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59章 声明

第59章 声明

原本这件事是本地新闻,随着调查的深入和站出来抗议的人增多,逐渐向外发展,成为全国事件。

往年因为高考加分项引起的争议也随之产生,海洲一中也成为关注的重点,封校长不得不站出来,承认学校推荐了几个候选人,只不过最终入选的是方婉婷。

一中的多名学生匿名表示,方婉婷在学校并不出众,在年纪排五十名左右,英语成绩突出一点,并不是不是最优秀的学生,大家都很奇怪她能胜出。

其中一名魏姓女生表示,方某婷曾对其炫耀过,其家中有人。

据了解,方家在海洲是个大户人家,家底丰厚,其父经营一家大型的化妆品工厂极其连锁店,正经的富豪之家。

结合背景以及结果,让人愤慨的结果呼啸而出。

就是后门!

最终迫于压力,省教育局最终发布公告,会调查方某婷获得省三好生背后的原因,给其他考生一个公平公正的高考环境,不让某些考生投机取巧。

方家,孟旭焦躁不安的在客厅来回走动,家里孟老太太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把她骂的狗血淋头,没出事情的时候,借着家里名头做点什么大事小事,家里自然不管,但是如今事情闹的这么大,这丢人眼看着就要牵扯到孟家了,孟老太太就开始急了,“你赶紧给我把这件事给我消停下去!好好的日子,你给我过成这样?我就是这么教你当人家妻子母亲的?你是打算把寒金的脸丢尽是不是?他现在就算休了你,那也是你活该!”

孟老太太就叫孟谭氏,一个守旧固执又古板的老太太,遵循传统对女性的法则,认为所有的女性就该跟古代一样三从四德,打小对孟旭的教导就是如此,孟旭如今的生活是孟老太太满意的状态,认为好女生就该像孟旭这样安心的当个贤妻良母,成为丈夫的贤内助。

孟旭握着电话,声音都带了一点哭腔:“妈,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那,那现在怎么办?我早知道这样,我也不会这样。我当初就是怕婷婷差几分上不了,想着保险一点……”

“保险什么保险?看看现在保险了?上面查下来了,刚刚电话打到了我这里!”

“妈,你,你是怎么说的?”孟旭紧张的问。

“我还能怎么说?”孟谭氏冷冷道:“我难不成因为你的那点破事,把孟家拉下水?我当然是让他们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

“妈,那婷婷怎么办呀?”孟旭差点哭出来,“都是我害了婷婷的……”

庆祝宴眼看这就要举办了,竟然出了现在这事,这下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我给你透个底,这事跟年伯同有关,你男人的公司最近不是要换代言人,你们赶紧主动一点,把这事给解决了,拖的越久越难弄!”

京华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孟旭特别害怕到时候京华大学会为了平息事态,而做出取消录取方婉婷的消息,如果真是那样,方婉婷这辈子就完了。

孟旭焦急的挂了电话,大门口传来动静,她略一思索,随即换上一张面孔,急匆匆朝门口迎了过去,“你可算回来了!”

方寒金直接开口:“你到底干了什么破事?我见到结果客户,竟然都是问加分的事,你这是要把我的老脸丢尽是不是?”

孟旭的眼泪一下落了下来:“我知道我做错了,我本来是想替方家挣点脸,没想到反而坏了事。早知道这样,我就该直接送婷婷出国,不让她在国内受这份罪了……刚刚我妈打电话过来骂了我,现在该怎么办?只要能把这件事解决了,让我干什么都我都愿意……都是我不好,是孟家影响了方家,那天年伯同说什么庆祝宴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他跟孟家有仇,是害了孟家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知道他有手段有法子,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从婷婷这边下手……”

方寒金原本焦头烂额,他觉得这件事无从下手,一个不知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家长闹事,想找个中间人都不知道找谁调停,没想到孟旭一句话提醒了他。那天他也一直担心年伯同的那句话,原来在这里等着他。

孟旭一边哭一边说:“他一个开影视公司,这是还没出什么大明星呢,要真是出了什么大明星,那还不得把我们给逼死啊?就他那种不要脸的人,就算有生意也不给他做。太欺负人了……”

方寒金看了孟旭一眼,被她哭的不耐烦,“你够了!一天天的都胡言乱语些什么?”

