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58章 年伯同

第58章 年伯同

封皓看了方星河一眼,悄悄拿手抵抵她,“不好吧?”

方星河一下炸了:“哪里不好?咱们学校那么多优秀的学生,怎么就她一个半吊子得了三好学生?就算真的评比到咱们学校头上了,那也应该是你得省三好学生,而不是她得!省三好学生的消息下来的时候,我们学校多少学生抗议啊?大家背地里都说她是走后门,很多比她成绩好比她优秀的学生都很生气,怎么就不好了?”

她生气的甩开封皓的手:“哼,你觉得不好,那就是觉得我这个人不好,我这么不好,你不要被我带坏了。你是好学生,我是坏学生;你是京华的大学生,我是无业游民,我当然不好了!方婉婷可是拿到了京华的录取通知书,你们俩现在是校友,你们俩好去吧!”

她转身大步朝前走,封皓赶紧追过去,“哎哎,星河,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星河猛回头瞪着眼,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光让她取消三好学生这事不好,咱俩还得回去找爷爷,让爷爷在学校出个通告,就说她的省三好学生是走后门得来的,坚决高考打击后门加分!”封皓朝她握了握拳头。

方星河瞪着眼慢慢收回去,撅起的嘴也放了下来,“你怎么说话不一下子说清楚呢?”

两人嘀咕一阵,那小手又拉一块了。

年伯同看戏似的看着一对小情侣,只能叹口气:“吵完了?我问一个问题,你想让你的妹妹取消省三好学生,如果那是她应得,你也要求她取消?”

“那要是她应得的,我也不会无理取闹,我还佩服她有那本事,但是咱们学校就一个名额,怎么也轮不到她!”方星河疯狂的戳封皓,“他!他!他才是我们学校的no.1,那奖励要是给他,我敢说全校不会有一个人反对,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封皓被她戳的捂着胳膊,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让她不高兴。

“封皓,你说是不是?”她扭过小脸,朝着封皓问。

封皓点头:“嗯,对。”

年伯同没说话,方星河怀疑的看着年伯同:“你不会是做不到,吹牛的吧?别找那么多借口,做不到就算了,我也不会逼死你的。既然那个做不到,那帮忙搬行李,总可以吧?”

年伯同点头:“可以。”

-

湖畔十三a,方寒金正在家里正拍桌子摔东西,主要还是被方星河气的,本来回去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结果好巧不巧,海洲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家里,一下激起了方寒金的怒火。

愧疚?方寒金还真不觉得有什么好愧疚的,他更多的是愤怒,方星河竟然用那样的态度跟他说话?简直是无法无天!他是老子,她一个黄毛丫头,谁给她的胆子?

孟旭在旁边收拾了好一会,他砸坏的东西都被孟旭清理了,方寒金自然看不到这些,他就是生气,怎么就生出了那么个东西来了?

海洲大学通知书就放在茶几上,方寒金越看越生气,伸手拿起来,胡乱一甩,“啪”一声,装着海洲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大信封正好掉在玄关处的地垫上。

一双手捡了起来,“呵,我说过吧?不想我的东西继续弄脏你们家的地板,放到门口就行,怎么?放门口的力气都没有?对你们来说是垃圾,对我来说,说不定就是以后的出路。虽然被某些人改了志愿,好歹也能证明我是拿到录取通知书的。”

方星河走进大门,孟旭赶紧陪着笑过来,“星河回来了?你跟你爸是怎么回事?发了好大的脾气,父女哪有隔夜仇,跟你爸赔个不是,让你爸别气了……”

方星河对她笑了笑:“谢谢孟女士,赔不是就不用了,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没爸了。至于通知书,我先拿了。对了,我过来拿行李,不管怎么说,他也尽了一年当爸的义务,说出去他提起来也可能问心无愧。好人的角色你就别演了,我说过,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东西。”

“方星河,你怎么跟你孟姨说话的?阴阳怪气,像什么样子?你简直是越来越不像话!”方寒金站在原地,高声喝道:“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竟敢这样跟大人说话?”

