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绝品狂尊 > 第0458章 先生,快跟我走!

第0458章 先生,快跟我走!

赵岩在小五的紫府中看到的,是一个金黄的空间,在这方空间之内,一根金黄色的巨棒斜着悬浮在小五的紫府之中。

虽然赵岩并没有在那个黄金巨棒之上看到任何的文字,比方说“如意金箍棒”这几个字,但是,在看到它的时候,赵岩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就是“金箍棒”三个字。

“孙悟空?”宁晓月听了赵岩的话之后,也是好奇的看着小五说道:“小五,你真的是孙悟空吗?”

宁晓月虽然是在小世界中长大,但是他对于世俗世界的传说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尤其是“孙悟空”这个在少年心目中无比光辉的英雄形象。

小五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两人,随后要了摇头发出“唧唧唧”的声音。

“不知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宁晓月有些失望的说道。

赵岩好像已经适应了宁晓月能够听得懂小五的话,他也看着小五说道:“本尊是在中州宛城的独山之下找到你的,你是否记得,自己是如何到了独山之下的?”

赵岩这么一说,宁晓月也就知道,这小五其实就是赵岩找回来的。

至于是怎么找回来的,还有那个石卵,她却不知道。

因为那个时候,宁晓月还没有来到七郎山。

但是,她也不明白这小五为什么会称她为主人。

“唧唧唧”小五仍然是一脸疑惑的发出生音。

赵岩当然不明白它在说什么,他看向宁晓月,宁晓月马上会意,于是开口说道:“先生,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独山之下,不过,它很感谢你能够将它带到这里来,并且找到了我!”

赵岩听了宁晓月的话,点了点头,看着宁晓月说道:“晓月,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和这小五的关系?”

宁晓月摇了摇头回答道:“真的不知道!”

“那好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和小五的关系一定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要是有人询问的话,就说小五是我从外面买回来送给你的宠物。”

“恩,先生放心,我一定不会乱说话的!”宁晓月郑重的回应道。

宁晓月虽然性格活泼,做事情好像也经常没心没肺,但是她不傻,一个灵智如此出色的猴子,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小动物。

而且,连赵岩都说它是“孙悟空”,即便它不是,也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妖兽。

妖兽她可是听说过的,那可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如今既然她得到了这么一只妖兽,并且已经认他为主,她肯定要保守这个秘密,否则不管是对她自己,对小五,还是对赵岩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甚至还可能带来很多的麻烦。

然后,赵岩又看向小五说道:“本来我将你带回来,是想要收服你的,不过,既然你主动认宁晓月为主,那么本尊也就不再对你做什么了。”

“但是,如果以后你敢对晓月有任何的不忠,本尊一定不会饶了你!”

“唧唧唧”原本赵岩说话的时候,这小五还认真的听着呢,但是一听到赵岩后面的话,马上恐惧的跑到宁晓月的身后,一脸委屈的指着赵岩大叫。

“先生,既然它是主动认我为主的,那么它就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请先生不要吓唬它了!”宁晓月此刻还真的将小五当成了自己的宠物,这已经开始护上了。

“恩,好吧,它既然有那么高的灵智,那么它也能够明白一些道理,它的成长特性我会留意的,在我没有找到适合它的功法之前,你不要传它任何的功法,明白吗?”赵岩提醒道。

“先生的意思,小五也能够修炼?”宁晓月不解的问道。

宁晓月知道妖兽是不错,但是她却不知道,妖兽也能够像人一样的修炼。

“恩,这点以后再告诉你,现在我还要出去一趟,你好好修炼吧!”赵岩说完就要离开。

而宁晓月好像还有话说一样的焦急的说道:“先生……”

赵岩听到宁晓月叫他,于是回过头来问道:“还有事?”

“那个……我已经练气四层了,你和我的半年之约……”

“你放心,只要你能够在半年之内修炼到筑基,我一定会信守诺言,收你为徒的!”赵岩当然看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随即回应道。

“恩!我一定会加油的!”宁晓月眯起双眼,很是满意的说道。

但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赵岩已经不见了。

“哼!就不能和我多待一会吗?这么着急走,一定是找曲姐姐去了!”

