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04章 巴掌

第04章 巴掌

作为海洲城的形象代表,公交车一直是城市路上最大的霸王。司机就跟中午吃了炸弹似的,闷不吭声就来个大急刹,车上大爷大妈有好几因为惯性摔在地上,暴脾气的司机回头吼一嗓子:“都坐好站稳了,车行驶过程别乱动!”

话音刚落,城市道路上的两大巨头撞到了一起。

公交车碰上了出租车。

车撞的不严重,不过,车上的老头老头们却因为惯性摔了一地。

方星河觉得这就是流年不利,她撞了鼻子,流血了。

她捂着鼻子从车上下来,围观的人里赶紧往她手里塞纸,“可怜的孩子,快擦一下,满脸血啊!叫过家长没啊?”

相比较那几个重重摔在地上起不来的老太太,方星河觉得自己还算好运,她就是撞到了鼻子。严重的被抬下来等救护车,方星河原地站了会,自己先走了。

只是,失算啊。

怎么都没想到会被公交车半路扔下,她没有多余的零钱乘车回去。

一想到这个,方星河就犯愁,没钱没电话,还记不住方家的电话号码,这是要她走回去?

那几个重伤的老头老太太被救护车拉走,方星河默默走掉,主要她不知道要谁要赔偿,留下来浪费时间,还是赶紧走吧。

她在附近找到一个干净的公共卫生间,学着小时候姥姥给她止鼻血的样子,仰的太过,人朝后栽,身后有人拿东西轻轻一托,把她往前推了一把,方星河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宛如雕塑般立体的俊美脸庞,这张脸她记得。

年伯同伸手递给他纸巾,“擦一下。”

方星河看着他,年伯同诧异:“不记得我了?”

“记得。”长这么好看的人,哪里能不记得?

她接过纸巾,在脸上擦了擦,又揪下一半,塞进鼻孔里,造型不大好看,不过她不在乎,反正这一片也没人认得她,至于眼前这个人,她就更不在乎了。

方星河走了几步,回头,“你跟着我干什么?”

“没跟着你,”年伯同他指了指前面三十层的精英大厦,“我在前面那幢楼上班。”

方星河讪讪的摸摸鼻子,嘀咕:“哪有这个时间还上班的?”

年伯同问:“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方星河顿时觉得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挺了挺胸膛,故作轻描淡写的大声说:“哦,今天出去办点事。”

一个屁大点的小孩,还办点事,故作的老成实在让人觉得好笑。

年伯同逗她:“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方星河说:“办妥了。”

“你办的什么事?”

“我转学的事。”还得再吹吹,免得被他小瞧了:“就是一句话的事,现在搞定了。”

有人带着走路,反倒好找。一路走到精英大厦那一片商区:“你有个东西落在我这。我已让人送下来,你稍等一下我。”

方星河诧异:“我什么东西落你那了?”

“团员证。”

“我团员证怎么拉你那了?”

见她瞪圆了一眼,一副他偷东西的架势,他无奈道:“上次在楼顶上,你丢在那了。”

方星河将信将疑,不多时,商世从大厦出来,“年先生,是这个绿色的小本吗?”

年伯同看了一眼,“给她。”

方星河打开看了看,果真是自己的,她都不知道团员证丢了,毕竟这玩意平时也用不到,塞回包里:“谢谢了。”

年伯同打算上楼,方星河赶紧又开口:“你能不能借我两块钱?我会还给你的。”

不需要年伯同开口,商世打开钱包,从里面掏出五块钱纸币递给她:“不用还了。”

这四个字有点伤人,好像她是骗子似的,方星河接过去,对年伯同说:“回头你给他五块钱,我借你的。你是在三十楼上班对不对?”

“你知道?”

“我猜的。”她说:“我上次下楼的时候,发现三十楼进电梯的人,都是长得特别好看的人。我就看了一眼,好像是家什么影视公司。”她看他一眼,“还没火吧?你拍过什么电视啊?杂志?广告?”

商世有点担心的朝年伯同看了一眼,发现年伯同没什么反应,只是回了句:“我不拍。”

“哦,”方星河觉得有点可惜,长这么好看的人,竟然不拍,“你们公司老板怎么想的啊?你长这么好看还不去拍电视,多浪费!”

年伯同只是笑,“回家路上小心点。”

“我都是老江湖了。”方星河学着电视里那些人装酷,背对年伯同摆了摆手,“回见!”

……

方星河回到方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六点多,她刚走到方家别墅的门口,就听到方婉婷的声音在门后响起:“她来咱们家也就一周,平时跟蟑螂似的缩着,出来也是找东西吃,我都没跟她说几句话,哪里知道她有什么朋友啊?再说了,她以前不是在城里上学,这边也不可能有她朋友……”

“我回来了!”

门被推开,方婉婷抬眼看到方星河衣服的血迹,尖叫:“爸,她肯定在外面打架了,身上还有血呢!”

“你去哪了?!你一天跑哪去了?你胆子不小啊,走也不知道说一声是不是?谁给了你的胆子和脾气?一个不高兴还敢乱跑?反了你了是不是?”方寒金怒不可歇,岂有此理,让她滚到外面等人,她竟然抬脚走人。真要出什么事,外面的人怎么说他?一整天的担心让他两步并着一步,冲动方星河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带了怒气,打的很重,方星河一下被惯力甩的撞到了铁门上,铁门被撞的发出巨大的响声。

屋里孟旭和方诺亚听到动静出来,就看到方星河的鼻血喷在面前的衣服上,此刻正从她的鼻子里涌出来往下流。

下午还没完全好的鼻子,又开始飙血了。

方婉婷别吓的尖叫一声,急忙往孟旭身边跑。

“这次就先算了,再有下次你试试!”方寒金是没想到把人给打出的流鼻血,他一时也有点讪讪的,但是面子却不肯放下,只是冷哼一声,抬脚进屋。

方星河捏着鼻子,带着满身的已干或未干的血迹跟着进屋。

孟旭赶紧让开位置,不想被她身上的血迹蹭到。

她从方诺亚身边走过,方诺亚抱着胳膊斜眼看着她,方星河跑去洗鼻血。

晚饭的气氛再次沉默起来。

方星河又在鼻子里塞了两坨大大的卫生纸止血,然后艰难的吃饭,面前衣服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她也没换衣服,就好像故意穿给方寒金看似的。

方寒金多少有点心虚,“待会要是还流血,就去买点药回来抹上。”

方星河只是看了他一眼,依旧吃饭,吃完后,她像没有发生刚刚那件事一样,说:“对了爸,你不用替我找关系了,我跟一中说好了,开学我去一中上学。为了便于认真学习,我到时候会住校。”

学费还是要方寒金出,所以她还是有必要通知一声。

这个消息无异于天方夜谭,没有一句是可信的。她跟一中说好了?跟谁说好了?还开学就去一中,开什么玩笑?

方婉婷根本不相信:“方星河你在说笑话吗?你找了一中?你找了一中谁啊?可能吗?知道你要面子,但是面子这东西是你吹牛吹出来的吗?说的跟真的似的,笑死人了。你做梦的吧?”

方星河问:“一中的校长是姓封吗?我找了一中的封校长。”

孟旭也勾了勾唇角,这种话就跟放屁一样,她一个小孩,找一中的校长?然后说要去一中上课?这是什么中二病?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她没说话,觉得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她开口,事实就会证明一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