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绝品狂尊 > 第0064章 天地组

第0064章 天地组

当赵岩再向下看的时候,表情不禁怪异起来。

因为第十一名的位置上,赫然便是“赵北辰”三个字。

“先生,十一?”连战林似乎对赵岩能进榜并不意外。

只是这名次……是不是太低了?

没想到,在东湖之上和坤沙的一场战斗的竟然也能被推上地武榜,而且直接就是十一名。

赵岩对这个名次还是很满意的,毕竟,他仅仅排在向羽之下。

现在的他,还没有信心能够打败向羽,能够排在十一,其实,他个人觉得,名不副实。

正打算继续看下去,一架直升机已经从省城的方向飞了过来。

赵岩马上关闭网页,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朝着飞机的方向摇了摇。

飞机很快来到他们的上空。

开飞机的是一个小伙子,地武境初期的修为,看上去很是利落。

副驾驶上走下来一个短发女孩,脸色淡然的来到赵岩的身边,却直接向连占林伸出手,很是恭敬的说道:“你好赵先生,我是负责送你进京的天地组成员,我叫蒋艺姗!”

女孩子长的很是清秀,一身劲装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但是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英气,毫无柔弱之感,和曲胜男的气质很是相似。

看着蒋艺姗伸向自己的手,还有说的话,连占林一脸的尴尬,可是当他看向赵岩的时候,发现赵岩已经在飞机上了。

“快点走吧,赶时间!”赵岩坐在飞机的后座上对下方的蒋艺姗和连占林说道。

连占林来不及解释,直接朝着飞机走去,连手都没有和蒋艺姗握。

蒋艺姗也是一阵尴尬,心道,这就是强者的傲气吗?,连手都不握一下,难道我很差吗?

转过身,一脸不善的看着赵岩,这家伙看上去那么年轻,好没有礼貌,难道是赵先生的徒弟?

不过,她没时间探究这些,那个年轻人说的没错,的确是赶时间。

蒋艺姗手脚麻利的上了副驾驶,然后转过头来,继续看这连占林说道:“赵先生,直升机不比机,可能要慢一点,全程大约六到八个小时,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就吩咐,不用气!”

蒋艺姗丝毫不为“赵先生”之前的无礼而生气,依然那么热情。

不过,转过身去的那一刹那,却是给了真正的“赵岩”一个白眼。

连占林想要解释一下,看了看赵岩,赵岩则是笑着摇了摇头,连占林也就没有开口。

开飞机的年轻人很是专注,可能也不爱说话,一句话也没有说。

蒋艺姗倒是很是健谈,一路上不停的讲述着天地组将要被吞并的事情,其间不断的数落天九组和麻雀组的不是。

连占林很是无奈,最终,直接闭上眼睛,静下心来,在脑中反复研究赵岩给他的功法武技。

赵岩则是自始至终都闭目养神。

蒋艺姗一看没人理他,自己感觉到无趣,也就不说话了。

她的心里却是郁闷到了极致,好不容易给了她一个接待地武境巅峰强者的机会,结果却遇到两个闷葫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飞机进入京城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大街上已经出现来来往往忙碌的人群。

赵岩睁开了眼睛,看着下方京城的繁华,心里微微起了波澜。

上一次进京城还是十年前吧?变化真大啊?

也许,不是因为自己的话,可能爸爸妈妈都应该在京城生活。

赵岩很清楚夏家为什么要针对夏素锦,除了夏素锦没有答应嫁给传说中的那个人之外,赵岩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赵岩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因为有人给自己算过命,说是他是夏家的克星。

至于是真是假,赵岩也不知道。

前面的蒋艺姗,和身边的连占林都闭着眼睛,但是状态却完全不同。

连占林是在感悟功法,而蒋艺姗是真的睡着了。

当飞机降落到京城西郊的一处军事管理区的时候,蒋艺姗还没有醒来。

看来这姑娘是累坏了。

赵岩和连占林在飞机一落地的时候就下了飞机,一零零葛庄已经在降落点等候了。

下飞机的那一瞬,连占林还吃了一惊,不过,作为地武境巅峰的存在,还不至于被吓到。

“赵先生!”葛庄激动的握着赵岩的手说道:“可把您给盼来了!”

然后看向连占林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镇东楚,连占林!”赵岩介绍道。

“您就是地武榜上的镇东楚?”一零零好似听说过连占林之名,马上伸出手说道:“欢迎前辈的到来!”

作为天地组的成员,对于华夏地武榜,当然非常的清楚。

赵岩能够将连占林带过来,对于他们来讲当然是好事。

这时候,被驾驶员叫醒的蒋艺姗慌里慌张的来到三人面前。

“对不起,一零零,我太累了,睡过头了!”蒋艺姗伸了伸舌头,撒娇似的对一零零说道。

“你不应该对我道歉,你应该对赵先生道歉。”一零零板着脸说动。

蒋艺姗马上反应过来,立即朝着连占林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赵先生,对不起,请您原谅!”

一零零一看就知道,这个蒋艺姗闹了个大乌龙。

他红着脸看了一眼笑容满面的赵岩,随后一巴掌轻轻的打在蒋艺姗的脑袋上说道:“你干什么吃的,这是连前辈,这位才是赵先生!”

蒋艺姗闻言一愣,诧异的看着赵岩说道:“他?”

蒋艺姗怎么可能相信,上级派专机去接的强者竟然是一个少年。

而且听一零零他们之前的口气,好像还要让他代表天地组与天九组和麻雀组对抗。

也就是说,这个少年,是天地组是否还能存在下去的希望。

“你……”蒋艺姗好像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你什么你,还不向赵先生道歉!”一零零又是一巴掌。

当然,他不舍得用力气。

赵岩则是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像你这么打下去,不傻也被你大傻了!”

