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63章 宿舍

第63章 宿舍

宇文桀(激e,第二声)回宿舍用了半管牙膏,恨不得把嘴里的味道给吐出来。

馒头脸那个恶心人的丫头,他差点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恶心他了,竟然把臭脚丫子塞他嘴里,宇文桀回去之后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不能咽下这口气,偏偏他不知道馒头脸的名字和专业,但是她出现在艺术学院门口,肯定就是艺术学院的学生,他还记得有一次馒头脸是去顶楼写生,在公司蹭水写颜料盘,八成就是学画画的,反正艺术学院的女生都住在一幢楼上,所以在楼下喊。

“馒、头、脸!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李丹晨听到声音,跑到窗户口往下看,“馒头脸谁啊?怎么一直有人喊馒头脸?方星河,你知道馒头脸是谁吗?”

方星河摇摇头:“没听过。”

笑话,她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就是宇文桀到处找的馒头脸呢?

她趴在床上装死,李丹晨在楼上看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刷手机,假装没听到李丹晨在说什么。

宇文桀在楼下喊了能有十几分钟,结果馒头脸没下去,他就被他那帮跟班家狗腿拉走了。

当然,这时候的方星河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毕竟,刚开学,她的happy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大把的美好时光等待她去宠幸呢。

开学一周后,差不多是一所大学的新生都报道过的时间,学校按照往年的惯例,举行了一场大型迎新会。

迎新会自然就是载歌载舞,往届和应届的艺术系学生每年的这个时候,就是他们大出风头的时候,姿态柔美的舞蹈系美女在悦耳的音乐声中舒展身姿,看的下面的学弟们狼性大发,嗷嗷大叫。其中最仙的还属上一届的学姐苏光含的孔雀舞,跳的不比电视上专业演员差,一举手一抬足,眉眼风情,没有一样不美的,狼嚎声吓的院领导频频回头找发声目标警告。

而让女生们疯狂的,则是宇文桀一人包揽多乐器、犹如个人演唱会的摇滚乐盛况,专业的表演和超强的舞台感染力,让铁粉转脑残粉,粉转铁粉,路人转粉,黑子变路人,女生的疯狂尖叫让整个现场犹如群魔乱舞,也让人见识到了追星女孩的癫狂状态。

方星河坐在艺术摄影系最后面的位置,她拿手捂着耳朵,坚定不移的成为了宇文桀的铁杆脑残黑粉,专门黑他!

不过一首吵死人的摇滚乐,原本很多只是听过宇文桀这个名字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个校园明星,虽然只是在学校里火了一点,不过对于其他更平凡的学生来说,宇文桀是距离娱乐圈最可能火的那个人,跟他关系好了,以后的资源也能介绍一点。

如果就是一个宇文桀那还算好,结果,宇文桀表演后的第三个节目,又出来一个男神。

反正,方星河捂着耳朵坐在后面,刚觉得消停点了,结果,又一阵尖叫声响起,方星河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灯光换成了梦幻的蓝色,萨克斯深沉而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像山涧潺潺的流水,像林中悠远的鸟鸣,轻柔而忧郁,一片寂静之中,唯有美妙的音乐流淌。

方星河觉得吹萨克斯的那个人似曾相识,正纳闷,手机短信响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叶乃伊发过来的信息:“你喝了人家的面条汤,无论如何要拍手捧个场!”

方星河震惊,抬头看向场上的“面条汤”,那个吹萨克斯的家伙,就是面条汤?!

果然艺术学院卧虎藏龙,一个表演系的人,吹什么萨克斯?看看周围这帮刚刚还是宇文桀脑残粉的人,转身成了“面条汤”的尖叫粉。

方星河伸手捂头,痛心啊痛心,这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女生的可怕性,她们要是见过顶级帅哥,看到这等货色肯定就很淡定了,看看她,她这就是见识过顶级帅哥,所以再多几个炸毛男和面条汤这样的男生在她面前,她也无动于衷。

一个充满情感的女声配合着萨克斯的悠扬的音乐朗诵:“我,来自远方,是浩瀚无垠大海上的帆船,随风摇荡。我,历尽千帆,只为追寻你的方向。你不必惊讶,无须彷徨,更不要回头,你我相逢的过往,本就是一场梦幻。你走了,我却在梦中从未醒来。我望千百年后,我们再次相见,我的余温还能温暖你足迹的冰凉——”

