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62章 冤家(二更)

第62章 冤家(二更)

方星河仰面躺在地上,脚上的凉鞋掉了一只,早上一脚踩进满是洗洁精的脚丫子,不偏不倚怼到了宇文桀的嘴里。

现场一阵寂静,直到一声咆哮响起:“馒头脸,你想死是不是?老子都跑学校来了,你竟然还阴魂不散,老子今天非掐死你!”

宇文桀一翻身,压在方星河身上,伸手就去掐她的脖子,方星河的腿乱踢腾,“……松手!松手!混蛋……救命啊……”

原本跟着宇文桀的那几个男生一见,赶紧过来拉开,宇文桀气炸了:“你刚刚什么东西塞我嘴里了?恶心死我了!你这个死丫头,老子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宇文桀被人拉开,方星河这边被拉开,那边就一下跳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宇文桀就踹了一脚,她怎么可能被宇文桀欺负不报复回来?这一脚踹的太狠,宇文桀被人拉起来都还没站稳,没想到这死丫头竟然跟着踹了她一脚,差点被她踹的再摔。

“你们看到没?馒头脸是你们值得帮?都给我放开,我今天非教训她不可。”宇文桀吼道,“都别拉我!”

“桀哥,别发火!女孩子,人家是女孩子,你还真动手啊?”几个人死活拉着,生怕他真出去打人。

“女孩子?你们眼瞎了吧?她是女孩子吗?她是母猴子!你们没看到她刚刚踹我的样子啊?都、都、都整个人跳了起来!那是猴子!母猴子!”宇文桀眼瞅着就暴走,指着方星河的手都在发抖:“我要弄死她,我一定要弄死她!”

方星河光着一只脚捡鞋,穿上后她斜眼看着宇文桀:“你给我等着!”

宇文桀:“???你还让我等着?你个死馒头脸,老子跟你没完!”

“你以为我怕你?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弄死你!”宇文桀要不是被人拉着,肯定冲过去再打。

“哎哟,我好害怕哦。你一个大老爷们,真牛逼!改天我就给你贴个大大的牛头,牛气冲天,海洲第一打女人高手,太光荣了!”

“你这个死馒头脸……”

“你这个死炸毛男!”

面对着一句都不让的方星河,宇文桀又要炸了,“不行,今天我一定得打死这个馒头脸……”

拉住宇文桀的同学赶紧说:“桀哥桀哥,冷静啊!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女生,你这样当众打女生不好吧?你掐了她的脖子,她踹你一脚,扯平了扯平了呀!”

“谁跟她扯平?死丫头,死馒头脸,脸肿的跟包子似的,还敢对我指手画脚……”

“你长的好,你长的可好看了。长得跟艺人的经纪人似的,你也有脸说我馒头脸,我就算是馒头脸,我也是美少女馒头脸,你呢?你家管理人员都比你长的帅,就你这模样你还想出道当艺人?呵呵,我看你压根就红不了!”方星河怒道:“你长的经纪人是我的错吗?你是爹妈的错!”

“我要杀了她……”

方星河挑衅的看宇文桀一眼,撒腿就跑,临走还丢下一句:“赶紧去整形医院重造吧你!”

九月的第一天,正是学校报道人最多的一天,这极为罕见的一幕无数人来报道的新生都见证了。

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失足滑下台阶,顺带铲倒了一个路过的无辜男生,然后两人不但吵起来了,还打起来了,后来还发展成了相互人身攻击,在场的多人目睹事件整个过程,最终以女生现场逃走告终。

……

宿舍里,方星河正气愤的跟封皓告状,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把宇文桀骂的狗血淋头。

封皓:“!!!”

他赶紧打断方星河:“不是,你怎么又跟他遇上了?他掐你脖子,你疼不疼?你要是觉得疼,你给我报警!”

封皓就恨自己不在身边,他讨厌死两个人不在一个学校了,她被人欺负他都没办法帮忙,他要是去了,非打死那个自恋狂不可。多大的本事啊?欺负一个女孩子,要脸吗?

