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19章 冤魂不散

第119章 冤魂不散

张帅被截下。

矗立在原地,面色惨白,失魂落魄。

陈露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一边。

而陈长生,一手端着酒杯,一手轻敲着桌面,云淡风轻,惬意超然。

这,一言一行,所透出的自信与坦然,真正如那,庭前花开花落,天外云卷云舒。

黎志刚何等见识?

心底也被触动,呆滞的保持一个动作良久。

二十亿的预付金。

说是预付金,后期会从货款中扣除,可,对于现如今的黎家而言,这无疑是一颗九转还魂丹。

他为何这么做?

难不成,就因为,跟杨国豪的交情?

陈长生看出出了他的疑惑,笑了笑道:“杨叔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他不方便,我就自作主张的代劳了。”

当初,杨家危机乍现,这个叫黎志刚的男人,在一时间,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两个亿打给杨国豪。

商场如战场,争的就是个分秒。

最终,虽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可,这两亿,这件事,被杨国豪永记在心。

今天。

这二十亿,算是一个小小的补偿。

更大的好处,将会随着时间巨轮的滚动,逐一呈现。

不多时。

黎浩,也就是黎美欣的弟弟,手拿那张黑牡丹卡,凑到黎志刚身前道:“他说的都是真的,里面确实有二十亿。”

他看着陈长生,脸色惊诧,还带着一点颤意。

因为深感怀疑,所以执意要去查,此时事实清楚,四肢颤抖。

真的是视金钱如粪土,二十亿给出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长生,这……”

他黎家,的确非常需要这笔钱,可是,来的是否太突然?也没个由头,心能安?

“黎叔,你肚子里的话,都留着去跟我杨叔说吧。”

陈长生打断了他的话,很漂亮的一个甩锅。

不远处。

张帅冷汗直流,魂不守舍,已经是在咬牙坚持了。

他看的明白,今天这件事,一定不会小,更不会轻易结束。

虽然,没有再提到过他。

可,总有那么一种,即将大难临头的感觉。

咬了咬牙,张帅硬着头皮开口道:“姨夫,陈先生,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我来做东,找个雅座,再好好喝一场?”

“别乱喊,我才不是你姨夫!”黎志刚冷笑。

陈长生重新拿过一个杯子,倒了满满一杯,轻轻推到旁边,“酒,这里有,环境,也很不错,你来喝一杯?”

“喝完,好上路。”

张帅:“……”

黎志刚:“……”

陈长生嘴角挂着笑,淡淡的看着他。

轰!

张帅再也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魂不守舍。

这,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人啊?

与此同时。

院子外有人陆续走进来,大部分都一头雾水,还带着一股愤怒。

好端端的,却被人强硬的请到了这里,嘴上虽然没说,但哪一个心里不在骂娘?

见到张帅也在,一些跟他相熟的人,纷纷走了过去,询问到底什么情况。

一共九人。

六男三女。

他们这些人,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五年前,跟黎家是合作伙伴。

黎家被打压后,他们第一时间跳出来落井下石,恨不得一脚把前者踩入地狱,永世都不得翻身。

张帅能回答他们的,只有无尽的摇头,以及脸上抹不掉的惨白。

不由得,一众人看向了黎志刚。

这个老家伙,竟然还在喝酒,真是好雅兴啊。

其中一个叫何大山的中年,可谓是一个暴脾气,在张帅身上没等得到想要答案,愤然指向黎志刚,“你这个即将死翘翘的老东西,到底在搞什么鬼?”

黎志刚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些可恶的人,竟然,真的被请来了!

不由得,他偷偷地看了陈长生一眼。

却见,面前这个年轻人。

神色如常。

气定神闲。

“据说,当初领导这次打压的,是赵家的赵正阳?”陈长生放下手中的酒杯,幽幽的问道。

这话。

并不是单一对某个人所说。

黎志刚听罢,真个人直接懵了,这个小子,难道连新北的四大家族也要动?

何大山却一下子乐了,“敢情,我们这是被找来,兴师问罪的?”

陈露向前一步,把一部手机递到陈长生面前,“少爷,这是赵正阳电话。”

电话已经被接通。

黎志刚,以及一众黎家人,目瞪口呆,屏住呼吸。

作为四大家族之一,赵东阳在新北的影响力,无需赘述。

称之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点也不为过。

可。

看陈长生的样子,似乎连他也不放过。

很快。

‘我是赵正阳。’电话里的声音很宏厚,底气十足。

‘我姓陈。’

了了三个字,使得电话里,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寂。

紧随其后的,是略显粗壮的喘气声。

陈长生也不着急,似乎给足对方缓和的时间。

‘你要如何?’

良久,对方总算有了回应,声音不再宏厚,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底气。

‘不要紧张,只是,有事情需要你过来一趟。’

陈长生缓缓敲击着桌面,‘绿景别墅,黎家。’

‘你说来就来?’

赵正阳坐在办公室里,怒极而笑,这是把自己当什么?

‘给你半个小时。’陈长生挂了电话,重新把手机递给了陈露。

赵正阳:“……”

黎志刚:“……”

远在赵氏集团的赵正阳,一拳锤在桌面上。

砰。

重于千斤的办公桌,粉丝不动,反倒是他的拳头,泛起了一股潮红。

正当他们四家,商量对策之际。

这个该死的家伙,竟肆无忌惮的命令自己,真把他当天王老子了?

黎家。

刚过五十岁的赵正阳,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忧心忡忡。

当年,接过打压黎家的任务,他只是随意的下了一道指令,之后的事,再也没去管了。

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如此不起眼的一件小事,竟然,再一次牵扯到了那个该死的东西。

真是冤魂不散!

连续抽了两根烟,依旧没能作出决断。

难道说。

自己真的要,乖乖听他的话,在半个小时内赶到?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