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60章 怪谁(二更)

第60章 怪谁(二更)

方星河就知道希尔达肯定要问,这个喜欢写小鸭文的人是没救了。

“希尔达我跟你说,你以后是要当偶像的人,可千万别写那种文了,万一哪天曝出去,你这个超级偶像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方星河受不了她,“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就是想问问,然后继续写,我的答案是,关你什么事?”

希尔达噘嘴:“小气,跟我说一下会怎么样吗?你现在住在这里,还得我罩着你呢。”

“你罩着我?”方星河瞪大眼:“希尔达,请你清醒一点,是我罩着你好吗?现在跟你一起上厕所的人都没了吧?你说你这混的,怎么就跟不知道混个好人缘呢?”

“你以为我不想啊,她们就是不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希尔达四十五度忧伤的看天,“可能,这就是高处不胜寒的滋味吧。”

“喂喂,你还没红呢,就开始自恋了。”

希尔达:“提前体验到红的滋味,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方星河把希尔达赶出去了。

暑假闲来无事,方星河重新拿起了相机,穿梭在大街小巷,开始拍她喜欢的风景和人物照。

偶尔希尔达休息的时候,也会跟着她一起出门,成为她镜头里的人物,只是希尔达喜欢对着镜头嘟嘴卖萌,气的方星河要打她。方星河更喜欢镜头里的人物呈现出一种自然的状态。

封皓站在楼下,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方星河跟希尔达嘻嘻哈哈从外面回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封皓,她对封皓使劲挥挥手:“封皓,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我来好一会了,我不好意思去敲门。”他把袋子递给她:“爷爷让我送给你的,怕你在这边没好吃的。”

“哇,都是我喜欢吃的。”希尔达偷摸伸手,被方星河一巴掌拍下去,她瞪着希尔达:“封爷爷给我的,你不许抢,只能吃我挑剩下来的!”

希尔达撇嘴,狗腿的帮她拿了相机和零食先上楼,“你们聊!”

跑到二楼之后,希尔达偷摸趴窗口往下看,结果被方星河逮个正着,“希、尔、达!”

希尔达被吓的一缩脖子,赶紧提着东西往楼上跑。

等希尔达走了,封皓才牵着方星河的手去旁边的小花园,最近封皓情绪低落,不如一开始的时候高涨,他自己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成熟的心智生起了对未来的恐慌。

两个人坐在小花园里,不要钱的地方,除了蚊子多,别的没坏处。

方星河时不时抓一下腿,抓两下胳膊,身上被蚊子咬出了包,但是两人都不说回去。

太阳下山了,方星河问他,“你这几天都干嘛了?”

“没干嘛。”封皓低着头,“在家里想了点事。”

“哦。”

见她都没往下问,气愤道:“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我在家想什么了?”

“那你在家想什么了呀?”方星河问。

“我在想,你不去京华的话,那之前咱两说好的,上大学谈恋爱的事,还怎么实现啊?”他问。

方星河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当初你那么努力帮我补课,没想到我还是没能上京华。”

封皓茫茫然摇头:“这不怪你,你又不是没考上。只是被人恶意改了志愿罢了。”

方星河想了想,“要不然,等你上了京华,你找一个在京华的女孩子谈恋爱,离的近,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也很好呀。”

封皓怒道:“我找别人,你高兴吗?”

“不高兴啊,但是咱两不在一个学校,想见一面都不容易,还怎么谈恋爱啊?”方星河手托腮,纠结着眉毛,可怜巴巴的说:“哎,我真的太讨厌改我志愿的那个人了。”

“不是你爸吗?”封皓问。

方星河摇头:“不是他,他那个人没闲心管我的事,更加不可能还找个黑客来改我志愿。”

封皓拧着眉,“那是还有别人了。”

“嗯。我知道是谁,但是我没证据,我不能跟人乱说。”她叹口气,拿手拍死一只蚊子后。

“方星河,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俩在大学里都不谈恋爱,等咱俩毕业了,我回海洲来找你,行吗?”封皓把自己想了好多天的话跟她说。

方星河想了想,问:“那,万一咱俩要是在学校里,喜欢别人怎么办?”

“你说呢?”封皓问,他挠挠头,“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喜欢别人。我不喜欢那些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天天王脸上抹胭脂水粉的,看着都累死了。”

方星河诧异:“这样啊,可是,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啊!”

她现在没抹,是因为她舍不得钱买化妆品,但实际上她很喜欢变的漂漂亮亮的。

封皓傻眼:“那,那要是你的话,我,我不会那么讨厌的。”

两人磕磕绊绊的对话又都消停一阵子,封皓才说:“方星河,那这样吧,咱俩在大学里都争取不谈恋爱,如果你真的喜欢哪个男生了,你跟我说一声,这样,我就不等了,行不行?”

方星河点头:“行,那你要是有喜欢的女孩子里,也要跟我说一声啊。”

“嗯。”

纯真少男少女的约定,像是故事书里的童话,染上了浪漫的色彩,让两人都对茫然的未来充满了不可知的期待。

……

跟方星河道别,封皓独自回家,他戴上耳机,把停在路边的自行车开了锁,骑上后朝家的方向骑去。

走到一半,他在一家便利店前停下,进去买了瓶水,一边喝水一边出来,一抬眼看到马路对面有个眼熟的身影,在一扇门前一扇而过,他想了想,突然想了起来,那不是上次那个修改了方星河志愿的黑客吗?

