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18章 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啊

第118章 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啊

一个不落,全部到场。

这,这是要替黎家出头,清算所有吗?

哈哈!!

陈长生话刚说完,张帅却嗤笑连连。

很纯粹的讥讽,完全是发自内心。

转过身,打量了陈长生一眼,摇头轻笑,“小子,血气方刚啊?还是说,美欣那丫头,压根就没告诉你,他黎家得罪的是什么人?”

“敢公开跟四大家族叫板,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那些大人们天大的恩赐了。你要插手,只有死路一条。”

张帅背负双手,一脸倨傲。

言至四大家族,他可谓是骄傲满满,与有荣焉。

“你闭嘴!”

已经搞清楚事情经过的黎美欣,冷冷道:“你这个白眼狼,当初我爸待你不薄,如今我家落难,你不帮也就罢了,还想抢走我家房子,你给我滚!”

“你这是污蔑。”

面对黎美欣的指责,张帅也不生气,反倒一本真经的纠正道:“我说了出了三百万的,这怎么能叫抢?”

“你……”

黎美面色青红变幻,胸膛剧烈起伏,红着一双眼,却又被对方的无耻,呛的说不出一句话。

“再说了,我能有今天,主要还是靠我自己灵活的脑子。”

张帅又补了一句,可谓是得意洋洋,趾高气昂。

黎志刚额头上青筋暴起,紧咬牙关,当初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把他从大山里带出来。

谁能料到,最终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陈长生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备好的饭菜,问道:“黎叔,你还没吃饭吧?”

“刚准备吃来着,就被这个杂碎搅了兴致。”黎志刚恨恨地说道。

陈长生自顾的在饭桌前坐下,一边拿起一瓶酒,一边说道:“我们俩,喝点儿?”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黎志刚知道,陈长生必然是有事而来。

尽管心烦意乱,黎志刚还是坐了下来。

“饭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吧。”黎母走来,问道。

陈长生倒了两杯酒,摆手道:“无碍。”

黎母看了看黎美欣,对于陈长生,她完全看不透。

黎美欣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马上就大祸临头了,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郭强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阴恻恻的走向陈长生。

然。

离去没一会儿的陈露,刚走进院子,一脸狰狞的郭强,顿时萎了下去。

缩在一个角落,不敢动弹。

立身在陈长生一旁,陈露小声道:“陈锐正在办。”

陈长生点了点头,笑道:“我记得,黎叔的酒量,就连我杨叔,都要甘拜下风。”

“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不行喽。”

黎志刚摆手,而后话锋一转,叹息道:“你杨叔,也是可惜了。”

“杨叔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要不了一个月,应该就能痊愈。原来高新区那两块地,杨虎也已经着手开始改造了。”

陈长生笑呵呵的说道。

黎志刚却有些愣,杨国豪的腿,竟还有可以恢复的一天?

没等他询问细节,陈长生接着道:“黎叔,你做外贸吗?”

“以前有做过,因为量太小,后面也就没做了。”

农副产品不比其他东西,运输成本高昂,没有足够的量,着实很难赚到钱。

“既然做过,那没问题。”

陈长生帮黎志刚斟满酒,“以后,你公司所有农产品,我都要了。”

合作?

这……

经过这些年被打压,旗下几千亩土地,早已全部荒废,长满杂草。

东西卖不出去,转让也没人敢接手,只能荒废。

黎志刚表示了一番,也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想要彻底恢复,最少要三年的时间。

而且,需要一笔很大的启动资金。

“短短三年,一晃就过去了,等等又何妨?“

陈长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而后摸出一张黑牡丹卡,“这里有二十亿,黎叔先用着,以后从货款里抵扣就是了。”

“先恢复生产,再慢慢扩大规模,我要的量,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黎志刚:“……”

黎美欣:“……”

张帅:“……”

一出手就是二十亿?

而且,还是提前三年支付预付款?

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不可能会做出这种堪称疯狂的举措,在这三年里,这二十个亿能产生多大的价值?

就算什么投资也不做,单单放在银行里,这二十亿,也能产生不菲的收益。

一个个目瞪口呆。

就连黎志刚这种,在顶端行走过的人,也有些缓不过神。

这么大一笔巨款,随手就这么拿出来了?

“爸,长生现在可有本事了呢,山水国际,就是他买下的。”

见自己的父亲,久久回不过神,黎美欣解释了一句。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说,就像丢了一个炸弹。

有一个算一个,彻底被炸蒙了。

整个新北,有谁不知道,本该落入徐家手中的山水国际,半途被神秘人截胡,溢价两倍以一百二十亿的价格,收入了囊中。

一直盛传,那是一个年轻人,却鲜有人真正见过。

黎志刚怎么能想到,那个财大气粗的神秘人,竟然会是当年那个穷小子,眼前这个家伙。

就,就是他?

张帅的神色变了又变,如果此言不虚,那么,这个年轻人拥有何等庞大的财力与能力?

他要一心扶持黎家,那……

嘶嘶。

张帅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要不是一个废人,有这么一尊大人物帮扶,财源滚滚,鸡犬升天,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旋即,心底猛然咯噔一下。

一个不落,全部到场。

这句一开始遭他嘲笑不止的话,此时一念想起,却又是那么的冰冷,丝丝寒意,侵入骨髓。

真的要,彻底清算干净吗?

来不及多想,张帅转过身,控制着,已然开始颤抖的身躯,不顾一切的要离去。

可,就在迈腿之际。

陈长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缓缓端起,轻轻的岷了一口,也不转身,就这么自语般的说道:

“来都来了,就别这么着急的走,一起过来喝杯酒吧。”

与此同时。

陈露嘴角扯过一抹笑,背负双手,不急不缓,朝着张帅走去。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