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64章 有些味道,不想忘记

第64章 有些味道,不想忘记

某家高端私人医院。

一间,最奢华的病房中。

站在病床前的武子卿,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脸上布满了愤怒与阴煞之气。

同时,青筋暴起,呼吸急促。

他窥觑许久,费劲心机想要得到的梦中女神。

竟然,在跟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之辈,亲密无间,举止亲昵。

“该死的贱人,我武子卿哪一点不比那个泛泛之辈优秀?跟他卿卿我我,是否有把我放在眼里?”

心情本就十分抑郁的武子卿,此刻面色狰狞,阴狠到了极致。

那神情,如同要吃人。

砰!

一拳砸在墙上,发出一道闷响。

随后,因为激动让人抑制不住颤抖的身体,这才逐渐平缓了下来。

可。

心中对陈长生的怨恨,仇视,丝毫没有减弱。

或许,没有这个杂碎的横插一脚,她陈小艺,已然成为了自己掌中玩物,慢慢享用。

可惜,一心想要捕获的女神,似乎已经被他人征服。

看着眼前这张照片,武子卿感觉自己被无情的羞辱。

他武子卿。

在歌坛名气不小,而且,人气正在逐渐走高。

不仅长相帅气,仪表堂堂,还积累了丰厚的财富,地位也远超一般人。

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比那个杂碎要优秀太多太多,可,陈小艺,为何偏偏要选他?

难道说,这个外表靓丽的女孩,其实是个瞎子?

“你这是怎么了?感觉要吃人似的。”

病床上,浑身被白纱布缠满,只剩下一双眼睛与嘴巴露在外面的许馨月,止不住问道。

那场大火,没能要了她的命。

不是火势不够凶猛,也不是,她命比钢坚。

是胡升,没有杀她的意图,只给了她一个沉痛的教训。

全身百分之九十的面积,重度烧伤。

完全靠镇痛剂支撑,否则,那种痛,直欲撕裂她的灵魂。

武子卿转身,愤愤不平道:“陈小艺那个贱人,找了一个男朋友。”

“一个其貌不扬的普通人。”

“哼,果真十足的贱人!”许馨月眼球转动,咬牙道:“因为她,我才落得这般下场,我不会让她好过。”

“你还想动她?”

武子卿缩了缩脖子,“那个胖子,来头可不小,明显不是吃素的。”

“呵呵,难不成,你认为我会怕他?”许馨月阴鸷的笑道,“他或许有点手段,但,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啊?”

武子卿疑惑。

“他没有把我烧死!”

武子卿:“……”

“等着吧,我的报复,不会太晚。”

许馨月桀笑,声音尖锐,就像指甲挠在瓷盘上,让人毛骨悚然。

武子卿无语。

人家既然敢公然动手,显然是有十足的底气。

跟这种人扳手腕,谁笑到最后,还真不一定。

许馨月微微转动了一下身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的能耐,远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至于陈小艺,你能搞定吗?”

武子卿环抱双臂,嘴角缓缓扯起一抹弧度,“轻而易举。”

“男的可以不留,但陈小艺,我要活的。”许馨月叮嘱。

武子卿拉了拉西装的领子,“放心,我还没好好玩弄她呢。”

许馨月乏了,沉沉睡去。

武子卿走出病房,站在走廊的窗户前,拨通了陈小艺的电话。

汇天大厦前。

陈小艺紧贴陈长生,丝丝暖意,浸润心田。

不料,刚准备离开,手机却响。

见是武子卿打来的,眉头顿时皱了皱,正准备挂了,却触及到了陈长生投来的目光。

于是乎,按下了接听键,并开了扩音。

万一被误会,那可就闹心了。

“小艺,今天是不是刚去公司报道?感觉怎么样?一切都还好吗?”

武子卿声音清冽,柔和,更是透着一股悉心的关怀。

“谢谢前辈的关心,一切都好。”陈小艺淡淡的回了一句。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毕竟,时隔两年,我们再一次成为了同事。”武子卿全程语气轻柔,理所当然。

陈长生笑而不语,把伞往陈小艺那边,靠了靠。

“不用了,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

武子卿顿了顿,随后不失风度的笑道:“那我下次再约。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许再吃垃圾食品,更不许喝酒。要是不听话,哼,要你好看。”

这样一番话说出,竟有那么几分打情骂俏的感觉。

没等陈小艺回话,武子卿接着道:“稍晚些,我会打电话查岗的,还有,早些回去休息,以后有得忙了。”

陈小艺感到十分好笑。

“听话哈,我就先挂了,拜拜。”

武子卿完全不给陈小艺反驳的机会,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这人,怎么这样啊。”陈小艺气鼓鼓的,就要回拨一个电话过去。

陈长生笑道:“无需去理会。”

但。

他那双的深处,却泛起了一抹寒意。

“抱歉,刚才又拿你当挡箭牌了。”陈小艺收起手机,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陈长生摸了摸下巴,“我似乎,有点喜欢上了,给你当挡箭牌的感觉。”

陈小艺:“……”

情不自禁的,她别过了头,腮帮子绯红绯红。

这是,情话吗?

还是说,只是一个玩笑?

“走吧,去新北一中,看看粉摊还在不在,那位老伯还在不在。”陈长生笑道。

陈小艺乖巧的点头,“好。”

漫天寒风。

枯叶纷飞。

陈小艺眨动秋水长眸,再次,往陈长生身旁靠了靠。

陈长生取下身上的大衣,披在这道瘦小的身躯上。

陈小艺身躯微颤,微微垂头,心里暖的跟个火炉似的。

任,寒风凛冽。

任,秋意愈浓。

约莫半个小时后。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新北一中门口,下了车。

两双眼睛,纷纷朝着同一个方向,望了过去。

“粉摊还在。”

两人异口同声。

随后,相视一笑。

粉摊不大,一灶,一台,两桌。

雨棚陈旧,斑驳,透着岁月的气息。

当年的老伯,在年轮的流转下,已然成为了一个老爷爷。

他站在灶前,颠勺的气势,却又跟当年一样,利索,极具观赏性。

走到摊前,陈长生笑道,“老伯,我们要两份炒粉。”

“不,只要一份,加肉加蛋。”

陈小艺更改,而后迎着陈长生疑惑的目光,笑道:“我怕,吃腻了。”

有些味道,不想忘记。

更想,永远的记在心里。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