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37章 好深邃的眸子,好霸道的男儿

第137章 好深邃的眸子,好霸道的男儿

腊月寒冬。

万物凋零,天地间一片萧索。

而,这个小村落,却在彰显着另一种美。

青砖绿瓦。

炊烟袅袅。

腊梅含苞待放。

鸟儿立满枝头。

小雨停歇。

泥泞的小路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并肩而行。

小小的身影,紧紧地依偎。

小河边,古树下。

美人香。

萦绕鼻尖。

陈长生张开双手,从后面环抱住陈小艺,没有言语,只有一股灼热的温度,在传递。

陈小艺身体微颤。

男女之间,第一次这般亲密接触,难免小鹿乱撞。

继而。

陈小艺霍然转身,双手勾住陈长生的脖子,踮起脚尖,红唇微张,贴合而上。

寒风瑟瑟,却吹不灭,这紧密相融的火热。

几番咬合,却是不忍松开。

“我不想离开你。”喘息吁吁中,陈小艺侬侬细语,恨不得,融进对方的身体。

昨夜。

夺冠之后,身在临江府的母亲,第一时间送上祝福。

同时,也催促陈小艺,早些回家。

明明还未到时间,却这般催促。

冥冥当中,一股不安,浮上心头。

陈小艺松开手,转身看着涟漪圈圈荡漾的河面,右脚踢动,一颗小石子飞进了湖面。

水波荡漾。

却,很快淹没在了无尽的涟漪当中。

虽有波澜,却是昙花一现。

若有意外,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是否也会,如刚才这波浪,只是昙花一现?

不但如此。

这十多年来,早就习以为常的平淡生活,也将化为泡影吧?

嫁于某位富少,深居简出,相夫教子?

不!

陈小艺内心抗拒,硬挤出一抹笑容,“过些日子,我要回家一趟了,我……”

想坦白一切,最终,还是止于唇齿间。

那个家族太庞大,虎踞龙盘,足以压垮一切。

“我陪你。”陈长生向前,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巍峨如山。

足以为她,遮挡所有。

千言万语,字字如金,也抵不过一句,我陪你。

他,早已知晓,她来自临江府陈家。

而。

时至今日。

她不知道,他来自坤德夏。

一个,弹指间便可轻易掀翻陈家的,顶尖王族。

你陈胜天,如若诚挚的送上美好祝愿,我可抬你一手,让你跳出临江省,凌驾在华夏万千家族之上。

反之,挥手顿足间,让你分崩瓦解,烟消云散。

峥嵘大世,百花齐放,终有人称霸称王,叱咤山河。

余者。

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

“你……”陈小艺心底暖流淌过,凛冽寒风近不得身。

无论风里雨里。

无论山高水长。

无论深渊地狱。

我,陪你。

了了三字。

可融冰川,能灭山火。

不是情话,却,胜似情话。

陈长生那双,一如既往淡漠的眸子中,涌现出一抹柔情,“听我的。”

“凭什么听你的?”

陈小艺转过身,认真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陈长生同样认真,双目对视。

好深邃的眸子,好霸道的男儿。

陈小艺俏皮的吐了吐舌。

而后,独自看着这河面,万千涟漪下,那波浪依旧在。

这世上,似乎也没有那么疾苦。

或有困难。

却,始终有人,会为你遮风挡雨。

静悄悄的河边,突来一只大鸟,俯冲向湖面,一双利爪探入水中,抓走一尾三指白鱼。

“快看。”

惊奇之下,陈小艺兴奋喊道。

她的笑,就像绽开的白莲花。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装。

这般干净,不惹尘埃的笑,陈长生也是第一次见。

陈小艺斜靠过来,静静的倚在陈长生的肩头。

因为那个电话,而变得沉重的心情,此刻却是减缓了不少。

不畏将来,珍惜当下。

这大世,有你真好。

……

祠堂内。

数百人挤的满满当当,绝大部分人,都是为了等候那块青石碑的到来。

准确点讲,是想知道,捐款十亿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酝酿了一夜之后,各种猜测满天飞。

在这其中,钟乾的得票数最高。

整个钟氏一脉,他是最早进城做生意的,在钢材市场获取丰厚收益之后,便踏入了房地产行业。

这几年,房价大涨,哪一个房地产大佬,不赚的盆满钵满?

“这个钟乾,真是深藏不漏啊,要不是这次修族谱,谁能知道,他已经混到了这种地步?”

“越有钱,越低调。”

这边议正议论的热火朝天,而不远处,却又是火药味十足。

“钟严,你不必再说了,我钟氏一脉的族谱上,绝不可加上外姓人的名字。”

一个耄耋老者,将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斩钉截铁道。

作为族里最德高望重的老人,钟镇的话,往往都分量十足,不容辩驳。

“钟严,你就别在强求了,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入我族谱,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的。”

另一个老者语气稍稍平缓,却也是不容商量。

一旁的钟良,先是不屑的嗤笑,而后措辞严厉道:“老三,你够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如果说,是一个权财都达到一定地步的人,这是还有得商量,他区区一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入族谱?”

康凤接过话头,不留余地的嘲讽道:“简直贻笑大方。”

“我这也是自作主张,想以此来庇佑我钟氏一族,否则,你们以为长生看得上?”

看着眼前这一张张嘴脸,要是不知道,他们都是收了钟良的钱,还真以为,他们大公无私,一心为族里的荣誉着想。

钟严摇头,自嘲道。

或许,这件事是他魔怔了。

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好。

“庇佑?”

钟良龇牙大笑,“老三,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我堂堂钟氏一族,需要他一个没人要的弃儿,废物来庇佑?”

“你这是,把我钟氏一族,置于何地?”

“当着在场族人的面,你必须道歉!”

钟良义正言辞,掷地有声,颇有一股,大义灭亲的既视感。

然。

“大家都让让,要挂碑了。”

正当一众人,都对钟严怒目而视之际,几个年轻人,抬着一块青石碑走了进来。

“都让一让。”

族长钟福,紧随其后,对着聚集的人群喊道。

“别想逃。“钟良给了钟严一个狰狞的眼神,这才退到一边。

很快,在几个年轻人的合力之下,青石碑被抬了起来。

也就在这一秒。

凌驾在所有人之上的那个名字,印入了所有人的眼帘。

顷刻间,所有声音被湮灭。

偌大的祠堂,落针可闻。

这,这怎么可能??

旋即。

一双双眸子,陡然转动,汇聚在钟严身上。

钟严也傻眼了。

十亿前面的那个名字,怎么会是自己?

他清楚记得,自己只捐了五千块。

很快,钟严明了,笑道:“猜来猜去,原来是我家长生。”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