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30章 眼睛

第30章 眼睛

围观的同学眼睁睁的看着魏馨的脸一点点涨红,最后脸上的表情都不自然起来了:“那,那你们也不能欺负同学……”

方婉婷气得想掀桌,这架是没法吵了!

“我到哪里找一模一样的本子给你?你根本就是为难人!”方婉婷眼看着来的帮手也不给力,只能放低语气。

“希尔达,你让她找一模一样的本子那就是为难她了,这个到哪找啊?你们俩好歹都是这次英语演讲比赛校队的,还要同心协力一起作战呢。要不然你让她赔你一个新本子,你的才华在脑子里,有了本子还怕写不出东西吗?”方星河推推希尔达,又对方婉婷说:“你就到门口的小店,给她买一个新本子吧。”

方婉婷一眼就看出方星河在装好人,她无比厌恶,这种虚伪的人!但是她牢牢记住了孟旭的话,不当面拆穿,她拆穿了也没人信,毕竟这时候,别人都以为方星河是在解围,她要是不知好歹,别人肯定要说她。

方婉婷跟方星河快速的对视一眼,又同时移开视线,两人都心知肚明,彼此都是什么玩意。

希尔达剔着指甲,垂着眼帘:“既然星河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同意吧。”

一扭小腰,“星河,上厕所去。”

看着那两人离开的背影,方婉婷咬着唇,气的半天没说一句话。

魏馨问她:“现在要去买本子吗?”

方婉婷转身瞪着她,随即又低下头:“我……去……”

……

虽然方星河在读的时候临时把小星河和大皓皓的名字改了,但哪有不透风的墙啊?方星河觉得自己都没脸见人了。等封皓再过来找她的时候,她都不敢正眼看封皓。希尔达这个缺德鬼,她以后还咋做人呢。

好死不死,封皓拿着册子坐下来:“方星河,我听说希尔达写了什么小说被老师抓到了?”

方星河:“……”

“真被抓到啦?她写了什么呀?听说女生都很喜欢看,你跟她关系那么好,什么时候也拿给我看看呗。”

方星河瞪着他:“你看什么看?不学好!”

“哎,希尔达是你好朋友啊,我支持下你好朋友的爱好,这算不学好吗?”封皓纳闷的看她一眼,“难不成真是我们班那几个同学说的,希尔达写的是那种小说?”

看过希尔达小说的女生,到底不好意思跟人说具体内容,以致很多男生都知道有这么个事,但是具体写的什么却不知道。

方星河咽口水都变的小心翼翼,“什么那种小说?没有的事。你到底是来给我补课的,还是来八卦的?”

“补课补课,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呢。”

……

英语演讲比赛当天,带队老师领着四个选手前往市里参加比赛,方星河趴在二楼走廊往下看,对希尔达挥挥手:“希尔达,加油!”

希尔达回头看她一眼,喜气洋洋的上了学校安排的车。

下午,方星河在画室帮鸡排改水粉画,一边改一边叹气,“鸡排,你每次下笔的时候,别形还没打准,就着急上色。你看,这个瓶口还是歪的,稍稍有一点歪没事,但让人一眼看出来的歪,那就是形不准,画画形都不准了,之后刻画再好也没用啊。”

鸡排手托腮,瘦巴巴的脸带着几分茫然,磕磕绊绊的问:“那,那怎么办?”

“多锻炼自己的造型能力啊,你看那边那些石膏,平时没事就过来多画多练。还有,你每次的色彩很奇怪啊,”方星河指着布说:“浅绿色的布你怎么会化成淡蓝色?还有上次是花格的,你直接化成灰色的。”

“呃……”鸡排抓头:“我觉得差不多啊。”

“差很多的。”方星河拿着笔,怀疑的看着他,“鸡排,你不会是个色盲吧?”