“曲姐姐的确是比我漂亮,可是我现在也不差啊!”宁夏月心中那叫一个嫉妒。

“唧唧唧”小五一下子窜到宁晓月的身上,然后望着宁晓月的脸叫了几声。

“哈哈哈,我也这么认为,我就是最美的!哼!”

然而下一刻,宁晓月的眼神好像又有了变化,她看着赵岩修炼室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北辰师兄,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现身,否则,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听到“宁晓月”这样说,小五却是一头雾水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不解的盯着“宁晓月”的脸。

“宁晓月”好像感觉到了小五的眼神,于是低头笑着说道:“不要好奇,等到你也达到了金丹水平,你就能够恢复记忆了!”

……

华夏的南疆,在辽阔的南海之中,这里数不清的岛礁,星罗棋布。

在南海的西南部,靠近马拉尼亚的一个岛屿之上,两名身着古装的男子,正仰望着北方的天空。

这两名男子的年龄看上去都不是很大,也就在三十岁左右,一名一身红装,面色红润,长发披肩,甚是俊美。

另一名则是一身黑衣,方脸重须,皮肤黝黑。

“少主,这种波动已经出现了两次了,您是否能够感应到她的位置?”黑脸大汉一脸迫切的问道。

那俊美的男子望着北方的天空说道:“虽然她的能量波动再次出现,但是还是相当微弱,根本无法确定位置。”

“想来他也是刚刚觉醒,我们还是不要操之过急,若是提前暴露了行踪,不一定会是好事情!”

黑脸大汉一脸不情愿的说道:“这个小丫头,本来想靠她的特殊能力找到那个人,却没有想到被她逃了,这都过去了几千年了,这几千年间,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来到地球,那么多人抢一个人,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得手!”

俊美男子白了黑脸大汉一眼说道:“那个人要是那么好找的话,玄机阁又怎么会拿出那么重的奖励。”

“那可是一个星域,一个仙帝级别的星域,整个弋阳宇宙,哪一个势力或者散修能够拒绝的了这样的诱惑。”

黑脸大汉听了俊美男子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又不解的问道:“少主有没有想过,玄机阁为什么要拿出那么重的奖励来找寻他的下落,他真的有一个星域那么大的价值吗?”

“这个……我们只需要寻找那人,领奖,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想,要知道,玄机阁的秘密,不是任何人都能够窥探的。”

“其实,就只是流言中的那个‘撼天者’,就足以让所有人重视了。”俊美少年眯着眼睛看着北方的天空说道。

“对,一个撼天者,就已经足以了!”黑脸大汉也看着北方的天空说道。

……

越洲小世界,夏家的办公大楼。

整个大厦都被一种奇异的光芒笼罩着,从那大厦之中,还时不时的传出各种碰撞的声音。

大厦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而夏家的城卫当然也早已经将大厦给围了起来,不让人靠近。

此时的大厦之内,几乎每一个楼层都被祸害的惨不忍睹。

甚至那些坚硬的墙体,很多也都被打的千疮百孔。

从赵岩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风青阳和夏震庭两人应对十几个人的围攻,还能够占据上风,这让夏震英和他的那些手下难以置信。

夏震英是知道风青阳的实力的,因为,当初的姜士崇被风青阳斩杀的时候,他可是就在当前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才几日不见,风青阳的实力竟然又提升了,而且还提升了那么多。

还有夏震庭,两百年前夏震庭被驱逐的时候,已经是金丹巅峰的实力了,这点他也是知道的。

夏震庭近两百年都生活在世俗,在夏震英的意识里,这个夏震庭的修为只会降低,绝对不可能提升。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夏震庭不仅境界提升到了金丹大圆满,连他的灵力都变得比之前更加的精纯。

