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32章 单相思

第32章 单相思

封皓:“……”他有点恼羞成怒:“这跟早恋有什么关系啊?我就是感慨一下。”

“感慨也得有个出发点嘛。”封校长说:“肯定是有什么事,让你发出这么大的感慨啊。比如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突然发现她真的很好,又或者是她说了什么观点,让你觉得她不一样了?”

封皓点点头:“嗯。”

封校长顿时精神抖擞,“跟我讲讲,我这几天还说去找她聊聊,结果去了两次,她都不在教室。”

“她不在教室就在画室,我昨天找她有事,然后听到她在劝他们班一个不打算学画的男生……”提到这个的时候,少年年轻稚嫩的脸上露出明亮的神采,眼神都变得灿烂起来,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叹,让他不由自主说出当时的场景,以及他的震撼。

“我觉得,我们一中,肯定找不到第二个像她那样多管闲事,还一点都不在意他人想法的人了。她自立自主,有自己的主见,她想要做的事,别人就阻拦不了……”

封校长笑眯眯的听着,越听,越忍不住朝自己孙子脸上看去,这孩子啊,满脸都写着少年人的心思呢。他不由想到了十二班班主任柯老师的担心,封皓一天往十二班跑那么多趟,没问题也跑出问题来了。

现在想想,可不是嘛。

“皓皓,你不是说星河数学不好吗?吐槽她基础差,追求大题什么的?怎么?现在发现数学不好也可忽略不计了?”

“谁说她数学不好?”封皓抬头反驳,说完又觉得自己反应过激,重新低头,扭捏道:“我那是激励她上点心。其实她基础挺好的,要不然也做不了后面的那些大题。她主要是因为某个特定的题型没吃透,还有就是粗心大意。她基础很扎实,只是现在被专业课分了心。”

“哎哟,这么说啊,你之前还是言不由衷了?当初我记得你可嫌弃她了,说她一百二十分的卷子,才考了那么点,上京华没指望什么的。”

“我那时候对她有偏见。”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封校长笑着说:“你背地里这么夸她,她知不知道啊?”

“我干嘛让她知道?”封皓诧异:“她要是知道了,尾巴还不翘上天了?”

“对了,我听说你跟人说,我三天两头让你给她送零食?我什么时候让你给她送零食,我怎么不知道?”封校长笑眯眯的问:“难不成有人假传圣旨?”

封皓:“……”他清了清嗓子:“那个其实是我买的。我怕她知道是我买的吼,她不吃,我就说是你让我拿给她的。”

“我就说嘛。”封校长还是笑眯眯的,十分淡定:“反正啊,我是很喜欢星河这个孩子,至于你喜不喜欢,其实也没那么重要。星河呢,她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考大学,你能在这条路上帮到她,我很高兴啊,这说明啊,我孙子是个有大爱、乐于助人的人,有着良好的品性和人格,看得到别人的优点,我相信,你爸妈知道了,也很高兴。”

封皓看着封校长,半响,他问:“爷爷,你不担心我早恋啊?”

“早恋?”封校长呵呵笑道:“学校制定规章制度,禁止学生早恋,不是单纯的禁止,主要是怕学生年纪小,自律性差,因为恋爱分了心耽误学习,所以才禁止早恋。可是你看学校里不是也有公开的一对?双方家长都同意了,两个孩子成绩也在年级前几名,只要不影响到学习,学校没有棒打鸳鸯。其实啊,在你们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对荷尔蒙萌动的时候,喜欢异性那是本能,我为什么要担心?你要是这个年纪对女孩子毫无波动,那我跟你爸妈才担心呢。但是我们都相信你能处理好这种事情,何况,你都保送京华了,你早恋就早恋呗。”

封皓动了动嘴,没说话。

封校长看他一眼,“我就提醒你一句,一段成熟的感情,除了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对方负责。要不然,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分道扬镳。你知道为什么吗?”

