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23章 补课

第23章 补课

方星河又被柯老师捉去谈话了。

据柯老师了解了一圈,数学是方星河的短板。

其实不算多差,就是数学老师反映,方星河的数学成绩不稳定,越容易的题目,方星河越容易算错,反倒是后面越难的大题目,反而容易做对。

面对着这样一个妥妥的升学率,柯老师尽心尽力的盯着她,不容一点闪失。

“……你说说,到时候万一文化课差几分,你说是不是可惜啊?难不成还真当复读生?明明可以考上的,到时候因为基础不扎实,坏了全盘大计,多亏啊!另外啊,我听人说,你跟六班的封皓走的很近?”柯老师为了班里的升学率,操碎了心,“方星河啊,你不能跟封皓比。上面的名额下来了,封皓是送京华的人,你跟他怎么比?人家现在就算天天在家里睡大觉,明年开学,他上的也是全国最好的大学。你呢?谈恋爱什么时候不能谈?你说是不是?封皓是很好,但是时机不对啊,你要是现在也是保送生,那我肯定不会找你,你爱干嘛干嘛去,反正你能上大学,但是你不是,我能不管你吗?”

方星河点头:“嗯,我知道的,谢谢老师。”

“别每次跟你谈话,你都说知道,你知道就应该专心学习嘛。”

“嗯,好的老师,我会专心学习的。”

“……不是,唉,行,反正先这样吧,我看你表现啊!”

“好的老师。”鞠个躬,方星河回教室去了。

当然,要论班里的谈话大王,还属希尔达独领风骚。她真正诠释了什么叫三天两头被约谈。

柯老师就是音乐生的培训老师,所以有事没事提溜希尔达谈话,让她别把心思放在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面。

……

“星河,你说老柯天天跟这个谈话,跟那个谈话,他又不能帮我们补课,谈了有什么用啊?”

“心理安慰呗。”方星河写着数学习题,遇到不会做就只能先空着。

这偶尔问学习委员一两题没事,要是天天问也不行。毕竟高三紧张时段,谁都一堆试卷等着做,尽给别人讲题目,自己本身就没有时间了。所以方星河也不想老打扰别人。

希尔达手托腮,见方星河空出了题目,伸手推推她:“其实啊,有个现成的人可以让你随心所欲的问题目。”

方星河诧异的看着她:“谁啊?”

希尔达跺跺脚:“这位可是保送京华的高材生,他现在学不学都一样。听人说他之所以现在还来学校,是因为不想在家里被他爸他妈逼着学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家里很无聊,所以他天天往学校跑,现在是他们班里课堂之外的专用老师。你跟他又有交情在,你说,你的弱项对上他的强项,不找他帮忙,找谁啊?”

方星河睨她一眼,“你以为我没找过啊?”

希尔达震惊:“你还真找过?”

“嗯。”方星河点头:“前天老柯找我谈话,昨天我就找了。你猜怎么着?他把我嘲讽了一顿,说我是典型的基础没打扎实,追求做大题的那种人,说我丢分尽丢在前面简单的题目上,是活该。你说,他这么缺德,戳人短板,我还找他辅导?”

希尔达咂嘴:“我本来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比我想象地还不要脸。”

“我看,你是想把你唯一的厕友得罪吧?”

高中女生人缘好不好,就看课间十分钟有没有人能约着一起去厕所。在方星河转学来之前,希尔达都是一个人上厕所。因此,希尔达主动给自己的嘴巴封上胶带。

……

“喂!”六班窗口的位置探出封皓的脑袋。

“星河,封皓喊你呢。”希尔达拧方星河胳膊上的肉肉,“你倒是应一句啊。”

“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喂,那个数学不好的!”

方星河目不斜视,她不叫数学不好的。

封皓提高声音:“方星河!”

希尔达抿嘴,特地朝方星河看了看,方星河怒视:“变声期就少说话,要不然以后成公鸭嗓!嘎嘎嘎——”

封皓:“我——”他闭了闭眼,平复一下心情才问:“你上回说补数学的,还要不要补了?”

“你不是嫌弃我基础不好追求大题吗?不是不想给我补吗?”

