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16章 艺术班

第16章 艺术班

“我今天在你爸爸面前,表现的不错吧?”趁着方星河家人在外头,封校长小声跟方星河说了一句,说完还对她挤了挤眼。

他当然知道方星河跟现在这个家庭的关系是什么样的,所以才故意那么说的。

说白了,方星河就是个苦命的孩子,他是真心想帮一把,何况孩子确实很与众不同。倒不是说成绩,而是指脑筋和胆量,跟寻常的高中生确实不一样。

方星河嘻嘻一笑,“封爷爷超厉害的!”

封校长跟方星河对视一笑,刚刚的对话,俨然成了两人间的小秘密。

手续办好后,方星河看着班级表:“原来一中还有艺术班啊?”

“可不是?艺术班的班主任人不错,你可要表现的好好,知道吗?”

“必须的。要不然对不起封爷爷这么夸我!”

方星河人前喊封校长,人后喊封爷爷,完全是一种来自机灵小孩的聪明反应,跟封校长自然而然养成了默契。这让封校长十分满意。这孩子有眼色啊,完全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多聪明机灵的孩子!

……

开学第一天,方星河的高三生活正式拉开序幕。

在以升学率为最高目的一中,艺术班班主任柯老师开学第一天,就以高二期末成绩为排名,按照名次让学生选择心仪的座位,前十名的学生纷纷选择了最佳的二三四排中间,其他的则依次进去选座位。

毫无疑问,方星河的名字放在了名单的最后一位,不同与其他人的打印张数,她的名字还是临时手写的,因为没有成绩可做参考。

正常情况下,班级里倒数几名的学生,一定是差生,且大多是男孩子,方星河以一个女孩子的身份,坐到了最后一排,跟几个个子特别高的体育生同坐一排。

班级里热热闹闹,相互之间都有认识的人打招呼,方星河这个外来转学者,一下就成了孤立的个体。

方星河视力不错,所以黑板上的文字她看得清,坐在后排的好处是还能看得清整个班级。

作为最后一排唯一的女生,她的存在十分引人注目,特别是后三排男生的瞩目。

方星河的身边坐了个多动症男生同桌,个子不高,瘦瘦小小,坐着的时候一刻不停,这边动动,那边摸摸,对于身边多了个漂亮的女孩子,他有点故作镇定,同时还有点不好意思,动不动就拿手撑着脑袋跟另一边的同学说话,给方星河留半个背。

不多时,男孩子又换个姿势,偷瞄一眼,发现方星河在画速写,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你这个画的挺像的。”

对外行人来说,一个人画画好不好,端看画的像不像。

方星河画的是前几排的三个女孩子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的背影,完全的线描速写,不像素描那样还要用铅笔起稿,最后还要以线条覆盖刻画面部结构,这个就完全是钢笔一气呵成的外型,略加线条修饰,就画出一个大概的人形。

方星河对他笑了下:“我是美术生的,你呢?”

男生有点不好意思:“啊?我也是……”

但是从他不自信的语气来看,肯定画的不是很好。方星河朝他点点头:“那以后我们一起去画室学画呀!”

“……好。”男生羞答答,搓着手,“我叫纪牌。他们都叫我鸡排。”看了下她的签名:“你叫方星河呀?这个名字好听。”

旁边一个个子极高的体育生坐在鸡排旁边,抱着胳膊说:“哎哟,鸡排,这么快就跟人家打的火热了?艳福不浅哇。”

十七八岁年纪的男生,就喜欢说这种丝毫不顾及女生,却用来调侃男生的话,分明就是说两句话的事,结果对方非要曲解。鸡排动了动身体:“不要胡说!”

方星河看着坐着就比别人高的男生,惊讶道:“哇,你好高呀!你有一米九吗?”

体育生显然没想到方星河会突然歪着脑袋跟他说话,一时有点局促:“嗯,我一米九二。”

“你好厉害啊!”方星河睁大眼,一脸的惊奇:“你爸爸妈妈是不是也很高啊!”

