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无敌继承人 > 第157章 天上地下,为我独尊

第157章 天上地下,为我独尊

早饭过后。

陈长生把古历给的纸条,递给了陈露,“备车。”

“这是,岭南派那个家伙?”陈露皱眉,而后嬉笑道,“那不过是一个狂妄自大的跳梁小丑,真要去理会他?”

“闲着也是闲着,权当帮叶南天管教一番。”陈长生淡淡道。

陈露没在说其他。

半个小时后,商务车抵达了一家酒店门口。

想来,应该是阮文龙下榻之地。

没想到的是,刚从车上下来,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一窝蜂似的围了上来。

可见,从昨天消息传出之后,他们就一直蹲守在这里,静等陈长生的出现。

陈露锋芒毕露,一步向前。

所有记者,被她身上这股气息吓了一大跳,止步在两米开外。

好恐怖的气势!

一阵面面相觑过后,有胆大的记者开始提问。

“陈长生,你是来跟岭南派的天子骄子阮文龙和谈的吗?可已经超出了他给的期限,你准备如何解释呢?”

“陈先生,你之所以今天才出现,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吗?”

“阮文龙先生是个讲理的人,我相信,只要你放低姿态,按照他的要求行事,一定会没事的。”

有了第一个人开口,其余人纷纷跟着提问。

都是现场连线直播,没过一会儿,才消停下去对陈长生的讨论,再一次被引爆,成为了瞩目焦点的人物。

这一次,牵扯到岭南派。

看样子,应该是陈长生被逼的不得不现身,要给阮文龙一个交代。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激烈议论的同时,也都静等事态的发展。

也有人,狂笑不止。

你陈长生横空出世,大杀四方,还真以为你所向披靡,天下无敌呢。

想不到,也有你认怂的时候?

四大家族,的确被你踩在了脚下,但在岭南派面前,你还不是得低下高傲的头颅?

事情已不可收拾,面对阮文龙这位叶南天的亲传弟子,磨蹭了半天,终究还是扛不住压力,亲自上门拜访了。

这副言听计从的样子,是不是很狼狈?是不是像一条摇尾乞怜哈巴狗?

哈哈……

新北的各个角落,盯着画面中陈长生一言不发的样子,仰天大笑。

有道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这回,总该栽了吧?

看着面前这阵势。

陈长生一脸无奈。

按理说,作为岭南派的核心人物,叶南天的亲传弟子,就算做不到不显山露水,也应该是个老持稳重的人。

岂料,竟会是这么一个爱出风头的人。

不过,如果他真是想在临江省建立分舵,那么,这也倒是一个聪明之举。

拿陈长生当垫脚石,要踩在他的脑袋上,把自己送上整个新北的聚光灯下。

如此一来,不但他能收获显赫的名声,岭南派也能一举在临江站稳脚跟。

陈长生踩了四大家族,而他阮文龙,踩死了陈长生。

何况。

阮文龙有十足的自信,能够把陈长生踩在地上摩擦。

偌大的新北,妖风四起。

在陈露的开路之下,陈长生进入了酒店,在最顶层的观景台,见到了刚从泳池中上来的阮文龙。

“呵呵!”

光着膀子,肌肉堆砌的阮文龙,拿过一块毛巾,擦了擦脑袋上的水,冷笑道:“拖拖拉拉,娘们唧唧的,今天还不是来到了老子面前?”

“虽说,你只是晚了半天,但你明目张胆的违抗我的话,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随意丢下毛巾,瞥了一眼电视,整个过程,却是没有正眼瞧过陈长生一眼。

陈长生与陈露对视了一眼,颇感无奈。

不过,既然来了,也就不着急。

端过桌上一杯香槟,陈长生拉过一张高脚凳,舒服的坐下。

陈露更是不客气,靠在一张桌上,端起一个果盘,惬意的吃着。

这……

场上不少人,一阵面面相觑。

他们还等着,这个家伙诚惶诚恐的认罪道歉呢。

可,他们这是干什么?

当自己来这里度假的?

“看来,你并没有彻底觉悟。”

阮文龙点上一根雪茄,扯起嘴角,高高在上的说道。

“这酒,还算不错,你要不要来一杯?”陈长生转过头,对着陈露笑道。

陈露笑了笑,一开始,她就认为这个阮文龙是个傻子,现在看来,果真没错。

旋即。

阮文龙接着道:“在小小新北翻起了一点浪花,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不过,你陈姓一族,的确有过大人物,那是盘踞在海外的坤德夏家族。”

“怎么?你不会告诉我,你想打着他们的名号行事吧?”

见陈长生沉默不言,阮文龙接着道:“不怕告诉你,用不了多久,我岭南派,必定会凌驾在坤德夏之上,成为人人敬畏的存在。”

“而我阮文龙,也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俯瞰这苍茫大世。”

豪气冲天,自信满满。

陈长生端着酒杯,笑而不语。

“坤德夏这个过时的垃圾家族,也该退下舞台,被扫入垃圾堆当中了。”

言罢,阮文龙壮志凌云,神情激愤。

陈长生笑道:“这番话,就是那叶南天,也不敢讲吧?”

辱骂岭南派,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换做是坤德夏家族,那么……

“我师父什么身份?但事实就是事实,我说了,谁又能奈我何?”阮文龙的桀骜,举世罕见,咧嘴大笑道。

“那,如果传到了坤德夏家族的耳朵里了呢?”陈长生似笑非笑。

陈露非常配合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纽扣状的小东西,“这是一个录音器,高清晰,高识别率,要不要再听一遍?”

身为陈长生的管家,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再正常不过了。

阮文龙:“……”

这他妈,竟然跟自己玩这一手?

“胆敢辱骂坤德夏家族,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智障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

陈露把玩着录音器,笑容逐渐变得邪魅。

阮文龙:“……”

相比于尚处于发展上升期的岭南派,坤德夏家族,体量庞大,底蕴深厚。

毫不客气的说,在数百年里,这个家族,是无数人敬仰与敬畏的存在。

他就是那天。

他就是那地。

任这峥嵘大世如何繁华,天上地下,为我独尊。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