码从现在来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的目标,是开启到百分之十。

所以,八年如一日,从未中断。

红日跳出了地平线,陈长生也收功而立,呼吸轻缓而悠长。

守候在一旁的陈璐,递过毛巾。

待陈长生擦完汗,陈璐这才把一份报纸递了过去,道:

“昨晚发生在山水国际的事,上面只字未提。而头版,则被还尚未成立的,新北本土商会所占据。”

陈长生打开报纸,大概的扫了一眼。

“新北大大小小几百家公司,各大社会团体都在受邀之列,却唯独没有山水国际。”

“看来,我已经被他们列入了黑名单。”

陈长生把报纸丢在桌子上,淡然一笑。

“一群蝼蚁,竟想挑战一头雄狮。”陈璐也笑了,“不过,我还是很期待的。”

她期待,那些人逐渐变得惊恐,最终彻底绝望的样子。

想来,一定会很精彩。

而后,陈璐接着说:

“一大早,物业主管打来电话,说李家的人查了我们的资料,他们无法阻止,所以特意通知我们一下。”

“李家?”陈长生眉头微挑,“昨天在酒店门口碰到的那个女人?”

陈长生依稀记得,那个叫嚣着要包养自己的女人,便姓李。

“是的。”陈璐强忍着笑。

当时她的确很愤怒,但现在想来,也是滑稽。

堂堂坤德夏家族,正统继承人,竟当街被人砸钱包养,这要传回了家族……

陈璐不敢想。

陈长生尴尬的笑了笑。

“想必他们是要找麻烦,我去解决吧,免得碍眼。”陈璐道。

“去吧。”

陈长生摆手,目光却被楼下一个小女孩所吸引。

小女孩五六岁,明眸皓齿,五官精致,头发却有些凌乱。

“她是旁边小院的。”

“小院的主人叫周雨菲,菲霖集团的老板。这小女孩是她公司一员工遗弃的,被她收养。”

陈璐缓缓地介绍道。

昨天,在确定住这里后,拈花湾所有住户的信息,都被她查了一个遍。

小女孩怀抱一个芭比娃娃,注意到陈长生在看她后,竟对着陈长生做了一个鬼脸。

陈长生:“……”

“这小家伙,倒也不认生,俏皮的很呢。”陈璐笑道。

陈长生莞尔一笑。

下到一楼,陈璐早已备好早餐。

“大哥哥,你是刚搬过来的吗?”

陈长生刚在院子中的亭子里坐下,一个小脑袋从门缝中探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是的,我是昨天晚上搬过来的。”

陈长生笑着起身,走到小女孩面前,“你怎么起这么早啊?”

还不到七点,在深秋的季节里,的确算早。

特别是对一个小女孩而言。

“我妈妈昨天没回来,我一个人睡不好。”

小女孩黑漆漆的眸子里,明显闪过一抹落寞,小手不自觉的拉住了衣角。

陈长生看的出来,她这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家。

“家里除了妈妈之外,没有其他人了吗?”陈长生问道。

小女孩摇头。

“我叫陈长生,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我叫沙沙。”小姑娘落寞的眸子,瞬间恢复了光彩,并有模有样,像个小大人一样,伸出了自己的手。

陈长生:“……”

“很高兴认识你。”陈长生轻轻握住她的小手,笑道。

“我也很高兴呢!”

“走,大哥哥请你吃早餐。”

陈长生牵起她的手,朝着小亭子走去。

一旁的陈璐,转身走向屋子,她需要再准备一份早餐。

亭子中,一大一小,相对而坐。

亭子外,竹林沙沙作响,鸟儿齐鸣。

陈长生看着沙沙,沙沙看着桌上的早餐……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