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74章 球球

第74章 球球

第74章

宇文桀气炸:“老子怎么就看你了?老子是看前面,是前面!再说了,你怎么知道老子在看你?自恋狂吧你!”

方星河指着他:“我都抓到了,还敢否认。你还想掐我脖子是不是?你掐啊!你掐啊!我挠不死你!”

司机:“……”

刚刚还温温柔柔的小姑娘,怎么他就眨了下眼皮子,就变的这么凶呢?

司机茫茫然看着前面开车,耳边是小姑娘和宇文桀的吵架声,真是一句都不让啊!

一路有惊无险的送到海洲大学校门口,司机亲眼看着两人从车上下去,重重的松了口气,他的任务总算完成了,总算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下车后,方星河后面背着包,前面拿着相机,跟司机挥了挥手,抬脚就走。

宇文桀把帽子卡住大半个脸,跟在她后面,“喂?喂?”

方星河当听不到。

“馒头脸,馒头脸!老子跟你说话呢。”

方星河站住,扬着一张甜蜜的笑脸,问:“球球,你要跟我说什么?”

宇文桀又炸:“你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他左右看看,发现有人朝她们看,一把拉住方星河朝一处树木丛后面拽,逼问:“说,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叫我一次馒头脸,我就喊你一次球球!”

宇文桀震惊:“到底是谁跟你说的?”

方星河斜眼:“我偷听来的。原本我还将信将疑,不过现在看你这反应,看来你真的叫宇球球,小名球蛋。谁给你起的名?世界上那么多好听的名字你不起,叫什么球球,光听着就不高端大气上档次,你家是暴发户吧?”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人灭口?”

“大好的前程的,这种气话不要说。”方星河淡定道:“蛋定蛋定,慢慢习惯就好了!”

宇文桀中觉得她说的“淡定”是“蛋定”,威胁道:“你说话给我小心点!”

方星河摊手:“你说话也给我小心点,要不然,鱼死网破!”

说着对他做了个凶狠的表情,撒腿就跑。

宇文桀一愣,随即跟着就追:“你跑什么呀?说着话呢。你就告诉我,是谁说这话被你听到的?”

“不认识。”方星河说:“我上厕所的时候听人说的。”

她快步朝前走,宇文桀跟在旁边:“什么样的声音,听起来是粗的还是细的?”

“不记得了。正常上厕所的女人的声音,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呢?你是跟屁虫吗?”

“喂,我们现在可是正常沟通,你别找茬!”

“沟通也得看我乐不乐意跟你沟通,你够了啊,你再跟着我,我就贴大字报说你以前的名字叫宇球球!”

宇文桀咆哮:“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方星河猛回头,“站住!不准跟在我!”

宇文桀果然站住了。

交手这么长时间,宇文桀也差不多摸到了这疯丫头的窍门,那就是没底线,只要她想得到说得出,她就干得出来。

瞧瞧她之前多疯啊,那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啊!

为了跟他较劲,都做到什么程度了?现在听她说大字报,他觉得这母猴子干得出来这缺德事!

方星河得意的回头睨他一眼,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宇文桀站在原地,冲着她的背影,磨牙:“你给老子等着!”

……

宿舍里只有魏馨,方星河进门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彼此连招呼都没打。

方星河把衣服拿出来晾着,早上用希尔达宿舍的洗衣机洗了,到现在还没干。

来学校的时候,很多班级都在发军训的服装,方星河在宿舍收拾了一下,就跑去班里,果然发现班长正在登记领取军训服的名单,“班长,我来领衣服了。”

班长问:“你穿多大码的?这里签个字,去领一套吧。”

方星河跑过去找了自己的号,领了一套军训服,班长问:“方星河,你跟李丹晨住一个宿舍吧?你帮她把那套领了吧。”

方星河头也没回,“我不知道她穿多大号的,万一领回去不合身还要回来换,更麻烦。”

班长想想也是,“也对。”

方星河领了衣服回宿舍,叶乃伊刚到,“星河,你已经来啦?”

“来了,去领军训服了,你去班里领吧,去晚了会领不到你的号。”方星河提醒。

叶乃伊朝她抛个媚眼,“有人帮我领了。”

正说着,叶乃伊低头看了眼手机,“来了,我下去拿。”

方星河趴窗口上看,就看到有个男生低着头,不就是沈星辰同宿舍的那个宿友吗?他羞答答帮叶乃伊送了军训服过来,叶乃伊笑的落落大方:“谢谢呀。”

宿友红着脸,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叶乃伊提着袋子上来,把袋子往桌子上一扔,继续玩起了手机。方星河看着袋子,“咦?你们班怎么还有袋子装?我的就是衣服拿回来的。”

闻言叶乃伊这才看了一眼,把衣服拿出来后,才发现军训服下面是礼物。

她笑着拿出来:“这是发军训服额外送的吗?”

方星河眼红:“哇,是什么呀?”