“看来下午我的话,方先生是没听进去啊,”方星河直接朝方寒金走过去,“需要我对你重复一次吗?听清楚了方先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以后,也别以我爸自居,我爸死了。这句话的意思够明显吗?”

“你——”

“星河,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孟旭赶紧过去拉住方寒金:“他是你爸,你再生你爸的气,也不能这么对长辈说话。赶紧跟你爸道歉!”

她一副为方星河好的嘴脸,方星河忍不住拧起眉毛,“孟女士,你能别假惺惺的让我恶心吗?”

孟旭一脸震惊:“星河,你这是什么话?!你怎么能……”

“听不懂人话?”方星河问:“我觉得我说得够清楚的了。”

孟旭正要再开口,突然发现门口玄关的地方还站着另外外人,她顿时一脸尴尬,“对不起啊,星河,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向你道歉,假如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希望你别跟我生气。”

她认得玄关门口站着的少年是封皓,她一点都不想给封皓留任何不好的印象,毕竟她还是很期待冯婉婷跟封皓的以后的。至于另外一个人,孟旭不认识,本来她不想关注,但是那男人太耀眼,模样好的堪比电视上的电影明星,想要忽略都难。

方星河抓了下脸,不小心碰到了肿起来的脸,“吸——要不是我的脸还疼,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鬼!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最清楚,我现在一看到那种装着一脸无辜的人就倒尽了胃口。”

孟旭的模样一看就是在家里做事的姿态,头发半挽,掉了很多碎头发下来,一脸憔悴,身上还套着围裙,贤妻良母谈不上,保姆的气质却是很到位,偏又是女主人的身份,她眼含热泪,脸上的表情十分无辜,任一个外人看的,都会觉得她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委屈。

方星河不顾方寒金的咆哮和孟旭的表演,转身收拾她的东西去了。

封皓看了方寒金和孟旭一眼,什么话没说,跑去帮方星河的忙,年伯同穿着皮鞋,在玄关处略略停顿了一些,然后抬脚走进别墅。

孟旭不认识他,但在面对一个俊美的难以置信的年轻男人面前,到底不想露怯,她自认长辈,看着英俊的男人开口:“小伙子,请问你是……?”

年伯同看孟旭一眼,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淡淡说了句:“我是曹老师的朋友,受曹老师所托,照顾星河。虽然不知道星河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但对于有人擅改她志愿这件事她更有理由表达愤怒。或许她对你们来说无关紧要,但是对曹老师来说,星河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她能打能骂,你们没资格。”

“这位先生,我想你搞错了重点,曹亦早就死了,这里没有什么曹老师,方星河是我的女儿,我管教她是天经地义的事,外人无权干涉!”方寒金说的义正言辞:“改志愿的事,我承认我做的冲动,但本质是为了她好……”

“是你女儿?”年伯同一下笑了起来,“不知方先生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方星河是方先生的女儿?难道仅凭一个姓氏?如果是这样,那天下姓方的的女孩子,是不是都是方先生的女儿?方先生似乎忘了,这个世上,你跟方星河之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是你的女儿,你是她的父亲,权看她是否承认你罢了。”

方寒金一愣,随即想起来确实如此。

方星河跟方寒金,确实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两人父女身份的证据,相比较而言,沈一玮更有资格,因为方星河的出生证明上,母亲写着的就是沈一玮的名字,而方寒金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跟方星河有关的任何证件上,方星河从小到大被人称为野孩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在学校提供的所有证件上,父母的姓名都是不详。

曹亦是她法律上的监护人,曹亦去世之后,方星河即便到了方家,也没有更正监护人,她只不过是从同州这个地方,搬到海洲上了一年高三而已,仅此而已。

“所以方先生,你也是有女儿的人,面对别人家的女孩子时,我奉劝你的态度最好和善一点,否则,擅自改别人家女儿的志愿这件事,还是能让你被关几天的。”年伯同慢悠悠的走到沙发旁边,一眼看到茶几上放着邀请函,他随手拿起来看了看,“恭喜方先生的女儿考上京华,只是不知道宝宝女儿即将远行,有没有让方先生生出不舍之心。只是,这庆祝宴办的太早了,”他抬头,一张脸顿时让周围黯然失色,英俊的面容叫人不敢直视,“毕竟,你们家害得曹老师的女儿无学可上,你们的女儿却安稳上京华,也太不公平了。不是吗?”

