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51章 鎏金皇袍,五爪金龙

第151章 鎏金皇袍,五爪金龙

因为一场发布会,陈长生的名字,如狂风一般,顷刻间席卷了整个新北。

岭南派是什么存在?

那是高不可攀绝世巨峰,跨不过的茫茫大海。

只可仰望,而不可亵渎。

可这个叫陈长生的家伙,对岭南派不但不畏惧,还恣意挑衅。

最关键。

挑衅的对象,还是叶南天的亲传弟子!

说他找死,已经是轻的了。

如海浪,一浪叠一浪,短时间内,陈长生已然成了众矢之的,再不出来给阮文龙一个交代,这世上,必将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舆论的可怕之处,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背后有人引导的舆论,更是恐怖。

杀人于无形。

早就听过这个名字的人,静等事态的发展,有担心,有期许。

其余人,则一个劲的在网上口沫横飞,大骂陈长生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而作为陈长生本人。

此刻却拉着陈小艺的手,漫步在午后的街道上,走走停停,吃吃逛逛。

几次,陈小艺询问的话语,已经到了嘴边。

可,在看到陈长生淡漠,冷静的面庞后,那些话,却又自主的烟消云散。

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所谓的麻烦,能让他皱一下眉头。

这股淡然,总能给人带去一种,十足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格外别致。

况且,这件事,只是经过一场舆论推动,所以才掀起了如此大的波澜。

“我看你,一点都担心呀。”最终陈小艺换了一个问法,仰着头,一动不动的盯着陈长生。

陈长生耸了耸肩,“如果什么事都放在心上,那得多累?”

“是哦。”陈小艺抓着陈长生的手,轻轻摇晃了起来。

翌日。

晚上八点,新北会展中心。

刚展露展露头角的一代新星,将在这里举行一场粉丝答谢演唱会。

虽说,陈小艺刚出道才几天,却是通过两首歌,笼络了上百万粉丝。

今天到场的,就有三万有余。

足以碾压,一些二三线歌星。

对于厚积薄发的陈小艺而言,倒也实属正常。

陈长生早早进了场,坐在第一排,也是距离陈小艺最近的地方。

随着聚光灯的缓缓移动,身穿陈长生精心挑选的黑色晚礼服,款款而出。

如同,从画走来。

本嘈杂的现场,顿时变得沉寂,但很快,又爆发出了一阵如雷鸣般的掌声。

哗啦啦!

“陈小艺,我爱你!”

“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

一道道竭力的呼喊,在场上此起彼伏。

陈小艺再也忍不住,眼泪婆娑。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才开口道:“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生命中有你们,谢谢!”

深深地鞠了一躬。

“她,简直就是为舞台而生,如果让她离开,是一种残忍。”陈露摇头,呢喃自语。

或许,你星途坦荡,不出几年,便可跻身一线,甚至超一线。

可。

却又其他的障碍,在等着你。

这个世界,有时候,的确又是公平的。

‘花开花落花满天

情来情去情随缘

……

跌碎了谁的思念

轮回之间,前程已湮灭

梦中模糊容颜

琵琶一曲一千年

……

笑红尘,画朱颜

只羡鸳鸯不羡仙

莫让缠绵伤离别。’

陈长生双目紧闭,右手搁在大腿上,跟着节拍轻轻敲击。

初闻不知曲中意。

再闻以是曲中人。

在这歌声的荡漾中,无论是现场,还是电视机前,无数人感同身受。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情之一字,一十一笔,笔笔吃心。

可,有人倾其一生,也悟之不透。

有人,即使浑身遍布伤痕,也要拖着这伤体,奋力前行。

有人,轻言放弃。

也有人,至死不渝。

不知所起,不知所栖。

不止所结,不知所解。

“少爷,我认为,你的身份该对她公开了。”也许,大家都不懂,陈小艺为何会唱这首歌,但陈露,却是心知肚明。

我有一曲,只为君唱……

陈长生笑而不语。

今夜。

她的声音,响彻全城,更响在每一个心中有情之人的心上。

她的歌声,似乎能贯穿人的肉身,直击灵魂。

无数人,哭了。

无数人,悔了。

无数人,醒悟了。

这一夜,城市都变得悲伤。

场中人散尽,脑袋中萦绕着的,却还是歇斯底里的悲切歌声。

最后的夜,注定无眠。

拈花湾。

万簌俱寂。

唯独最中央的院子里,还亮着灯。

“我饿了。”舒服的洗了一个澡,换上一身家居服的陈小艺,突然说道。

陈长生和煦一笑,“我去做饭。”

“不。”

这一次,陈小艺破天荒的摇头了,“今天,我做给你吃。”

“好。”

“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等着,好了我叫你。”陈小艺一边走进厨房,一边叮嘱道。

“遵命。”

厨房中,打开水龙头,看着盆中的倒映的面庞,陈小艺掩嘴抽泣。

啪嗒啪嗒。

一滴滴泪水,落在盆中,荡起一圈一圈涟漪。

而后,她再也抑制不住,蹲下身,缩在厨房的角落里,嚎啕大哭。

无助,悲切……

也许,眼泪流干了,陈小艺木讷的站起身,系上围裙,开始做饭。

自己手艺不佳,饭菜不一定合胃口。

但,一定要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做上一顿饭。

好吃也行,难吃也罢。

总之,要在他的心中,留下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味道。

一个小时后

“好吃吗?”陈小艺双手托着下巴,严谨一眨不眨的盯着陈长生。

陈长生点头,“好吃。”

“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刚说完,陈小艺的面色,陡然暗淡。

只是,很快被她掩饰了下去。

“一言为定,到时候不给我做,我可会收拾你。”陈长生故作凶巴巴的说道。

陈小艺看的出神。

第二天。

一大早,陈长生跟陈小艺回到了后者的家中。

东西不多,一番收拾,就两个行李箱。

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遗漏,也该出发了。

楼下,陈小艺突然道:“上次你只送了一朵花,这次,我要十一朵。”

陈长生看了一眼时间。

十点的高铁,现在九点,还一个小时,足够了。

“等我。”

陈长生大步跑开。

那天之后,他特意去查了一下花语,原来,十一朵,代表的是一生一世。

陈小艺静静地注视着,直到陈长生消失在视野里,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一辆尊贵奢华的黑色奥迪a8,缓缓驶来,停在陈小艺面前。

车窗降下,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笑道:“小艺,走啦。”

陈小艺黯然神伤。

“对不起,我不敢想象离别时情景,只能以此种方式……”

“对不起……”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