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61章 大学

第61章 大学

封校长拍了封皓一下,“瞎说什么呢?哪个女人?”

“爷爷,我没瞎说,我说真的,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封皓看着远方说:“明明平时看着人特别老实本分,没想到会做这种事。”

他把自己看到的事说了一遍,显然这件事的冲击让他还没缓过神来,嘀咕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方星河低着头没说话,封校长担心:“星河?”他使劲揉揉她的脑袋,小姑娘的头软软细细,摸起来还很舒服,年轻就少,就连头发都是浑然天生的好,比那些天天保养的成年人头发好的多:“其实他们也得到了惩罚,你看,她改了你的志愿,可她也失去了很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我们即便不在意,可天意也在冥冥之中做了裁定是不是?怀恨于心对我们自己而言无事于补,朝前看才是我们更应该接受的,星河你说呢?”

她抬头,对封校长露出一张美好的笑脸,“封爷爷,你说的我懂,我不会怀恨于心。事件已经过去了,她虽然改了我的志愿,但她的目的也没达到,甚至受到了比我当时愤怒心情更大的惩罚,我心理很平静。早就不难过了,我现在最高兴的事,就是封爷爷帮我把专业调了,没什么事比这件事更让我高兴的了。”

封校长如释重负,“真是好孩子,听你这样说,爷爷啊,也不白忙活一场!皓皓,让奶奶多做几个好吃的,星河今天吃晚饭再回去。”他笑呵呵的说:“现在想想,星河不去京华也好,在海洲啊可以常来看我,我有事没事,就给她送点好吃的,皓皓那小子吃不着!”

方星河笑嘻嘻:“就是,我也觉得是!让他吃不着!”

一老一小在院子里笑呵呵的聊天说话,封皓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爷爷跟方星河笑的前俯后仰,他郁闷:“我在的时候都不说笑话,怎么我走了就说了?笑成这样。”

高考过后的假期,从一开始的焦急和等待,变成了后来的放松,方星河从一开始的假释怀到真接受,心态也更加平和。

暑假期间,她一直住在练习生宿舍,希尔达的代言广告也在开学之前拍完。

时间转眼到了高校生开学报道的时间,方星河早已收拾好了自己的大包小包,商世过来送她去学校,方星河自己把包往后备箱塞,一边塞还一边说:“商助理,年伯同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啊?”

“还行,最近在谈合作,想要签一个二线艺人。”商世回答,协助她拿包。

毕竟是才开了两三年的新公司,起步没有那么快,签下的新人不少,但是想要遇到爆火的,还是要碰运气。娱乐圈走红这事很难说,常有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

方星河坐到车里,两只手搁在腿上,乖乖巧巧的样子,让商世有种之前跟宇文桀打架的人不是她似的。

听说不但打了,还打的挺凶,小丫头片子输人也不输阵,打不过也嗷嗷叫。

方星河去海洲大学报到,方婉婷则哭丧着脸被送到了机场,她一个人坐飞机去国外,方诺亚目的地机场接机。

对方婉婷来说,她是被灰溜溜逃走的,再好的学校也不能洗刷她的耻辱。

好在她让她觉得平衡一点的是方星河也去不成京华,要不然她更气。

……

海洲大学的校门口拉出了迎新生的横幅,方星河把自己提前写好的申请书给了历史系的系主任,系主任问了是名字,知道是封校长说的那个小姑娘,亲自带着她找到了艺术系的主任,把人交接了过去。

方星河看着自己的名字被写在了摄影专业的班级最下列,这才放下心了,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摄影系的学生了!

商世把人送到后,又带着她办了一系列入学手续,直到最后把人送进女生宿舍。

方星河跟在后头,操着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直到商世走的时候,她才装模作样的说:“谢谢你商助理!”

