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31章 谈心

第31章 谈心

方星河担心的鸡排第二天下午回来上课了,不过整儿人像焉了的公鸡,坐在后排哭丧着脸,旁边平时几个关系好的体育生看他的样子问:“你怎么回去一趟后,人都焉了?”

鸡排也不答话,还是焉焉的坐着。

下午后两节课,方星河回头喊他:“鸡排,去画室啊?”

结果鸡排摇头:“我不去了。”

“哎?”方星河看向鸡排身边的大高个,大高个觉察到她的视线,对她摊摊手,意思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坐在教室黄金位置的沈源站着桌子边等他们,见他们半天没动,过来问:“怎么不走啊?”

“我以后不学了。”鸡排怔怔道,“今天早上我爸带我医院查了,医生说我就是色弱,就比色盲好那么一点,颜色浅一点的我都分辨不出来。医生说我这样的,不适合学彩色画,很多色彩都分辨不了,建议我不要学美术。我不学了。”

方星河跟沈源对视一眼,方星河挠挠头:“你这突然不学可咋办啊?还是先学着吧,不知道是色弱的时候,你不是也学了那么久?老师不也没说什么?”

“其实之前老师提过一句,我就是没在意。”鸡排说:“现在医生都给我判了死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学了!”

方星河心思重重的去了画室,鸡排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半响往桌子上一趴。

“鸡排真不打算学了?”画室其他人问方星河,鸡排是色弱这件事大家都有所耳闻,已经连续两天没看到鸡排去学画了。

方星河看着鸡排的画架,拿着水粉笔的手垂了下来,这样下去可不行,鸡排八成要废了。

……

“我不画。方星河你别烦我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画的再好,也改不了我是色弱的事实。你可以帮我改画,你能让我看颜色跟你们一样吗?”鸡排别着头不理方星河:“你找我有什么用?又不能把我变成正常人的眼睛。”

方星河的手里端着长方形的调色盘,坐在鸡排对面的课桌上,旁边几个体育生正手托腮看热闹。

“我没让你去,也没让你画。”方星河把调色盘放在鸡排的课桌上,“我就是来给你提个意见。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练体育的人要么体能好,要么手脚长;学音乐的人要么嗓子好,要么有天赋;学画的人也一样,这都是先天条件决定的。但是我觉得,色弱对学美术不是大问题,只要你以后从事的工作不是跟色彩相关的行业,不影响你现在学美术考大学呀。”

鸡排趴着胳膊上,“怎么不影响?你一直说我看颜色跟别人不一样,我还不信,现在想想,我就是看的不一样……”

“我研究过,也找老师问过,毛老师告诉我,他以前有个同学也是色弱,但是他考上了大学,毕业之后做动漫人物外形设计,没有影响。医生只是从医学的角度给你建议,但是实际上不是完全限定一个人的发展。”方星河朝前凑凑,“你想啊,世上色弱的人那么多,有几个人因为色弱把自己人生都给毁了的?你学美术学的好好的,我都觉得你素描和水粉的细节客户进步很多了,你就这样放弃,你甘心吗?”

“我画不了水粉……”

“怎么就画不了水粉了?”方星河拿食指点点水粉盒,“你打开看看。”

鸡排哼唧:“这是我的水粉盒,我认得。看不看都一样。”

“你看一下呀!”方星河催促。

鸡排趴着不动,倒是旁边大高个受不了了,“人方星河说半天,你打开看一下会死啊?磨磨唧唧跟你娘们似的。”

鸡排被人一说,面前抬起手,伸手把水粉盒打开,顿时愣住,水粉盒被明显清理过,原本有些色彩上的颜色混杂,被刮掉了,还重新补充了颜色。水粉盒盖上,则是按照水粉盒对应的位置,用刀片隔了线条,划分成小格子,每个小格子上都贴了医用胶带布,布上是手写的色号和颜色名称。

“你的水粉盒是二十四格,盖子上是也是二十四块色块名称,你每次画画的时候,就对照盖子上的标签,辨认对应的颜色,一直到你能牢牢记住你的调色盒里哪个位置是什么颜色位置,你放在画室的独立装水粉盒的瓶盖上,我都帮你标好了颜色。”方星河把盖子摆放在调色盒并排的位置,“能看懂吗?”

