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47章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第47章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徐东来的嘴角,下意识的扯过一抹弧度,心情也不再那么沉重。

疑则生变。

或许,直接了当的击杀,才是当前最好的处置办法。

金宗泉仰头望天,看着这阴暗的天空,“我要把他,埋在蛤蟆山那颗大枣树下。”

“那该死的杂碎,理应以这种结局收场。”徐东来笑道。

不过。

刚刚才浮现在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彻底绽放,却陡然定格。

这,这怎么可能?!

徐东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夸张的呆滞。

眼珠子,似乎都要从眼眶中,滚落下来了。

几番摇头晃眼,最终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被森冷的寒意所包裹。

真的是他!!

杀人凶手,竟然来到了死者的葬礼上。

这……

久居上位的徐东来,此时此刻,竟感觉脑子有些短路。

他,一身素白色的休闲装,熨烫工整,一尘不染。

他,身姿笔挺,目不斜视,老持稳重,气势冲霄。

这抹白,如狼似虎,硬生生的横推了进来。

“嗯?这家伙是谁?懂不懂礼貌啊。”

“这身穿着,是对死者的不敬,更是对金家的挑衅。”

清一色的黑衣当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白,想不让人注意到都难。

众人纷纷皱眉,猜测与怒斥,一同乍起。

金宗泉深邃的眸子,陡然变得锐利,宛如利箭,钉在那道正缓缓走来的白色身影之上。

隐隐当中,他有了几分猜测。

在这新北,除了那个家伙,可没有人,敢如此对金家大不敬。

“是他?”金宗泉问。

“是他。”

徐东来深吸了一口气,难以平复下心底的惊悚。

陈长生,竟然,就这么的走来了。

闲庭信步,不急不缓。

在这股云淡风轻中,却又隐隐散发出一股顶天立地,巍峨如山的气势。

好嚣张的人!!

杀了人,不躲起来就算了,却来到了死者的追悼会现场。

就算什么也不做,这也是对金宗泉,乃至整个金家,最大的羞辱。

心中所猜被确认,金宗泉森寒的目光,犹如实质。

陈长生似有所感,微微抬头。

四目相对。

气氛。

在这一刻,彻底凝固。

这白衣青年,明显来者不善。

一时间。

人影绰绰,脚步声不断。

有金宗泉的好友,也有金家保镖。

一直萦绕在场上的沉重与悲痛,转眼消散,被一股肃杀与剑拔弩张所取代。

不少人疑惑,堂堂金家,为何会表现的如此紧张?

这个青年,到底什么身份?

对于周遭的变化,陈长生无动于衷。

不急不缓,登梯而行。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陈长生立身在金宗泉面前一米处,“金家主,节哀。”

徐东来看着眼前这道熟悉的身影,以及深刻的笑容,心底五味杂陈。

这个家伙,好大的气派。

人是他杀的,不仅来到了现场,还说出‘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这种话。

这……

把金家当成,可任意拿捏的软柿子?

金宗泉刚说过,要把这家伙活埋在蛤蟆山。

陈长生这般张狂现身,难道不是自寻死路?

徐东来面色变了又变,忍不住扯了扯旁边的金宗泉,小声喊道:“老金。”

然。

萦绕金宗泉周身上下的肃杀之气,竟缓缓消散,漠然道:“这里不欢迎你们,立马从我眼前消失。”

显然,他并不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大动干戈。

死者为大。

送完金阳最后一程,再去解决对方也不迟。

“陈璐。”

陈长生摆了一个眼神,示意道,“去给死者上柱香。”

“好的。”

陈璐应允,走向礼堂。

见状。

金家的保镖,纷纷加快步伐,直逼了过来。

不曾想。

“金家主大人大量,不跟你们计较。而你们,却给脸不要脸?”

李天祥一步踏出,阴沉的面庞上,翻起一股狰狞与怨毒。

他的宝贝女儿,李萌。

也死了。

跟金阳一样,被活埋在了蛤蟆山,那棵大枣树下。

一对夫妻,死在同一天同一个地方,这要是传出去了,将会引起何等的遐想?

为此,李天祥不得不隐瞒女儿的死讯,悄悄安葬。

没有吊唁,没有丧乐。

甚至,都没有人知晓。

之于李天祥而言,这是何等的屈辱与愤慨?

而,今天。

杀人凶手,竟来到了金阳的葬礼上。

呵呵……

李天祥冷笑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这种宵小之辈能够撒野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陈长生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视若无睹。

“怎么?装作没听见?”

李天祥戾气横生,对方淡漠的眸子,就像一桶油,迎头浇在了喷薄而出的怒火之上。

陈璐转身,眉头微蹙。

李天祥大步走来,直视陈璐的眸子,嘲讽道,“你看什么?莫不是想动手?”

一个青年紧跟他身后,目光阴冷,宛如一条毒蛇。

右手伸向腰间,拔出一把黑色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陈璐。

一时间。

偌大的场上,死寂沉沉。

一双双眸子,聚焦李天祥。

竟然,带了如此禁制之物。

而且,丝毫不忌讳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的掏了出来。

好重的戾气。

相比于金宗泉,他这个岳父,怎会如此的杀意凛然?

李天祥靠近陈长生,继续咄咄逼人,“叫你滚啊,你是听不懂呢?还是非要赖在这里不走?”

几乎,就在这话落下之时。

咻!

一把手术刀横空出世,宛如撕开了空气,裹挟着尖锐之声,直奔青年。

青年陡然转身,手中的枪,也跟着横移了过来。

嘴角的讥笑,还未来得及绽放。

噗!

一捧鲜血,从他眉心炸开。

表情定格,瞳孔涣散,整个向后倒下。

前一秒还蔑视一切,杀意凛然的李天祥,神情猛地凝固。

事实上,偌大的广场上,也如同被定格,宛如午夜的乱坟岗,惊悚笼罩大地。

“格洛克13,九毫米子弹。是一把好枪。”

陈璐捡起地上的手枪,漫不经心的说道。

咔嚓。

子弹退膛,下弹夹,压子弹,再上弹夹。

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黑洞洞的枪口,一遍?”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