这使得他们这些人拿夏震庭和风青阳完全没有办法。

“长老,实在不行,咱们不如拿出杀手锏吧!”夏震英的其中一个手下建议道。

“杀手锏?你知道这以为这什么吗?”夏震英反问道。

“属下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你也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两个人的实力并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应对的。”

“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死伤,可是保不齐一会他们愤怒起来,我们这些很可能会葬身于此啊!”那个手下焦急的说道。

“是啊,长老,这大楼没有了,我们还可以重建,但是要是我们这里的人都死掉了,那就是整个家族的损失了!”又一名手下提出这样的建议。

此刻,夏震业和夏震越两个人基本失去了行为能力,而能够独当一面的就只剩下夏震英了。

夏震堂此刻还在顶层的会议室当中和赵岩战斗,结果也不知道如何。

会议室的大门也只有夏震堂一个人能够打的开,他们也进不去。

如今,夏震英就是这些人的首脑,所有人都将期望的目光投向他。

“怎么办?要是启动了杀阵,整个大厦都将化为废墟,那样的话,我们夏家在这大厦上付出的一切都将付之东流。”

“我要是这样做了,家主回来之后会不会怪我?”

此时的他还在纠结这些,也是奇葩一枚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这夏家的办公大楼,在这越州小世界当中虽然不是最高,但是他却是最为重要的一栋建筑。

这座大厦全部都是用最好的建筑材料建设而成,内部还用华夏以及仙门九洲之中最珍贵的材料布置了各种阵法。

有聚灵阵发,防御阵法,困杀阵法,还有各种高级修炼室,可以说,这座大厦几乎占据了夏家家底的一半以上。

而那个杀阵,是他们夏家为了应对将来的重大危机而布置的,如果现在就启动的话,那么整个大楼就会被摧毁,什么都不会剩下。

作为家主的夏震堂对于这个大厦可是非常的重视的,要是他真的启动了,保不齐夏震堂回来了,还真的会那他是问。

“长老……”几人看着纠结之中的夏震英沉重的喊道。

“好,本座就做一回主,可是……家主还在顶层,要是启动了杀阵,家主他……”

“长老你忘记了吗?顶层的会议室是整个大厦最坚固的地方,那里可是为我们夏家人逃命准备的。”

“就是整个大厦都毁掉了,那个会议室也不会被毁掉 !”

听了手下的话之后,夏震英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们先撑住他们,本座这就去启动杀阵!”

“是!”剩下的那些夏家的强者同时回答道。

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这些夏家人还是挺团结的,在面对危机的时候,还能够这般的坚定与决绝。

另一边的夏震庭和风青阳还在暴虐着缠着他们的几名夏家强者。

那些人也是金丹境界,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在夏震庭和风青阳的面前,简直不够看。

而且,直到现在,风青阳和夏震庭都还是赤手空拳,他们的兵器还都没有拿出来。

要是他们的兵器也拿出来的话,这些人恐怕早就失去了战斗力了,那里还有机会商议不要开起杀阵?

“老夏,你们家的那几个人刚刚在嘀咕什么呢?”风青阳“闲暇之余”还在关注着这些。

而夏震庭却并不在意风青阳称呼他老夏,甚至也不介意他说夏震英那些人是他家的人。

因为这也是实话。

夏震英,夏震业,夏震越,夏震堂,这些名字一看就是出自一脉。

其实,夏震英,夏震业和夏震越都是夏震庭二叔家的儿子,他们本就是堂兄弟,其中的夏震业和夏震越还是和夏震庭从小光着屁屁长大的,三人的关系也是非常的好。

但是,自从夏震堂做了家主之后,他们的关系也就到了尽头。

因为,很会审时度势的夏震业和夏震越兄弟,在夏震堂继位家主的那一天,他们就已经和夏震庭划清界限了。

听了风青阳的问话之后,夏震庭看向匆匆离开的夏震英说道:“他这应该是去开启杀阵去了!”

“杀阵?”风青阳一愣,随即说道:“我在这里撑着,你去阻拦他!”