几个体育生也凑脑袋过来看,“挺清楚的呀。我都看明白了。”

鸡排看着水粉盒:“可医生说,下半学年还有高考体检,体检出来色弱也不行的……”

高个子那胳膊抵抵他:“体检那个我知道,跟你说实话,特别简单的。就是普通的健康体检,又不是招飞行员啊当兵啊之类的体检,到时候你跟前后的人打个招呼,自己再机灵一点,医生让你看图案什么的,你记一下,说出来就行。”

方星河点头:“就是啊。”

鸡排抿了抿嘴,“这样真行啊?”

“行不行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啊?”高个子怼他:“你还不如人方星河有脑子,这种事你应该自己想办法,现在是方星河帮你想办法呢。”

“他画的挺好的,”方星河故意在鸡排面前说:“进步那么多,他突然放弃太可惜了。老师和画室的人都问呢。”

屋里几个人相互配合着,七嘴八舌劝鸡排,可算让鸡排打起了精神。

窗户口,封皓趴那半天,屋里也没人发现。

方星河手里端着一个水粉调色盒路过六班,封皓就跟着她上来,结果来了之后,就看到拿那个水粉盒在劝班上一个干瘦的男生继续学画。

封皓有些诧异,听她一点一点的劝着,说的有理有据,不激进不讨好,就像她演练过无数遍,用尽全力说服一个人一样。

敏感的高中阶段,大家对男女的界限清晰又模糊,向往又抵触。可能男女生多说一句话,都会被其他同学说三道四。可方星河好像丝毫不介意别人如何评价她对男女关系的忽略,只是做着她认为对的事。

封皓觉得神奇,因为所有班级坐在教室最后面的那些学生,统一都是差生。他们不爱学习,专看热闹,一旦发现男女生之间有蛛丝马迹的接触,都会起哄闹事,恨不得昭告天下。可方星河面前的那几个男生,并没有封皓印象中的举动,他们非但没有起哄嘲讽她,反而协助方星河劝着那个打算放弃男生。他们态度自然、严肃,就好像方星河做的事,他们配合着一起劝解,也是理所当然似的。

……

封皓原本是来问方星河这周的数学补不补,只是后来他什么都没问,甚至都没让方星河知道他来过,就独自下楼回去了。

周六晚上他回家一趟,封校长见他一个人看着天空发呆,封校长在他旁边坐下:“皓皓,怎么着?是不是对上次比赛的成绩不满意啊?”

“这倒没有。”封皓说:“既然是比赛,那肯定有输赢胜负,不能一味追求第一。爷爷,我是在想,你当初怎么就愿意接收方星河那毛丫头进一中,我当时没想通,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好想能想通了。还是你厉害,一眼就看透了她骨子里的东西。”

“哦?”封校长挺意外的看他一眼,“这话怎么说啊?”

“我对开后门的人印象都不好,我觉得想要开后门的人,都是投机取巧的那一类人,他们希望通过金钱或者门路来达成不劳而获的目的,所以我看不起那样的人。但是我现在发现,虽然方星河也是走后门的,但是我突然认同了你之前夸她的话,她确实不一样。跟同龄人比,她好像比同龄人更冷静也更成熟,我都不相信她自杀过。她那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呢?”

封校长笑了下:“你觉得星河那孩子是什么样的人啊?”

“她……开朗,积极,骨子里还带着一些侠客的正义感,但是又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和自以为是的固执。”封皓努力想象合适的词语,“反正,我觉得她就是不一样,爷爷你把她破例招进来,是明智的。”

封校长的脸上还是挂着笑:“你是从哪件事感觉出来的?她美术学的好?还是你给她补课的时候,发现她学的快?又或者是,星河那孩子坚持不早恋这一点?”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