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67章 知道吗

第67章 知道吗

“我刷了八遍牙,但是我还是不解恨!”方星河挽挽袖子,说:“年伯同,你让他站我面前,让我捶二十拳,这事才算完!要不然,我跟他没完,反正我不混娱乐圈,我不用在乎形象。鱼死网破啊鱼死网破!”

年伯同拧了拧眉,按下内线,“让宇文桀进来。”

宇文桀进来后,瞅了方星河一眼,方星河斜眼看他。

年伯同说:“你要么站在原地让方星河打二十拳,要么直接退圈,你选一个。”

宇文桀:“!!!”

震惊的瞪大眼,“为,为什么?”

“你好好的亲人家女孩子干什么?”年伯同往椅子上一靠,“你以为她是你的那些粉丝?被亲一下摸一下兴高采烈三四天?她本来就讨厌你讨厌的半死,你还敢这么无礼?选吧。”

方星河趾高气扬:“你是挨打,还是退圈?”

“我凭什么退圈?但是我也不想挨打。”宇文桀不满:“我亲一下怎么了?她找我那么多次麻烦,我就亲一下,扯平还不行?”

“当然不行,”方星河瞪圆了眼,“那是我初吻,初吻,我那是留给我以后男人的,你凭什么亲?恶心死我了!呸呸!”

“那你臭脚丫子塞我嘴里了,我恶不恶心?”宇文桀问:“那要不这样,我让你亲一下,我把我脚丫子塞你嘴里你尝尝味?”

“你可真聪明大方,我呸!不要脸有瘾是不是?我亲外面的路过的小狗,也不亲你!想得美!”方星河告状:“年伯同,你家的艺人这么不要脸,你知道吗?”

年伯同:“刚知道。”

“他不让我捶二十拳,你把雪藏!晾着!你看我姥多好,比他好多了,你看在我姥的份上,多照顾我一点。”

“嗯。”宇文桀:“???”

非得这样吗?

“我让她打了,他力气那么大?捶死我怎么办?”

“女孩子没什么力气。”年伯同说:“你就让她打二十下,这事就过去了。”

要么挨打,要么退圈,宇文桀发现了,虽然自己是年伯同的艺人,但是在年伯同面前,馒头脸比自己地位稳。不服气不甘心,但是反抗不了。

宇文桀生闷气,最终,他瞅了方星河一眼,勉强同意:“那……就二十下,多一下都不行。”

年伯同手托腮,对方星河抬抬下巴:“打吧。”

方星河得意非凡,小拳头还没挥出去,整个人都有点飘了,“这是第一拳,是我替我未来的第一任男朋友打的。嗨——”

一拳打在宇文桀的胳膊上,宇文桀拿手摸了摸,又重新站好。

“这是我替我未来的第二任男朋友打的。哈——”

宇文桀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她一眼。

方星河又挥舞着拳头,“这是我替我未来的第三任男朋友打的。呼——”

“你还要点脸吗?你打算找几个男朋友?”宇文桀揉着胳膊问。

方星河把拳头送到嘴边吹了口气:“你管我找几任男朋友。我的每一拳都得有出处,这是第四任!啊哒——”

年伯同现在有点怀疑这孩子是不是不大正常。

“……第五任的……”

年伯同拿手扶额,懒得再看了。

方星河一直数到第二十任,打完了才心满意足,“和解!”

宇文桀:“……”

神他妈和解!

最终,年伯同去了一趟学校,一个人代替两个家长,把事情解决了。

至于方星河跟宇文桀,答应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暂时结束不代表所有的事都结束了。

宇文桀那石破天惊的当众一吻,留下了巨大无比的后遗症,他的那帮脑残粉们,早已把方星河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一夜之间,方星河成了全民公敌,到哪都能遇到宇文桀的脑残粉。

中午,方星河去学校食堂,她跟在其他人学生后面,拿着快餐盘排队,从窗口这头往那头走,等着打菜。

一只大勺伸到前面男同学的快餐盒里,切成正方形的红烧肉鲜红诱人,搭配着土豆烧出来的,香气缭绕,最关键的是瘦肉占了三分之二。方星河一见,对着窗口里说:“给我一份红烧肉,谢谢!”

