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霸道鬼夫萌萌哒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意图毁灭

第五百一十二章 意图毁灭

我已经做好了外出寻找天泉山圣水的准备,知道这么一去路上肯定会充满着艰难险阻的事情,心里仍然是不放心,乔天恩的灵魂还在师傅她老人家的手里,毕竟她是我的师傅啊,答应我要好好照顾乔天恩的灵魂,帮他好好的疗伤,不会伤害我的乔天恩的,想到乔天恩因为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到现在还没有复原,差点已经魂飞魄散了。

一想到出远门之后,有很长时间不能回来看他,少则半个月,多则一年两年,乔天恩的魂魄不知道会不会得到完全的复原,师傅她老人家一定会有办法帮助我的,一定会的,可是我的心里老是感觉有一丝丝的不安呢?

我的师傅她老人家不会欺骗我的,她会好好的帮我照顾乔天恩,她应该知道我和乔天恩是阴婚的夫妻,彼此都离不开谁,尤其是经历了种种危险的事情,一路患难过来的,感情是越来越深。

乔天恩对我来说就是整个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他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能继续活下来,乔天恩的出现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光明,要是没有他,我现在还在黑暗的泥沼之中痛苦的挣扎着。

师傅她老人家对我是有恩的,要是没有她的亲自传授,得到她的真传,我的技能也不会那么快的突飞猛进,会成为很优秀的法师,这些年跟着师傅她老人家学到了不少东西,她给我的感觉也就是像个家人一样,要不是她的话,我现在哪有本事,还在为着生计的问题犯愁着。

乔天恩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只知道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希望他能好好的,出发的事情一天也不能耽误下去,一想到师傅她老人家对自己的交代,我不得不必须的完成她老人家交给自己的使命,本来天泉山圣水是可以交给其他师兄师姐去完成的,师傅她老人家一向很器重自己,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自己也不好拒绝她老人家的意愿。

心里始终放心不下乔天恩一个人留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是担心他会不会没人照顾,就是担心着他那么支离破碎的灵魂,是很容易受到侵害的,即使是师傅老人家在,也不可能会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这屋子里,要是遭到其他邪灵的侵袭,是会没有人保护他的。

现在的乔天恩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乔天恩了,重伤之后的他就像被一只拔光刺的刺猬,毫无反抗之力,不知道师傅老人家会不会真的能保护他平安无事。

事实上这件事也已经刻不容缓,不能再往后拖延下去。然而就在我准备出发的前一天,道馆里又发生了一件事,一件让我十分恼火的事情。

那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走出门外,东边的天空刚刚露出了鱼肚白,经过了一夜春雨的洗礼,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看来很多人都还在沉浸在熟睡之中,偶尔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布谷鸟的叫声,听起来很十分的悦耳动听。

本来我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可能是昨晚的睡眠非常的好,没有一丝丝的困扰,就连乔天恩的事情,我也会相信师傅裘婆她自己会处理妥当的,她老人家也是亲眼见证过自己和乔天恩的感情,虽然不是很看好我们的爱情,我想作为自己的师傅,也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相信她也不会去伤害乔天恩的。

乔天恩他就是自己的命,要是他哪怕是受到了一丝一毫的伤害的话,自己肯定是心痛万分,乔天恩对我来说他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给了自己想要的温暖和爱,和他在一起,即使遇到了多大的困难也不会失去希望,有他在自己会觉得很安全。

我知道要是真的离开了这里,得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去,那个时候乔天恩真的像师傅说的那样会完全康复的吗?我的师傅她是不会欺骗我的,她知道乔天恩在我心里的位置是有多么的重要,我知道和乔天恩在一起,师傅裘婆她是极力反对的,我知道师傅也是为自己好,乔天恩他不是什么凡人,只是个阴魂,和一个阴魂在一起注定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人鬼殊途,我知道我对他来说,或许只是他千年来的一个过客而已,可是乔天恩他对我来说,只是整个生命中唯一一个最重要的人。

我不介意他是人还是鬼,我只知道乔天恩他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好,不像有些男人只会甜言蜜语,喜新厌旧,在我最困难无助的时候,是他给了我让我能继续活下去的勇气,让我可以重新的振作起来。

这辈子我只跟着乔天恩在一起,除了乔天恩,我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即使师傅反对也无法阻止我对乔天恩的感情,我知道乔天恩他也是深爱着自己,作为一个千年的阴魂,他孤独了一千多年,才遇到了一个让他能够倾心的女人,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我想我走了之后,乔天恩应该会安心的在我的房间里养伤,等我回来之后又或许能见到他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帅气年轻的脸庞洋溢着迷人又很暖暖的笑容,真的让我不得不感到心醉!

