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57章 帮忙

第57章 帮忙

方寒金反应过来,方星河这是在指责他!

方寒金自幼出身富贵,正儿八经的富三代,本就是唯我独尊惯了的人,打小到哪都是众星捧月,只有他对别人指手画脚,别人哪敢对他高声一句?现在方星河竟然敢对他这样,自然受不了,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生出来的丫头片子,他习惯性的伸出打人:“方星河你疯了吗?屁大点的东西,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结果高高瘦瘦的少年一下挡在方星河面前,封皓看着方寒金说:“方叔叔,派出所就在旁边,请您冷静一点。”

方寒金被挡着了,知道这是封校长的孙子,也不好强硬动手,只被气的喘着粗气,“老子就是改了你的志愿,怎么了?你是我生的,我想改就改,你还能了?不知好歹的东西,还敢跟我顶嘴?你吃我的喝我的,还想回头咬我?现在翅膀硬了是吧?反了天了我看你真是……”

“我凭什么不敢这样跟你说话?我小时候发烧四十度快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吃你的喝你的?你在幼儿园等不到人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吃你的喝你的?每个学期开始该交学费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花了你的钱?我告诉你,隔壁老王都比你有资格教训我,”方星河的脸上没有表情,红着眼眶冷冷道:“你还真当自己是我爸了?也不看看你配不配!你以为我找到方家,是为了认你这个爸?是因为离不开方家?我是因为答应我姥了,十八岁之前给自己找个监护人,我不过是缺少一个临时落脚熟悉海洲市这个陌生的环境罢了。”

她嗤笑一声:“吃你的喝你的?你也有脸说出来?你养方婉婷花了几十、几百万不止吧?养我花了多少钱,高三一年,学费多少我不知道?一个月生活费多少我不知道?我长到十八岁,你作为父亲在我身上花了不少三千块钱,你也说得出我吃你喝你的话,也不怕被人耻笑?我姥把我养这么大,不是为了给你们家欺负的。”

方寒金觉得自己听错了,“你,你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对!”方星河猛的提高声音,“我敢!你们毁我的前程,不顾我的未来,心思歹毒可恨,都撕破了脸皮,我还有什么不敢的?你们当我好欺负,我偏不让你们欺负。你们这些人不就是看我无依无靠才敢对我肆无忌惮吗?你不就是觉得我离了你就活不下去,才敢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你以为我喊你一声爸,你就真的是我爸?你配让我叫你一声爸吗?”

“你这个没良心的狗东西——”方寒金又要冲过来打她,方星河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你再打我一下试试?我告诉你,今天除非你打死我,你要打不死我,你碰我一根手指头,我就去你家门口,你公司门口,会闹的你们方家鸡犬不宁不得安生,我会找电视台,找媒体记者,说说你这个一心想要弥补我这个私生女的父亲,是怎么样弥补的。海洲方家啊,多好的写作素菜,我相信这么个富裕的大家长,记者一定很感兴趣。你放心,知道你在海洲势力大,一个电话就能拦下了报道,所以我不会找海洲的记者,我找个隔壁淮宁的记者,要是淮宁的不行,那我再换一个城市,反正,咱们国家这么大城市那么多,我就不信,你还能把手伸到四面八方去。我就一个人,还未满十八岁,我就是个坏胚子,我也不要什么面子里子,我就是有人生没人养的那种人,我一个光脚的,还怕你们这些穿鞋的?我们看看到时候丑名远播的人究竟是谁!”

本来方寒金已经强行冲破封皓的阻挡,都要再次打人了,结果他抬头对上方星河的眼睛,抬起的手顿了一下。

方星河的眼神冰冷,神情漠然,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思考,只是淡淡的随口而出,看人的眼神没有生气,更没有感情。那种绝望到极致的憎恶和恨,似乎刻进了她的骨子里。

封皓趁机把方寒金推开:“方叔叔,请你注意言行,你要敢打她,我就喊警察了!”

方寒金被封皓推的后退一步,他的表情充满了震惊和不易觉察的畏惧,就像方星河说的那样,她是光脚的,她在几乎一无所有的前提下,她没有什么好怕的。

方寒金冷哼一声:“屁大点的人,还玩起了威胁了?”

方星河点头:“你再打我一下试试,看看我是威胁,还是来真的?我姥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这个人有个坏毛病,特记仇。反正我们来日方长,你等着看好了。。”

“你别忘了,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你住在我家里,竟敢口出狂言,简直可笑至极!”

