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42章 自封为王

第142章 自封为王

新北西郊。

不同与金家的庄园,洪家的别墅,徐家钟情于古香古色,具有传统特色的四合院。

立于阳子湖畔的,这栋占地超过一千平米的四合院,是徐家家主徐东来,亲自操刀设计。

犹如古时的王府,耀眼而夺目。

院内,设有花园,假山,湖泊,亭台楼阁。

每一株花,每一棵草,都是精心挑选,任凭凛冬寒风冷气,大雪纷飞,终年绿意盎然,百花齐放。

夜幕降临。

花园里灯火通明,一张张长桌上,瓜果,酒类,饮料,小吃,一应俱全。

还有一个精美绝伦的巨大的蛋糕,被单独的摆放在一边。

距离派对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徐靖请来的亲朋好友,早已纷纷到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气氛好不热闹。

徐东来。

这位徐家的家主,独自立身在一旁,看着这群朝气磅礴的年轻人,以及笑容满面的徐靖,嘴角泛起了一抹笑。

可是,那双眸子当中,萦绕着一抹始终挥之不去的阴霾。

心情不错,却也忧心忡忡。

今天,之所以同意徐靖举办这场派对,也是为了放松放松紧绷的神经,跟一些亲朋好友聚一聚,聊聊天,谈谈心。

这一个月以来,着实是身心疲惫。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横空出世的年轻人。

今天,洪锋的遗体被逼火化,装入花盆下葬。

赵正阳已然答应,为黎家摆下千桌宴。

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最不乐观的方向在发展。

“爸,你看我把谁给你带回来了?”

徐东来愣神之际,一个身穿黑色羽绒服,凹凸有致的年轻女子,亲密的挽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到了近前。

年轻女子,叫徐阳,是徐东来的长女。

那男子,身材挺拔,一身黑色运动服,面庞刚毅,目光锐利,手中把玩着一把黝黑色的三寸短剑。

短剑锋锐,寒芒闪烁。

随着五指的撩动,短剑翻飞腾挪,如同一个舞者。

徐东来目光微凝。

虽不是第一次见,但,每一次都会忍不住惊叹。

不单单惊叹对方手指的灵活,还有短剑的锋锐。

那股锋芒的气息,隔着老远,都能给人带去一股心悸。

而后,他笑呵呵的走了过去,“杨天,有段日子没来看我了吧?”

“宗里事多,小婿很愧疚。”叫杨天的年轻男子,立身在徐东来身前,略表歉意的说道。

周围一众徐家人,在看向杨天的目光里,都充斥着一股仰望与敬畏。

这个人,家里不经商,也不弄权。

却没有人敢小觑。

即使是徐东来这种屹立在某一地方的巅峰人物,也客客气气,礼让三分。

这一切,都来自于,跳跃在杨天手中的那把短剑。

那是,岭南派核心弟子的信物。

岭南派,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宗门,而且是传承了数百年的超级大宗门,虽说只是修习古武,可数百年来的传承,使得其产业遍布全国,甚至涉及海外。

旗下的所有资产,如果笼络起来,即使四大家族相加,也不一定能与之相媲美。

而想要获得那把短剑,除非骨骼惊奇,在修武上有十足的天分,亦或者,送上数十亿的财物,买入进去,同时,还需要介绍人。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也就是说,这个岭南派,是一个全部由精英人士组成的宗门,再加上深厚的底蕴,以及数百年的发展,已然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分派,堂口,遍布每一个大省。

杨天非大富大贵出身,能成为岭南派的弟子,全凭远超常人的天赋。

三十一二岁,已然踏入宗师境。

不敢说凤毛菱角,也是天赋秉异的存在。

“不碍事,偶尔能回来一趟,就足够了。”赵东来摆手,一点岳父面对女婿的架子都没有,笑意盎然道。

能有一个这等身份的女婿,他已经是心满意足,还有何所求?

杨天笑而不语。

徐靖招呼完朋友,立即走了过来,能看的出来,腿脚还有些异样,不过,倒也不影响行走。

一身得体晚礼服的叶婉如,紧随其后。

“姐夫,我听说,你们那位宗主,在前不久,获得了一个了不得的称号?”

徐靖极为向往岭南派,可惜,自身没有这个资质,而让他拿出几十亿去拜山门,也有些不切实际。

以至于,杨天每次回来,他都一个劲的问东问西。

这一次,也不例外。

“王!”杨天点头,一脸傲然,与有荣焉。

有道是,皇,王。

区区一宗门的宗主,敢以王之一字自居,这是何等的自命不凡?

徐东来摇头感叹,这才是屹立在绝巅的大人物,该有的气派!

皇之下,万人之上。

茫茫众生,莫敢仰视。

“听闻,最近新北好不热闹?有过江龙在翻腾?”关乎新北的变化,杨天也是知晓,故此关心的问道。

徐东来眸子一沉,笑了笑道:“不打紧,再怎么闹腾,新北还是那个新北。”

事态的发展,虽说超出了预期。

但只要未到最后一步,谁胜谁负,还真说不定。

况且,四大家主,还尚未真正联手。

“都是一家人,真有困难,随时开口便是。”杨天大方的说道。

徐东来欣慰的笑,目光在触及到杨天手中的短剑时,笑容再次绽开,“你这身份太吓人,不到关键的时候,还是不出为好。”

“您是担心,把对方吓跑了,没能让其付出足够的代价?”杨天挺起胸膛,自信的大笑。

“他搅了徐靖的婚礼,还伤了他的腿,差点落下残疾,此仇怎能不报?”

徐东来目光冷冽,如果说,金宗泉还是拿不出有效的反制手段,他只能动用杨天身上的关系。

到时候,会牵扯出多大的变故,岭南派是否会窥觑新北的资源,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真到那一步,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小舅子的仇,我一直记在心里,只要一句话,我定当亲自出马,一手捏死他。”

杨天谈笑风生,可言语中那股锋芒毕露的气息,却是张扬四射。

徐东来满意的大笑,有这根定海神针在,还有何畏惧?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