因为已经决定明天就要出发,所以那天我是准备去山下的集市买一点日常的用品带在身上,以备时之需。之前我已经和李大爷提过这事,所以李大爷是知道我今天要外出的,我也就没有再刻意和李大爷打招呼,直接就出去了。

不过走在半路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倒霉鬼居然身上没有带钱,说起来这钱,还是之前我向李大爷私下里借的一点钱,彼时我身上已经身无分文,所以不得不向李大爷求助,好在李大爷也算仗义,但是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走得太急,结果把借来的那钱给忘拿了。

在李大爷那借来的钱不小心忘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了,我一边责怪自己的粗心大意,一边也是想着走之后乔天恩会怎么办。

这一路上让我的情绪感到有些不是很稳定,也想要回去看看,此时的乔天恩应该还没有醒过来吧,知道他的灵魂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球,我想只要我出现在房间里,那个小球会发出夺目的光芒,感应着自己的存在。

乔天恩他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迎接着自己,虽然他现在不能说话,也无法变成人形,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自己,对他来说他一点都不后悔,这就是遭受天谴的后果吧,我在想要是如果有这个可能,让自己能承受乔天恩身上的痛苦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

虽然路上的风景非常的美丽,可自己却无心欣赏,只想着能快点回去,拿到钱之后能尽快的完成师傅安排给自己的任务,然后留下来好好的照顾乔天恩,直到乔天恩能够完全痊愈,会像以前一样变成人形,陪在自己的身边。

我对这个地方并不熟,所以如果自己身上没带钱的话,要买东西,怎么买得成?

这个地方自己以前是没有来过的,感觉如此的陌生,人也很少,整个集市也不是太很热闹,可能周边生活的人不多吧。

遛了一圈,看到自己想要买的东西,无奈兜里没有钱只好作罢,时间是耽搁不起的,东西还是要来买的,只能先回去取钱再说了。

我苦着脸只好又原路返回,打算尽快回去取了钱再去置办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其实也不是怎么重要,都是一些生活日常用品,也是想要看看乔天恩怎么样了,要是看到他平安无事,自己也是好彻底的放心。

不知怎的,越是离道馆近,越是感觉到有些不安,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盘旋着,不知道是不是乔天恩出了什么事情了,要是他真的出了事的话,有师傅她老人家在,她不可能不管不问的。

临出发前,裘婆还一再的向我保证,会照顾好我的乔天恩的,不会让他受任何的伤害,想着她是当着众多师兄师姐的面,说话应该是很算数的。

师傅她老人家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呢?但愿这一次是自己多想了,乔天恩他不会有事的,他现在还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自己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呢。

我看着乔天恩的灵魂,也就是那个小小的圆球,跟月明珠差不多一样的大小,走之前我还跟他说了一些话,那个小球是有感应的,不时发出各种颜色的光,只有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想到要离开乔天恩,并且有一段时间不能见到他,心里确实有些舍不得的,何况乔天恩他自己身受重伤,到现在还是没有复原。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自己回来,我想对一个千年的阴魂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在这个很关键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的邪恶力量入侵的话,我不由的摇了摇头苦笑着,这是个道馆,本来是个卧虎藏龙,人才济济的地方,加上师傅她老人家法力无边,怎么可能会让乔天恩再次受伤呢?

一想到刚才的想法,感觉到有些愚蠢,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他们,对师傅产生了一些疑惑,这是对他们不信任的表现。

师傅她老人家不可能会欺骗我的,我知道她老人家一心是为自己好,即使欺骗,那也是善意的谎言,只是不要对我的乔天恩身上下手,他可是我的生命的全部,要是没了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即使他要是走了,我也不可能会继续走阴阳道士这条路的,乔天恩你千万不要有事,我思绪显得有点乱,脑海中不时闪现出过去和他在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还有和他在一起度过的那些很危险的事情。

我在想着,要是时间能够静止下来,或者是回到和乔天恩刚相识的那一天,再重新开始那该有多好,要是没有天谴的话,此时的我们生活会有多么的幸福。

有些时候,我真的很想离开道馆,但我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不会因为我的爱情去背叛自己的师傅,有句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始终也不会忘记师傅对自己的谆谆教导。

我知道,师傅她老人家一直都反对我和乔天恩在一起,也是在为自己好,谁会愿意要跟一个鬼魂在一起过日子呢,这本来就是没有好结果的。

后来,我也再次万分的感谢我的粗心和大意,感谢我把那钱忘带了。

等我赶回去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下来,里面一个动静也没有,我在想着乔天恩他应该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正想着我就进了屋子,却亲眼看到一件让自己有些不敢相信眼睛的事情。

我却在自己的屋子里,哦不,应该说原来是师傅她老人家住的这屋子里,意外地看见了师傅她老人家的身影,在这里看见她,本已经是件奇怪的事情,因为她生我的气,已经好几天都不正眼看我一下,甚至我怀疑,我看不见她的人影,也是因为她生气刻意避开我。

我知道师傅她老人家生自己的气,还不是因为乔天恩的事情,就因为乔天恩身受重伤,自己也不是很愿意想着要出去,一心都放在了乔天恩的身上,哪里会有心思来练功,难怪师傅老人家会大为光火。

可是没有办法,乔天恩这次受伤是因为自己,不论如何都要看着他能慢慢的康复起来,我知道此时的乔天恩身边根本就离不开人,何况是自己,虽然乔天恩他受了重伤,但是意识还算是很清晰的。

即使他不愿意让我留下来,因为他受伤的事情耽误了要事,但还是没法阻止我的想法,我毅然决然的想要留下来,不为别的,只为了报答乔天恩对自己的感情。

至于师傅那边,我想等乔天恩完全康复了,能化成人形了,再亲自向裘婆负荆请罪,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想让乔天恩能够尽快的恢复功力,只有这样,自己的心里的愧疚感才会减少一些。

就是在那时,我看见了迄今为止我最不希望看见的一幕场景。

我不知道师傅她老人家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屋子里,难道她是想要对乔天恩不利,不,不要,我的心脏在剧烈的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