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01章 你算什么男人?

第101章 你算什么男人?

经过这样一个插曲,在闫丽主持下,婚礼继续进行。

“灵儿,你怎么还在这里哭?”见钟灵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闫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

钟灵不做声,但,右臂上却已然透出了一抹猩红。

闫勇挑了挑眉,“你,你这里怎么流血了?”

“问你姐。”

“啊?”

闫勇看了看正在招呼众客的姐姐,顿时明白了什么,一双眼珠子转了转道:“我姐他,肯定不是故意。先用纸巾擦一下,再垫上,别让客人看到了。”

“这婚结的,也是晦气。”

拿出几张纸巾递给钟灵,闫勇没好气的吐槽了一句。

“听你这意思,是在怪我?”钟灵气急而笑,紧紧地盯着闫勇。

闫勇移开目光,沉默不言。

呵呵。

一股透心凉的寒意,从头到脚,侵入全身。

什么叫,绝望?

什么叫,心如死灰?

或许,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目光触及到,脚边那顶栖霞凤冠,钟灵的嘴角,下意识的扯过一抹笑。

好在,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

约莫二十分钟后。

哒哒哒。

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陈璐,步入了大厅。

她的出现,顿时,吸引了满场宾客的目光。

好美,好冷,好高贵的女人。

进入大厅后,陈璐并没有继续向前,而是笔直的立身在门口一边。

紧接着。

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短发,五官分明的男子,大步走来。

乍一看,很普通。

可,无形当中,却又有一股凛冽冲霄的霸绝气息,渗透在空气中,蔓延到众人的脑海与心底。

很不可思议。

不少人皱眉,陷入了思索。

“切,装模作样,也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嘛。”故作淡定的张酒泉,撇了撇嘴,嗤笑一声。

重新走到台上的闫丽,扯了扯嘴角,“年纪轻轻,故作老成,也是好笑。”

闫勇面色变了变,站在一旁,思绪流转。

钟灵喜极而泣,捂着嘴,强忍着不哭出声音。

这个男人,身份地位无论怎么变,都是她哥。

“三少爷。”乔布恭敬的招呼道。

陈长生点了点头,径直走到台上,拿起栖霞凤冠,“灵儿,戴上试试。”

轰!

全场哗然,一片惊呼。

真的是他。

一些人翻出前天新闻中的照片,一番对比,两道背影,完美重合。

其实,乔布的毕恭毕敬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此刻彻底落实。

不少人,心神颤动。

原来,不起眼的钟家,背后竟站着,一个如此参天的大人物。

看似普通,却是让得莱博雅的高管,恨不得顶礼膜拜。

“嗯。”钟灵点头,弯下腰,让对方亲手给自己戴上。

轻轻放在她的头上。

美的不可方物。

“好,好看吗?”钟灵带着羞涩问道。

陈长生非常满意的点头,“当然,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

“当然,你如果不哭的像个小花猫,应该会更美。”

随即,陈长生又补了一句。

“哎呀,你还取笑我。”钟灵跺脚,伸手轻轻地擦拭眼角的泪痕。

然。

就是她抬手的这一个动作,却让得,陈长生瞳孔陡然一缩。

右臂,靠近肩膀处的位置,用纸巾包裹,这本就实属不正常。

而,此刻纸巾的一角,已然被染上了一抹鲜红。

刺目的鲜红。

并且,这抹红,还在缓缓的朝着四周蔓延。

“你这手,怎么了?”陈长生问道。

钟灵眼神闪烁。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站在一旁,忐忑不安的闫勇,突然跳出来道:“之前,不小心碰到了一下,等婚礼结束,我会带她去医院的。”

钟灵低着一个头,没有说话。

“碰到的?”

陈长生似笑非笑的瞥了闫勇一样,一把抓起钟灵的手,拿开包裹在上的纸巾。

顿时,几个深深地,还在冒着血的指甲印,映入了眼帘。

“你再说一遍,这是碰到的?”

陈长生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去。

“这……”闫勇缩了缩脖子,正要解释,陈长生接着道:“告诉我,是谁?”

闫丽:“……”

众客:“……”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婚礼现场,你这般闹腾,不但伤了我闫家的脸面,难道你钟家的脸,就不是脸了?”

一身穿黑色西装,酒糟鼻,看上去有点身份的中年人,霍然站起来,指着陈长生就是一顿指责。

“有什么事,就不能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再说吗?”

他是闫勇的三叔闫强,深耕涂料市场二十年,也积累了不菲的身家。

此刻站出来,可谓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对于陈长生,他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忌惮。

“婚礼结束?”

陈长生右手一扬,钟灵右臂上的白色纱套,顿时破碎,露出了五个深深地伤口。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指甲掐的。

“婚礼当天,把我妹妹伤成这样,这婚礼,真的还有必要进行吗?”

闫强:“……”

闫勇:“……”

先不说,陈长生是如何撕开纱套的,单单那五个伤口,真的是触目惊心。

这……

到底是谁,也太恶毒了吧?

“这,这件事,我闫家会去追究,现在,还是把婚礼赶紧完成吧。”

闫强气势弱了不少,却依旧坚持道。

不单单只是因为面子的问题,最重要一点,还是不想让这场婚礼生变。

陈长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而后厉声质问:“告诉我,到底是谁!”

声音霸道。

不容置疑。

这,这是干什么啊?

面对陈长生如刀一般的眼神,闫勇低头垂目,不敢吱声。

至于闫丽,目光闪烁,神色极为的不自然。

她怎么也想不到,钟灵的这个大哥,竟是如此的凶悍。

这一幕,陈长生当然看在了眼里。

面对陈长生投来的目光,闫丽自知躲不了,硬着头皮道:“的确是我,但之前场面混乱,我也是不小心,没注意力道。”

一直不说话的钟灵,突然抬起头道:“她就是故意的。”

“你瞎说什么呢。”闫勇慌忙的说道:“我姐待你不薄,怎么会故意伤害你?”

“她对我不薄?”钟灵气急而笑。

啪!

陈长生挥手,一巴掌抽在了闫勇的脸上。

身子一歪,整个人,一头栽在了地上。

“你算什么男人?”

陈长生瞥了闫勇一眼,旋即,走向闫丽。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