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16章 美色诱惑

第116章 美色诱惑

找董事长?

黎美欣更疑惑了。

这个多年不联系的朋友,今天突然打电话说,找自己有急事,难道就是要去找董事长?

“很抱歉,我只是公司的三级员工,还没有权限去董事长所在的楼层。”

面对姚慕期待的目光,黎美欣着实想帮这个忙,却又是无能无力。

山水集团有明确的规定,只有达到二级员工的评级,才能获得,除机密以外的全部权限。

“这样啊?”姚慕有些失落,但很快,她一双眸子,陡然亮起,兴奋的说道:“他,他下来了。”

刚说完。

一手拎着包,扭着腰直,走进山水国际的大厅。

全身上下,透着一抹极致的自信与从容。

哒哒哒。

她那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在突然之间,竟成了大厅中唯一的声音。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她身上。

太耀眼。

太诱惑。

然。

在距离陈长生,尚还有三米远时,两个西装大汉走出,把她拦了下来。

姚慕很得体的止步,对着陈长生挥了挥手,笑道:“长生。”

陈长生皱眉,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换一身衣服?

而后挥了挥手,示意两个安保让开。

走到姚慕面前,陈长生问道:“有事?”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姚慕向前一步,微微低头,咬了咬嘴唇,眸子抬起,一脸歉意的说道:“之前是我的不对,主要还是因为方云,为此,我已经和他划清了界限。”

每一个微表情,都恰到好处,就像是提前排练过一样。

“没事。”陈长生摇头。

姚慕撅起红唇,一脸委屈。

在她的设想中,陈长生应该会问,怎么就跟方云划清了界限呢?

然后她再详细甩锅,加上卖惨,必然我见犹怜,最后再身体上微微接触,加以暗示,一切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结果……

波澜不惊,目不斜视。

“为表歉意,一起吃个饭吧,我一定自罚三杯,以示我诚挚的歉意。”姚慕扬了扬绝美的脸庞,神色中,透着一头祈求。

“还有事,下次吧。”陈长生回复。

还是那么的淡。

言行举止中的,有姚慕从未见过的疏离与陌生。

在已经暗示,自己可任凭采摘的情况下,他竟无动于衷,置若罔闻?

还是说,因为身居高位,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拉不下脸来?

实际上,他早已怦然心动?

一念至此,姚慕坠入了漫漫遐想,相伴陈长生左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之后,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跟陈长生互换联系方式。

这种场合,的确是有失分寸,有些话,有些事,还是单独来的方便。

然。

陈长生与她擦肩而过,立身在黎美欣面前,“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杨虎家里吧?那是我们都还十几岁。”

“啊?”

一开始,她就感觉这个公司董事长好眼熟,在听到这话后,惊愕的捂住了嘴,“长生,竟然,竟然是你。”

“是我。”

“这……”

黎美欣还是懵的状态,脑子根本转不过来。

“一起吃个午饭吧,下午再去趟你家。”陈长生接着道。

黎美欣更懵了,小脑袋却在本能的驱使下,点了点,都忘记跟姚慕打招呼,便转身离去。

陈长生与她并肩而行。

姚慕握着手机,彻底呆滞。

就上一秒,陈长生还在淡漠的拒绝她,对她提出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

而此刻,却是主要邀请黎美欣吃饭,还要去她家。

整个过程,没有看过她一眼。

可怜她,刚才还在幻想,是因为场合的原因,对方拉不下脸。

姚慕四肢僵硬,呼气不畅。

面对周围投来的一双双眸子,一张精致的脸庞,满是尴尬与赤红。

逃一般的,离开。

……

“她这个人吧,或许是尝到过甜头,所以,一直都认为,用自己的美貌,能够换取她所想要的一切。”

乔治巴顿车中。

黎美欣无奈的耸了耸肩,言语中,透着一抹无奈。

她跟姚慕,以前是很好的朋友,正是因为理念的不同,才形同陌路,多年不联系。

所以,看的也是格外的清楚。

在得知,这个女人之前跟陈长生闹得不愉快后,黎美欣越发的无奈。

有道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想不到,收购山水国际的人,竟然会是你。”

黎美欣依旧感觉有些如梦似幻,盯着陈长生,眼睛眨了眨,“那就是说,在徐家婚礼上送棺材的人,也是你喽?”

“呃……”

陈长生无奈的点头。

此刻回想起来,这件事,的确有些孩子气,可是,如果重新再来一次的话,他还是会这样做。

或许,还会更加凶狠!!

“你爸呢?这些年,可都还好?”陈长生岔开话题,问道。

“哎。”黎美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几家农业公司,早已处于即将关门的状态,就剩几个老员工在守门。”

“我爸倒也洒脱,每天不是练书法,就是跑步,前段时间,参加马拉松还获奖了呢。”

说到这里,是既无奈,又好笑。

被人打压,再无翻身之地,这是何等的无奈?

好在,心态够平和,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倒也是开心自在。

五年前。

黎家还是新北农业这一块当中的龙头企业,每年所缴纳的税款,都超过了一亿,数次获得政府嘉奖。

可,就是因为见不惯恶势力的,恣意欺压,无法无天。

最终却落得了一个,这般凄惨的下场。

四大家族的恶,在这里,可谓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一点,我敬佩黎叔叔,只不过,让你们也跟着受委屈了。”陈长生道。

不曾想,黎美欣却摇头,“我并不认为委屈,我爸跟杨叔叔是有交情的,如果在那种时候,连句话都不敢说,我认为,这是做人的一种失败。”

“如果事情重来一次,我想,我爸还是会这样做,而我,也同样会支持他。”

黎美欣目光灼灼,掷地有声。

陈长生深受感触,这,就是一个有底线家族的坚守与气节。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