方星河冷笑,这念的什么玩意?狗屁不通啊,一看就是闲得蛋疼在无病呻吟,今天晚上最精彩的节目,就是艺术学院秃头院长十五分钟的无聊迎新致辞。

叶乃伊短信:记得鼓掌啊。

方星河:拒绝。

:你喝人面条汤了。

:他先烫我的。

:人家还没来得及道歉,你就喝了人家一口汤。

:反正他没道歉。

方星河坚定地抱着胳膊,没鼓掌,反而是其他男生表演了之后,她使劲鼓掌。

自打这迎新会过后,方星河就发现自己成了过街小老鼠,因为到哪都能听到女生在讨论帅哥,要么是宇文桀,要么是沈星辰。

最关键的是,各个女生都开始讨论,宇文桀那天在艺术学院女生楼下喊的“馒头脸”是谁?她跟宇文桀是什么关系?宇文桀为什么找馒头脸?

全校女生都在寻找馒头脸。

方星河这会知道了,除了叶乃伊,她很难找到同盟,因为就连在宿舍里的,魏馨和李丹晨都在讨论“馒头脸”是谁。

“哎,方星河,你听说馒头脸的事了吗?”李丹晨问。

方星河摇头:“没说听过。”

“那我告诉你吧,馒头脸……”

“哦,馒头脸啊,我听说了。”

李丹晨被打断诉说的欲望,有点不高兴道:“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

“知道。”

魏馨看她一眼,“听说宇文桀经常在艺术学院门口转悠,就想逮馒头脸呢,可惜到现在都没找到。”

“那他也太笨了,这上课天天都上,这都一个多月了,还没逮着人啊?”方星河幸灾乐祸,“看来宇文桀不够聪明啊。”

“哎,你怎么这么说呢?”李丹晨有点不高兴,“我是他粉丝,咱宿舍的人以后说话注意点,不能亵渎我偶像。”

“你昨晚上还说我们班那个叫欧阳的长得帅?”方星河斜眼。

“哦,你说欧阳幸司啊,那是我身边的人,我觉得他长的确实帅啊,听说他妈是日本人,他爸是咱们国家的人呢,我觉得神秘。”李丹晨哼唧,一副犯花痴的模样。

方星河撇嘴,把脑袋缩回去,“多情的女人啊!”

魏馨看了叶乃伊的床铺一眼,“那床的怎么天天不在啊?”

方星河瞅一眼,没说话。魏馨跟李丹晨说:“我早上听人说,昨晚上叶乃伊跟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走了,还挽着胳膊呢。听说那男都还开了个保时捷。”

李丹晨伸手捂嘴,“真的假的?”

两人走到叶乃伊的桌子前,盯着柜子上摆放的化妆品看,“哎呀我的妈呀,这里的每一瓶都值好几千块钱呢。奢侈品!”李丹晨拿起一小瓶面霜,只有六十毫升,可看起来就特别贵,“这个小瓶子,估计能抵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我说她怎么用的穿的都是名牌呢,原来是……”

她跟魏馨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有夸张的语气说:“不会吧?”

方星河探头:“你们两个人,停止你们的想象力,尊重你们的舍友。先把东西放下来,再用正常人的语调说话。怎么着?跟一个年级大的人出去就让你们这么惊讶啊?你爸你叔你伯你哥都比你们年纪大,怎么没见你们惊讶?”

李丹晨抬头:“方星河,知道你跟叶乃伊关系好,你也没必要说话这么冲吧?我们就是私底下说说话,碍着你什么事了?多管闲事是不是?”

“是啊,我就喜欢多管闲事,你们私底下说别让我听到,让我听到了就不行。你们要说别人也行,但是说乃伊就不行!”方星河把大半个身体挂出来,“不碍我事,我能说话吗?以后说话给我小心点!”

