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19章 找茬

第19章 找茬

第三节课化学课,鸡排完全听不懂,他理科成绩一塌糊涂,基础的东西都不会。上面老师在讲课,他就把画板靠墙摆着,蹲在地上临摹水粉,方星河手托腮看着老师,帮他打掩护,一旦发现老师过来了,就提醒鸡排坐起来。

画画这东西,真的跟天赋有关,同时学的两个人,有天赋和没天赋的,一周下来,差别也一眼可见。方星河觉着鸡排起稿时候的静物形不对,但是鸡排自己就是看不出来。

最邪门的是色彩,鸡排用的色彩跟别人就是不一样,明明是冷色调的原画,鸡排能把画面画的暖洋洋。

方星河实在受不了了,拿手指在画上点了下:“歪了!这罐子都要倒地上啦!”

鸡排这才看出来,赶紧重新修改。

旁边的体育生就跟看笑话似的看着鸡排,“你都学一个暑假了,怎么还让刚学的人教啊?”

“什么刚学的?”鸡排反驳一句:“她学了十几年的国画,自学将近十年的素描水粉,我能比吗?”

“后面的学生不要讲话!”化学老师提高声音提醒,黑板擦把黑板打的“啪啪”响,“你们不听课,也不要影响前面的同学听课。”

美术班的整体成绩都偏低,但是也有成绩在前五十的学生选择成为美术生。单纯的成绩自然胜算不大,作为美术生,确实有着文化课的优势。这种学生,就是老师培养的重点对象。

下午专业课的时候,方星河提着小水桶去学校厕所接水洗水粉,正站在水池旁边冲喜呢,冷不丁身后有人敲了下她的脑壳:“喂,方星河,你这是干嘛呢?”

方星河回头,语气淡淡:“是你啊。”

封皓见她的表情,气道:“你什么表情啊?看到我一脸很嫌弃的似的。”

“没嫌弃,我忙着呢。”方星河继续抹小水桶上的水粉颜料,清洗。

“听说你最近风头不错啊,我都听美术班的几个人说,你老师都夸你呢。”

“还行。”方星河的反应很冷淡。

封皓对人有点自来熟,见她这样,问道:“我说你这是过河拆桥吧,找我爷爷的时候那么热情乖巧。这进学校了,话都不想跟我说了。”

“我们班主任说了,艺术班的女学生都长的好看,很多男孩子会想跟我们早恋,让我们保持距离。”

“我——”

方星河接了半桶水,提着水走了。

封皓站在原地,抓头发,冲着她的背影喊了句:“毛病啊,想得美,找也不找你!”

“封皓,干嘛呢?那女的是艺术班的吧?”同学路过看到他站在水池旁边发呆,好奇的看看方星河的背影。

“我哪知道?我又不认识。”封皓没好气的回了句。

方星河再回教室,路过一楼六班的时候,就看到封皓搬了长凳子坐在走廊上,看到她过来,还故意伸出腿拦路。

原本调下台阶绕过他就行,方星河偏不,对着他坐着的凳子腿就踢了一脚,封皓坐在凳子上,凳子腿猛的往后一移,差点摔倒,他抬头瞪着方星河。

方星河抬着下巴走过去,还故意“哼”了一声。

六班的男孩子们集体起哄:“哦豁——”

“哦豁什么哦豁?”封皓气的怼了他们一句,“瞎起什么哄啊?”

“你认识刚刚那小妞啊?咱楼上艺术班的。”

封皓搬了凳子进教室,他是班里的尖子生,也是学校的尖子生,初中时就参加各种奥数大赛,奖状奖杯家里的柜子都摆不下了,省里有两个保送京华的名额,封皓是候选人之一。

除去校长孙子的身份,他本身的履历也足以让人折服。

封皓瞪了说话的同学:“要你多嘴啊?”