商世:“……”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她助理呢。

无力的摆摆手,“跟同学好好相处,有事打我电话。”

方星河点点头:“嗯,回去吧。”

四人间宿舍,已经住进一个人,方星河来的早,挑选了靠窗子的床铺,床铺的布置很合理,上层床铺下层课桌,没有上下铺之分。

先入住的姑娘是个美人。

确切的说,是个风格眼里风情万种的美人,这种类型,赶紧是表演系音乐系更适合一些。

她脸上化了妆,即便如此,也能让人一眼看出光滑细腻的皮肤,一双妩媚多情的凤眼,高鼻红唇,典型的第一眼美人,再看也不会觉得腻。身上的衣着打扮,方星河认不出品牌,但是质地一看就是很好的那种,课桌的格子间里,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的肤护品和化妆品,每一瓶看起来都价值不菲。

方星河看到她第一眼就觉得漂亮,跟希尔达还不是一种类型的漂亮,这种漂亮带了点攻击性,希尔达那种则是青春活泼的洋娃娃,跟眼前这个美人完全不同。

叶乃伊早已习惯被人盯着看,她对方星河微微一笑,可谓百媚恒生,“你好,我们可能的合拼宿舍,我是表演系的,叶乃伊,你呢?”

“哎呀,我真是太好运了!进了一个这么养眼的宿舍,可能我的名字在后面,所以分宿舍的时候没有刚好的,我是摄影系的,我叫方星河,真高兴我跟这么漂亮的同学住一个宿舍。”

叶乃伊歪头看了看她,“你也很漂亮,你长的还有点像那个叫沈一玮的女明星。”

方星河干笑两声:“谢谢啊。”

见方星河在蛇皮袋子里扒拉,叶乃伊放下手机,过来帮忙,“刚刚送你进来的人是你哥?怎么不帮你收拾行李呀?”

“他不是我哥,是……”想想不知道怎么介绍商世,便说:“是我一个亲戚。”

叶乃伊帮她把被子掏出来,又帮她打了水,方星河拿湿布擦了擦床铺,又在床板上铺上报纸,这才把席子铺上,才铺床垫。

叶乃伊打扮的跟仙女一样,帮起忙来却丝毫不娇气,方星河觉得这人美心好还不矫情,是难得的她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美人。

两人正相互聊天,介绍各自来自哪里,宿舍门口一响,又来了一个女生,方星河扭头一看:“……”

海洲一中高十二班的魏馨,方婉婷的好朋友,尴尬的是,在方婉婷被人揭发省三好生的称号造假的时候,魏馨以匿名的身份出现,证明方婉婷曾在好友中宣称“家中有人”,当时魏馨的名字是被打成了魏某。

魏馨有点怕方星河,她觉得方星河这个人不按理出牌,吵架都喜欢夸人,夸她都不好意思攻击对方了。而现在她是有点心虚,方婉婷事件中,魏馨知道自己心里不平衡,她做了落井下石的事,她怕这个事被人知道。

方星河对魏馨咧嘴一笑:“哟!魏馨,真巧啊,你也考来海洲大学啦?我们现在成宿友了!你也是表演系的吧?厉害!”

叶乃伊看了魏馨一眼,脸上带着微笑,不过她太明艳了,所以很容易引起同性别人的妒忌和疏离,魏馨下意识的就想要跟她拉开距离,总觉得跟她在一起,自己会成为对方的衬托。

显然,叶乃伊看人的眼光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她只是淡淡看了魏馨一眼,就知道对方表现出来的敌意。

方星河收拾完自己的东西,看着干干净净的床铺,心情一等一的好,“乃伊,打水的地方在哪里你知道吗?”

她这自来熟的状态,让叶乃伊都有点佩服她,顺手提起脚边的茶瓶,“一起走吧,我来的时候,看到有人提着茶瓶朝一个地方走,咱俩一起找,肯定能找到。对了宿舍钥匙你领了吗?没领的话找宿管阿姨要,这样以后进出宿舍方便。”

方星河拿出钥匙,在叶乃伊眼前晃了晃,“看我看我看我!我比你想象的还要聪明伶俐!”

魏馨抿着嘴,觉得方星河就是个神经病。

两人一起去打水,叶乃伊这个仙女果然回头率超高,哪怕是一个撩头发的动作,都能让路边看起来十分正经的男生移开视线多看一眼。

方星河忍不住说:“乃伊,你这样会让女生嫉妒的!我跟你说,我都能预料到你以后在班里的女生缘有多差了。高中的时候我就有个好朋友像你这样,上厕所都找不到伴。”

叶乃伊对她抛了个媚眼,“天生丽质,我也很苦恼的。”

两人打了热水回来,魏馨也收拾的差不多了,见方星河打了热水,她要去打水,“方星河,水在哪里打的,我去打点热水。”

方星河给她说了下方向和路线,魏馨提着热水瓶出去了,叶乃伊问:“你同学?”

