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18章 难受

第18章 难受

……

“画面给人感觉很糊,这说明什么呀?说明你在画画方面的胆子小。你是特别怕把画纸弄脏了?”

鸡排点头:“就是啊。我觉得画面干净一点,是不是卷面分会高一点啊?”

方星河诧异:“这又不是语文政治试卷,哪来的卷面分?你只要画的好,不在画纸上弄一大团灰,老师隔那么远看画,哪里能看出来你画纸上是不是沾了铅笔灰?老师刚刚夸我画得好,但是实际我的画纸很脏的。当你的画突出的时候,其他都会被自然而然的忽略掉。如果实在是一大块太突兀,那你就最后画完的时候再拿橡皮擦掉就行了。”

“你说远看,你的画看起来糊?灰呼呼的原因,最主要是你黑的不够黑,白的不够白,而是大面积的运用了铅笔灰这个过渡色。”方星河讲的头头是道,频频让付老师和助手看她一眼,觉得这下好了,画室里多了一个助手。

鸡排被说的满头是汗,“同桌,那我这样是不是没救了?”

“当然不是啦,”方星河说:“要不然怎么叫学画呢?学了就能好,不学的怎么进步啊?你画画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就是没找对方法,找到方法了,肯定可以得到很大的进步。”

她拿铅笔,大刀阔斧的给几个重要的位置加重了颜色,画里的人物果真一下跳了出来。

鸡排目瞪口呆:“改过了,果然不一样了!付老师,你看!”

付老师跟助理对视一眼,对方星河大声夸了一句:“改的不错!”

方星河“嘿嘿”干笑一声,过去把自己的画拿过来,从画板上拆下来,塞到画夹里。

旁边一个女同学怯生生的推推她:“方星河,你能帮我也改改吗?”

……

方星河的专业课非常出众这件事,班里同学很快听说了,音乐生们都知道了这件事,再看到她的时候,还主动打招呼。

后排坐着的几个体育生和美术生,平时说话还会聊到:“那你就不用学专业了,专心文化课就行了呀!我们是没办法才要每天训练,你完全没必要。”

方星河摇头:“不学的话,到时候手感没了就麻烦了。”

付老师有一天无意中碰到封校长,封校长特地问了班上一个叫方星河的学生,付老师立刻说:“那学生不错。给其他同学改画,改的头头是道,比我那个助手还会讲,讲了学生还听得懂。”

助手是画画的技术特别高,但是不会讲课,就是那种一肚子货,倒不出来的类型。

封校长听了十分满意,故作淡定的说:“要是不优秀,我也不会同意接收呀。那个学生呢,原来是学国画的,打小开始学,得了不知道多少奖。那获奖证书,一个书包装不下。”

艺术班的学生对于正常班级的学生来说,还是很稀奇的班级,一是艺术班汇聚了校园里原本的几个最漂亮的女生,二是一中的艺术班第一次开设,大家都充满了好奇心。班里长的稍微好看一点的女生,都会被学校里的人拽出来评头论足。

艺考班是在学校二楼最靠右边的教室,紧挨着艺考班的是学校的复读班。

所谓复读班,就是学生全是前一年或者前两年高考复读失利的学生,平均年龄远比其他班的人年纪要大那么一到两岁,自然而然的,情知开的自然也比其他班的人早。所以每次看到漂亮女孩子,起哄的特别起劲,传出来跟人谈恋爱的事也特别多。

每次艺考班的漂亮女生们从十一班复读班门前走过,就会有一帮男生对她们起哄。导致艺考班很多女生每次经过十一班的门前,都会很紧张,大家经常三五成群的结伴,唯恐一个人落单。