“我哪知道啊?难怪我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皮子直跳,原来是在那等着我呢……”方星河恨恨道:“等我下次看到了,我还要教训他……”

“不行不行,你下次看到他躲远点,那个人神经病,还不要脸,他不是个东西,你不要跟他硬碰硬,你是女孩子,你打不过他……”

“那我也不怕他啊。”方星河不肯认输,“今天他掐我脖子,我也踹他了。他也没淘到便宜!”

封皓急死了:“那也不要跟硬碰硬,你就别理他,就理的远远的……方星河,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你答应我一声!”

方星河不说话,她凭什么要怕一个长的像经纪人的艺人啊?她虽然打不过他,但是她跟他打架每次都没输,谁怕谁啊?

封皓则是看不到就着急,生怕她吃亏,非让她答应,磨了老半天过后,才让方星河勉强答应。

叶乃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方星河站在宿舍的空地上,一个人对着空气“嘿哈”的比划,她一撩头发,笑着问:“你这是跟空气过招呢?”

方星河说:“我在锻炼下我手脚的灵活度,打架的时候不会输!”

“恭喜啊,开学第一天你就出名了。”叶乃伊坐下来开始补妆,“听说你把学校的一个小艺人给扑了个狗啃屎?还把人家给踹的不能人道了?”

方星河震惊:“谁说的?怎么传成这样了?我确实把他撞倒了,但是我没有踹得他不能人道啊,我就是踹了她的肚子一脚!”

叶乃伊瞟她一眼,“这我可不知道,反正现在外头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刚刚我上楼梯的时候,还听到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说有个不要脸的女的,想要追男神,结果误把男神给铲倒了呢。我听她们说,想把你那只踹人的脚剁下来,替男神出气呢。”

“哪来的男神?”方星河目瞪口呆。

“就是你铲倒的那个,我听说那家伙参加过一个综艺节目,刷了一波脸,有些小粉丝的,你这样的,在学校里容易招人恨的。”叶乃伊提醒。

方星河:“???”震惊:“就那家伙还有粉丝?那些粉丝的眼睛是被兔子屎糊住了吗?他们是怎么想的?”

“这年头,有颜就行。”

方星河想不通:“这年头,真是狗屎都有人粉啊!”

她在宿舍惆怅半天,叶乃伊问:“吃饭去不去啊?我请客呢。”

方星河立马跳起来:“真的?乃伊你真是太好了,我就喜欢你这样愿意请我吃饭的好朋友。”

叶乃伊瞅她一眼,两人一共才认识一个晚上加半个上午,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

不过看在她这么可爱的份上,就认了吧。

两人出门吃饭,叶乃伊本来想要出去外面的饭馆里吃的,结果方星河默认她是去食堂,直接走上了去食堂的路,叶乃伊看她一眼,也没吭声,翻翻眼,任由她带着去食堂,实诚孩子啊,省钱了。

正是饭点,人很多,还有很多送孩子的家长都在,方星河咂嘴:“好多人啊。”

“要不出去吃?”叶乃伊问。

方星河摇头:“第一天来学校,当然是是在食堂了。有纪念意义。”

她把手里的饭卡塞兜里,“我想吃那边那个汤面。”

叶乃伊:“行。加块大排!”

方星河跑到队伍后面排队,“乃伊,我帮你排啊,你吃什么面?”

叶乃伊:“炸酱面吧。”

方星河排队,前面点完的还有在等,这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时不时端着面碗的人喊着“借过借过”,本就高温的天,食堂里显得更加闷热,送新生的人群里还有不少孩子,鬼哭狼嚎的,让人心情都燥热起来。

方星河好不容易排到前面,前方一个阿姨扯着嗓子喊:“87号!88号面好了!87、88在不在?”