……

方星河周六的时候带着画板和水粉颜料,出门写生。她挑了个市中心比较漂亮的城区景点,有水有船有人家的那种古色古香的老街,坐下来写生。

漂漂亮亮的姑娘,认认真真的画着画,从一开始的几根简单的线条,慢慢描绘出一幅生动的画面,周围甚至不间断的聚了一圈围观者,走了这批,下一批路过的人也会过来看上几分钟。

一个笔触一个色彩,都是经过精心的调和画上,一个半小时候,方星河站起来看看,觉得色彩和空间感都达到了自己的要求,便等画干的时候啃一个苹果,然后再换一个地方继续画。

像她这样大大方方出来写生的人,大多需要勇气,因为围观者会影响到作画者的心情和技巧,没有自信或者画的不好的人,根本不敢出来。

方星河纯粹是因为从小就跟着曹亦出去写生带出来的勇气,她根本不觉得这样出来画画有什么不好,相反,跟在画室里一层不变的画静物比,静物写生更加灵活,图案也更生动,当然,考验画者技术的地方也更多。再加上围观者时不时的评价和窃窃私语,会给画画的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方星河不怕,甚至有些习以为常。

画画这玩意,外行看热闹,内行才看门道,身后评价的人侃侃而谈说出的话,可以用一句话总结:“画的挺像的!”

不管人还是景观,“像”是非常普遍的评价,一听就知道是看热闹的人。

方星河收拾东西,提着画板小凳子水桶,到处观察景色,最后在靠近马路的桥头位置挑了个位置坐下,身后来往的行人很多,好在大家都只看一眼就会离开。

她拿水粉笔快速的勾勒出大体轮廓,然后调和着颜料,慢慢上色。

时间对投入到画中的人来说,转眼即逝,方星河正在给水粉画做最后调整。

……

“哎哟,还有人在这里画画呢。画的什么呀?”一个光头青年抱着胳膊,故意露着身上的纹身,大刺刺的站在方星河后面看着。

方星河正等着画干,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站在三个人,正围在她后面看呢。

“就你一个人啊?”光头青年看看四周,一般出来写生的,都是成群结队的,但是周围没看到其他画画的人,由此可见推断只有她一个人。

光头在身边蹲下来:“美女哪个学校的?交个朋友呗?”

方星河看他一眼,“我们老师说,我们现在是考大学阶段,不能交朋友,不能早恋。”

她把画取下来,吹了吹还没干的地方,打算快点离开。

“你老师什么毛病?交朋友怎么了?朋友多了路好走,歌里都是这么唱的。留个电话怎么样?”

“那不行,真留了,我爸我妈知道,打死我。”她淡定的说,“帅哥,麻烦让让,我要把桶里的水到了。”

桶里的水都是有洗笔之后的浑浊颜料水,不能直接倒进河里,而是要倒在墙角或者泥土地上,免得污染了水源。

结果光头反而不动,“哎,又不能交朋友,又不能留电话,说说话总可以吧。”

方星河提着桶看了光头一会,又重新坐了下来,但是这次是把画收进画板,又把折叠凳子绑好,画板背到身上,一手提着凳子和工具箱,一手提着桶,想要从另外那两个人身侧挤过去,结果那两人故意挨的特别紧,方星河想要挤过去都挤不动。

她问:“你们想干什么?路边来来往往这么多人看着呢。”

“看着怎么了?我还怕了谁了?”光头摸了摸光头,站起来故意挡在方星河面前,“再多点更好,让他们知道这一片是谁的地盘。”

方星河听了,慢慢把手里的画板和工具箱放下来,叹了口气,看着光头,“这一片是你的地盘?是什么部门认可的?这来来往往的行人是给了你过路费,还是交了保护费?”她笑,“都什么年代了?这种话也能拿出来吓唬人?”

光头上前一步:“哎哟嘿,你以为我是吓唬你?”

“要不然?”方星河伸手朝光头身后指了指:“你身后五百米处就是警亭,这个景区里面就有个消防大队,这一片来来往往除了全国各地过来旅游参观的,还有三五成群的外国友人,你觉得,这样一个重点城区位置,你是能占山为王,还是敢拦路抢劫?”

光头本能的回头看了眼,果然在不远处一片广场上,矗立着一个小警亭,旁边还停着两辆写着巡逻的警用摩托车。

光头没说话,只是紧紧盯着她,警告的眼神,并用手指了指她,手指几乎戳到方星河的脸。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