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34章 拦路

第34章 拦路

等人一走,几个人提着小桶快速跑过去:“星河,刚刚那男的是谁啊?真不是明星?你不说三十层是影视公司吗?说不定是明星啊。”

“谢谢啊,”方星河从鸡排手里接过水桶,“我也怀疑他是演员,但他自己说不是。你看他也不出名,也没在电视上露过脸。走大街上更没人认识。你们看他穿的就是上班族嘛。我记得他好像有个助理,看着更像上班的人。”

她把小桶放在围墙的栏杆上,小心的往内靠靠,把掉下面的二层平台,用水涮涮笔,随手沾了个颜色,开始照着原景起稿,“你们不画愣着干什么呢?过一阵子太阳的位置就变了。”

“好奇嘛。”特别是小瞒,“他真是你姥姥的朋友啊?你姥姥怎么会有那么年轻的朋友啊?”

“我姥的忘年交,我姥走之前,让他关照我一下,阴差阳错就遇上了。”她不想让同学知道自己曾经有过自杀的念头。

几个人各自分开画画,一边画一边说话,话题还是围绕年伯同,“星河,他要是影视公司的,那他同事应该有很多帅哥美女吧?”

“跟你们说,我有一次借了他五块钱,过来还钱的时候,发现整个公司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来面试,听人说是招聘练习生,她们经过系统培训后,公司会替他们找资源,让她们以团队的形式出道。”

小瞒立刻小声说:“听说我们班魏馨来面试过,但是被刷下来了。”

“是吗?”鸡排八卦:“魏馨还来面试过啊?看不出来啊,她那样都被刷下来了?这要求还挺严格的。”

几个人正嘀咕,出口的地方出来个人影,商世手里提着一个大方便袋过来,“五块钱。”

“我们不买。”方星河看了一眼。

商世没吭声,把袋子往她脚边一放,“年先生让我给你们买的。”

“这些要五块钱?”

商世:“不要钱。”

“看不出来年伯同人还挺好的。”

“别误会,年先生是看在曹老师的面子上。”

“那是。我姥要是没这个面子,那还能叫知名摄影师吗?”

“东西送到。告辞!”

等商世一走,几个人围过来,蹲在方便袋前翻看零食,每个人挑了自己喜欢的拿到画架前,一边画画,一边吃零食。

没有课堂气氛,忘了高考压力,十月的风午后的风,带着暖意舒适的照在身上,久违的惬意让人身心放松,小瞒忍不住感慨一句:“突然觉得好幸福啊!”

方星河想了想,可不是吗?这么简单的幸福,只有活着的人才能体会到。

一个半小时候,方星河在画的右下方签上名字和日期,率先提着小桶里浑浊的水去三十楼清洗。

宇文桀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眼看到馒头脸,他故意挤到方星河的位置,一屁股把她撅到了旁边的水龙头,“蹭水的馒头有什么资格选择水龙头?”

方星河被他撅了踉跄,瞅他一眼,倾身把水桶拖到自己面前,继续清洗。

宇文桀对着镜子摆弄头发,艺人的发型都有专人打理,怎么着都比普通人要好看。再加上大多艺人都自幼学习舞蹈音乐,气质十分出众,宇文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帅,馒头脸没眼光!

方星河洗完桶,直接提着小桶和桶里的笔走了。

迎面商世走过来,方星河突然一下凑到商世面前,大声说:“助理同志,卫生间那个疑是经纪人的男的,你确定他是艺人而不是经纪人吗?”

商世一愣,抬头就看到她身后跟着脸色阴沉的宇文桀,顿时哭笑不得,宇文桀那长相还不是艺人?那是公司打算推出去的重磅炸弹。

“你在公司有见过疑是艺人的经纪人?”商世问。

“我见过疑是艺人的管理人员。”方星河说完,提着桶趾高气扬的走了。

身后,宇文桀被商世一把抱住腰,宇文桀吼道:“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那只馒头脸!”

“你现在的情况还是公司整合资源的时候,公司正准备力捧你,你别惹事了……”

商世不由感慨,幸亏这小子现在没火,他要是现在火了,铁定三天两头上绯闻头条。公司现在严控他跟女粉丝接触,也就这几天才稍稍收敛一点。商世也不知他什么时候跟五块钱杠上了,可那五块钱也不好惹,曹亦的孙女,有年伯同撑腰呢。

一扇门从推开,年伯同站在门口,“怎么这么吵?”

