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73章 还打?

第73章 还打?

手机终于消停了。

年伯同看了眼手机,扔到了一边,一个黄毛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光凭感情用事怎么行?好在孺子可教,这么快就能理解管理者的苦衷,而不像那种光有正义感,别的什么都不管的小天真。

晚上跟希尔达挤一个被窝,方星河闭在眼睛想了很久,突然发现她跟年伯同说话的时候,她是站在希尔达父母和朋友的角度,没有站在希尔达本人以及年伯同的位置想。

因为立场不同,所以冲突就形成了。

“希尔达,”她闭着眼睛说:“虽然我觉得年伯同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身为好朋友的立场,我还是希望你能把大学上完。四年大学,一定会让你学到在社会上学不到的东西。”

希尔达嘻嘻傻笑了两声:“还没决定呢,我爸我妈不同意,我也不敢做主。我还在想你之前讲的跟宇文桀打架的事呢。”

“宇文桀是个神经病,你也要离他远一点,知道吗?”方星河提醒:“那人不是好东西。”

“嘻嘻,知道了,我听公司的人说,他喜欢约粉。”希尔达说:“但是他跟你打架,我很讨厌。对了,我跟你说个有关他好玩的事,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怼他。”

“什么事啊?”方星河好奇。

“你知道宇文桀的原名叫什么?”

“原名?怎么还有原名啊?”

“艺人有原名很正常,一般有原名的,大多是原来的名字跟公司要给艺人立的人设风格不符,所以公司才给艺人重新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像我这样的,经纪人说名字很特别,不需要改,但是在我们队伍里,其他四个人的名字都改过。”希尔达翻个身趴着,“宇文桀的原名叫宇球球,小名叫球蛋。”

方星河惊喜:“我记得宇文是个复姓啊,他不是姓宇文吗?”

“当然不是,他姓宇,公司特地给他第二个字改成文,这样人家就以为他是复姓,是不是一下就多了言情男主的味道?听说他的桀取字是在立他的人设,他脾气不好,公司就打算让他走暴君人设,历史上不是有个暴君皇帝叫桀吗?就取自那个字。”

“我那个去!”方星河搓手,原来还有这么一说,“我竟然刚刚知道,要是早一点知道这个名,我在学校里就没有那么多事了呀!宇球球,球蛋……哈哈哈哈……”

希尔达:“嘻嘻,以后他要是再烦你,你就喊他本名,外面没几个人知道。公司也不让说,他身份证的名字是被改过的,就是怕这个名被曝光。”

方星河兴奋:“那曾用名也跑不了!”

“身份证上体现不出来嘛。”

方星河心满意足的睡着了,下次宇文桀再敢胡说八道,她就拿这个跟她说事。

最近方星河没事,要么去找希尔达,要么就拿着相机到处晃悠,封皓骑个自行车跟她一起晃。海洲到处都是长假旅游的人,封皓就骑车带她去人少的地方拍照片。

七天长假,两人一大半时间用来拍照,其他时间在精英大厦打发了。

假期最后一天,方星河送封皓去车站,“你到了跟我说一声啊,我下午也要去学校了。”

封皓点头,提醒:“学校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两个臭皮匠,赛个诸葛亮,对吧?一起商量,肯定比没人商量来的好,是不是?”

“没错。”方星河点头赞同。

她倒背着手,目送他进站,等封皓回头,又拼命对他摆手,“封皓,我们都加油哈!”

封皓对她点头:“嗯,都加油!”

回到精英大厦,公司安排车送希尔达去机场,她要飞回学校,两人在公司门口告别,方星河回三十楼后惆怅道:“假期一眨眼就过去了,都回学校去了。”

年伯同:“因为短暂,所以才让人期盼。”

“也对。”方星河坐在椅子上,低头摆弄相机,回看里面的照片,自言自语:“……我发现我是个天才,我发现我拍的每张照片都好看……”

年伯同朝她相机看了一眼:“是吗?”

