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33章 馒头脸

第33章 馒头脸

……

“我不管,那个时尚资源我必须拿到!”宇文桀微瞌的眼稍稍掀起一点,年轻英俊的少年,满身的桀骜不驯,轮廓分明的下巴呈现出犀利的角度,耳轮一排光泽璀璨的耳钉彰显了他的乖张不逊。一身休闲的装扮下,满身叮叮当当夸张的配饰让他看起来带着尖锐的时尚,在满身水泥构建的顶楼,透露着格格不入的违和感。

“如果拿不到呢?就是被方凯旋抢走了呢?”年伯同淡淡道:“我现在要你安分下来,别再约你那些女粉。我不希望我砸了宣传走了关系,你刚出道就见光死。现在的社会舆论对艺人的品德要求非常高,德行有亏在这一行混不下去。”

“混不下去我就回家卖房子。”宇文桀毫不在乎,家里有矿就是这么拽,混不下去就回去继承家业。

年伯同笑了下:“你混不下去还有后路,我和公司其他还没出道的新人没有后路。合约附加制约条款签了,那个时尚资源就是你的。”

宇文桀冷笑:“你不怕我把你这些话曝光,让外面的人看看你的真面目!”

“不怕。”年伯同抬头:“我本来也没什么好名声,还在乎多这一条?去找商世把附加约签了,就冲着你舅的面子,公司也不会坑你。”

“你有脸提我舅?你把他弄去坐牢的时候,可没提面子的事。他现在都恨死你了,说你是白眼狼、毒蛇。”宇文桀嚼着口香糖,“那条款我是不会签的,我谈个恋爱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凭什么?”

“你可以回家跟你爸卖房子。”

身后有人叫名字。

年伯同转身,就看到方星河朝他走来,边走边对他摆手,故意叫的一字一句:“年、伯、同!”

年伯同问:“这是集体……画画?”

“嗯。大家觉得顶楼可以看到全城。”

“哦。”

方星河敏感的觉得年伯同在怀疑她来顶楼的目的,“我就是来画个画。不是来自杀,我以后都不会自杀。我这辈子,就等着我自己活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

宇文桀随意睨方星河一眼,“这馒头脸谁啊?”

方星河一道眼刀飞了过去,她淡定的揉揉自己的脸蛋,她知道自己脸圆,但……绝对不是馒头脸!

她快速的打量了宇文桀一眼,很老成的朝他点点头,然后跟年伯同说话:“你们今天都不休息啊?你演电视剧了吗?我什么时候能在电视上看到你演的电视剧?”

“我不是演员。”

“怎么可能?现在没火别泄气,就你这模样,肯定会大火的。”她调头跟宇文桀说:“他长这么高这么帅这么有型,不当演员天理难容。哎,你是他经纪人吗?”

宇文桀自我检查一番,抬头看向她:“???”

年伯同在笑。

宇文桀气炸:“笑屁啊!你把你艺人蹉跎的像经纪人,你有脸笑?!”

“啊?我弄错了吗?”方星河一愣诧异,“你才是艺人?哦——不好意思,我一时没看出来。”故意凑近年伯同嘀咕:“年伯同,你们公司招聘的人是不是眼神不好使啊?哦,我知道了,现在的编辑修图技术高!”

年伯同补充:“整形技术也先进。”

一脸震惊的宇文桀,他疯了一样抬脚下楼,“商世!商世!你死哪去了?”

等宇文桀走了后,方星河才放下捂脸蛋的手,冷哼一声,嘀咕:“说我馒头脸……他以后要是火了,我就是他头号黑粉,我专门黑他!”

“真是过来画画的?”年伯同已经朝几个同学摆放画架的方向走,大家正夹纸,看到有人过来都停下动作。

“星河,你认识啊?”沈源问。

方星河点头:“嗯,他是我姥姥的朋友。叫年伯同,我们经过的三十层楼的影视公司那家。对了,年伯同,你在那家影视公司不当演员,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吧。”年伯同的脸上带着笑,做工考究的白色衬衫搭配西装裤,看似正装却又休闲,宽肩窄臀身材笔直,最常见的搭配在他身上也带来了极致的养眼效果。

小瞒冒着星星眼,蹭到方星河身边,小声问:“他好有型啊,他多大了呀?”

“我不知道啊。”方星河扭头问:“年伯同,你今年贵庚呐?”

年伯同笑:“二十有五。”

“二十五岁你还想当我爷爷?!”方星河记仇,“你也就比我们大一点一点!”

沈源和鸡排摆好画架,在站在旁边看着,方星河问:“你们怎么不去打水啊?”

“我们不知道哪里可以打水啊。”

“三十楼那家影视公司的卫生间。赶紧去,现在光线正好呢。”方星河把自己的小桶递给小瞒,“小瞒,帮我也打一桶上来。嘻嘻。”

“你是说谢谢,还是说嘻嘻?”

方星河:“发自内心的感激到笑出声。”

几个人结伴下楼打水去,方星河忙着把折叠画架扛起来,找了个位置放稳,她在做画前准备,“年伯同,你公司有没有什么有名的艺人啊?我每次看到的都是那种特别年轻的,都没在电视上出现过。”

年伯同的手搭在半人高的围栏上,眼睛看着远方,似乎没听到她在说什么,方星河走到他旁边,朝下一看,三十层楼下的车都成了小蚂蚁,在路上来来回回的跑着。

“年伯同!”方星河凑过去喊了一声,年伯同这才回头看她,“你在跟我说话吗?”

“嗯,我问你看什么呢,你都没理我……”方星河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又把脑袋缩回来,打开水粉盒,拿小喷壶往颜料盒里喷水。

她动作娴熟麻利,一看就是经常做。

年伯同转身靠在围墙上,居高临下看她忙活,从侧面就看到她似乎在嘀咕着什么,他听不清,于是他蹲下来,“你的目标是什么来着?京华?有把握吗?”

“必须有,我要考京华摄影系,以后当摄影师。”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问:“我以后要是专攻人物摄影,你们要不要雇佣我给你们公司的艺人拍照?但是刚刚那个人我不拍,馒头脸之仇,不共戴天!”

年伯同低头笑:“还挺记仇啊。”

“必须的。”方星河说:“连仇都记不住,我还能记住考试公式吗?”抬头看他,“你是不是还担心我会自杀?真的不会了,你不要老盯着我。我姥让你关照我,你也不至于老把我往自杀上推吧?”

年伯同挑眉,“是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就要自杀,我在确认你是不是有自杀倾向。”

“天地良心,我这辈子就那一次冲动。但是你这人太讨厌了,本来看你长的帅,我还挺喜欢的,你要老这样,我就真要讨厌你了。”方星河用抹布擦了擦刮刀上的颜料,“我现在已经接受我姥走了的现实,我也伤心够了。我进了我想进的学校,学了我想学的画。我不用为学费犯愁,生活费绰绰有余,我以后要当摄影师。自杀?那我姥在那边多可怜?活人的世界里,脸悼念她的人都没有了。”她忽又抬头看年伯同,“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当初在那个瞬间制止了我的冲动,要不然,我现在可能躺在哪个猪圈半死不活。”

年伯同笑出声,他点点头:“知道就好。”

楼梯口传来说话声,年伯同站起来,“你们画,我就不打扰了。”

方星河点头:“嗯。”

鸡排几人提着小桶上来,跟年伯同碰个正着,他们急忙提着小桶靠边让路,年伯同朝他们点点头,沿着楼梯下去。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