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66章 我打(二更)

第66章 我打(二更)

一食堂的房顶差点被尖叫和起哄声掀翻。

方星河像一头被惹怒的炸毛小狮子,一把掀翻手里的餐盘,狠狠的甩掉手里的筷子,把凳子和食堂的桌子当台阶,两步踏上去,一下扑倒宇文桀,“受死吧,混蛋!”

周围爆发一阵巨大的声浪:“哇——”

方星河骑在宇文桀身上,握起拳头,对着他的脑袋和脸打了起来。宇文桀哪能乖乖让她打,拼了命的反抗以便保护好脸,“妈的……你个疯婆子……”

“你个禽兽……”

方星河被掀翻,轮到宇文桀打,再来一波反抗,再轮到方星河打。地上一片狼藉,周围一边混乱,更有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学生在起哄:“哦——哦——”

食堂里的工作人员已经有人往这边跑了,可惜想要挤过左三层右三层的人墙却没那么容易。

外面还有络络不绝的学生来食堂,更有吃完了听到动静又往回跑的学生,最后整个校区的人都松动起来,纷纷往一食堂跑。

“疯婆子……”

“混蛋!”

打到最后,两人再次一个抓头发,一个扯耳钉,又开始“嗷嗷”惨叫。

上一次打的隐秘,没几个人知道,这一次可是整个校区都被惊动了,叶乃伊想要拉开,结果娇滴滴的美人有心无力,而周围的人看着两个人在地上一边打一边滚,兴奋的跟看现场格斗似的。

“别打了!一会来了!”叶乃伊的声音被人潮淹没,看到的在起哄看不到往里冲,还有些打了饭忙着去吃的,只是整个打饭的区和半个吃饭区都被人潮占领,打了饭也要有命穿过人群,找到饭桌吃才行。

叶乃伊自己是拦不住的,她十分气愤看热闹的人幸灾乐祸的样子,怒极之下,她一把扯过一个路过的男生的衣襟,“一个个看热闹看疯了?就不能帮忙把两个人拉开吗?你是不是男人?”

欧阳幸司对周围的热闹不感兴趣,他端着餐盘,从人群中路过,没有看一眼那边的人群,却快要走过去的时候,冷不丁被人扯住衣襟,他抬眸看向叶乃伊,猝不及防看到一张美到极致的脸,眸中是来不及掩饰的惊艳。

只是他还没回过神来,叶乃伊已经又扯住下一个被她随即抓到的人的衣襟,“你还是男人吗?拉架啊!”

他站在原地,冷淡的视线看过去,整了下衣襟,转身走了。

叶乃伊接连拽了三四个,每个被她扯过的男生都是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最后在她美目的怒视下,赶紧跑过去拉架。

结果那两人满身油污和菜叶子,躺在地上你拽我我扯你,四肢扭曲的缠在一起,两人都尽力想要拉扯对方,控制对方不能乱动,结果两人都没技术,只能死拖硬拽,互不相让。三四个大男生想要把人拉开,竟然没能成功,因为两人谁都不让谁。

最终,校领导来了。

一看到那两人的样子,校领导气炸了,“像什么样子?这是学校!学校!你们俩在学校打架吗?还不松开?”

那两人就这样还硬撑了两分钟,才犹犹豫豫的松开。

带、家、长!

这是海洲大学有史以来唯二的两个上了大学的学生,被要求带家长的的例子。

宿舍卫生间里,“唰唰唰”的刷牙声以及持续了十分钟,那个刷牙的人恨不得把嘴巴上一层皮都揭掉。

“星河,你都挤了五遍牙膏了!”

“十五遍我都嫌少!”方星河一边刷牙,一边含含糊糊的骂道:“……那个王八蛋,气死我了,老子的嘴巴不是给他亲的!”

叶乃伊手托腮:“亲都亲了,反正也死不了人。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呗。”

“啊啊啊!我饶不了他!”卫生间里一通抓狂,方星河又刷了一遍。

等牙刷完了,方星河也焉了,竟然要让她带家长,她多大的人了,带什么家长啊?再说了,她怎么可能让方寒金到学校来?她宁肯被记大过。

此事轰动全校,影响恶劣,学校当天就出了个公告,严正通报了这件事,至于处罚暂时还没出来。

叶乃伊问:“那你现在怎么办啊?不带家长不行啊?看看你那可怜样,你是不知道你打架的时候有多凶,还从桌子上跳下去扑人家,那时候可一点都不可怜!”