“住在你家?哦,我差点忘了,我确实住在你家的杂物间,看来以后付租费是省不下来了。放心,我稍晚些时候就搬出来,又或者,你回去以后,帮我把东西放到门口?这样,我不会弄脏你方家的地板。”她说得讽刺,脸上的笑带着几分漠然,就好像眼中的光亮熄灭,决然和孤注一掷让她会不顾一切,“今天这个事,不会这么就算了。”

说着,她转身朝外走去,“封皓,我想一个人找个地方静一会,我明天去找封爷爷,你先回去吧。”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方寒金的吼声有多大,咆哮的多恐怖,她丝毫不关心,她只想一个人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着。

……

海洲三十层高的精英大厦顶楼,方星河面对着顶楼墙角的拐角坐着,抱着膝盖,低着头,时不时摸一下眼泪。

她的京华梦,她的摄影师梦,就这样被一群疯子搞丢了。

“……你们给我等着,君,君君子报仇……呜呜,十年不晚……呜呜呜……”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就是想找个可以发泄的地方待着,只有这个地方安静人少,还不会打扰别人。

封皓低着头,倒背着手,站在通往顶楼的楼梯门旁边,鞋尖一下一下的磕着地面,他不敢过去,他怕自己出去后,她会更难受。但是他又不敢走,她跑这么高的地方待着,万一想不开怎么办?他怕。

他在这里站了将近小时,脚都有点麻了。

他朝楼梯下面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转身沿着楼梯去了三十层楼。

天台上的哭声很小,年伯同到的时候,就听到她在抽噎,嘴里还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他听不清。

他抬脚走近,方星河觉察脚步声,立刻抹着眼泪回头,一眼看到年伯同,她又重新转过身去:“……你干嘛?我就是来这个地方哭一会,我不是来自杀……”

年伯同没说话,而是换了个方向,走到方星河另一边,蹲下,“你的同学刚刚去找我,他希望我能劝劝你。我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因为我知道你非常想上京华大学的摄影系。”

方星河抽噎着:“我现在上不成了。我爸说我的志愿是他改的,警察不给开证明。我拿不到证明,就没有办法把志愿改回去……我上不成京华了……”

“所以,你打算自暴自弃?”

“谁说我要自暴自弃?”方星河狠狠抹了把眼泪:“我就是憋得难受,过来发泄一下……”

年伯同半蹲在她身侧:“那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汗都哭出来了,看样子也哭了不短时间,发泄完了,情绪是不是稳定一点?”

方星河摇摇头,低着头没说话,隔了好一会才开口:“为什么有人的心那么坏,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呢?”

年伯同笑了笑,“你觉得呢?”

“难道真是人之初,性本恶?自私和妒忌是人的天性,控制不住就会跑出来。我小时候妒忌别人有漂亮衣服,下雨的时候,我穿着水靴故意往水洼里蹦,溅脏了别人的衣服,可是我看到对方哭的那么伤心,我当时特别后悔,我回去跟我姥说,我姥带着我去她家赔礼道歉,还把衣服拿回来,教我拿洗衣皂一点一点洗干净晾干,再送回取。我那以后再也没做过坏事,我姥说是坏胚子,可是,我就算是坏胚子,我也那以后也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啊?怎么隔了这么多年,还给我遭报应呢?”她嗓子有些哑,哭的太厉害,声音几乎发不出声来。

“妒忌是人的天性。”年伯同说:“但是能不能控制住自己恶的情绪,把妒忌化为善意的羡慕、转为祝福的能力、变为前进的动力,这是每个人的个人情况决定的。我们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都能控制这种能力,又或者悄悄放在心底里羡慕,但也有极少数人会因此而放大妒忌,如何分辨身边的人是否怀有恶意,这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判断。”

“我会判断。”她说:“只是我低估了人性中的恶。我以为,所有的人都会点到而止,都会懂得底线,我错了。你以为的底线,对有些人来说,轻轻一扯就断了。”

年伯同蹲在她的身侧,笑了笑说:“人活在社会上,就必然会面对各式各样的人,我们看不清那些美好皮囊下藏着究竟是人是鬼,我们也不确定那些丑陋面孔下保留的是善良还是邪恶。社会是个大染缸,纯洁的会被染黑,黑色的会沾上白,红黄蓝混成了黑,黑白变成了灰。星河,你能在这样大染缸中保留原来的色彩吗?”

