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72章 可怕

第72章 可怕

方星河一下把封皓护到身后,警惕的瞪着宇文桀:“你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敢欺负封皓,我跟你没完!”

这姿态,俨然是把封皓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一副谁欺负封皓,谁就是她死敌的模样。

封皓看到她顿时一脸惊喜:“星河!”

宇文桀一脸嫌弃:“谁欺负他?我闲的?老子明明是为他好,免得他被你这只馒头脸祸害了。人京华高材生,你算什么?你这样霸占人家,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封皓开口:“什么高材生?星河也应该在京华,她不过是被坏人害的。再说了,我自己都没说什么,你多管什么闲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海洲大学的时候老欺负她,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你单挑的。你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跟我打啊!”

方星河:“就是!”

封皓抵她一下,“你不要跟着瞎起哄。”

“哦。”

宇文桀见鬼似的看向方星河:“你有病吧?老子跟你说句话,你跟吃了炸药桶似的,他骂你,你还乖乖答应。你这病的不轻啊!”

封皓跟方星河两人同时:“要你管?!”

宇文桀炸了,挽袖子:“你小子过来,打架是吗?行,奉陪,有本事咱们去顶楼去!”

方星河一下挡在中间,“凭什么你说什么就什么?还顶楼?顶楼你家的盖的?你打啊,你完了封皓什么事都没有,你呢,呵呵,我跟年伯同告状,到时候,你就躲马桶盖上哭鼻子去吧!”

被她这话一说,宇文桀想起了年伯同的话,一下怂了下来,“你以为我稀罕跟你打?你给老子等着!”

封皓:“怂蛋!”

宇文桀一听,又要上前,方星河赶紧拽着封皓进电梯:“走走,我们下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这里太吵了!”

人就是这样,为了面子不能做的事被人激一下也会做,别到时候因为封皓一句话,害人害己。不划算,方星河不喜欢有人因为自己或者身边的朋友坏了前程,她被改了志愿这事已经让她痛心很久了,懂得难受的滋味,所以不希望再有人也这样难受。

她拉着封皓的手,“我们不跟他吵,掉价!”

封皓:“就是!”

宇文桀对着关起来的电梯门:“呸!”掉头走了两步,觉得不解气,又回头,“我再呸!”

……

楼下便利店门口,方星河喜滋滋的捧着冰淇淋在吃,两人坐在路边的花台上,封皓问她:“你说的那个救你的同学,你感谢过了?”

提到这个,方星河回答:“算感谢过了吧。”

“以后你就在学校安安分分学习,别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接触,行不行?”封皓想起这个就担心,趁着国庆长假说什么也要回来。

“知道了。”

“什么时候说你,你都说知道了。”封皓抱怨,“你看看别人在学校里,多乖?我们班上的同学,个个都老实。也没人敢欺负他们。”

“我也老实。”方星河说:“我前两天还参加了一个投稿大赛了,我前后花了能有一个月的时间呢,我什么坏事都没干。”

“我知道,你乖的时候很乖,但是……”封皓着急的抓抓头,但是她大多时候都没那么乖巧听话啊。

“封皓,你放心好了,我去海洲大学是去上学的,又不是去找事闹事的,人家不欺负我,我怎么会欺负别人呢?”方星河伸出手指列自己的优点:“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找事,但是别人找我麻烦,我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

封皓抓头,他担心的就是这个啊!

一般人被人找麻烦,大多息事宁人,可她不是,别人找她茬,她肯定会报复回。

“你看,我们开学才多久?你就跟那个神经病又是打架,又是吵架,还掉河里了,多危险?”封皓说:“要知道,很多人一辈子都没不可能遇到这么多事,你就都遇上了。”

方星河放下正在吃的冰淇淋,扭头盯着封皓,“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老说我。再说了,你特地回来就是来教训我的吗?烦人!”

她不高兴的站起来,“我要去找希尔达了!”

这是不高兴了,封皓急忙拉着,“哎,你别生气啊,我不说了还不行?我这也是担心,不是要教训你,我是怕你被人欺负,我又没办法在你身边保护你。”他抵抵她:“不生气行吗?咱俩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我也不想让你生气。”

“那你就不能说我。”方星河“哼”了一声。

“行,我不说了。”封皓急忙换了手拿冰淇淋,“我们找个地方玩行吗?还是你想吃点什么好吃的?我给你买。”

方星河指指楼上,“我们喊希尔达一起吧,我跟她也好久没见面了。”

封皓有点失望,他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赶回来看她,还要掺和着其他人在里头,但是她提出来了,他只能答应:“行。”

两个人又上去,等希尔达排练完一起下去吃饭。

希尔达练完,拿着毛巾擦汗,一眼看到方星河和封皓,赶紧跑过来,“星河。哎呀,封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眼珠子在两人身上打转,笑嘻嘻的问:“是不是刚回来就来看星河了呀?嘻嘻。”

方星河瞪她,“嘻”个什么鬼?别不是又想到什么小鸭文剧情了吧?