方星河一句话,顿时让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鸡排否认:“肯定不是,我听说色盲的人看不起红绿灯,我可是认得出来的。”

旁边正滑手机的沈源看了两人一眼。他拿出手机,调出网上测试色盲色弱的图片。

开学第一天的时候沈源也当了模特,方星河给鸡排改画的时候还夸他眼睛好看,后来他找位置大多找跟方星河以及鸡排挨着位置,有时也会请方星河帮他改画。他举着手机给鸡排看:“鸡排,你看这个图片上的数字,是多少字。”

鸡排眯着眼,使劲看了又看,才犹犹豫豫的说:“9……不对,69……8,698。”

方星河歪头看了一眼,“这698认的这么困难吗?”

鸡排说:“本来就不是很清楚啊。”

沈源接连给他看了好几张图片,结果鸡排有的认不全,有的磕磕绊绊还说错了。

方星河跟沈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色弱!”

鸡排震惊,“我完了!”

周围正在画画的学生都看着鸡排笑,大家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有鸡排觉得自己完了。

方星河看了眼几乎傻在原地的鸡排,对鸡排来说,成绩烂的跟狗屎似的,想要考文化课上大学,比登天还能,学美术,说不定还能有个学校上,结果他疑是色弱,等于他最后的机会都没了。

方星河赶紧推推他:“我们俩也就是瞎说的,又不一定啰。”

鸡排没说话,不过晚自习的时候他没去画室。

沈源看了眼身侧空出来的位置,那是方星河帮鸡排占的位置,拿了他的画架占着,别人看到就知道有人,不会过来抢这个位置,但是今天晚上鸡排没来。

“他不会有事吧?”沈源问。

方星河想了想,“应该不会有事吧。”

鸡排平时看着挺不正经的,干什么都懒懒散散,唯独学画的时候很积极。因为他画的也不好,所以也不是很受老师关注,动不动就请方星河改画。对他来说,学画就是待在学校的动力之一,如果不学画,他在文化班也是坐在班级最后一排无所事事的学生。

艺术班的晚自习几乎没有什么人,教学楼后面的艺术培训教室里,三五不时听到有人“哆哦哦哦哦……”的练嗓子,操场上的体育生更是长跑短跑累的汗流浃背。

方星河提前回了教室,一眼看到希尔达坐在座位上做试卷:“希尔达,你回来了?”

希尔达惊奇:“星河,你今天回来的早啊。”

“你看到鸡排没?”

“没啊,我回来的时候,班里就这几个人。”

最后面一个男生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他迷糊的抬头:“鸡排回家了。”

“哎?”方星河一愣,那男生说:“晚饭都没吃,直接就回家了。”

方星河开始担心了。

希尔达拽拽方星河的衣袖:“你都没问我演讲比赛怎么样呢。”

“哦,那你演讲比赛怎么啦?”

希尔达对方星河鬼鬼一笑,配合她自己发出的“呛呛”声,她拿出一份获奖证书,笑得露出一嘴戴了牙套的牙,“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必须得奖啦,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当初力排众议想法子举荐我!”

“真的?!”方星河一把抢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真是获奖证书:海洲市第三届青少年“欢乐杯”英语演讲大赛银奖,她高兴道:“从今天开始,希尔达同学也是有获奖证书的人了!”随后又疑惑,“不对啊,你口语这么好,怎么以前都没参加这类比赛呢?”

“我想参加的,但是老师都不选我。”希尔达一脸无辜。

“老师不选你,你不知道争取啊?”

“不选是他们损失,我操什么心。”希尔达看着获奖证书,得意洋洋,她特地拿过来给方星河看的。谁让方星河有那么多获奖证书,她一个都没有?现在可算是有了一本了。

方星河坐下来:“封皓得奖了吗?”

希尔达点头:“嗯,他得了个铜奖,不过铜奖有三个人呢。对了,你妹没有奖。”

“那可真是太让她生气了。”方星河抿嘴:“嘻嘻。”

“星河,你这幸灾乐祸的也太明显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