蒋艺姗一听这话,脸色刷的一下就红到脖子根。

她看向连占林,心道,自己对他喊了一路的赵先生,他为什么也不解释一下。

然后又看向赵岩,这个家伙,他自己为什么也不说一下。

但是,他又不得不说些什么,最后,她只好极不情愿的朝着赵岩微微鞠躬说道:“是我大意了,请赵先生谅解!”

那声音太不诚恳了。

赵岩则是毫不在意的转身就走,边走还边说:“你们这里职位最高的就是你了吗?”

这话当然是给一零零说的。

一零零瞪了蒋艺姗一眼,随后跟了上去说道:“天魁和天罡重伤昏迷,天伤和天煞也重伤不起,只有天慧受伤轻一点,但是伤的却是腿,走路不方便,地煞系统又都在地方上执行任务,所以……”

“停停停……”赵岩听着这话实在费脑筋,随后不解的说道:“你们这些名字太难记了,什么天魁,天罡,天煞的,你就说,现在这里的最高负责人是谁?”

蒋艺姗却是很不服气的白了赵岩一眼,口气还很不小,一个小屁孩,和一零零说话竟然那么高傲。

不过,不服气归不服气,她可不敢乱说话。

既然领导要他们好好伺候赵岩,那他肯定有过人之处。

要是将来发现他只是徒有虚名,看怎么收拾你。

“现在天地组真正的负责人就是,您!”一零零说完,马上立正喊了一声:“敬礼!”

赵岩呆了,连占林愣了,后面的蒋艺姗直接傻了!

这就成了天地组的负责人了?什么情况,貌似我还没有加入你们呢吧?

“我什么时候说要做你们的负责人了?这是谁的决定?”赵岩不悦的问道。

赵岩想要得到天地组不假,但是,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实在不怎么舒服。

“您不是已经答应老张了吗?他说你已经答应了做我们的老大了?”一零零奇怪的回答道。

他当然也知道老张故意的,先将帽子给赵岩戴上,如果他有心加入天地组,那么他就不会拒绝。

若是他没那心思,肯定连来都不会来。

一零零心里还在佩服老张的手段,先斩后奏,真是厉害呀!?

赵岩看着态度坚定的一零零,怎么可能想不到这是张老头的主意。

整个天地组被境外势力给一锅端了,天罡部的地武境后期和巅峰的强者死的死伤的伤,如今的天地组,连一个全身全影的地武境后期都找不到了,否则,张老头也不可能将希望寄托在赵岩的身上。

连占林在一旁也就是吃惊了一下,但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在他心里,以赵岩的实力,能够做天地组的老大,并没有什么不可以。

但是,站子后面的蒋艺姗,此时的大脑已经凌乱的不行不行的了。

让一个小屁孩当他们老大,一零零你是认真的吗?

他当然不愿意,就算这个小屁孩真的有地武境后期的实力,难道能够敌得过天九组和麻雀组的地武境巅峰吗?

要说让连占林做老大他却是还好受一点,可是赵岩做老大,他接受不了。

不过,这件事还轮不到他说话。

一行人已经从不远处赶来,领头的那个人一脸的愤懑的男子,他的表情,就好像吃了一个屎壳郎那么难看。

那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地武境后期,这让赵岩有些奇怪,不是说天罡组全军覆没了吗?

天罡和地煞的分界线就是地武境后期,地武境中期和地武境初期都是地煞的成员。

只有到了地武境后期,才算有资格成为天罡。

“是谁要做我们老大啊?”那人很是不屑的看着赵岩和连占林说道。

赵岩懒得搭理他,任何一个团体里面,总有这种刺头,对于新来的人总是存在一种排外心里。

即便他知道赵岩是上头安排的,同样会表示不服。

这也是为什么连占林在这里,他同样敢这样说话的原因。

“我不管你们谁的决定,这件事没有提前知会我,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赵岩心里有些不爽。

无端端的被人按了这么一个头衔,要是他真的直接接受了,以后类似的事情还会出现。

“赵先生,留步!”一零零干紧拦住赵岩说道:“是我们以前的老大决定的这件事,他很看好你!”

“以前的老大?”那名刚刚来的男子和身边的人对视了一眼,奇怪的喊出声来。

“我说一零零,你傻了吧?以前的老大也能命令我们?他的手伸的未免也太长了吧?”那人仰着个头斜眼看着赵岩说道。

赵岩还是不打算理他,看着一零零问道:“你们以前的老大是谁?”

一零零有些不敢说,他也是没有办法才将这句话说出来,现在赵岩问起来,他该怎么回答?

“赵先生,你要是马上答应做我们的老大,我就告诉你!”一零零看上去很是坚决的说道。

“哈哈哈哈!”那名男子大笑着说道:“还真是见识了,堂堂地煞一零零,居然哭着喊着让一个小屁孩做天地组的老大,你们是不是疯了!”

其实这句话也是蒋艺姗想要说的,但是,现在这个家伙说出来的时候,却让蒋艺姗觉得很是刺耳。

“聒噪!”赵岩也有些忍不了这家伙了,随即对连占林说道:“留他一条命!”

“是!”连占林得令,直接向那名男子走去。

“哈哈哈,你们听到没有,居然嚣张到敢在天地组扬言留我一条命,你以为你是谁呀?”那人张狂的向周围人说道。

或者说,他不相信连占林有那个能力。

然而,连占林对他的话没有丝毫在意,抬起手,冷漠的说道:“说错话,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