方星河焉呆呆,目光无神,也不答话。

那边李丹晨和魏馨对视一眼,十分幸灾乐祸,方星河在这边忧伤,她们俩在那边谈笑风生,就跟故意似的。

叶乃伊看了她们一眼,又跟方星河说:“要不然,我帮你雇一个人?”

“雇?”方星河诧异:“你是说给钱给对方,然后让人家冒充家长?”

“是啊,反正学校又不知道啰。”叶乃伊说的理所当然:“我高中的时候都不知道雇了多少个了。”

方星河震惊:“老油条?”

叶乃伊白她一眼,“会不会说话?这叫随机应变好吗?就说要不要吧?”

方星河摇头:“不行,这就是额外开支。”她想来想去,最后说:“我想到办法了。”

叶乃伊看她,“说来听听。”

方星河站起来:“我要去市区一趟,找个人来。”

……

精英大厦三十层,方星河背个包,从电梯里出来,直接去敲年伯同办公室的门,“年伯同,我是方星河,你在吗?”

话音刚落,门一把被人拉开,商世面无表情,“进来吧。”

方星河一进去,才发现宇文桀也在。

同样不敢回家叫爹妈的两人在年伯同的办公室相遇。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同时愤恨的瞪着对方,谁都不让谁。

方星河趁年伯同没注意,抬脚对着宇文桀踹了一脚,宇文桀一见,哎呀,还敢踹他?跟着就回了一脚,方星河赶紧跳开,踢空的宇文桀不平衡了,非要踹她一脚,商世赶紧把两个人分开。

年伯同撑着头,正眼都没看眼前这两人。

先来的这个还没说实话,他让人去查了下,才知道出了这么个事,他现在觉得脑仁疼。

方星河陪笑:“年伯同,我知道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我姥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愿意照顾我,我谢谢你。那个,你看在我姥的份上,再帮我个忙行吗?那个你要是太忙走不开也没事,商助理帮我走一趟也行。”

商世叹气,可真敢说啊,刚刚宇文桀已经把年伯同惹恼了,结果又来了这么一个。

年伯同不说话,屋里一下没人敢说话了,就连方星河也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也感觉不再说话。

半响,年伯同低着头问:“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回学校?”

宇文桀:“不是让我去上学吗?”

商世扶额,这小子还有救吗?

“我让你回去,是为了让你知道,公司为你做规划,不代表非你不可。如果你学不会收敛脾气和心性,你不会有机会出道。艺人不单单是在台前唱歌跳舞,不单单要求有才艺,还要品德有素质。以后社会对艺人的要求会更高,有负面消息的艺人、德行有亏、做过违法事情的艺人,都不会被社会所容。如果你在新人的时候就不注意形象,就算你以后火了也会新人时期的形象所累。在你不懂这些道理之前,公司会把为你安排的所有资源,都划分给愿意配合公司节奏的人。”年伯同从办公桌前站起来,“你可以说不在乎,不过你记住,你的合约是签了,如果你不配合,公司会一直让直到懂事为止。”

“我怎么就不懂事?”宇文桀:“我又不是无理取闹,这个馒头脸,就是她,你干了什么事你查过没有?我是无缘无故无理取闹吗?她干了那么多缺德事,你光说我,怎么不说她?”

方星河瞪他,他挨年伯同骂,凭什么扯上她呀?

“你在学校跟女孩子打架?你觉得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会做出这种事来?”年伯同问:“如果换左千城,你觉得他会在学校跟一个女孩子打架?”