孟旭的表情逐渐冷了起来,这人年纪看着不大,气场倒是十足,孟旭不喜欢这种攻击性很强的年轻人,她喜欢封皓那种,看起来很阳光很厚道的类型,头脑聪明还有礼貌,眼前这人怎么这样?长得再好也没用,没礼貌,自大,穿着鞋就直接进屋,一踩一个脚印,真叫人不喜欢。

“你是谁?你在我家里说这些什么意思?”孟旭上前一步,“请你出去,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年伯同笑着抬头:“孟道渠在牢里还好吗?”

孟旭一愣,“你是谁?!”

“还是别问的好,”年伯同道:“毕竟,你们孟家只要提起我的名字,老太太都会大发雷霆,不是吗?”

孟旭瞬间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了,那个害的她父亲坐牢的年伯同。

提起年伯同这个名字,孟旭可以冒出一百句骂人的话,年伯同就不是个人!

年伯同什么来历孟旭不知道,反正家里老太太说,他就是个低贱的劣种。

她听母亲孟老太太说过,年伯同原来就是孟道渠的走狗,专门从事包里催债的活,后来他年伯同摸清其中门路之后,自立门户单干了起来,快速聚拢资金后,他摇身一变成立了小额信贷公司,还大模大样的正规起来,再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关了信贷公司,转而投资了一家营销公司,几年后再次转型,成立了影视公司。

这人的人品不怎么样,也擅长用手段,口碑风评极差,但是不知为什么,偏这种人还挺吃得开,这白眼狼狗东西,明明是孟道渠拉扯起来的,结果掉头把孟道渠的集团连锅端,还弄了个协助警方破获特大非法集资、高利贷等各种功劳,成功了洗了一圈。

现如今怎么样不知道,但是肯定比孟道渠的日子好过,孟道渠还在牢里坐着,他则是逍遥自在的当起了年总,听说还在精英大厦租了上下两层楼,风风火火办起了影视公司。

这是人干的事吗?

孟道渠对他没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呢?年伯同就是个白眼狼,就是条捂不热的毒蛇。

好在孟家在海洲多年经营,危难时也有贵人相助,以致今日不倒,虽然孟道渠在牢里,但孟家的其他生意没受多大影响。

孟旭对年伯同这个名字深恶痛绝,却从没见过人,以前孟道渠提起年伯同,都是用“那小子”来形容,一听就知道年龄不大,根本没人放在心上,后来出事之后,才知道扳倒孟道渠的人就是年伯同。

孟旭没想到家族的仇人就在眼前,看着年伯同的眼神都像沾了毒,这个时候的她看起来,才更像方星河心目中的认定的模样。

“既然见了,想必回去之后,也会跟老太太提起来,那麻烦孟女士替年某跟孟老太太带声好了。”年伯同笑意盈盈,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在孟旭面前的处境应该很尴尬才对。

孟旭抖了抖嘴唇,“原来你就是年伯同!没想到……”

她知道年伯同年轻,却没想到他会年轻到这个程度,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却跟了孟道渠那么多年。从时间上推算,年伯同发家的也就这几年,至于他为什么突然从非法职业转为正规职业,孟旭不知道,但她就是认定了,年伯同的骨子里还是恶占的多。

年伯同笑着抬头:“面对老公的私生女突然出现在家里,心里一定不平衡吧?其实我能理解,你大可选择漠视。真刀真枪的欺负她,那就太过了。”