魏馨有点傻眼,赶紧拽了拽李丹晨,“算了吧,咱们不说了。”

“我凭什么不说啊?她叶乃伊做得出来,还不让人说?我说说怎么了?就算当着她的面,我也敢说!”李丹晨扫了方星河一眼,“我还怕了她?我哪句话是说假的?叶乃伊本来就挽着一个中年男人上了一辆保时捷,人家照片都拍下来了!”

方星河伸手指她:“我再说一次,你说话给我小心一点啊,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我就打你了!”

魏馨一听,赶紧拽着李丹晨:“晨晨,你别说了……”

“魏馨你别怕她,什么样的人跟什么样的人交朋友,苍蝇还喜欢屎呢,就你那样子,你以为我怕你啊?”这才刚开学,方星河就这么嚣张,什么玩意?李丹晨伸手把头发刮到耳后,“我就不信了,她还敢动手打人?”

方星河躺床上没动,手里捧着书在看,当没听到。

魏馨知道李丹晨的爸爸是摄影系的主任,她又想让两人吵起来,教训下方星河,她高中的时候就暗恋封皓,觉得封皓长得帅成绩还好,现在虽然已经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了,但是一想到方星河得到封皓青睐,想起来还是会失衡。可她又怕真吵起来她自己被牵连,心里一时有点矛盾,权衡之下只能拽着李丹晨:“算了吧,别吵了。”

“你就是胆子小,看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就怂,你怕她什么呀?她能吃了你啊?”李丹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魏馨低着头,实在没办法开口说方星河曾经跟她吵架的时候,把她夸得都不好意思吵架了。

李丹晨伸手把拿着的面霜随意往柜子上一放,结果瓶子没放稳,直接从柜子上摔了下来,先摔到了桌子上,然后摔在地上,“啪”一声碎了。

李丹晨愣在原地,魏馨当即连退好几步,就像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一样,李丹晨看着地上摔坏的面霜,张了张嘴,一眼看到方星河倾着身体,脸上没有表情,手里拿着手机,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李丹晨当即说道:“不就一瓶面霜吗?我赔给她好了!”

“咔嚓”一声,方星河对着李丹晨的方向拍了张照片,然后把脑袋缩了回去。

魏馨咬着下唇,“现在……怎么办啊?”

“这有什么怎么办啊?我说了,我赔,就一瓶面霜,我还赔得起!”

“我是说,这一瓶摔坏的怎么办,就这样放着吗?还是捡起来?”魏馨提醒。

李丹晨站在原地没动,她觉得自己要是捡起来,就像是认输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被人一把推开,叶乃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从外面走了,手里提着的银白小爱送到方星河面前,“我刚买的新包,漂亮吗?”

方星河瞅一眼,“好看。”

叶乃伊回头,一眼看到地上的面霜瓶子,拧眉:“怎么掉下来了?讨厌,刚买的,晚上没得用了。”

李丹晨动了动嘴唇,没开口,魏馨也紧张的咽唾液,一句话都不敢说。

那边叶乃伊已经拿纸巾包起整个瓶子,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方星河倾身盯着李丹晨,李丹晨憋了一会,总算开口道:“我不小心碰掉的,我会赔给你的。”

“不用了,”叶乃伊笑笑说,“我再买就是了。”

李丹晨:“我不占你这便宜,我说赔就赔。”她说着打开钱包,“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

方星河兴致勃勃的看戏,魏馨则坐到了自己床位下面的桌子旁,极力摘开自己的关系。叶乃伊诧异的看她一眼,“真不用,也没多少钱。”

李丹晨嗤笑一声:“你的便宜我可不敢沾,谁知道你买这东西的钱是哪里来的?说吧,多少钱?”

叶乃伊愣了一下,随即她轻轻一笑,伸手把顺滑的长发往耳后一刮,“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精致钱包,拿出发票,“那刚好我的发票还在,就麻烦你了。”

李丹晨结果发票,打开一看,当即傻在原地,发票的总价是两万一千四百八十元,其中分别列了六个产品,价格最少的一种也要两千多,最贵的要五千一百八,李丹晨摔坏的那瓶正是最贵的一瓶。

------题外话------

重申更新时间:正常更新时间是早上8:00,不正常更新时间是每天24:00之前,噘嘴亲亲?(°?‵?′??)

2是个优良传统,大渣爷尽量保持,但近来事多,所以会晚~~~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