话虽然这样说,但方寒金却从孟旭的话里得到了启发,公司最近正在换代言人,年伯同是开影视公司,要是主动跟对方接触,签一个代言人,岂不是跟年伯同做成了生意,还交了朋友?

他越想越觉得这是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否则事情越闹越大,不但影响了方婉婷的上学的事,还可能把方家孟家都牵连上。

……

精英大厦三十层,稻禾影视有限公司,早晨的例行会议上,商世拿出了最新的汇报:“海洲一家叫郁金香化妆品公司主动接洽,表达了想要合作的意愿,希望挑选出一位新人演艺人员出院化妆品广告的模特……”

年伯同看商世一眼,商世急忙说:“董事长姓方,叫方寒金,这是他们提供的营业执照等资料,请年总过目。”

年伯同摆摆手:“去谈吧,不是刚签了个小姑娘?把那小姑娘推出去。”

“哦,是希尔达!”

合约谈成的当天,方寒金才有机会见到年伯同。

有关方婉婷省三好生的事正在调查中,调查的怎么样了暂时还不知道,反正众多网友都在等官方消息,这热度想要很快下去,一时半会儿还不行,这也方寒金着急的原因。

酒席桌上一阵推杯换盏,方寒金这才委婉的向年伯同表达了最近的困境,年伯同拿手挠了挠鬓角,“这事也不是不能帮忙。只是,现在这局面也是你们时运不济,毕竟,太高调了。别人落榜无学可上,你们拿了个加分项不算,还大宴宾客,换谁家里有落榜生,也会心生怨念。”

“确实像年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也骂了我家里那个不省心的老婆孩子,只是吧,现在事情越闹越大,这眼看着没法收场了,后悔都来不及。身边亲朋好友都知道小女也接到了京华的通知书,这九月份开学就要去报道,这万一加分项没了不算,这入学的资格要是也被取消,那就是丢人丢大发了。不怕年先生笑话,我这人好面子,这丢人丢不起啊!”方寒金最后这话可是实话,这辈子,他最好的也就是面子了。丢人的事不是没有过,也就在自家亲爹那边丢人,在外头,那是面子大于天。

年伯同看他一眼,笑了笑:“其实,解决这件事很简单。不需要多大的麻烦,只是,我毕竟是曹老师的朋友,她孙女的心情我不得不顾忌。她一个好好的京华大学生,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她满心委屈。说句不好听的,令千金的境地换个人都会幸灾乐祸。星河虽然没有明着那么高兴,不过我也看得出来,她心情不错,我总不能为了钱,就置她的委屈不顾吧?”

“那是,我能理解。”方寒金点头,“不过,年先生,咱们现在两家是合作关系,合约也签了,我这边要是这负面新闻影响太大,对艺人的形象也有影响啊?您说呢?”

最后这句话语气小心翼翼,内容却也含了一点威胁。毕竟,现在两家公司合作,这关系就跟没合作之前不一样,他的公司被负面新闻缠绕,那新签约的艺人岂不是也负面缠身?

这艺人和代言的产品关系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有一个不好,对另外一方也不会好。

年伯同笑着点头:“这倒也是。这样,我们双方各退一步,相互协作一下。按理说,方先生这是家事,我不该伸手,不过现在涉及到双方公司,那我就直言不讳。方先生对于令千金的未来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告状的一方因为一两分钟之差而上不了京华,所以才闹大事情,那么我们就不得不往最坏的结果里想,如果令千金的加分项被取消,那么令千金的分数线不达京华要求的可能性就非常高,被动被退学,这确实会让方先生以及贵公司颜面大跌。与其这样被动等待,我建议方先生主动出击,先发制人。”

方寒金愣了下,“请年先生明示。”

“很简单,既然方先生害怕京华做出对令千金的退学处理,为什么不主动提出放弃京华?”年伯同笑道:“如果是方先生这边提出放弃京华,既能安抚不满的闹事家长,又能摆脱京华的那边带来的不确定性,同时还能平息一大部分网友的怒气,毕竟,他们也就是我们不能上京华,你也不能上京华的心态。一箭三雕的事,何乐而不为?当然方先生做出了牺牲,我这边也会想办法平息星河的不满,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方先生跟她又是血亲,她不是把人置于死地的人,更何况,代言方先生家产品的姑娘,跟星河是好友,我到时候会让艺人出面跟她解释,星河就算是为了她的好友,也会接受。方先生以为如何?”