鸡排在旁边解释:“他爸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也很高的。”

“难怪呢!”方星河的惊奇都写在脸上,然后朝他晃了晃大拇指,“你腿这么长,跑步肯定比别人快!”

体育生被她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又不能否认自己身高确实很高的事实,他有点不安的应了一声。之后这个高个子体育生,再也没说过这种话。

去画室学专业的时间一般是下午和晚上,开学第一天下午,鸡排就从后排墙上拿出一个破旧的画板,又夹了一张画纸,对方星河说:“你画板呢?我们要去画室了。”

方星河把画板拿出来,也学着鸡排的样子在画板上夹了张素描纸,跟着鸡排以及班上其他人一起去了画室。

画室老师姓付,水平很高,是学校高薪外聘过来的,在其他学校时曾经创造过他带过的美术生达到百分之九十的升学率。

付老师还有个助手,叫小毛。这小毛在学校是个传奇人物。他最早是付老师的学生,一心想考中央美院,结果考了七年美院都没考上。

小毛这人呢,专业课那是夸夸叫的好,每年专业成绩都是全省统考的前十名,却始终卡在文化课上,所以考了这么多年都没考上。

小毛今年二十五岁,留着长头发长胡子,邋里邋遢一副不修边幅老艺术家的造型,付老师来了之后,他从去年开始给付老师当助手赚学费,听说今年还要参加高考。

画室有二十六、七个学生,大多跟付老师学了一年,突然多了方星河一个生面孔,一眼就被付老师挑了出来,“这位同学我没见过,是刚来学的?”

方星河说:“老师,我是转学生,今年刚转过来的。”

付老师对她招招手:“每节课的模特大家就轮着来吧,今天就从新同学开始吧。”

方星河去画室的第一个下午,她没机会拿笔,而是当了一下午的模特,维持一个姿势两个小时,累的腰酸背痛。

好在也因为当模特的缘故,有机会被美术生们记住,不过一天时间,方星河很快跟画室里的人熟悉起来。之前没见过她,也没说过话的女生,也纷纷记住她的名字,中间休息去厕所的时候,还会叫她一起。

画完之后,模特终于可以休息了,方星河歪着脑袋挨个看了一遍,看到鸡排的时候,鸡排问:“我这个画怎么样啊?”

“角度挑的挺好。就是你把我画胖了。”她指指自己的脸。

鸡排抓头:“我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啊。”

“笔给我,”方星河拿笔,在画上面的人物脸蛋上,画了条浅浅的细线:“这部分这一块,都得去掉,眼睛要重新画。要不然,我被你画的就像埃及壁画里的人一样了,他们那是侧面的脑袋正面的身体。你这个就是正面的脑袋,侧面的身体。”

鸡排努努嘴,显然不愿意听她说的,小心的拿橡皮把方星河画的那条细线给擦掉了。

方星河说:“你画画这么爱干净,会很累的。”

鸡排不说话,继续拿笔小心的在自己的画上修改,只是越看,越觉得自己的画好像真的有点问题似的。

画板的核心位置,坐着的一个头发比其他人都要长一点的男同学,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嗤笑一声:“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敢当人家老师。”

旁边一个男生手托腮,笑着说:“好为人师啊!呵呵。老孙你画的那么好都不敢给人改画,她一个新来的,还敢对人评头论足?倒是不谦虚。”

另一边皮肤白皙的男生一边改画,一边细声细气道:“世界第三吧?”

“哈哈,”手托腮的男生懒洋洋说:“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几个人说着不着调的话,一副不愿与女生计较,却又极尽所能说着嘲讽别人的话。

周围的人,有的专心自己的画,有的跟着一起笑,偶尔还会说一两句。

方星河听到了,她假装没听到,不过也没再对鸡排的画提意见。

休息结束,方星河重新坐到了模特的位置,一直到结束。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