“我没有……”孟旭吐出三个字,整个人都有点发寒。

方寒金已经从两人的对话里听出了门道,原来四年前孟道渠突然被抓,就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他很震惊,不知道一个这么年轻的人有多大的本事,怎么就能把孟道渠那座大山给扳倒了?这海洲不知道多少人尝试过,哪个不是败兴而归?要么就是没把人扳倒,自己倒是先到了,没想到孟道渠落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上。

相比较年伯同的人,他的名字显然更有名。

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会提起这个臭名昭著的名字,谁说起来都会嘀咕一句,“那个人啊?听说是个心狠手辣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

只是这个无耻之徒,更多的是以一种传说存在,真正见过他本人的人,却说不出任好传闻里的话。

方寒金端详着年伯同,终于开口:“年先生,我不知道你今天来我家的目的,我跟星河确实有些误会,这毕竟是我的家事。有些事我不便对外讲,但不代表她跟年先生说的话就是客观的。我听说年先生有些手段,只是,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何况年先生听到的只是片面之言?”

年伯同看他一眼,“谁让曹老师是我朋友?我不听她孙女的片面之言,难道要听你的?我们可没有交情,真要论起来,我跟你的岳丈还有点误会,我们之间似乎算沾了恩怨。片面之言就是说给我这种人的听的,要不然,我怎么护短?”

方寒金额头冷汗直冒,他是做化妆品,按理来说,跟年伯同交集不大,偏偏年伯同这人有个本事,门路多,人脉广,生意场上这种人最可怕,说不定什么时候放了冷刀子他都不知道,何况年伯同这个人出了名的阴险:“不知年先生有什么要求?”

“要求?”年伯同笑了下:“谈不上什么要求,不过是希望你对我朋友的孙女说话客气点。”

“这个当然没问题,只是,刚刚年先生说什么……庆祝宴为时过早……”方寒金觉得后怕,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过吗?”年伯同否认。

方寒金一愣,随即赶紧点头:“也是,是我记错了。”

海洲这个市场,潜力无穷,方寒金不希望一个意外影响发展,他想跟年伯同多交流交流,结果年伯同根本不想多聊,只是淡淡道:“方先生是聪明人,自然之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就算看在曹老师的面子上,方星河的事我也管定了,方先生好自为之吧。”

他站起来的时候,楼梯间那边也传来动静,封皓提着大包小包,方星河背着一个包,手里提着相机包,一起朝这边走了过啦。

因为年伯同在场,方寒金没像之前那样冲动,只是上前一步,“你这是干什么?还真打算走?”

方星河没看他,一句话没说,率先走了出去。

孟旭:“哎……还真走啊!”

她假惺惺的追出去:“星河,星河呀,多大的事儿?咱们一起商量不行吗?”

“滚。”方星河头也没回。

……

开车回去的路上,方星河问:“我跟封皓在屋里收拾东西,听到你跟他们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跟他们有什么话好说的?”

年伯同开口:“恐吓一下,免得他们以为你好欺负。”

方星河:“干得好!他们被吓到了吗?”

“你出来之后,觉得他们的态度变好了吗?”

“好了。”

“那就是被吓到了。”

本来方星河坚持要回同州,结果年伯同说没时间送。

“那我晚上联系几个同学,看能不能住他们家里。”她从现在开始,要节约用钱了。

年伯同看她一眼,“你能在同学家住几天?要不然,你住宿舍吧。”

“宿舍?”方星河好奇:“什么宿舍?一中宿舍不让住了。”

“公司练习生宿舍,有女生部。”年伯同说:“你那位同学也在。”

“希尔达?”

“嗯。”

“我去!”