“他是他,我是我!凭什么我要跟他一样?”宇文桀一脸不服气。

商世扶额,“你少说两句会怎么样?你还想不想出道了?当初那么好的资源给你留着,你都是自己作没了!你到现在还怪左千城抢你资源?左千城需要抢吗?你再作下去,左千城会自动被捧成一线,你就在十八线待着吧。”

“十八线轮得到他?”方星河嘲笑:“七十二线都不配……”

“你——”

年伯同对商世摆摆手:“先把她带出去等着。”

商世直接提溜着方星河出去,“五块钱,先出来等着。”

屋里,少了其他人在场,宇文桀脸上的表情冷了下来,“当初那个时尚资源说好给我的,但是你们还不是给了左千城?你说话不算话,我怎么了?我都没约粉了,怎么就不给我了?凭什么?左千城现在春风得意,我就非要进学校,还天天骂我,我当初是信任你,才签给你的,你现在这样对我,你还说看舅舅的面子……我看,你就是恨死他了,所以才把他送监狱。他都多大年纪了……”

“我跟孟道渠的事,你还小,你不懂,最好也别瞎操心。我们现在是说你的事,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有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妥?”年伯同说:“想好了回答我,你的回答会决定你以后的发展。”

宇文桀张了张嘴,隔了好一会后才点点头:“是。”

“你认为那里不妥?”他问。

“我不应该随便发脾气,也不应该跟女孩子吵架,更不应该不顾形象,还把事情闹的那么大。也不应该跟馒头脸打架,还不应该故意找她茬……”宇文桀说的不情不愿,不过好歹还知道错在哪里。

年伯同摁了摁太阳穴:“你现在只有十八岁,四年过后也才二十二岁,给你四年时间,你安安稳稳把学给我上了。这四年之间你是组建乐队也好,参加什么比赛也好,我不限制你,四年以后,你顺利毕业,要什么资源我都给你。”

宇文桀抿着嘴看他不说话。

“前提是,不怕再给我搞出任何事出来!”年伯同问:“能做到吗?”

宇文桀点头:“嗯。”他顺手一指外面,“那个馒头脸怎么办?我不找她麻烦,她天天找我麻烦,为了搞我,竟然还特地加入学生会,还写检举信……”

“那么她是无中生有还是无理取闹了?”年伯同问:“据我所知,她虽然故意找茬,可她找的理直气壮。一,你是她的职责所在,二,你的宿舍确实没整理好,三,电器也确实危害宿舍安全。”

宇文桀:“……”

“所以,你要真做好了,还怕别人搞事情?”年伯同走到他面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你记着,你是要当偶像的人,你是要当正能量偶像的人,你是要让人崇拜的对象,绝对不能做让你失去形象的事。跟女生打架这件事,更不能做。明白吗?”

“那……她打我怎么办?”宇文桀问:“她虽然是女的,但是打人也很疼的。”说着伸手摸摸后脑勺,特别疼。

“我跟她谈。”年伯同说:“自己再去想想,我待会再找你。”

宇文桀出去,换了方星河进来。

“年伯同,你骂那个炸毛男了没有?”方星河问,“你不知道他特别过份,我就不小心把他铲倒了,结果呢,他天天找我麻烦,还把我拦死胡同揍了一顿,我都被他捶出脑震荡来了!我能不反击吗?你说是不是?”

年伯同点头:“坐下。我知道,你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他要是不过分,你也不会故意找茬的,对不对?”

“那是。”方星河说的一点都不心虚。

年伯同也表示赞同:“刚刚我跟他说了,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觉得不应该跟女孩子打架,不过呢,你是女孩子,跟男生打架,肯定会吃亏,是不是?”

“是,我也觉得我吃亏了,想想心里都不平衡。”她心有戚戚然,“炸毛男真不是东西!”

年伯同点头:“这样,现在你们俩的事都闹到我这边了,我既然要出面,就要先把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坚决,然后才能一致对外,去学校解决这件事,你觉得呢?”

方星河表示赞同。

“那好,你跟宇文桀握手言和,以后都不要再相互找麻烦,可以吗?这是我的条件。”

方星河努嘴:“我答应了,万一他不答应怎么办?”

“他答应了。”年伯同说:“不用担心他那边,他是艺人,他要顾虑的更多。”

方星河伸手摸了摸嘴,哼唧:“别的还好,但是我被他亲了嘴,我过不去心里这道坎!”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