“来了!”两个男生从旁边挤了过去。

前面又少了两个人,队伍蜗牛一样往前挪动了一下,旁边的小炒队伍都打弯了,方星河喜滋滋的跟站在旁边的叶乃伊说话,慢慢的朝前挪。

刚刚过去的两个男生端着满满都是汤的面条碗过来,前面那个嘴里嚷嚷着:“让一让!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谢谢!”

男生好不容易穿梭过去,刚好前面又少了一个人队伍再次朝前挪去,后面的男生刚好被隔开,端着碗堵到方星河面前。

男生的手很漂亮,手型细长,指节分明,端着的汤碗满满一大碗,汤水在碗里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溢出来了,方星河的眼珠子盯着面前的面条碗,汤太多了,都烫到男生的手指,他一吃痛,噼里啪啦往下洒,方星河的腿上洒了不少,她看了男生一眼,一个眉眼精致神情冷峻的男生,正拧着眉,有点懊恼似的。

方星河低头怼着那碗,帮他吸了口汤。

叶乃伊:“……”

周围排队的学生:“……”

沈星辰看了看手里的面条碗,又看了看面前站着的女生,什么话没说,转身把面碗送回窗口,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乃伊过去,拿手推推方星河:“星河,有眼光啊,那是我们班今年的第一名,沈星辰,光这名字就迷倒了不知道多少女生呢。你看你把他给气的,脸都绿了。”

方星河老神在在,“他都烫到我腿了。”

“那碗面他都气的不要了。我听班上的女生说,刚刚那小子有洁癖。”叶乃伊笑着说:“星河,你这可是把咱们学校最出名的两大帅哥给得罪了!”

方星河低头提提裤子,裤子上都是面条汤。

叶乃伊怂恿她:“哎,那边的面没人吃,你要不要吃了?还给我省钱呢。”

方星河扭头:“开什么玩笑?我是那么没骨气的人吗?”

“那不但有大排,还有两个煎鸡蛋呢,比你要的只有大排的还要好,你确定不吃?”叶乃伊又推推她。

方星河怀疑:“你是不是想省钱?我踹了人一脚,变成了踹的人家不能人道,我要是吃了那碗面,说不定就传成了我抢了他的面呢。坚决不能吃!”

……

封皓最近很焦虑,他对方星河越来越不放心,上高中的时候他就觉得她特别会搞事,现在他没在身边,他更操心了。

那些男生也不知道会不会欺负女生,万一她被欺负了怎么办?

闹心!

偏偏还不是一个学校的,甚至不是一个城市的,还只能干着急。

“封皓,去网吧去不去?”

封皓回头:“我不去,你们去吧。玩的高兴点!”

他对游戏没兴趣,超强的自律让他比其他男生显得更稳重,对他来说,他到京华就是学习的,原本打算跟方星河一起来的,结果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乐趣没有,动力却十足。

在他心里,他一定可以坐到四年不谈恋爱,最后回到海洲跟她在一起。

……

好在方星河三五不时跟他说一说这边的情况,似乎没提到那个神经病,倒是多了一个把面条汤洒她腿上的人,封皓觉得,这一天天的,就每个消停啊。

刚开学第一天,怎么接二连三这么多事呢?

头疼。

正式上课前两天,方星河在宿舍趴着,魏馨和李丹晨从外面进来,“……你说这么大胆啊?追不上就直接扑,这也太胆大了吧?”

“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故意吸引人眼球的,要不然,哪就有那么巧的事了?”魏馨冷哼一声,“哗众取宠,听说当时还吵了呢。”

“什么吵呀?我看啊,就是想要引起对方注意的。哼,现在不就是目的达到了?宇文桀正到处找她呢。这年头,有心计的女人就是吸引人啊。”李丹晨冷哼一声,“我不是谁的粉,我就是看不惯。”

方星河想了想,跟自己没关系,继续趴床上刷手机。

正对刷的过瘾,冷不丁听到楼下有人喊:“馒头脸!你给老子下了,老子要跟你决一死战!”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