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禽迷婚骨 > 075 何连成之无法控制的感觉

075 何连成之无法控制的感觉

我理所当然的以为,在她面前土崩瓦解。

这个女人的行事规范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道如何接话了。如果真的同意她的说法,我这辈子都别想再靠近她了。

所谓的身不由己是你管不住自己的话和自己的行为。

我真的没办法按原计划和她谈话,不由自主就落了下风,话里话外都留了余地。我不能想像如果今后的生活里没有她是什么样子。这种感觉很奇怪,分明是完全陌生的人,却会有不想放手的感觉。

就是因为这些不可控的感觉,我把自己的计划搞砸了。

何则林再次找到我的时候,我同意了他的条件,并且答应回去集团帮忙。

事情一下就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我面对着从曾经最亲密的人,做着最陌生的事。

对于这一切何则林很淡定,而且他用了自己的手段,把林乐怡接回了何家。

现在的状态很奇怪,我们三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中间还有三个完全不了解情形的孩子。

如果没有那三个孩子,我们三人每天应该会很尴尬的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林乐怡动了心,那些熟悉的感觉在相处中一点一点回来,只要看到她我就想和她说话,哪怕她只是对我微微一笑,或者点点头,心里的欢欣雀跃无法形容。

在这种最初尴尬的相处中,我竟然真的在她身上找到了恋爱的感觉。

说实话,我挺讨厌这种感觉。

我什么时候成了一个为一个女人的笑就会不由自主露出笑的男人?我什么时候成了一个看到一个女人出现在眼前就觉得心安的男人?

或许这一切都是何则林那个老狐狸算计好的,他的脸上露出了隐隐的笑意。

就在我们都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何萧出现了。

如果他不出现,我几乎都把他忘记了。

他是何则林的私生子,一开始就是为了利益留在他身边的。他很聪明,办事很有法度,能力不错,但心术不正。

我做为程新,站在外人的立场上看着他又回来使尽心计的争家产,心里觉得可笑。

何氏集团的钱已经被他转移走了不少,但是他不知足。

我估计对了他的目的,没估计到他的手段。

在我们“一家子”的生活慢慢步入正轨以后,在我对她越来越不能舍弃,甚至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冲动故意对她疏远的时候,孩子被绑架了。

我第一次看到她哭,心一下就揪成了一团。

疼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开来,整个人都开始疼。

这种感觉我明明是第一次有,却又像是很久以前就经历过一样,熟悉异常。

林乐怡一向是坚强的,不管在谁的面前。她就像是一个工艺精良的假人,每天的行为都得体的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从来没有慌乱的时候,即使在她的公司马上就要倒闭的时候,她也只是面容憔悴了不少。

而这一次,她像个普通女人一样在我面前哭了出来。

她头发凌乱,眼圈发红,脸上还有着擦不干的泪水,一对眼睛里面都是无助和惊慌失措。

“别担心,有我呢。”我扳过她的肩。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特意去查了“我”原来和林乐怡之间的事,从外人嘴里所得到的只是支言片语,甚至对她也是褒贬不一的,甚至有人特意和我说她看上的不过是我的钱。

这种话我不会相信。

林乐怡的追求者当中有一个叫刘天的,不管是家世还是人品都比我更好,但是她选择了从前的我,那个叫着何连成的花花公子。

她的泪水让我觉得我们之间一下就近了很多。

她不让报警,说为了孩子的安全。

我对宽宽也有感觉,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但是我做为男人还是理智的悄悄报了警,然后拿着赎金去了绑匪要求的地方。

我没想到她会悄悄跟来,看到她的那一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种地方她也敢跟来,心里到底有没有孩子的安全?

可是,我无法指责一个因为孩子而失去理智的妈妈。

最后,孩子顺利救了出来,紧接着就住院了。

我和她一起在医院守着孩子,夜里当她睡着时我才敢认真打量她的五官,忽然间发现她好美。

……

或许,我应该想起从前,那样的感觉应该很美好吧?

