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39章 方家

第39章 方家

气候从炎热的夏天进入舒爽的秋天,又从落叶纷飞的秋天进入了湿寒的冬季,学校里的学生纷纷套上了保暖的衣服。

方星河的衣服还是曹亦在世上给她买的,清一色的奶奶款,跟班上音乐生那些一个赛一个的妖娆身姿相比,方星河肥大的校服塞着棉衣,撑的像只胖胖的白极熊。好在还有希尔达陪她一起丑,希尔达生活费比别人高,但是衣服却丑出了天际,傻傻的发型加上牙套本就够怪异的,她妈还尽给她穿家里亲戚好几年前的旧衣服。

好在两人作伴,专业课还都很出众,再加上封皓加持,班里的同学当面从来没有嘲笑过她们,至于私底下怎么样,她俩也不在乎。

时间到了十一月份,老柯一大早来到教室,拿着手里的通知贴在黑板上:“同学们,今年的统考报名时间确定了,十一月一号到七号,大家不用着急,学校会统一安排大家报名,准考证也会统一发放给大家。音乐生里,主考声乐的要报三首以上的曲目,器乐类的考生要提交两首曲目,大家今天确认一下,确认好了就报给班长,每天下午的时候班长再交给我……”

老柯跟音乐生说着注意事项,其他美术生已经交头接耳起来,“要开始报名啦!听说去年有人报名,结果没报上,今年学校统一给我们报名,也好……”

希尔达推推方星河:“紧张不?”

方星河捧着脸的手拿下来:“有点。”

没提报名之前,她还真没什么感觉,如今说要报名了,那种紧张感一下就上来了。

“美术生的考试时间是十二月二号,音乐生的考试时间也一样,接下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希望大家紧张起来,拿出最好的状态迎接考试!”

考试报名和指纹采集等都是学校统一安排,大家按照学校的安排,逐一报名。

最近画室老师让速写练习,以致美术生在课堂上的时候都会拿笔给前面的同学写生。

距离统考半个月的时候,艺术班的人差不多算是暂时性放弃了文化课学习,纷纷选择全天待在画室。

临近统考,方星河回了一趟方家。

方家别墅的二楼被改造过,钢琴从地下室搬到了二楼,有一个专门练琴的房间。她一天要练四个小时以上的琴,其他时间全部用来练习声乐和乐理知识等。方星河回去之前没有通知,很突然的出现在方家门口,以致孟旭打开门的时候吃了一惊:“啊?星河?你怎么回来了?”

方星河对她微笑,“孟姨,我回来拿点东西。我的房间还在吗?”

“在!当然在。”孟旭急忙让开身体,“进来吧。”

“谢谢孟姨。”方星河进门:“我爸在家吗?”

“在的。”孟旭关上门,从后门打量了方星河一眼,半年不见,个子好像蹿了一点。沈一玮官方身高是一六九,看样子方星河这身高也不会矮了。

孟旭冷眼看着方星河的背影,下意识的比了下身高,她本人身高一六二,只是对比沈一玮的身高却是矮了不少,她担心方婉婷长的不如方星河高。

“爸。”方星河笑眯眯的进屋。

方寒金抬头:“回来了。”

方星河点头:“要统考了,回来准备下东西。”

楼上传来叮叮当当的琴声,方星河夸道:“真好听。”

方寒金也觉得:“确实,她从小就学了,学到初三,上了高中担心她影响学习,才没继续学。”

“有音乐才艺的人真是太了不起了。”方星河扭头,对进来的孟旭说:“孟姨,晚上我在家里吃饭,麻烦孟姨多做我一份饭呀。爸,我先回屋收拾下东西啦。”

说着,她笑眯眯的一路小跑进了房间。

方寒金看着方星河,轻咳一声,嘀咕了一句,“刚来的时候好像谁都欠了她似的,现在的看着还挺讨喜……”

孟旭心里一惊,她随即笑了下,在方寒金面前坐下:“可不是吗?这孩子什么时候都有法子让自己过的舒心自在,得亏她身边的同学都好性子,要不然啊,大家估计都哭笑不得。好在去学校能磨磨性子,也是好事。”

方寒金拧了拧眉头,一下想起几个月前她刚来时的模样:“她别给人添堵就行。”