他们俩个虽然自认为强过这些人,但是他们也不敢托大到不惧怕夏家的杀阵。

夏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再清楚不过了,他们充其量也就是金丹大圆满,而他们夏家的这个杀阵可是能够斩杀元婴的存在。

风青阳虽然恢复了皇者的记忆,实力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但是毕竟还是金丹境界的修为。

对于元婴级别的杀阵,他不敢硬抗。

“好,那你自己小心!”夏震庭也不矫情,在得到风青阳的建议之后,直接就朝着夏震英的方向追去。

“夏震庭休走!”夏家的几名金丹强者,怎么可能会让夏震庭走掉,其中一人大喝一声,三名夏家强者便已经过来阻拦了。

“嚓……”的一声响动,一杆长戟就已经挡在了这三人的面前。

手执长戟之人,当然就是风青阳。

“想要追他,先要问过本座手中的震天戟!”

厉害了,直到今天,风青阳才说出他手中长戟的名字。

自从姬家和姜家的两件传家宝融合之后,还没有人真正知道这长戟的名字。

这名字听起来比赵岩的“惊天”还要霸气。

听到“震天戟”三个字,夏家强者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震天戟”之上。

银色的戟首,黑白相间的长柄,那长戟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心寒的煞气。

即便是它融合之后还没有斩杀一人,但是,那种凌厉的煞气,却让在场地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前往阻拦夏震英的夏震庭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但是他们去而不敢越雷池一步。

他们很清楚,只要他们敢向前一步,那长戟肯定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其实他们的内心也清楚,之前风青阳之所以没有下杀手,那是因为夏震庭丛中阻拦。

说到底,夏震庭也是夏家人,即便是夏震堂以及夏家人对自己很是不公,但是他也不愿意这些人死在自己还有风青阳的手下。

他们两个是想等待着赵岩和夏震堂那边有了结果之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而现在夏震庭离开去阻拦夏震英了,只留下了风青阳一个人在这里,恐怕接下来这个风青阳就不会像之前那么的客气了。

这个时候,再回想起之前他们的团结,还真是一种讽刺。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是他们再团结又有何用?

“怎么?不敢动了?不敢动了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等到先生拿下了你们的家主,再由他来决定如何处理你们!”

其实风青阳也懒得在动手。

之前他要下杀手的时候,几次都被夏震庭给拦住了,他也清楚夏震庭心中有所顾忌。

现在即便是夏震庭不在这里,他也会不会轻易的伤到这些人的性命。

他知道,罪魁祸首是夏震堂,还有他的那几个狗腿子,要是他们那些人胆敢放肆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镇杀。

风青阳虽然放荡不羁,这些道理还是能够想的清楚的。

那些夏家的强者在听到风清扬的话之后,好像也放松了下来,相互之间不断的用眼神交流,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

但是,风青阳可以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杀意已经没有了。

于是,风青阳收起了震天戟,一脸微笑的看着这些人,也不说话。

“轰……”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夏震英和夏震庭他们赶去的方向,却是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这里的所有人包括风青阳在内,都是一惊。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朝着那个方向赶去。

“你们不要动,他们之间无论发生什么,都是他们的事情,本座希望你们都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

那些人本来还拉开了架势准备赶去一看究竟,但是一想到风青阳的那杆长戟,心里就发颤。

“这位道友,我们有事想要请教您,不知道您是否能够回答?”其中一个夏家人问道。

“说!”风青阳并不拒绝。

“之前我们三老太爷和夏震庭所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那人继续问道。

风青阳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将目光在众人的脸上过了一遍,他发现,这些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很显然,他们这些人都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风青阳当然知道他们这个问题所指的是什么,于是便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你们应该都知道集亡锤吧?”

“是!”这次居然有几个人同时回答。

风青阳点了点头说道:“集亡锤是你们夏家的传家宝,之前你们的三老太爷就曾经说过,谁得到了集亡锤的认可,谁就是夏家的主人。”

“这一点你们是否认同?”