那只大勺顺势在菜盘里勺起一大勺,方星河喜滋滋的等着肉块落到自己的快餐盒,结果她眼睁睁的看着原本慢慢一勺的红烧肉,随着拿勺那人的手抖啊抖,红烧肉像秋天的落叶一般,哗哗掉进了菜盘子,等那勺子里剩下的菜倒进方星河的餐盘,一堆土豆块里,只有三块红烧肉。

方星河震惊,看看自己的,再看看前面小哥的,她低头看着窗口:“喂,打饭的,你年纪轻轻就得震颤了?这手抖的不轻,得治啊!”

窗口里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勤工俭学部安排的学生:“我就负责打菜,又没拿称量,有多有少这不是正常吗?”

说的也有道理,方星河只好端着餐盘走了。

晚上跟叶乃伊去学校超市买辣条,超市人还挺多,叶乃伊买了一堆零食,方星河就掂着两包辣条。

“星河,就买这么一点啊?”

“没办法,我的钱要省着点花,但是来了也不能一点都不买,意思一下。”

叶乃伊扯了十袋辣条,“我也买点。”

“你那是一点吗?”方星河气愤:“我爱有钱人,因为有钱人买零食会分给我吃。”

叶乃伊对着她一撩长发,做出一个妩媚妖娆的姿态:“我值得你爱。”

方星河站在叶乃伊后面排队,轮到两人的时候,收银员小美眉冷淡的看了她们一眼,每拿起货物扫完一次码,都把东西摔在旁边,等两人回到宿舍,撕开零食吃的时候,才发现有些脆的零食都碎了。

开始两人不知道,以为是挑选的不好,叶乃伊还翘着小手指捏着碎片,“都碎了,还怎么吃啊?看来下次还得选一选。”

方星河:“就是。

三翻四次过后,两人摸出规律了,她们就是被针对了。

叶乃伊无辜:“凭什么针对我呀?被宇文桀亲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这不是被迁怒吗?不行,”叶乃伊站起来,提起包:“我要跟你保持距离!”转身提着小包走了。

方星河:“……”

她现在发现了,原来自己诸事不顺,不是因为运气不好,而是因为宇文桀当初那一亲,食堂里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以致现在学校谁都认识她,宇文桀的那些脑残粉,就千方百计联合起来针对她。

脑残粉真不少啊,处处都有人,就算她在学生会,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啊。

再者,方星河从学生会纪检部被调到了外联部。

原因很简单,当初她一封举报信,不但把宇文桀宿舍的电子产品一锅端了,还把其他人的电子产品也端了,其中就包括学生会副会长。纪检部遭到男生宿舍的投诉,纪检部长很头疼,说什么也要把方星河调走,其他部门一看她这么能搞事,现在还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谁都不敢要。最后几个部门想来想去,最终把她给调到了外联部,学校内部她得罪人了,那就让她跟外面的企业联系,总不会得罪人吧?

于是,方星河现在是外联部的干事,专门协助外联部部长等人负责对外联系,学生会有什么活动,都尽量到外面拉企业赞助。

叶乃伊最近交了新男朋友,拒绝跟方星河去食堂吃饭,方星河自己去了,她拿着餐盘过去,打饭姑娘手又开始抖起来,方星河歪着头看窗口,“你要是把最大的那块肉抖下去,回头我就去写检举信,我就说你往菜里吐口水。”

姑娘拿勺的手一顿,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本来食堂打菜就这样,你有本事自己出去吃啊。”

“哎哟,你这是赶客呢?行,我记着你这句话,我这找领导去,学校开食堂不准学生在这里吃饭,赶我去外头吃?我还没你有本事,你一个勤工俭学的学生,多大的权力啊?”她拿着餐盘问:“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是乖乖给我打饭呢?还是我去找领导让你想打饭都达不成呢?”

