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71章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第71章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应海峰纵横商场数十载,何曾这般狼狈过?

也从未,这般无力过。

当,那一道话音,贯穿耳膜。

应海峰冷汗直流,失魂落魄的瘫在了地上。

自己,就此要死了?

嘶嘶。

应海峰呼吸急促,手足颤抖。

其余一众高管,颤颤巍巍,大气不敢出,精神紧绷。

谁能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背后竟会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本想着,以势压人,以大欺小,吞了对方。

现在倒好。

不但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还要把命搭进去。

一念至此,所有高管,纷纷后撤,跟应海峰保持一定的距离。

应海峰满面惊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桀骜,与喷薄的自信。

只有,对死亡的极致恐惧。

陈锐去而复返,走向了应海峰。

今天闹出的动静,着实太大。

恒泰集团的人,第一时间选择报警。

一辆又一辆警车,比他们想象中,要来的更早一些。

但。

这些警察并没有进恒泰集团的打算,而是远远的拉起了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特别针对那些闻讯赶来的记者,直接暂扣他们的设备,并明令禁止,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一个字都不许报道。

当,一道身穿中山装的青年身影,走出大厦之时,被警察挡在远处的围观者,顿时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

“好气派的年轻人。”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星眉剑目,面如刀刻,老持稳重。

生平仅见。

举世无双。

在一位绝色女子的引领下,坐进了那辆堪比装甲车的,乔治巴顿。

车子启动,徐徐离去。

短短几秒,留给众人的,却是难以磨灭的记忆。

不多时。

一支身穿迷彩,全副武装的小队,整齐而出。

荷枪实弹。

杀气腾腾。

“这,这他妈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啊?”

“这阵仗……”

就连那些警察,也纷纷侧目,惊骇不已。

恒泰集团,作为新北地产的龙头企业,怎会闹出如此巨大的动静?

“队长,这些人,他们到底什么来头啊?”

一个年轻警察,对着旁边身穿便装的支队长,疑惑的询问道。

旁边的一些警察,纷纷竖起了耳朵。

名为徐耿的支队长,感叹道:“你们知道,坤德夏家族吗?”

年轻警察努力想了想,旋即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是世界上,最牛逼的一个家族,也可以称之为财团。你们所知道的,那些所谓的百年大家族,在坤德夏面前,什么也不是。”

年轻警察皱眉,撇了撇嘴道:“就算如此,也不能这般目无法纪,肆意妄为吧?”

恒泰集团是新北的缴税大户,不管上面发生了什么,经此一闹,必定会引起深远的影响。

特别是,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

“依我看啊,我们老大是想跟这个什么家族攀上关系,才让我们在这里,跟安保一样,做如此跌份的事。”

年轻警察,又补了一句。

他叫郭阳,刚分配下来工作,可谓是血气方刚,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你说什么?”

“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凡事能不能动动脑子?竟敢质疑老大,质疑坤德夏?”

徐耿面色微沉,大动肝火。

郭阳被吓了一大跳,不服气的道:“我只是提出合理的质疑,这难道也有错?这个家族是有钱,但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

“队长,你太让我失望了。”

周围一群人,戚戚无声。

在内心地,他们是支持郭阳的。

哼!

“七十年前,坤德夏为国出人出力,四百多人战死沙场。捐出的物资,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往后的那些年,全力帮助重建,不求回报。”

“难道,这样一个爱国爱民的大家族,不值得我们去尊敬?”

徐耿火气冲天,转身看着眼前的大厦,嗤笑道:“恒泰集团是缴税大户没错,但应海峰黑道起家,犯下的事数不胜数,几宗失踪大案,跟他牵连甚广!”

“有道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我们办不了他,自有人能办!!”

郭阳面色泛白,浑身僵硬,微微低下了头,根本不敢去触及,徐耿的灼灼目光。

余者,瞠目结舌,不敢吱声。

细细回味,这郭阳,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一而再的质疑,不信队长,也不信老大。

车上。

神情从容的陈长生,正在翻看一本杂志,抽空说道:“你这次的公开身份,做的没错。”

以他的身份,小小地方系统,是查不出详细背景的。

除非,他主动公开。

不久后,动新北本土四大家族之时,必然会引发不小的动静,牵扯到一些相关部门。

现在,适当的向某些部门公开身份,也算是扫清了一些阻力。

陈长生,不喜欢麻烦。

陈璐冲着后视镜里笑了笑,“我估摸着,也该适当公开了。”

陈长生点头,放下杂志,活动了一下双手,“养父养母那边,明天要来置办嫁妆了。这份嫁妆,还是由我这个大哥来准备吧。”

上次订婚宴,陈长生空手去的。

当时,实在是想不到该买点什么,留些钱吧,又不太合适。

不管关系如何变,他终究是钟灵的大哥。

作为大哥,当然希望妹妹嫁人之后,不被婆家人糟践,也用看人家脸色。

事关钟灵一生的幸福,这件事,还是要妥当的处理好。

……

私人医院。

“这是谁惹你生气了?脸色这么难看?”

武子卿捧着一束鲜花,刚走进病房,许馨月止不住问道。

“陈小艺那个贱人,昨天跟人睡了。”武子卿愤愤不平道。

“哦?”许馨月不太相信,皱眉道:“难道,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人?”

“就是他!”

武子卿咬牙道:“喝的醉醺醺,被那个该死的杂碎,抱回了家,还当着我的面说,要留他过夜。”

“你又不娶她,只是想睡她,何必这么在意?”许馨月有些无语。

“我咽不下这口气!!”

武子卿冷笑,“我已经查清,他住在拈花湾。”

“拈花湾?看来,这也不是一个缺钱的主儿,你想好怎么对付他了吗?”

许馨月蹙眉,“要不要帮忙?”

“不用!敢睡老子的女人,我要搞的他人财两空!”

武子卿决然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骂骂咧咧,“跟老子抢女人,混账杂碎,你注定会死的很难看。”

“……”

ps: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医品驸马爷》,轻松、诙谐、搞笑,大家可以搜来看看。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