那名提出问题的人听了风青阳会后说道:“不错,我们夏家的确有这种说法,只不过,如今已经几千年过去了,大家都不知道这个说法是真的!”

其他人也点头便是认可。

“嗨,你们三老太爷的话你们都不信?你们夏家难道还有比你们三老太爷还德高望重的人吗?”

“你们都是夏震堂的手下,你们应该也知道,夏震堂到底有没有驯养集亡战士。”

“而集亡战士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们也清楚,那么请问,一个能够掌控集亡锤的人,意味着什么?”

听了这句话,对面的那些夏家强者脸色都变了。

“集亡锤能够控制所有的集亡战士,谁能够掌控了集亡锤,就意味着掌控了夏家大多数的力量,也就是说,夏家几乎一半以上的战斗力都掌控在他的手中了!”其中一名夏家强者说道。

“对,你们想一想,除了夏家家主之外,还有谁有资格掌控这么大的力量,要是家主之外的人掌控了这种力量,你们夏家将会如何?”

“万劫不复!”那人回答。

“是了,你们前任家主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本座不知道,但是他一定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怎么样的一种体质和天赋。”

“你们想一想,通过夏震堂和夏震庭两人的具体情况,再加上集亡锤的归属,他会选择谁做继承人?”

“夏震庭!”其中的几个人同时回答。

“你们……”这些人里面一名一直没有说话的人气的浑身颤抖的说道:“家主对你们不薄,你们在说什么?”

“难道你们连一个外人的说法也要相信!”

“呵呵!”风青阳冷笑两声说道:“夏震堂这些年都在干什么,本座相信你们都知道,你们认为他能够成功吗?”

“仙门九洲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咱们暂且不论,你们认为,长兴山的那些人,会允许你们夏家一家独大吗?”

风青阳的这句话,却是提醒了他们,这仙门九洲之上,还有一个长兴山。

长兴山虽然从不插手仙门之事,但是,那是在仙门九洲相对平衡的前提之下。

如果出现了一下独大,甚至唯我独尊的存在的话,那么,拥有真仙强者的长兴山,还会超然于世外吗?

那名为夏震堂说话的人此时也而沉默了。

夏震堂被魔族控制的事情,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这些,当然也不知道夏震堂的背后们还有一个能够和长兴山抗衡的魔族势力。

要是他们知道了的话,可能现场又是另外一幅景象了。

“嗡……”突然,大厦之中突然产生了一阵蜂鸣声。

紧接着就是“啾啾啾”的声音。

“不好,夏震英已经开启了杀阵了!”其中的一名金丹强者惊恐的说道。

他之所以惊恐,那是因为,他知道,杀阵一旦开启,那可是无差别的攻击大厦之中的所有活物。

当然也包括他们。

之前他们之所以那么的决绝,那是因为他们的心里还将夏震堂当做家主。

而如今,在听了风青阳的回应之后,他们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于是,他们便不准备死了。

但是,容不得他们多想,无数的灵力之箭已经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你们这些人,好糊涂!”风青阳愤怒的大吼,然后朝着那十几名的夏家强者掠去,口中还严厉的吼叫道:“不想死的就不要反抗!”

那些夏家人以为风青阳这是因为他们之前的决定而报复他们,但是他们同时也想到了之前风青阳在会议室中做的事情,那就是风青阳将夏栀那些人收了起来。

于是他们便真的不反抗了,他们明白风青阳想要做什么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厦再次发出“翁”的一声,那些向着他们飞来的灵力之箭却停了下来。

这是杀阵被阻拦了。

几乎就在这杀阵被阻拦道同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但是,就在这身影闪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大厦又一次发出“翁……”的蜂鸣声。

那些停下来的灵力之箭再次朝着他们飞来。

“先生,快跟我走!”风青阳看到那个身影就知道是赵岩,于是他放弃了夏家人,马上伸手去拉赵岩,他想将赵岩首先收进元洲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