他对那个黑客有印象,毕竟是做了坏事的人,还让他恨了好半天。

他抬头看看,黑客去的不是网吧,而是咖啡厅。

想了想,封皓觉得也没必要找对方,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现在找他麻烦又能怎样?说白了,他不过就是一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小喽啰。

封皓喝了两大口水,平复了下心情,单手推着自行车,抬脚踢起支架骑到车上,正要离开,突然看到方星河的那位继母从另一边过来,推门进了那家咖啡厅。

封皓愣了下,他记得那是方婉婷的妈妈,姓孟,怎么这么巧,黑客和这位孟阿姨都在?有什么东西在他脑子里跑了一圈,他没有犹豫,当即伸手车篮里的帽子拿起来,往头上一戴,锁车穿过马路,推门进了咖啡厅。

他随便点了一杯饮料,咬着吸管,低头在咖啡厅里转了一圈,果然看到那位继母跟那个黑客面对面坐在一块。

封皓一紧张,把吸管和杯子咬开了,他叼着吸管背对那两人,打开游戏界面,组队,坑了一堆好友,还装模作样假装打游戏。

其实孟旭一点都不想出来,但是眼前这个社会青年一直联系,见她一直不理,甚至威胁要去曝光,孟旭不得已才出来一趟,她不耐烦的问:“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如果再想要钱,我是不可能给你的。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如果你想敲诈勒索,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把牢底坐穿。”

社会青年低着头,“不找你没办法,现在有人找我麻烦,我住的地方,已经连续好几天有人不明人士在找我了,我是机灵才逃过好几次,我都不知道要是被抓到,能干什么?我这人虽然没正经工作,喜欢打游戏,但是除了上次那事,我没跟人起矛盾,我就是一个爱好上网的人,能得罪什么人?我想来想去,肯定还是跟改志愿有关。我怀疑是你老公找我麻烦,我这人看着不靠谱,其实我不是贪得无厌的那种人,你给了我钱,我也不会跟你多要,但是你不能害我。我就赚了你几千块钱,给我找这么大的麻烦,谁受得了啊?”

孟旭冷笑一声:“我老公经营一家那么大的企业,全国那么多连锁分店,他怎么可能有闲心找你这样的人麻烦?简直是笑话!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他找你麻烦?他要真找你麻烦,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跟我说话?”

青年抓了抓头发:“你也别这样说,我不是无理取闹,我要是无理取闹,我肯定在你们家这事闹的最狠的时候跳出来了,而不是现在才找你。我确实挺害怕的,你说几个五大三粗的人老找我,我能不害怕吗?我就是个普通人,不偷不抢的,我害怕……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你能不能帮我……”

“我再说一次,我老公没有让任何人去找你麻烦!”孟旭气的提高声音,“你听不懂我说话是不是?我帮你?我怎么帮你?我都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我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找你麻烦,你找我什么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是我让他们找你麻烦的吗?你有时间找我,还不如问问自己干了什么缺德事,让人家找上门了!”

咖啡厅里人不多,音乐声也很小,整个空间显得十分幽静,孟旭的声音一下显得特别突出。孟旭似乎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她伸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压低声音:“这事你别找我,我帮不了你什么忙。自己的事,你自己承担!”

青年被她吼的一愣一愣的,他忍不住说了句:“我能做什么缺德事啊?我做的最坏的一件事,就是缺钱,接了你这个单子。你说,跟你比,到底谁干了缺德事?你改你老公私生女的志愿,这事缺德吧?我在派出所看到那小姑娘,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你还说我干缺德事,早知道是这样的,我当初就不应该接你这事。我原来普普通通一个人,就因为这事,惹上麻烦,你说你不应该帮我一下吗?

“我帮你?那谁帮我?”孟旭反问:“我们的交易结束了,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以后我们也不认识!”

她站起来,转身走了。

……

精英大厦,午饭的时候,方星河在蹭饭:“年伯同,你说,希尔达会红吗?”

“看天时地利人和,能力和运气。”

“那你家那个长的像经纪人的艺人,会不会糊掉?”

“看来你很讨厌宇文桀呀,他个人条件好,糊掉不大可能。”

方星河惊讶:“他个人条件好哪了?我看除了自恋和发脾气,就没看到他有什么好的。”

“他会三种乐器,会创作,会跳舞、编舞,公司打算培养他当全能艺人,不过他的心性需要磨练。”年伯同喝了口水,“忘了跟你说,几月份开学,他在海洲大学跟你是校友。”

方星河震惊:“噗——”

“他去年考进海洲大学,不过他选择先当练习生,所以办了保留学籍,今年复课是因为他心态不正,公司打算磨练他一阵,故意晾他,到时候你们可能会碰面。”

方星河跳起来:“谁想跟他当校友?年伯同,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让他明年再复课?我不想跟他当校友,那人是个神经病啊神经病!”

“手续已经办好了。不但是校友,你们应该还是同一个艺术学院的同学,只是他学的是音乐,你学的是摄影。别再跟他打架了。”年伯同擦擦嘴,站起来走了。

方星河坐在原地,饭也吃不下去了,哎呀,一想到那个炸毛男,她的饭都吃不下去了。

好在还有好消息,封校长特地把她叫去家里,说她调专业的事已经办好了,封校长让她写了一份调专业的申请书,到时候学校会帮她安排。鉴于她的高分成绩,很有可能获得海洲大学为新生准备的奖学金。

方星河顿时精神了:“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我这算因祸得福吗?”

封皓在旁边哀怨的看她一眼,“怎么就因祸得福了?一点奖学金看把你高兴的。”

方星河不高兴:“我要是去京华,肯定没有奖学金,毕竟京华高分多呀。”

“我宁肯你去京华。”封皓别过头不理她。

方星河撇嘴,“我这不是去不了吗?又不是故意的。”

封皓点头,闷闷道:“我知道不怪你,都怪你那个女人!”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