“你想要补课不求我,还要我求你啊?”

方星河一扭头看向一边:“哼!”

封皓咂咂嘴:“你就说要不要补吧。”

“要!”方星河立刻回答。

希尔达:“节操呢?”

“在考大学面前,要什么节操?!”

……

湖畔十三a,方家。

“你下周让她回来一趟,让学校的校长老师知道,还以为我不管她。”方寒金饭桌上提醒了一声。

方婉婷抬头:“爸,你是不知道,她才不想回家呢。已经好几次了,她跟一个男生一大早就约了见面,都是在人特别少的时候,爬窗户进教室里,就他们两个人,也不知道在里面嘀嘀咕咕干什么。”

孟旭抬头:“婷婷,有些事不能瞎说。”

“这事可不是我说的,是我们学校的人说的,很多人亲眼看到,我班上有个同学,还拍了一张照片,两个人爬窗户的时候,刚好被拍下来了。”方婉婷哼了一声,“我是那种见风就是雨的人吗?这种事我可不敢瞎说。我们班上的人,还有方星河她自己班上的人,隔壁的复读班,很多人都看到过。实在不信,你们去问问她班主任就是了,她班主任找她谈过很多次话呢。”

孟旭快速的看了方寒金一眼,“孩子还小,我觉得你作为她父亲,还是要上点心。她不想回来可以不回来,但是早恋这件事影响不好,弄不好,还影响到她以后的人生。年纪小不懂爱不爱的,再被人骗了,那丢人的还不是我方家?”

方寒金原本很好的胃口,因为方星河的事一下吃不下东西了,他一下想到了前两天严主任突然跟他打电话,让他注意点他那个女儿,现在想想,严主任说的可不是好话,是提醒他方星河在学校里的事,再加上方婉婷今天的话,方寒金一下就动了怒:“她真是到哪都不省心!她是去上学的,难不成还是去让她谈恋爱的?”

“那挑个时间去学校问问老师吧。婷婷也是关心她姐,别整弄出点什么事来,后悔莫及呀。”

孟旭的话每一句都打在方寒金的心上,方寒金伸手扔下餐具,“我明天刚好没什么事,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方婉婷眼珠一转:“爸,你明天去啊?早上要是七八点的时候,说不定你还能看到呢。他们周六周末都会一起,有时候下午还会挑那种人少的地方待,经常带着零食,一待就是一两个小时。反正只要不上课,她的时间可多了。”

方寒金没说话。

方婉婷又说:“我有同学跟她一个班,听说她男生缘挺好的,跟他们班上几个学体育的男生关系好着呢。具体我不知道啦,我去学校就是学习的,哪里知道她啊。”

“行了,你姐的事你不要多管,你这个当妹妹,管好自己就行。高三关键一年,别把心思分散了。你这次摸底才考了三十八名,这个名次上大学还是要差了点,你哥当初可是稳稳的在前十名里面呢。”孟旭提醒。

“知道啦,别老拿我跟我哥比。”

方诺亚早已开学,偶尔才打电话回去,因为他自控能力强,家里很少会担心他有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方寒金早饭都没吃,真的去了一趟学校,这件事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他心上。

怎么说呢,要是因为方星河,让封校长失望,方寒金能打死方星河,原本指望她长脸,结果她去丢脸,能不让人生气吗?

虽然是周六,但一中校园里还是有些起床早读的学生,林荫下操场上,都是人,倒是教室里的人确实没几个。

方寒金在校门口做了登记,问到教室的位置,正打算朝着高三教室走去,刚挂过门卫室的弯,就看到方星河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手插在校服口袋里,一步三摇的朝教室走去,她后面不远处,有个同样穿校服的男生朝她一路跑去,边跑边喊着什么,方星河听到声音回头。方寒金看到那个男生故意用肩膀撞了方星河一下,方星河跟着撞了回去,然后男生把半截蛋饼恶狠狠塞进她嘴里。

方寒金眼里,那俨然是一对正在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最关键的是,两个人正如方婉婷所说,先后从窗口跳进了十二班的教室。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