他在屋里都听到动静了。

“年先生,是小桀……”路过的女职员快速的说了一句,不行,两边都太帅了,会亮瞎她的狗眼,赶紧跑开。

方星河一看到年伯同,立刻大声说:“年伯同,你们家那个长的像经纪人的艺人疯掉啦,要打人呢,小心上娱乐头条,引起社会轰动,被盖上品行不端艺人的标签!”

年伯同问:“你刺激他什么了?”

方星河朝他咧嘴一笑,“我说你比他帅。”

说完,提着小桶兴高采烈的上顶楼。

商世拼命拖着宇文桀,一脸无奈的看着年伯同,那丫头厉害啊,一眼看出宇文桀最在意什么,专挑软肋刺激他。

年伯同过去,他粗鲁的一把拽住宇文桀的衣服前襟,跟他彬彬有礼着装完全不同的行事风格,直接把人拖进办公室。

“年伯同你还是人吗?老子是你公司艺人,你竟然偏心那只馒头脸?你放开我,我要杀了那只馒头……”

门“嘭”一声被踹上,公司终于安静了。

……

顶楼,方星河把工具箱收拾好,等着水粉盒晾干。那边鸡排也画完了,自己端详端详,“方星河,你过来帮我看看画。”

方星河站起来过去,往后退了几步远,看了一阵,“有进步啊。整体不错,说明画石膏像还是有效果的,就是这个最高的楼有点歪了。以后画的时候别图快,用铅笔打稿,把形抓准了再上水粉。型不准,宁肯慢一点画。”

鸡排点头:“我也觉得有点歪了。要怎么改啊?”

方星河拿过他手里的水粉笔和水粉盒的盖子,挑选了两个颜色混在一起,然后在鸡排的画上开始改,“我们站在顶楼,看屋顶的时候是俯视,透视的方向要搞清楚,透视原理你搞不懂明白,楼房画出来就很难立体。另外,遥看城市,楼与楼之间肯定要有间隔开,现在的画面缺少空间感。就像你画静物一样,前后摆放的静物要利用光线错开。”

她在褐色水粉里添加一点白色,“阳光从那个方向打下来,水泥地面和周围环境对楼产生了反光,阴暗处肯定不是单纯的黑灰色,这边这一片红色的广告牌影响了反光,所以阴影里肯定有一点微微红的颜色混在里面。整幢大楼是偏灰棕色,也会影响到前后楼房……这里的亮度要比有阴影的地方亮,阳光透过两座楼的空隙,你只要在这个位置加两个笔触,空间感立马就出来了。调色的时候,不要合的太多颜色,那样颜色容易显脏……”

“那那那这个玻璃的反光怎么办?我画不出来。”鸡排指了指最高楼上的反光。

方星河观察了一阵,才说:“反光在画面上体现的时候,其实也是有黑白灰三色的。你看,大楼的元素就是相对的黑,反光周围暗一点的颜色就是灰,最后反光……你直接用最小号的水粉笔添加一笔白,那就是整个画面最亮的反光点,其他的反光都不能亮过这一笔。另外,我们画的不是油画,特别是这种画外景的反光,不需要每一处都体现出来,要学会精简,挑选两点,构图、画面的整体协调感,都要考虑在内。”

她拿笔把大楼一点一点修正,又调节整个画面的色彩,一边画,一边夸:“你看,才几天时间啊?你的色彩运用就进步了很多。等你完全熟练记住你的调色盘,知道诀窍之后,统考肯定没问题。”

鸡排认真看她改画,等改完了,方星河站远了看,“差不多了。”把调色盒盖和笔递给他,“自己再看一看,调整一下。”

小瞒那边等半天了,“星河,我的也画好了,你帮我看看吧。”

方星河过去再帮她改画。

现在在画室里面,方星河的地位仅次于小毛,班里有相当一大部分的同学在画完之后,都会请她改画,就原本班上心高气傲的孙文井,也不再讽刺她。

改完小瞒的画,沈源也把她叫过去,她分别给大家提一点建议,等都画晾干了,夹进画架,大家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

刚下了楼梯,就看到那个骚包的臭美少年抱着胳膊,抬头挺胸,卡着安全通道的门。方星河靠近,他一下抬起腿,挡住去路,拦住走在第一位的方星河。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