方寒金的眼神有点发直,他第一反应是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对大家都有利,而且,年伯同做影视,在营销方面肯定更有手段,到时候稍微带一下话题,这事说不定就过去,但是方婉婷到底是他女儿,他发愣的原因就是这样做,就等于是毁了方婉婷进京华的路,那她以后在国内能怎么办?她在国内还能上那个大学?

如果没有这事,他还能找找关系,想法子把方婉婷弄进海洲大学,可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风尖浪口上的事,海洲大学敢接受吗?

年伯同手里摇晃着酒杯,白色的烈酒,透过杯子都能看到方寒金发青的脸,酒在杯子里晃啊晃,他却始终没有喝一口。

他这人不喝酒。

方寒金砸着嘴,犹豫了又犹豫,好一会过后,才说:“要是这样的话,那小女就没学可上了!”

烂学校他是不可能让方婉婷去的,但是好学校人家也不差学生,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国内没有,国外不少。其实说句实话,学艺术的人,往国外跑还是有好处的,毕竟国外的艺术氛围远远优于国内,很多有条件的家庭,巴不得送孩子出国,方先生倒是很念旧情。”年伯同调笑了一句。

“主要是我觉得女孩子,不像男孩子那样,她哥我就送出去了,但是婷婷,我还真没想过把人送出去。万一这外头不安全,家里也操心,父母不在身边,孩子也容易学坏。”方寒金这个想法,还真是父亲的想法,是真心为了方婉婷好。

年伯同点头:“确实如此,所以这就要看方先生的选择了。”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大家辛苦了,都散了,各自回去休息吧。商世,给方先生安排司机送方先生回去。”

“好的年总,方先生请吧。”

方寒金还想在跟年伯同多说两句,结果年伯同站起来,在商世等人的簇拥下,率先立刻包厢。

方寒金坐在原地,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想的太多了,半天没站起来。

还有其他的方法吗?但凡有一点门路,他都愿意走一走,可就连老岳母那边都不愿意伸手,不想跟年伯同再对上了,他能怎么办?

方家老夫妇因为孟旭做的这事,把方家的牵连上了,恨都来不及,更别说帮忙了,这个关键时候,全国网友讨伐的事,谁想惹火烧身?

……

湖畔十三a,方婉婷趴在床上嚎啕大哭,“我不!我就不!所有人都知道我要上京华,现在跟我说退学,凭什么呀?我的本来的分也很高,怎么就上不了京华了?”

孟旭红着眼圈,她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这样,退学?为什么要主动退学?她女儿的一辈子大事怎么能因为那些红眼病的人被毁了?

她闹了也闹了,哭也哭了,可方寒金很强硬。

母女俩的哭声让方寒金满心厌烦,他就是这样的性格,觉得烦了,不论是谁,他都觉得烦。特别是方寒金的内心也很委屈,也心疼,偏他还不能像孟旭那样直接说出来,这导致了方婉婷的怨气都撒在他身上,觉得他没有护着自己。

方寒金冷着脸:“我该说的都说了,现在这事,不是我们家自己的事,而是年伯同那边给我施压,我能有什么办法?公司跟他签了合约,我也得守诚信,就得对人家负责!”

“那你就牺牲我?”方婉婷一骨碌做起来,哭着说:“我怎么办?我上不成京华,我连学都没得上,我能怎么办?爸,我想上京华,你帮帮我嘛……你那么有办法……呜呜……”

方寒金站在门口,掐着腰,有点烦躁的抓了抓头:“你以为我愿意?我都说了,那是年伯同逼我的!”