一天课间操结束,方星河从厕所回教室,几个男生在门口起哄,还故意用长凳子拦住她的去路,不让她过去。

方星河看了几个嘻嘻哈哈的男生,直接进了十一班的后门。

一帮男生愣在原地,哎?视线追着方星河看,不明所以。

方星河淡定的从十一班后门进去,穿过教室,又从前门出去,转身进了艺考十二班的后门。

身后,那帮小兔崽子们起哄声更大。

十班的教室跟十一班隔了一个楼梯口,方婉婷跟几个朋友站在走廊上,冷眼看着复读班和艺考班的热闹。

年轻的女孩子,真是爱美和对异性向往的年纪,每次看到那边的盛况,心里总会生出点怪异的念头。既鄙视那些被男孩子起哄的女孩子,又隐约羡慕对方被男生关注到。

方婉婷身边的好友冷哼一声:“什么玩意?不知检点。“

方婉婷撇撇嘴,“那可是朵绝世白莲。”

“哇,你知道啊?我听人说是个转学生呢,原来不是咱们学校的。”

“什么转学生?就是个开后门进来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方婉婷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发现没有?就喜欢跟人不一样。有一次我还在公交站台看到她跟一个男的亲亲热热的呢。”

“真的假的啊?”对于高中生来说,爱情充满了幻想,这个时候谈恋爱的男孩女孩,对他们来说既向往,又觉得羞耻。大部分的女孩没有那样的勇气,也舍不下面子找心仪的男孩表白。

“我亲眼看到,还有假的?”方婉婷说:“实话跟你们说吧,刚刚那女的,我家一个远房亲戚,没怎么走动,就是认识的那种。”

“难怪你知道呢。”好友突然看到魏馨,立刻对魏馨招手:“馨馨!”

魏馨原本要回教室,正犯愁十一班有长凳子拦路,她犹豫着在不敢过去,这边方婉婷等人喊她,反倒让她解了围。

她故作镇定的过来:“是你们呀。”

方婉婷趴在走廊栏杆上,问:“你们班那个叫方星河的,成绩怎么样啊?”

魏馨拧着眉:“成绩怎么样我不知道,刚开学没多久,还没考过试。不过,听学美术的人说,她专业课特别好,还是自学成才的那种,画室的老师特别喜欢她,还经常帮其他同学改画,我们班的美术生,她差不多改了一半了。”

方婉婷诧异:“真的假的?”

魏馨点头:“我跟她不熟。不过,班上学美术的都说,她专业上大学肯定没问题,就是看到时候文化课怎样。你们也知道,老师都说了,艺术生跟文化生不同,艺术生是只要统考过了,那差不多一脚踩进了大学的们,文化生只能依靠文化课。我们都很嫉妒她的,因为美术老师说她现在的水平,是可以直接参加高考,过统考没问题的。”

这话说了,对方婉婷是个很大的打击。

其实她是有优越感的,特别是针对方星河这个身份特殊的竞争者。

她之所以处处针对方星河,最主要的是因为她是自己爸爸的私生女,这无形中就让她产生了那种想要比私生女优秀的想法,结果现在别人跟她说,方星河升入大学的机率更大,甚至可以说是一只脚都踏入了大学的大门。

方婉婷的心难受至极。她的文化课不差,特别是英语笔试能力,在整个年级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方婉婷知道自己不是综合分最好的那个,在综合成绩里,她能排在年纪前三十,偶尔也会考试失误跌出三十名外,她是学习的重点培养的学生,却不是百分百能进大学的,因为老师说了,往届经常有成绩非常好的学生,大考失误复读的情况,提醒大家吸取教训。

方婉婷非常难受,她承认这种难受中夹带着嫉妒,是那种不希望方星河比自己更有把握的嫉妒。

“有什么好嫉妒的?”方婉婷说:“你也不差的。不用怕她,她那个人,就是特别会装好人,你们不要被她骗了。再说了,她真要画的那么好,还用天天去画?肯定拼命学文化课?”

“也是。可能相比其他人要更好吧。”

“我有一次听班主任跟她说什么,要想考京华学院,文化课要更努力才行什么的。看来她的目标数考京华学院呀。”

“听说那个学校的艺术专业是老牌专业,很难考的!”

方婉婷瞥了艺术班方向一眼,没说话。这时候上课铃响了起来,门口的学生纷纷进教室,复读班门前的凳子也被男生收了进去。

“哎呀,我去教室了,课间再来找你们呀!”

方婉婷心事重重的回了教室。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