“咱中午一起出去吃饭吧。”方星河说:“封皓请客。”

希尔达看了封皓一眼,摇摇头:“那不行,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吃饭。我现在的饮食被严格控制,要保持身材控制体重,还要保护嗓子,很多东西不能吃。”

方星河傻眼:“真的?想不到年伯同这么黑,这些东西都要管!”

希尔达抿嘴,这话可不是她说的,是方星河说的。

封皓看希尔达一眼,“那我带你去吃吧,希尔达以后是要当艺人的,跟我们不一样。我们不用这么规矩约束。”

方星河点头:“那好吧。”

封皓拽着方星河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希尔达一眼,希尔达趁机朝他做了个“加油”的姿势,封皓忍着笑,带方星河立刻排练室。

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宇文桀也过来等电梯,眼睛看着电梯门开口:“啧,这是专程凑一块拉手呢?哎,你们俩亲过嘴吗?别到现在,只拉了手吧?”

方星河刚要开口,封皓握了握她的手,意思是不要理他,方星河忍了下来。

电梯到了三十楼,两人一起站进去,宇文桀也跟着走了进去:“我说,你俩现在这是异地恋?听说异地恋问题多,不是劈腿就是小三多,你俩能撑多久?”

方星河问封皓:“你有听到苍蝇叫?”

封皓撇嘴:“挺吵。”

宇文桀嗤笑:“哎呀,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电梯门开,宇文桀伸手戴上套头衫的帽子,先一步钻出电梯。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方星河说:“多讨人厌啊。我听希尔达说,他们公司有规定,不能谈恋爱。所以看到人家男的和女的在一块,他心里就不平衡。尽说些让人讨厌的话!”

封皓抿着嘴,压抑着嘴边的笑意,她这样说出来,是不是默认他们的状态其实就是在谈恋爱?他没有反驳,而是跟着附和:“就是!”

两人手拉手从大厦门口出去,一边走,一边说话,方星河走路不老实,摇摇摆摆蹦蹦跳跳,封皓时不时还得提醒她不要碰到别人,走在路上,外人眼中,一看就是小情侣。

宇文桀坐在车里,旁边坐着经纪人,见他老朝外面看,经纪人开车,问他:“看到什么了?”

宇文桀冷漠道:“看到苍蝇落在大便上的奇景。”

经纪人失笑:“这地方哪有大便?”

“多着呢,主要是你没有一只发现臭的鼻子。”

……

到了晚上封皓才回家,家里人根本不知道她要回来,所以看到她回来的时候,一家子都很吃惊,“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漏?你这是要给我们惊吓还是惊喜?你这孩子……”

封皓扔下包,“在学校也没事,我就回来了。”

一家人除了开始的惊讶,更多的还是惊喜,封校长坐在沙发上,把眼镜摘下来,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回来的?”

封皓咳嗽了一声:“那个,刚到没多久。”

“爸,肯定是刚回来啊,这还用问吗?”封皓妈乐呵呵的看着儿子,越看越觉得自己天下最帅最聪明。

封校长只是瞅了封皓一眼,也没说别的,拿了遥控器看电视。封皓心虚的看了爷爷一眼,端着被子假装喝水。

……

湖畔十三a,孟旭坐在沙发上,晚上六点,正是饭点,诺达的别墅只有她一个人。

方寒金说晚上不回来,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孟旭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去找他外面的女人了。两个孩子都在国外,国外没有国庆假期,自然没法回来,现如今,整个家只有她一个人。

天已经黑了,可这么漂亮的房子,却一点人气都没有。

客厅的灯亮着,她坐着姿势像是僵化一般,一动也不动。

其实这么多年的生活都是这样,可今年不同。

以前方寒金即便不回来,方诺亚即便出去上学了,可孟旭身边还有个方婉婷,有孩子在,方寒金不回来也没关系,但今年就连方婉婷都不在家了。她守着这么大的家,其中的孤单寂寞和凄凉只有她知道,到了外面见了朋友,她依旧一副人生赢家的姿态。

是的,人生赢家。

有最帅的老公,养最出息的儿女,住最大的房子,开最豪的车,谁不羡慕?

其他朋友身边呢?要么家里破产,要么婆媳不和,要么子女不孝,鸡飞狗跳满地鸡毛,她在所有人眼里都是最幸福最让人羡慕的那个人,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个印象。

她知道等不回方寒金,她终于动了一下,慢慢的站起来,没有表情的面容看着又苍老了几分,她挪动着僵硬的腿,慢慢朝着餐厅走去。

餐桌上摆放着四五个荤素搭配的菜,她慢慢的坐到位置上,端起碗,慢慢的吃着,吃着吃着,孟旭也不知自己想到了什么,眼泪流到了碗里,她哽咽着,继续夹菜,在抽泣中吃完了了又一顿孤单的晚饭。

……

练习生宿舍,方星河跟希尔达挤在一块,两个人坐在被窝里说话,方星河问她:“当练习生辛苦吗?”