在家里也只能推到年伯同那边,他自然不能对女儿承认是自己的选择,更何况,年伯同也确实有逼迫的成分。

方寒金心里多少有点知道,年伯同现在就是在替方星河出气,既然方星河上不了京华,那方婉婷也别上了,这样才公平。

只是这话他不能随便跟人说,毕竟,年伯同还义正言辞的说什么双方各退一步,也是为了双方公司好。

方寒金承认,先发制人确实是个办法,但是他这样是自伤,还是不能说的自伤。

方婉婷哭的他心烦意乱,“你够了,没完没了了?该说的道理我都跟你说了,你无理取闹也没用!”

“那我以后怎么办?”方婉婷哭着问:“我以后怎么办啊?我就待在家里算了,我不上学了,你们满意了?”

孟旭急的上前一步,“婷婷!你瞎说什么?还能不让你上学?”

“我现在还怎么上学啊?我还有什么脸上学?那个学校愿意接受我?我的脸都丢尽了!呜呜……”

“哭哭哭,除了哭你还会什么?”方寒金愈发不耐烦,“这怪得了谁?当初如果你多考二十分钟,不要改方星河的志愿,现在能有这些破事?!你还怪别人?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我现在还替你背着锅,你还不知足,能怪到我头上来?我是你爸,你是我养大的,我能舍得让你受委屈?说到底,还是你自己做的怪!”

方婉婷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我没有!我没有改她的志愿,我都没有她密码账号,我怎么改……”

“婷婷!”孟旭猛的提高声音,“我怎么跟你说的?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悔改?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在跟你爸说话!”

方婉婷“哇”一声又哭了出来,“凭什么我要退学,我不退!我就是不退,妈,你说你会帮我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孟旭自然是心疼的,她红着眼圈看向方寒金:“真的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方寒金冷着脸摇摇头:“我找过我爸妈,找过我大伯……这时候谁敢出头?这事还要抓紧,现在不做,万一到时候京华的通告现出,教育局那边再出通知,想要补救都晚了!”

他有点心力憔悴,不明白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个走向,他就是个要面子的生意人,怎么就闹成现在这样了呢?

当天下午,方家委托海洲当地的媒体发布了一则道歉声明,表示放弃京华的入学资格,同时向其他受到伤害的考生道歉,虽然道歉声明激起了群嘲,却也确实平息了大部分人的怒火。

至于那个闹事的家长,在年伯同的干预下,方寒金赔偿了对方五万块钱,算是补偿了对方精神损失。

道歉声明出了之后,孟旭一个人坐在卧室,整个人呆呆的,少了平日里的精神气,看起来更加憔悴。蜡黄的脸色粉底都盖不住,年轻时疏于保养,到了现在的年纪,想要保养打扮都没有效果。眼看着跟方寒金拉开了容颜上的差距,这让她的心更加惶恐不安,每天都活在焦虑中。

她一心想要凭借内在美吸引方寒金,可事实证明,内在美这个东西必须配合着外在美,否则,没有几个人会正在看到。

否则,方寒金也不会一个接一个的在外面找那些年轻貌美的女人。

孟旭一直都知道,方寒金跟他的那个小秘书不清不楚,已经不知道多少人以为她不知道,明里暗里提醒她注意方寒金的那个秘书了。

可她能怎么办?她怕,她怕闹开了没有面子,怕闹起来方寒金恼羞成怒要离婚,也怕自己最后硬撑着的那点面子都没了。

她发现对方寒金唯一有用的就是儿女,幸亏她有一双好儿女,所以她一心一意培养,没想到,却因一念之差,落到如今的下场。

为了方便照顾,方寒金在国外替方婉婷挑的学校,就是方诺亚现在入读的学校,兄妹俩在同一个学校,可以相互照顾。

可这个结局不是孟旭想要的,她想要的是方婉婷自己赢来的荣誉,她想要的是方寒金对她一句哪怕只是“辛苦了”的安慰,结果呢?方寒金因为这件事,对她的厌恶都表露在了脸上,一句连续三天没有回来了。

孟旭知道,他肯定去了那个小秘书的爱巢,双宿双飞去了。

……

练习生宿舍,六楼b单元,客厅里坐着四个女孩子,正在打牌。

方星河甩出一对二,气势如虹,“谁要!谁要!”