方星河抬头看他:“我能。”她说:“我知道社会没那么简单,但是我知道十年后、二十年后,我还是不会变。我姥说过,人最难能可贵的,是多年以后依旧怀有初心。别人能在这个社会活下去,我也能。”

年伯同说是,“如果我们学不变,等待我们的,会是更多的磨难和挫折。怎么办?”

“有句话叫以不变应万变,我不怕磨难,也不怕挫折,更不会被这样的一次打击打到。”她说着,使劲擦了把眼泪,“我哭好了,要先回去了。”

年伯同看她一眼:“哭好了?那么,你有什么需要我能帮你的吗?”

方星河想了下,“你能不能让你助理跟我去一趟方家,我想把我的行李拿出来,我怕我去了,他们找我麻烦。”

年伯同蹲在原地没动,“你想要帮忙的就只有这个?我觉得我能帮的或许更多一点。比如你想要的那份证明,再比如有关你父亲一家对你的所作所为,总之你能想到或者是想不到的,我或许伸一伸手,就能帮到你。”

方星河摇头:“不用。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从他决定舍弃我的那刻起,他就不是我爸了。我姥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笔学费在她的一个律师朋友那,那是她给我留的大学学费,我不用方家我也能活得好好的。他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吃他喝的他的?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需要他了!”

曹亦其实有攒下一笔钱,毕竟工作了那么多年,只是她生病的花费不少,手术以及后续的各种治疗,她本来想要放弃算了,不治了,还能给孙女留一点钱,没想到方星河知道后死活不干,甚至以绝食要挟,逼迫曹亦接受治疗,结果人走了,而曹亦留下的那笔钱也没剩下多少。钱虽不多,但是足够她支付这几年的学费,这也是她转学到海洲要找方寒金拿钱的原因,她想尽可能的节约曹亦留给她的钱,而学艺术确实比文化生烧钱,她不敢大手大脚的花钱。

“你是在说负气的话,还是说真的?”

“你看我像是说气话的人吗?”

年伯同看了她一会,然后他点头:“好。把行李拿出来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姥在同州给我留了一套房子,我先把东西送过去,然后找封校长商量一下。他是校长,又是老人家,他的人生经验比我丰富,我想先听一听他的意见,再告诉他我的想法。”她从地上爬起来,“年伯同,你是我姥朋友,能帮忙吗?”

封皓从楼梯口站出来,“星河,他不帮忙我也可以陪你去啊。”

“你没有车呀,”方星河说:“我那么多东西,还得自己提到公交站台,太麻烦了。”

年伯同哭笑不得:“原来商世不单要当保镖,还兼职拉货司机?不过,他帮不了忙,他出差不在海洲,你看我怎么样?”

方星河上下打量他一眼,担忧道:“我担心你不能打架。你看你这样子,一看就是打架的时候只能站在旁边看着的人,万一打起来,你帮不了忙就算了,说不定还得帮你,那就麻烦了。”

年伯同刚要开口,她转过身来,他才看到她半边脸发红,某些地方还微微透着些紫,他拧起眉头:“你爸打你了?”

方星河瞅他:“这不明摆着吗?”

“看你还有心思阴阳怪气,看来是不疼了。”

方星河小心的拿手摸了摸,“碰到了还是疼的,那老贼打起我来可是一点都不手软。”她被自己碰疼了,倒吸一口凉气:“第一次打的我鼻血飞,第二次就肿成了馒头脸。哎,这次你家那个长的像经纪人的艺人要是说我馒头脸,我保准不生气。”

年伯同揉了揉太阳穴,还是别让她跟宇文桀对上了,转身朝楼梯口走去,“走不走?”

方星河赶紧跟上:“走!”

走过封皓身边,她赶紧对他招招手,封皓快走两步,一伸手握住她的手,两人手拉着手,一起下楼梯。

走到影视公司的时候,好死不死跟宇文桀碰了个正着。宇文桀看到方星河还愣了一下,随即看到她跟封皓手牵手的样子,拔高声音:“哎哎,长这样的馒头脸还有人要?小子,你眼瞎了吧?这馒头脸都种成这样,你还看得上?是不是被骗了?她是不是对你骗财骗色了?这女的又坏又毒,你小心啊!万一一个不高兴,你就给你来个阴的,阴死你!”