方星河立马拿了相机,跑到他身边,举到他面前让他看,挨得近了以致两人的衣服碰到了一块,年伯同僵了一下,他不着痕迹的避开,视线重新看向她的相机,“确实不错……”

方星河把手缩回来,“是吧是吧?我也觉得。”

她拿了行李包从年伯同办公室出来,她抬手闻了闻自己胳膊,觉得没什么味道啊,怎么能那样嫌弃她呢。

商世过来:“哟,五块钱,不回学校?”

“回,正准备回去呢。”

“你是回海洲大学?你等会儿,楼下有车,你刚好跟着一起去。”商世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你下去把,司机在等你。”

“哦,我能蹭车?太好了!”方星河跑去乘电梯,“谢谢商助理!”

她跑到楼下,果然停了一辆车,她跑过去,扒着窗口问:“商助理打过电话,捎我一层吧。”

“上车!”司机是个笑面大叔,方星河拉开后车门,一屁股坐上去,等坐上去之后,才发现车里坐着的另外一个人是宇文桀。

方星河:“……”

宇文桀冷笑:“蹭车的?”

方星河目视前方:“司机大哥,麻烦开车。”

见方星河不理他,宇文桀拿腿撞了方星河一下,“跟你说话呢,蹭车就是这个态度?”

“我蹭的是商助理让我蹭的车,又不是蹭你的车。”方星河睨他一眼,“你少找茬啊,你要是再找茬,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宇文桀笑的猖狂,“你对我不客气?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馒头脸?”

方星河点头,目不转睛看向他,突然朝他咧嘴一笑,她倾身上前,抬手在宇文桀脸上拍了两下,一副慈母笑:“当然是好好疼爱你疼爱你啊,球球。”

电光火石之间,宇文桀想要揍她的动作被最后“球球”两个字炸的僵在原地。

他抬头,方星河的脸上还保持着温柔的慈母笑,对他笑的阳光灿烂,语气温柔的问:“怎么了,球球?”

宇文桀的眼角抽了抽,在她第三次要喊出口的时候,猛的一下扑过去,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问:“谁?谁告诉你的?谁跟你说的?你从谁那里听到的?你给老子说清楚!”

方星河拿手挠他的脸,“小心你脸上的玻尿酸喷出来……”

“老子掐死你!”

前面司机一见,赶紧靠边停车,拼了半条老命才把两人拉开,打死他都想不出来这两人为什么会打起来。

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另一个可是公司近两年打算推起来的人气偶像,不是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怎么他们俩到一块,女孩子不但没有冒星星眼,还跟偶像打了起来呢?

方星河对着一边后视镜检查自己的脖子,“暴力狂!家暴男!你以后被人曝出打女朋友,我绝对一点都不惊喜!”

“母猴子,恐怖女,你以后传出打你那个小男友,我一点都不奇怪!看把老子的脸挠!”宇文桀霸占另一半的后视镜,对着镜子检查脸部受伤情况,越看越气,指着方星河说:“你给老子等着!”

方星河抱住瘦瘦的自己:“哎哟,我好怕哦!”

司机站在阳光下凌乱,他不能把两个人的其中一个都丢下,宇文桀是公司艺人,自己这趟就是专门送他,而这个圆脸小姑娘,则是商世特地打电话让捎着的。虽然司机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但她最近经常出入在公司,而且频繁自由进出年总的办公室,一看就是跟年总认识的,简单一句话,那个都得罪不起。

但是这两人坐后面打架啊,司机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其中一个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把两人分开。

可想把两人分开也没那么容易,因为两人谁都不愿意坐在前面,倒不是不愿意,而是两人较劲,觉得谁坐在前面谁就输了。

司机苦口婆心的劝:“这个前面的位置挺好的呀,视野好,有什么热闹可以第一时间看得见,是不是啊?”

宇文桀冷哼:“这车是送老子去学校的,她不过是个蹭车的,让她坐前面。

方星河:“我是客人,还有让客人坐前面的道理?待客之道让人佩服、佩服!”

司机吐血:“那……那二位,你们坐后面,能不能不打架?”

他年纪大了,心脏不好,万一人头打成猪脑袋,那可怎么办啊?