封皓摇摇头,封校长说:“打个比方,你现在喜欢一个女孩子,两个人高兴的在一起,你保送京华,可以没有负担的跟她在一起,如果对方受到影响,结果没有考上大学,最后一定是分开。”

“如果我喜欢她,没考上也没关系啊。”

“爱情有太多的因素掺杂其中,所有人都说有爱情就行,可实际上现实不是这么回答的。时间、异地、眼界,思想的共鸣,以及你们不成熟的心态,会让一段纯真的感情千疮百孔。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懂,也不了解。可是皓皓,人的感情是一定会变的。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分手的情侣离婚夫妻?”封校长摸摸封皓的头,“当你真的喜欢一个女孩的时候,你会发现,共同成长是一件多么幸福和难得的事。”

封皓抿嘴,盯着封校长看了半响,他别过头,“爷爷,其实你是担心我早恋影响别人吧。你是我亲爷爷吗?我早恋你不担心我,反而担心我影响别人……”

“哈哈哈,谁让我孙子就是这么优秀呢?我就是担心你影响别人。”封校长凑到他面前,问:“那你偷偷告诉爷爷,你是不是喜欢哪个姑娘了?还是让我猜猜,看我猜的准不准?”

封皓抱着膝盖,把下巴搁在膝盖上,闷声闷气道:“我喜欢她又怎样?她又不喜欢我……”

封校长笑眯眯:“原来我孙子这是单相思啊。”

“什么单相思?我——”封皓郁闷:“其实一开始也没有。都怪她,有一次非义正言辞跟我说什么她不早恋,我反而老注意她。后来给她带吃的,我让她快点走,她还非故意挑衅我一下。然后就较上劲了,后来慢慢就……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是不会影响她学习的。”

他看着天上的云,神情带了几分惆怅。

封校长跟着孙子一起抬头看天,看着蔚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感慨:“哎哟,今天这天真好啊!”

……

“这楼……是商务楼吧?星河,你确认人家让我们上去吗?万一不让在上面画怎么办?”

几张年轻的面孔带着无所畏惧的肆意张扬,齐齐仰着脸看着三十层高的精英大厦,每个人都提着背着画板提着工具箱,直到脖子看累了,才把脑袋垂下来。

方星河点头:“我上回来过一次,我直接上去了,顶楼的门没锁。跟我来!”

周六下午,精英大厦的大部分公司都休息,但也有周六上班的人出没。电梯里直到三十楼,方星河出了三十层,“这里是一家影视公司,要想上顶楼,必须经过这家影视公司,从安全通道爬楼梯上顶楼。”

轻车熟路的在前面带路,影视公司没有休息,来来往往上班的人挺多,偶尔还会见到一两个容貌出众的年轻女孩或者男孩,但大家在电视上都没见过。

方星河路过年伯同的办公室,她扭头看了一眼,发现门是关着的,便带着大家穿过走廊,沿着楼梯爬了一层楼。

通往顶楼的门半掩着,伸手一拉就开了,沈源惊喜:“真是开着的!”

他率先钻出去,后面其他人陆续跟着出去,一眼看到偌大的顶楼平台,顿时惊讶道:“哇,这地方是个秘密空间啊!”

方星河得意:“我就说这地方最适合我们嘛。”

在学校的时候,方星河本来是提议要去古城区那一片写生的,结果鸡排几个人觉得画的不好,不好意思当众画画,最终方星河提议了这么一个地方,说密封空间,不用担心来来往往的人看到,关键是还是能到整个城市的景色。

没带折叠画架的丁小瞒懊恼,“早知道我也带画架了,我靠着墙放画板,就只能蹲下,看不到周围的风景呢。”

几个人把工具放下,打算找心仪的角度画画,结果一转头,看到两个年轻男人站在不远处,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

“星河,星河!那边有人……”丁小瞒又激动又小心的拽方星河的衣袖,低声快速说:“你看那个男的……好帅!”

方星河正在摆放画架的动作停下,顺着小瞒手指的方向一看,年伯同。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