“还行,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新闻。”希尔达回答:“再说习惯了也就正常了。对了星河,我最近在犯愁,你说我是先忙着工作出道呢,还是先顾着学习呢?我想先休学,等过几年了再上学。我是怕我现在有点资源,上了学之后就没有了,到时候要名气没名气,要资源没资源,太亏了。”

“那怎么行?”方星河一下坐起来,“你自己想啊,你要是不上大学,那你现在的学历和文凭就是高中毕业。到时候你确实混成了大明星,可是你的学历会成为人家攻击的对象。你没看那些明星的黑粉,到处都在黑对家,就怕找不出话题了,你这种的话题,可是你的脑残粉都洗不白的。你说以后可以复学?你拿你的脚丫子想,你现在上学,人家说你是自己考上的,是真本事,你要是等成名之后再去上学,人家就说你那是走后门!这学历问题,绝对会成为你一辈子甩不掉的黑料。”

希尔达鼓着嘴不说话,“可是我要是上学,这个时间上真的顾不过来啊。”

“顾不过来也要顾。”方星河说:“这事你不能自己决定,这不是小问题。你看看现在娱乐圈,没有上过大学受过专业表演的演员,那人家也是经过了时间和经验的积累才有了成就,你说你现在要怎么积累人生经验?你不可能去当服务员,也不可能去挑猪草,你又不上学,又不能在社会上学习,那你拿什么在娱乐圈立足?脸蛋吗?那能撑多久?十年?二十年?你要知道啊,娱乐圈是个比大社会更加复杂的小圈子社会,关系更加错综复杂,你进去了,想出来没那么容易。你现在没根基、没演技、没学历、没人脉,你不上学,不读书,不学专业,你让公司以后用什么东西来捧你?长得好看是很好,但是以后会源源不断长的好看年纪还更小的人冒出来。各行各业,想要正在立足,还是得有真本事,要不然长的再好看也会被淘汰。”

希尔达鼓着嘴看她,“你干嘛打击我啊?我就说了两句,你说那么多句……”

“打击?我不但要打击,我还要加大火力,你就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方星河有点生气,“我不知道是谁跟你传达了这样的观念,但是希尔达你想想,咱们在高中的时候说得话你还记得吗?我说我要当摄影师,你说你要当多才多艺的演员,是不是?我现在走在既定的路上,按部就班,你呢?你也走在既定的路上,但是你比我幸运,你被年伯同签啦,也就是说,你以后的路会比我、比我们当时班上的很多人都走的顺畅,你好好的康庄大道不走,非想走细细的独木桥,确实,走过去一步登天了,然后呢?你觉得你是能成为年轻的演员还是能成为多才多艺的明星?你明明什么都是半吊子呀。”

希尔达迅速的焉了下来:“我怕我以后没机会了,张爱玲不是说了吗,出名要趁早,我也想趁早嘛。”

“你不能被一句话误导,咱们的时代跟她那个时代能一样吗?现在是什么时代?信息时代,你肚子里有没有货,黑粉能把你祖宗八代都给扒啰。你就记着,你现在的力量撑不住你的梦想。”

希尔达一头倒在被子上:“讨厌……我爸不同意,我妈不同意,连你都这样说……”

“不同意就对了。就不能同意。该读书的年纪,还是多读一点书好了,哪怕学不到知识,那在大学里养养气度也是好的。”方星河推推她:“再说了,现在大学也很开明的,如果你真的有好资源,公司肯定也会想办法的,拍个广告、拍个杂志,要不了多久,请个几天假还是很容易的。”

希尔达瞅她一眼,赌气似的看向一边,不说话。

“年伯同怎么说啊?”

“我还没敢说呢。我觉得老板嘛,我是给他赚钱,他应该会同意。”

“同意什么呀同意,不能同意的,不能因为娱乐圈有人退学进圈火了,你就跟着学。”

希尔达长嚎一声,“真讨厌,我为什么要不是二十二岁啊,这样我就是毕业的年纪了。”

方星河瞪着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临睡觉前,她想来想去,拿起手机给年伯同发了个消息:年伯同,希尔达想要休学专心工作,你觉得她的想法怎么样?

很快年伯同回复过来:可以考虑。

方星河一下跳了起来:???果然是黑心肠的老板,上学的年纪不让她上学,就想着她给你赚钱,你安得什么心呐!

年伯同:生意不是慈善。推出的每个新人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公司需要收回成本并赚钱,这样才能培养更多的新人,实现更多人的理想。

方星河看着年伯同发过来的话,抓抓头,好像也对。

------题外话------

传统睡着了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