姑娘看了看周围打饭的学生,张了张嘴,白了方星河一眼,粗鲁的往她餐盘里舀了一勺菜,这次没敢抖。

吃晚饭,方星河蹲在后厨的出口,从后门出来一个人,她就抬头看一眼,直到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她才站起来,一步冲过去,一把抓住她女孩的头发,在女孩的惨叫声中拽到一边,狠狠抵在墙上,问:“说,是不是宇文桀让你这样干的?”

女孩满眼惊恐,还没回过神,“你,你你谁啊?”

“我?”方星河咧嘴一笑:“你忘啦?每次轮到我打菜,你那手都跟得了帕金森似的,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宇文桀让你针对我的?”

女孩这才回过神来,“你干什么?你还要打人啊?”

她拼命挣扎,“你是方星河吧?哼,跟别人没关系,是我!是我自己讨厌你,超级讨厌你。你敢打我一下试试?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哟,我好怕哟。”方星河“啪”伸手摁在墙上,把她咚的原地,“你说我不敢打你?我连宇文桀都敢打,我为什么不敢你?你这一天天的,是吃饱了没事干吗?老针对我干什么?我跟他都和解了,你还来找茬?让我快快乐乐的过完我幸福的四年时光不好吗?”

“哼,你自以为是吧?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文曲星’有多讨厌你吗?我们画了你的小人,天天每个人都扎一遍!我告诉你,我们‘文曲星’不是好惹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被阿桀亲了一下?恶心了,你以为阿桀想亲你啊?还不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阿桀?……”

“文文文曲星是什么鬼?”方星河问:“我怎么就恶心了?我还恶心宇文桀呢?也不知道他刷没刷牙,竟然敢亲我,恶心!”

“你竟然敢说阿桀恶心?狐狸精,我跟你拼了!”

不等她出手,方星河手里拿着手机一下怼她面前:“来,你打一下试试,看看这照片你在干什么呢?挖鼻屎,你挖出的鼻屎往哪扔了?看到没有,清清楚楚,往菜盆子里扔,这么大一颗!”

女生一呆,仔细一看,照片是她在食堂等学生过来打菜的时候被拍下,她确实挖过鼻屎,但是绝对没往菜里扔,可方星河抓拍的太正了,而且还有个空间错位,所以扔出的鼻屎在抓拍的镜头里,正好落在菜盆的上空。

女生被照片惊呆了,“不是这样的,你无耻!”

方星河不说话,举着照片在她面前晃,“你到校领导面前说去啊!不是为了你的偶像要打我吗?你打呀,打呀!你敢碰我一根头发丝,我就让你丢工作。在学校勤工俭学,家庭条件肯定不好,你乖乖干活就好了,干嘛找我茬呢?说,是宇文桀让你针对我的,是不是?”

女生老实的低头站着,老老实实的说:“没有人让我找你茬,我就是他的粉丝,我那天在食堂打菜,看到他亲你了,我很生气……”

不但是她生气,宇文桀的其他粉丝都生气,他们不打画了小人扎小人,还在学校轮胎专门开了个帖子骂方星河了。

方星河慢慢的握起拳头:“宇文桀!”

她可算知道为什么宇文桀老老实实站那挨打了,打完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原来还有这事在这里等着她呢。看来那小子是知道她以后会遇到这些事,所以才干脆答应挨打的。

阴险啊阴险!

在年伯同那里,他是做了好人,也答应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在学校,可不是年伯同说了算,毕竟这些粉丝都是自发行动的。

回到宿舍,她给叶乃伊打了个电话,“乃伊,借用你电脑!”

叶乃伊回:“密码是123456,零食在书桌下的第二天抽屉里,别打扰我约会。”

方星河打开叶乃伊的电脑,进入海洲大学论坛,注册了一个小号:铁杆黑粉。

开了一个新贴开始写宇文桀坏话:这些年,那么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都干了些什么缺德事?——记校园“呕”像宇文桀“小”事件。

你们知道吗?宇文桀鸟小!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