希尔达捏着一张小三,气的鼻子都歪了,“了不起哦!”

她刚出了一对大一,以外可以跑掉,哪里知道方星河手里竟然还有一对老二,这下是输惨了。

“没人要的起吧?哈哈哈……小七,没了!”扔出牌,方星河得意道:“贴条!”

除了方星河,另外三人都是练习生。

希尔达高考完之后,顺利收到了首都一家著名影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假期无聊,她看到稻禾有招聘练习生通知,就跑过来面试,没想到一下就被相中。

希尔达在高考过后就取了牙套,那颜值就跟坐火箭似的,一下从牙套妹变成了混血美人,面试通过之后,公司又重新给她修剪了发型,终于让樱桃小丸子变成了时尚小天后,因为年龄还小,所以公司没有给她做过火的造型,但是整个人的衣品有了很大提升。

原本学古典舞的基础让她在同批练习生中脱颖而出,学什么都非常快,成了最晚进来的陪衬突然变成领舞的先锋人物,略显混血的模样让她很容易接到一些平面模特的工作,也成了新人中最先接到代言的人。

她跟方星河在宿舍看到,希尔达十分高兴,优秀的人容易遭人嫉妒,希尔达在女团的人员就不好,大家抱团不跟她玩,宿舍的另外两个女孩跟她一起打牌,还是因为方星河的缘故。

方星河拿了撕好的纸条,沾了水,往另外三人脸上贴纸条,“再来一牌!”

打完牌散开后,希尔达到方星河的屋里,问她:“你真的不生气啊?”

“不生气,这是你接到的第一个代言,我要支持你!”方星河晃着脚丫子说:“再说了,方婉婷她都主动退学了,我心里也平衡了一点,所以就更不生气了。年伯同还说,方家答应给我出海洲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这样我姥给我的钱,我就能用在相机上面,多好的事啊!我很满意的。”

希尔达看她一眼,拿脸蹭了蹭她的肩膀,“星河,谢谢你啊,我听说跟我有关系的时候,我可担心了,我怕你生气,但是我又怕我舍不得放弃代言,我这还没出道,就有代言机会,说不定我哪天就成大明星呢。”

方星河拍拍她的肩膀,“希尔达,我看好你。你肯定能成为大明星的。”说完她冷哼一声,“你说方婉婷心里会不会特别不平衡,自己家的代言,她好歹也是学艺术,都是新人,竟然不给她出镜。”

希尔达掐腰:“因为我是无敌美少女啊,嘎嘎嘎!”

嘎完,她又撇嘴:“不过,她也算因祸得福吧,能出国留学,不比在国内上学好啊?”

“对我们来说,要是出国留学那肯定是好的,但是对她来说,可不好。”方星河捏着下巴,福尔摩斯状,“她要是一开始就说出国,那她肯定高兴,不过她的现状来说就是特别惨,人家会说她是国内混不下去,才去国外的,所以她心里应该非常不好受,不但不好受,还会觉得很丢脸。”

点点头,对自己的话深表赞同,“我真是太天才了!”

两个人倒在一块哈哈大笑,笑完又八卦:“算起来也算她倒霉,老天爷代表月亮惩罚他们来了。偏偏就有人因为她几分高考落榜,她一上去,别人就得下来,要是那个考生上了,说不定也没这事了。”

希尔达说对,“这就是命,哈哈哈……”

聊完高兴的事,希尔达又问封皓,方星河惆怅道:“封皓那天都哭了。哎,我感觉我是罪人,我怎么就没上京华呢?当初他帮我复习,就是为了我能上京华。”说着她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还牵手了呢。

这以后不在一个学校,见个面都难,还怎么谈恋爱啊。她越想越觉得惆怅,“长大了就是这个不好,想的多。”

希尔达抿着嘴,朝她旁边挪挪,噘着嘴八卦的问:“你跟封皓这一阵天天在一起,那你们亲亲没有啊?”

------题外话------

可能有2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