孟旭端起桌子上的杯子,温柔的笑了笑,“那是。要考试了,婷婷最近压力有点大,老喊着头疼,我有个医生朋友说可能是高考压力造成的神经衰弱,让我给她多补补营养。”

“那就看着给她补补,这种事你看着安排吧,别委屈了孩子。”

“对了,婷婷参加考试的学校,我刚好有个朋友住在附近,特别近,走路过去也就五六分钟。到时候我带着婷婷住在朋友家,以防考试那天堵车迟到。我住朋友家,就不好让星河也过去,你别以为我不管她呀。”

“你住朋友家,她又不认识,好意思住?这种事以后不用跟我说,你看着安排就是了。”方寒金最烦的就是河中家长里短的事,男人在外是干大事的,回家就是享受的,天天因为孩子一堆破事,烦的很。

孟旭点点头:“我明白了。”

晚饭的时候,方星河坐在方婉婷对面,方婉婷抬眼就看到她,越看越觉得碍眼,干脆不抬头看她。

方寒金突然想起来:“对了,你不是要考试吗?你自己在附近找个地方住,别到时候考试的时候堵车迟到。”

“谢谢爸,我跟同学在附近的小旅馆定了个小房间,一百八十块钱,一人一半的房费,就是九十块钱。对了,婷婷你在哪个学校考试?记得也要提前准备房间,要是不提前订,到时候房租肯定会涨价。”

方婉婷不屑的看她一眼,“我小姨住在那附近,我到时候住我小姨家去。才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住一起呢。”

方星河点头:“那可真好。”

“婷婷,你主考是钢琴吧?”再喊妹妹她也要吐了,“你学了这么多年钢琴,我都不知道。”

“我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了,我妈给我找的是海洲有名的钢琴老师呢。”

“哇,那学费应该很贵了。”

“什么学费?这叫课时费,老土……”方婉婷显摆似的说:“一节课要四百块呢。”

“这课穷人家学不起啊,那你学了这么多年,得花多少钱啊?”方星河感慨,“这样看,还是学美术省钱。”

她这人可记仇了,方寒金多给一点生活费,就一副她是赔钱货的表情,方婉婷学钢琴可更赔钱。

“钢琴是高雅的艺术,你那个算什么蹩脚艺术?”方婉婷冷笑一声。

方寒金愣了下,看向方婉婷,“你花那么多学费学钢琴,要是再考不好,对得起那么多学费吗?”

方婉婷一愣,随即咬着嘴唇低头,完全没想到自己无缘无故会被她爸说。孟旭抬头:“都吃饭吧,怎么到一块了什么都要比一比?星河学的那个花的钱也不少。水墨纸张,那样不要钱买?”

“孟姨说的对,我姥在世时就说,她的老本都花我身上了。婷婷还好,爸爸年轻,也能赚,再多花一点,也花得起。”方星河笑眯眯的点头,看着孟旭,非得跟她较口舌,就是不能忍受方婉婷花的比她多。方婉婷花的是方家的钱,她花的可是她姥的钱,放一块比是打算干什么?

孟旭愣了下,她看着方星河一眼,随即垂下眼,愈发认定方星河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怎么就那么重的心机呢?

方寒金抬头:“两个人到时候都好好考。花了那么多学费再考不好,就不像话了。”

方星河应了一声:“我会加油的。”

方婉婷不甘示弱:“爸,我能考好。”

“对了爸,我东西收拾好了,吃完饭我待会还要回学校,要考试了,紧张。”

“也行,既然要考试了,你自己安排吧。”方寒金应了一句。

方婉婷挑了挑眉,有点得意,方星河是要离开滚回学校,而她不用,这里是她的家,不是方星河的家。

孟旭趁方婉婷练完琴之后跟她谈话,“你以后看到方星河,就当没看到,别老是找她的刺,妈早跟你说了,你现在还斗不过她。”

“那我就别她一直欺负啊?”方婉婷不服气:“凭什么我就让她欺负?她不过是一个野种!”

“婷婷!”孟旭摁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说:“妈的意思是,你只管好好学习,认真学习,考试的分数给我考的漂亮一点,别的事,交给妈。你不是嫌她碍眼吗?妈替你清除那些碍眼的东西!”

方婉婷略略诧异的看着她,“妈?”

“方星河不是满肚子心眼?那我就跟她斗一斗,倒要看看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