方星河点头:“我原来在艺术班,她也是艺术班的,不过我是学美术,她是学音乐的。”

叶乃伊朝门看了一眼,“看来在原来在班里,她应该是挺受欢迎的。”

“可不是?在班里是美女,班里好几个男生暗恋她呢,”方星河对着自己的床铺,“咔嚓”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封皓:我的床铺收拾好了!

叶乃伊看了她一眼,“男朋友啊?”

方星河摇头:“不是,是好朋友。”

叶乃伊挑挑眉,显然不相信她的话,“好朋友还有拍照片发这个?”

方星河否认:“反正不是男朋友。”

宿舍的第四个成员也很快来了。

一个模样秀气的女生,她刚进宿舍,方星河就知道她是摄影系是,因为她手里提着一个摄影包。

相比较宿舍来的其他几个女生,李丹晨显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她父亲是海洲大学艺术学院摄影系的教授,还没上上高中的时候,李丹晨就知道,自己以后是要上海洲大学的。

她是本地人,家距离学校很近,所以早来晚来都一样,床铺都是一样,她就是临时住住,什么位置她根本不在乎。

来了之后,宿舍其他人果然来了,她是最后一个。

送李丹晨来的家长七手八脚帮着铺床,还跟其他几人套近乎,希望大家平时能多照顾李丹晨,叶乃伊笑眯眯的说:“嗯,相互照顾。”

说完低头摆弄着手机,方星河正跟封皓聊天,趴在床上踢腾着腿,一看心情就很好。

她告诉封皓,大学第一天,一切都很美好。

封皓看着短信,坐在京华大学的宿舍,心里美滋滋的,旁边有刚认识的同学约他出去吃饭,他摆摆手:“等我两分钟吧,我回个信息就好。”

……

海洲大学开学第一天,方星河去教室,艺术学院楼里楼外有人在打扫卫生,台阶上的水迹一踩下去,差点漫过脚指头,方星河抬起脚,看向正在打扫的人,几个阿姨冷着脸,头也没抬得拿着拖把,大开阔斧的“刷刷”拖地,方星河只好踮着脚走过去。

辅导员叫石敬业,是个胖胖的笑咪咪的中年人,石胖子倒背着手,敷衍的说了几句动听的开场白后,指定了班里的第一名当班长,让班长自行开会,慢吞吞的走了。

“同学们大家伙,我是刚刚上任的班长,我先做下自我介绍,我叫魏怀,海洲同县人,大家平时在生活中或者是学习中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商量,能解决的绝不推辞。就算解决不了的,我也会想办法帮助大家,希望我们以后大学四年,能愉快的相处,谢谢大家。”魏怀一看就是性格很温和的人,说话的语调软软的,个子不高,长的细皮嫩肉。

班里的人一窝蜂鼓掌,方星河也跟着拍手,现在班里的人都不熟悉,方星河跟她们还不是一个宿舍的,所以更加生疏。

班会过后,方星河拍下课程表打算回宿舍,走到艺术学院门口的时候,几个阿姨拖完地,正在擦落地玻璃,方星河路过,铺了地砖的地面被阿姨们拖的光亮可见,到处都闪烁着biling-biling的光泽。

几块黄色的三角牌摆放各处,上面写着极为醒目的字:谨防滑倒!

方星河随意看了眼那几个牌子,朝着大门口的台阶处走去,刚走了没两步,脚底一滑,顿时失去重心,在她的“哎哎”声中,她努力又笨拙的想要平衡身体,最终一屁股坐到台阶上,紧接着“dun-dun-dun”,屁股沿着台阶,一路“dun”了下去。

前方一群男生路过,伴随着方星河“啊啊啊”的惨叫声,她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越来越大,越来越震惊,然后她一脚铲倒了那帮打算拐进艺术学院男生中最前面的那个。

------题外话------

有2,但要下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