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11章 留饭

第11章 留饭

“谁啊?”封校长一边问,一边推开门前挡苍蝇的帘子出来,一眼看到跟在封皓后门的方星河,他顿时眼睛一亮:“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啊?”

疑惑了下,扭头问封皓:“你刚刚说谁来了?走后门的?我看你才走后门的!”

拿拖鞋朝封皓屁股砸去,封皓赶紧快跑两步躲开,又回头吧拖鞋拿给封校长,“还不叫人说实话了。”

“封爷爷好。”方星河从包里拿出两个红红的大苹果,“苹果营养丰富,有补脑养血、宁神安眠作用。我给您买了两个苹果。”

封皓已经进了门,听到方星河说话又从帘子后头探头,“苹果这么好,那你还只买两个?”

“这死小子……”封校长站起来,封皓一下放下帘子跑了,“星河啊,你不要听他瞎说,封爷爷很喜欢吃苹果,你买的这两个,正合我意呢。对了你怎么跟那死小子一起来的?路上碰到了?”

“嗯,路上碰到了。”方星河:“封爷爷,我上次过来,都没给您留个联系方式,那时候我没手机,现在我有了,”她把一个便签纸推到封校长面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是我的手机号。”

封皓拿了一只苹果从屋里出来,故意“咔嚓”啃了一口,在方星河旁边坐下,“这红富士的苹果,超甜超好吃!”

封校长气得又要打他,封皓嘿嘿一笑,从身后把一只苹果递给方星河,“我给她准备了。我妈说你咬不动,待会切成小片给你吃。”

方星河接过来,“谢谢啊。”

封皓睨她一眼,“谢什么谢?稀罕你说谢?”

封校长觉得自己孙子就是故意找茬,“你还待着干什么?你有事自己忙去。”

“我没事,我出来看看天空不行啊?看看我妈种的花花草草不行啊?看看池子里养的小乌龟不行啊?”

方星河文雅的啃苹果,封校长喊封皓:“你过来,帮我这个手机号存到我手机里,我这眼睛不行了,字太小,都看不起了。”

封皓咬着苹果过来,拿起封校长的手机,一边念着电话号码,一边把号码存进去,问:“爷爷,吸溜——存什么名字啊?方、星、河……”

“星河!”封校长说:“就存星河,这个名字好听,你爸给你起的名字不好听。”

封皓赶紧把苹果拿下来,吸溜了一些流下来的口水,才说:“嗨,现在都歧视你孙子的名字了?皓,好歹也取自《岳阳楼记》的‘皓月千里’,哪里不好听了?我这就跟我妈告状去!”

方星河咔吧着眼,小心的看看封校长,又看看封皓,一时不知道是真是假。

封校长笑着说:“跟我闹着玩呢。别担心。等报到那天,我给你打电话,通知你什么时候过去。”

方星河急忙点头,她就是怕封校长年纪大了把她转学的事给忘了,才急吼吼要跑过来再混个熟脸的。现在看封校长的热络态度,肯定是记得她的,看来她姥姥那封信威力巨大。

跟封校长交流了一下感情后,方星河站起来:“封爷爷,那我就先回去了。就不打扰您啦!”

封校长“哎”了一声,急忙站起来:“星河啊,不急着走。不着急,你看看几点了?十一点半了,哪有饭点时间,还把人往外赶的?必须留下来吃饭。要不然传出去,人家还以为我老头子这么小气,连顿饭都舍不得让你吃呢。”

方星河为难:“这样不好,我不是过来吃饭的,我就是过来看看您来着。”

封皓在旁边拆台:“可拉倒吧,爷爷,她路上跟我说实话,说是怕你把她给忘了,过来提醒你一下的。”

方星河恼羞成怒,瞪着封皓,太过分了,怎么能当着封校长的面这样说呢?

好在封校长一点都没生气,还大笑着说:“既然是提醒,那就更得留下来吃饭了。加深记忆的方法,就是得一起吃顿饭,这样才能让我一直记住不是?要不然这不就是见一面,就走了吗?”扭头对封皓说:“跟你妈说一声,今天有客人,加个菜!”

“好咧。”

方星河只能重新坐下来,“那,那就打扰您了。”

“不打扰不打扰,这一整个暑假,就我一个老头子待在家里,年轻都上班去了,刚刚那小子呢,三天两头跑出去玩,没人愿意理我,难为我一个老头子还有人来拜访,你说我能不高兴吗?”封校长哈哈笑着,不一会又慢慢收了笑容,忍不住问:“星河啊,你上次说……你姥姥叫曹亦,是不是啊?”

“嗯。”

“你姥姥,其实是我一个老同学,年轻的时候两个人关系挺好的。知道你是她外孙女,我挺高兴。这么多年一直联系不上,很多朋友之前,都是一个听一个说,以前很多关系好的老朋友都联系不上了。多少年过去,有很多遗憾啊。”封校长感慨的说:“我知道,肯定是你姥姥告诉了你地址,是不是啊?谢谢你能找过来,要不然,我这遗憾要留一辈子啊。”

方星河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抱着苹果啃。

“你姥姥……什么时候去世的?跟我说说你姥姥吧。行吗?”

方星河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妈把我生下来,就没管过我,我是我姥姥一个带大的,她说我小时候,夜里特别闹腾,哭啊哭啊,哭的撕心裂肺,要是不管我,我能哭到天亮,一定要我姥姥抱着整夜的来回走,才能睡得着。封爷爷你看我后脑勺,”她偏头让封校长看了一眼,说:“我姥说,只有抱着养大的孩子,后脑勺才能像我这么圆,其他很多孩子的后脑勺,都因为睡觉压扁了。”

封校长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说,有点道理。你姥姥养大你不容易啊……”顿了顿,他又问:“那你姥爷呢?”

方星河的脸上露出点忧伤的表情:“我姥爷……我没见过。我姥也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过。但是我听别人说过,说我姥跟我姥爷在我妈年纪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姥爷家原本是个有钱人人家,后来因为我姥爷家两代人都好赌,就没钱了。借了不少外债还不上,我姥姥家那时候买了两套房子,替他换了赌债,结果后来又不断的赌不断的输,我姥姥受不了被人家门上喷油漆,堵锁眼的罪,坚决要求离婚。我姥爷重男轻女,他带走了我舅舅,留下我妈跟着我姥。开始我姥还能看到孩子,后来我那个舅舅长大一点后,就不愿意来看我姥了。很多人都说,是因为我姥爷的家人一直在舅舅面前说姥姥坏话,他就不愿意来了。”

封校长的脸上露出点哀伤的表情,他忍不住问:“孩子,你的妈妈为什么不管你?”

方星河低下头,“我妈是个明星。你可能听说过,沈一玮。“

“啊!不但听说过,我还看过她演的电视,”封校长一脸恍然大悟,“我说怎么一直觉得,那个叫沈一玮的明星看起来,总有几分眼熟呢,原来她是同之的女儿!”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