何况宇文桀还是艺人,瞧瞧那脸被抓的,好几道血痕痕。

方星河想了想,“有一个坐前面也可以,我要求跟他决斗!”

司机震惊:“还,还打?”

然后司机无语的看着方星河跟宇文桀拉开阵势,两人各自握着拳,死死的盯着对方,一副斗牛的姿态,气氛紧张的司机想打电话给商世汇报情况。

下一秒,方星河跟宇文桀同时动了:“石头、剪刀、布!”

于是,两人分开了,宇文桀铁青着脸坐在前面,方星河得意洋洋晃着脚,大刺刺坐在后面。

即便分开,两人也没消停。司机发现车内的后视镜成了两人眼神战斗的利器,他们通过后视镜再打眼神战,你瞪着我,我瞪着你,不瞪到对方人数决不罢休。

司机默默的伸手,把后视镜从朝自己那面掰了掰。

失去了辅助工具的两人终于暂时消停下来。

车行到半路,路过一家便利店,宇文桀突然说:“停车,我去买点吃的。”

说着,宇文桀下车朝便利店走去,方星河跟着下车,“司机大哥,我也去。”

她去便利店,找到零食钱,买了袋小面包。

她其实不饿,主要是担心待会宇文桀买一堆吃的,会馋到她。毕竟在一个空间内,其中一人吃东西,其他都会不由自主咽口水,这不是因为馋或者想吃,而是条件反射似的咽口水。

宇文桀一见,付了钱,快速的朝外跑去,然后坐到了后面。

方星河付完钱出来了,一见大怒:“你赖皮!”

“我怎么赖皮了?我们那是赌的前半段路,后半段路可没说也算在里面。”他指指座位:“坐前面去!”

方星河不坐,跑过来拉车门,死命往上挤,打算挤到后面,结果宇文桀拼了命的不让她上,“你给老子坐前面去!”

最后没办法,方星河只好坐到了前面,要不然半路被丢路上怎么办?

她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系上安全带,回头恶狠狠瞪他一眼,随即又恶意的一笑,小声道:“球蛋。”

宇文桀“嗷”一声扑过来,“你再说一次!”

司机:“好了好了,我发车了,咱走了咱走了!那个小桀啊,你坐好了,安全带系上,别闹了别闹了!”

方星河瞬间心满意足,也不过份,喊完气他一下就算了。

她打开小面包的袋子,在司机的前面的挡风玻璃那放了两个小面包,“司机大哥,我放这里了。回头你饿的时候,还可以临时充充饥,垫垫肚子。谢谢你今天愿意捎我一层啊。”

司机受宠若惊,“我就是个开车的,你还想着我,谢谢小姑娘啊。”

司机也得分给谁开车,给艺人开车,几乎没人关注到他们,当然,如果给知名艺人开车,可能会有狗仔出钱买些小道消息,给不知名艺人开车,那就是一份工作了。

方星河两块小面包,让司机大哥很高兴,东西不值钱,被人想到的心意最可贵。

方星河自己撕了一块小面包吃,一边吃,一边跟司机说话,直接把后面那个人给漠视了。

宇文桀坐在后面,拧开瓶盖喝水,冷眼瞅她一眼。

他坐在驾驶座的后面,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她鼓鼓的脸蛋,也不知道在嘴里塞了多少吃的,那半边脸塞的跟蜡笔小新的侧脸似的,时不时还张嘴闭眼一阵傻笑,就算笑出猪哼也证明不了什么。宇文桀从鼻孔里发出嘲笑,傻子吧,说什么了就那么好笑?

他喝了两口水,把水瓶盖上,又朝她看了一眼,长了张馒头脸,还得意洋洋,以为眼睛长的好看点,睫毛长一点就可爱了?也不知谁给了她勇气,竟然敢跟他叫板。死丫头,别以为现在的样子就能欺骗得了他,再怎么样,也掩盖不了她是凶悍母猴子的事实,总有一天,他非……方星河突然回头,瞪圆了眼,凶道:“你看什么看?”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