我心里不知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想法,然后一发不可收拾,野草一样疯长起来。

我在做出最终想要找回自己这个重大决定时,心里不可抑制的对林乐怡这个女人难以割舍。

很多人或许以为我是为了何家庞大的家产和国外的那笔巨额基金才选择找回回忆的,而我自己知道,我是为了她。

已经被洗过一次的大脑想要再找回原来的痕迹很疯狂也很轻困难,甚至还有很大的危险。如果成功了,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失败了,或许我连这一段美好和温馨也会忘记,甚至会变成一个疯子,精神分裂的疯子。

我找了世界上最好的脑科专家去咨询,最后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

没有人敢百分百的保证我一定能安全无恙的找回从前的回忆。

现实永远不可能像科幻大片一样,更不可能像电影一样历尽千辛万苦一定能有一个美好圆满的结果。

所有人的建议都是:让我保持现状。

甚至何则林也说,“连成,我看得出来你对乐怡的感觉,她好像也能接受现在的你。”

“我好像没感觉到她能接受现在的我。”我苦笑着摇头,“和原来的何连成相比,我不管是外貌还是其它方面,都不如他讨女人欢心。”

我的话让何则林脸色一沉,他道:“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们本就是同一个人,你要认清了。如果直到现在,你还是觉得你和他是两个人,想让乐怡接受你太难了。”

他的话让我一下就不知道接下来说些什么。

虽然我知道自己就是何连成,但是潜意识里还是把他当成与我不同的两个人。或许何则林说得对,我只有把自己当成是何连成,才能赢得林乐怡的接受。

只是,原来的那些美好呢?

最初对于原来,我只是好奇,现在却觉得必须知道。因为我太了解自己的心,我没办法把自己当成是何连成。

我认真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做回何连成,从最初到现在,我的身份只有一个何连成。至于程新,那只是无意间的一个意外。

我告诉了林乐怡我的决定,她的眼睛明显一亮。

我赌对了,我在告诉她这个决定以前,只字不提关于这件事的一个字,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她现在的反应我放心了,因为她也期望着何连成回来。

在这一刻,我们好像从朋友关系更近一层,她看我的眼神略有些不同,在临行前她决定陪我前去治疗。

一切,来得既突然又幸福。

我去的医院还是原来的那个,因为他们有着我原来的治疗过程,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治疗开始之前,我是忐忑的,但真正开始以后,我发现自己淡定下来,而那种不安的情绪,来自于乐怡。

她在关心我!

我心里甚至有些窍喜的想,从没想到过这一次的治疗是有可能失败了。

在药物和仪器的刺激下,我的大脑开始变得很混乱,有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片断开始浮现出来。它们就像是迷雾当中的岛屿,只露出一点,让人猜不出来迷雾的遮掩下还有多少真面目。

慢慢的,有一部分情景变得清晰。

我清楚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她的脸,年轻几岁,胖一点白一点,化着成熟而妩媚的状,眼角眉梢都是掩不住的风情……那是喝醉了的她。

我的第一个回忆起来的画面是她,那么美丽的她。

原来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自从她的脸在脑海出现以后,再看到现实当中的她,我心里那种说不出来的想接近的感觉更厉害了。我不能语言形容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她的五官在我的眼里变得不一样,和她相处的时光也变得很微妙。

在等待继续治疗的过程当中,我好几次都不知不觉地靠近她,甚至想亲吻她。

她惊慌失措地躲开了,让我心里猛的一沉。

“连成,我等着你,等着完整的你。”她敏锐地感觉到我的异样,小心地靠近我,放缓了声音说。

“好,放心,我一定会记得我们经历过的所有一切。”我把语气加重,给自己,也给她信心。

刚开始的治疗很浅层,曾经的生活片断一点一点浮现,但是我也发现自己的异样,那就是弄不清楚现实和过去之间的界限,有时候会觉得某一幕刚刚发生过,甚至我还期待着能继续下去。

她也觉察到我的异样,柔声安慰我。

这种情况有一次我还算淡定,但是随着次数越来越多,我害怕了。我在治疗以前看过相关的书,知道这其实就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坚持下去,因为我怕自己到了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再变成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