封皓鼓着嘴,“我觉得而不好,我家房间多,你可以住我家。”

“那不行,你爸你妈的房子,你说了不算,再说了,我住进去什么名头啊?不合适。”方星河一摆手,“我要住宿舍。年伯同,谢谢你啊,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姥的面子大了。”

年伯同点头:“你姥的面子确实很大。”

住宿决定下来后,东西一股脑搬了进去,三室一厅,四五六个楼层,都是女生宿舍,方星河搬进了六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很乱,都是女孩子用品,其中一个小房间是空的,方星河把东西搬了进去。

封皓担心死了:“会不会被那些人欺负啊?”

“不怕,”方星河说:“我可是关系户!”

年伯同点头:“这倒是。”

方星河拿着海洲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撕开看了看,还真是海洲大学历史系,她闹心死了,“这缺德的,改我志愿,好歹也改成摄影系啊,竟然改历史系。年伯同,我拿到宿舍钥匙了,我现在要去找封校长,看看下一步怎么办。”

年伯同说可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说一声就好。”

下午,封皓跟方星河一起去封校长家,封校长拿着信封看了看,发现信封上的邮戳被人故意破坏掉,他辨认了上面的快递单号,查了一下,眉头都皱了起来,“星河啊,我现在可以确认,真的是有人故意破坏你的志愿!”

方星河一愣:“是吗?”

“没错,网上能查得到你的这份通知书,最早一批就下来了。但是有人把通知书藏了起来,知道为什么要藏起来吗?”封校长气愤道:“因为通知书刚下来的时候,如果更改及时,完全可以申请修改志愿,哪怕是手写证明都能改回原本的志愿,但是,一旦过了一定的期限,个人档案等各种东西都调动了,就改不过来了,藏通知书的人肯定打听过,所以才会故意把这个藏起来,这样,就算现在拿到了派出所的证明,也改不回来原来的志愿!”

封皓气死了,“谁这么缺德?气死我了!”

方星河现在却不生气了,她的眼睛盯着海洲大学几个字,“我肯定不能复读了,多一年,就意味着花费也要多。现在改不了京华,我上海洲也可以,只是,这个历史系……”

封校长心疼的看着她:“星河呀!”忍不住伸手摸摸方星河沮丧的脸,“你要是决定上海洲,这个改专业的事,我给你想办法。我这张老脸,别的忙帮不上,这事,我这张老脸还是有点用的!只是委屈你了呀。”

方星河摇摇头:“不委屈的封爷爷,为了我的事,您跑了一趟又一趟,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您了。我虽然很想上京华,但是也不是非上不可。我姥说,京华大学是咱们国家最好的大学,但是摄影系不一定是最好的,海洲的大学的摄影系还是不错的,我愿意去上学。”

她心里还是觉得委屈,可这份委屈她咽得下,当务之急,她有大学上才是最重要的。

封皓默默的看着她,他快速的拿手抹了把眼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他就是突然响起了爷爷之前说的话,一下子觉得伤心起来。他怕时间、空间磨灭了他内心的感情,他怕像爷爷说的那样,最后的人都变的不是他希望的那样。

方星河推推他:“你哭什么呀?我都没哭呢。”

封校长摸摸封皓的头,“别哭了,这世上有很多事是我们人力无法改变的。”

……

一周后,一个因为高分的落榜考生家长突然在网上闹了开来,指名道姓指控一中考生方某婷走后门拿到了省三好生的称号,得意加二十分钟,从而达到了京华的高分线,却把凭借真本事考上的考生顶了下来,导致考生最终无学可上。

考生家长找了媒体记者,面对着镜头哭诉,并且严重怀疑这名叫方某婷的考生成绩的实质性。

报道详细阐述了考生的优秀程度,同时列出器乐类获得的大小奖项,不论是文化课还是专业课,都是极其优秀的,没想到会因一分之差,被后门生顶替,考了那么高的分,竟然无学可上。

事情一经曝出,瞬间点燃众多考的好或者不好考生的怒火,这年头,后门就这么了不起吗?

------题外话------

没错,大渣爷就是没有存稿,但是大渣爷一点都没有骄傲,骄傲脸.jpg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