封皓护着方星河,特地绕个圈避开宇文桀,他以为宇文桀脑子有问题。

方星河看宇文桀一眼,对他“呼哧”一声露出牙齿,一副要咬他的样子,宇文桀当即被吓的后退一步,“馒头脸是疯狗!”

年伯同看他一眼,“你这么闲了?”

“年伯同,你怎么三翻四次跟这只馒头脸在一块?你说,她是你什么人?怎么不护着自己的艺人,老管她的事干什么?”宇文桀跳起来指着年伯同:“你肯定是收受了曹老太婆的好处……”

方星河冲过去,踢了宇文桀一脚,“你全家都是老太婆!”

“好啊!你先动手的……”

两人打成一团,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封皓过来拉偏架,死活挡在两人中间,方星河力气不如宇文桀打,隔着封皓,她一把扯住宇文桀套头衫的帽子,死死的抓在手里。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两人被人拉开,方星河手里还拽着套头衫的帽子,宇文桀被扯得舌头吐的老长,眼瞅着都要翻白眼了,还是封皓怕出人命,好不容易才掰开方星河抓帽子的手。

两个人都毫不认输,被人拽开了还在对骂,你是馒头脸,他是炸毛男。

年伯同伸手摁了摁太阳穴,对旁边急吼吼跑过来的经纪人说:“让这小子复课吧。”

经纪人傻眼:“啊?真,真的?”

“我说过假话?”

“年总,那个小桀是咱们公司这两年来最有希望火的一个,你这让他复课,公司推出新人计划不久耽搁了?”经纪人着急。

“耽搁不了,月前来面试的小姑娘不错,勤奋乖巧,评估组评估下来,小姑娘综合评估分很高。”年伯同想了想:“那小姑娘叫名字……”

“哦,那小姑娘我知道,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叫龚希尔达!”

方星河听到了,立马拔高声音:“年伯同你真是太有眼光了,龚希尔达以后绝对会大红大紫,为你们公司赚大钱,带起混血美少女的潮流,至于这个长的像经纪人的家伙,就连希尔达的小脚指头都比不上!”

宇文桀:“都放开我,我打死这只馒头脸!”

封皓怒道:“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试试?有本事你跟我打!”

“哎哟,小情人护短了哟,刚刚打我好几圈的人,就是你吧?老子肋骨都快被捶断了,卑鄙小人,趁机偷袭算什么本事?哼,你以为我怕你?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

封皓又跟宇文桀打起来了,方星河又过来拉偏架。

两拨人彻底被拉开了,年伯同押着方星河和封皓进电梯,宇文桀被经纪人和其他同事七手八脚拉开,经纪人叹气:“小桀啊,你这下是完了!本来年总说不定就是说气话让你回去上课,现在好了,你是真的要回去上课了!”

宇文桀:“哼,上课就上课,谁怕谁啊!”

楼下,年伯同看了眼面前低头站着的小情侣,应该是小情侣吧,反正两人一直手拉手,他叹气:“以后能不跟那小子打架吗?你们俩都是大学生了吧?”

方星河一扭头:“我不是,是不是复读还不知道呢。我京华志愿被人改了,就连海洲大学的通知书都没有收到……我现在是无业人士,我打架理所当然吧?”

听到这话,封皓拧着眉看着她,握了握她的手,“我觉得通知书这事有点奇怪,今天一直想跟你说,但是你情绪不好,我就没说,我觉得,就算是被改成海洲大学,你也应该收到通知书,那么高的分,真到海洲大学,那也应该是得奖学金的分,通知书更应该早一点寄到才到,怎么可能通知书都没收到?”

方星河鼓着嘴,“我确实没收到,打方婉婷接到通知书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等,但是我一直都没收到。没有京华大学的通知书就算了,就连海洲大学都没收到……”她突然抬头看向年伯同:“年伯同,你刚刚说,我能想到或者是想不到的事,你都能帮忙是吗?”

年伯同点头:“是。”

“那你能让方婉婷不得省三好学生吗?”

------题外话------

今天v,以后可以投票票啦!另,订阅的妞妞们记得在评论区留言,大渣爷有奖励,至于奖励多少,要看妞妞们夸得有多好听,啦啦啦~~~

另外,有2,大渣爷是不是棒棒哒?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