叶乃伊拿起来:“口红。”

魏馨忍不住看了一眼,然后趁人不注意,白了叶乃伊一眼,仗着有几分姿色,天天在班里搔首弄姿,班里那些瞎了眼的男生伸着脖子跟她讲话。这女的简直是婊出了天际,三天两头有不同的老男人接她出去,在班里还勾三搭四,能不能要点脸?

明明是收到了男生的礼物,还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受不了。

叶乃伊看了看色号,“我不喜欢这个颜色。星河,你要不要美一美?”

方星河赶紧过来,对叶乃伊撅着嘴就等她涂口红,叶乃伊打开口红给她涂了一圈,远看了看:“不错,挺漂亮。果然底子好,一支口红就足够美了。”

她把口红往方星河手里一塞,“给你了。”

方星河得意大笑:“我方星河,终于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口红,哈哈哈!”

叶乃伊受不了的翻白眼,“你也出息点,一支口红你就抹出了人生巅峰了?”

“可不是,”方星河看看口红牌子,问:“这个牌子好吗?”

“马马虎虎。”

方星河不认识,她是真不认识,从来没用过,叶乃伊的东西看起来就很贵,她也不敢碰,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摸口红。

高中的时候她跟希尔达是班里最土的妞,现在她还是班里最土的妞,主打服就是学校发的校服,如果不是那张脸扛得住,估计落人堆里都没人能发现。

她举着口红,“送你口红的男生很懂嘛。”

叶乃伊笑:“八成是有人出谋划策,可惜我对他不感兴趣,我喜欢长得帅的男人。”

方星河表示赞同:“我也喜欢长得帅。”

叶乃伊朝她挑眉:“你北京那个小情人帅不帅?”

“什么小情人?那是我朋友。”方星河纠正。

叶乃伊一脸无辜,“是就是,别不承认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方星河气死了,“封皓是我朋友!”

晚些时候李丹晨来了,魏馨跟李丹晨说话,李丹晨赶紧去教室领服装,结果因为去的晚,只有一件大码,她领回来的时候脸都绿了。她跑去隔壁宿舍想跟其他人换,结果大家都是领的自己码,没法换,李丹晨在隔壁宿舍抱怨:“早知道我就早点来了。”

宿舍一个女生说:“哎,其实我听班长让方星河帮你领了,不过她不知道你的号就没领……”

李丹晨愣了下:“还可以帮领啊?”

“可以啊,我的就是她们帮我领的,知道穿多大码的就行。”

李丹晨看看自己身高,其实她就比方星河矮一点点,方星河只要帮她领一套一样的就行,再不济小一号也行啊,可方星河什么都没做。她的心情坏到了极点,怎么什么人都有啊?举手之劳的事,就是不愿意帮这个忙。

李丹晨自认跟方星河没有矛盾,她也就是看不惯叶乃伊,方星河跟叶乃伊关系好,帮她说两句话也正常,但是她们俩之间又没矛盾,就顺手那套衣服的事,也不乐意?

她冷着脸回到宿舍,方星河正缠着叶乃伊去食堂吃饭,叶乃伊翻翻眼:“我不想去食堂,难吃死了,我想去吃牛排……”

方星河:“去什么外面啊?待会吃晚饭要在咱们学院门口集合整队。明天正式军训,咱们今天晚上都要早点睡觉,要不然起不来怎么办?你去吃牛排,又要走路又要等餐位,要是碰到服务不好的,还得生气,明天还有精力军训吗?咱们要把体力花在刀刃上,明白吗?”

叶乃伊叹气:“你说的都有理。”

两人一起去食堂,宿舍里就剩魏馨和李丹晨,她们觉得气氛都放松下来了,魏馨问:“丹晨,你的校服能换吗?”

李丹晨朝方星河随意扔在床上的校服看了一眼,对魏馨一笑说:“我有个朋友说,他们班有个男生的校服领小了,刚好跟我换呢。”

魏馨惊喜:“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明天就不用麻烦了。”

李丹晨点头,“嗯。我现在不饿,待会去吃饭,你呢?”

“那我要先走了,我晚上还要去上晚自习呢。”魏馨学习还是挺认真的,专业课也认真,属于普通学生李比较勤奋的那种学生,虽然整体不出众,但也不是最差的,乖学生的一类。

“行,你去吧,我现在去隔壁宿舍,她们说待会走的。”

魏馨应了一声,拿了饭卡先走了,李丹晨快速跑到门口目送魏馨下了楼梯,伸手关上门,拿了自己的那套衣服,直接把方星河的那套衣服跟自己那套大的换了过来。

换完之后,她又重新打开门,若无其事的去隔壁串门去了。

六点五十的时候,各个院系的新生陆陆续续整队集合,摄影系的队伍也不断的有人加入进来,班长正在点名看人来齐没有,就看到远处有个麻袋人朝这边跑过来,目标正是自己班的队伍,班长震惊:“什么鬼?方星河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大?我记得你是挑自己码的呢?”

方星河惆怅:“我哪知道啊?”她晃了晃军训服的袖子,“可以唱戏了。”

班里其他人都看着她笑:“你这衣服也太大了,军训的时候会碍事吧?”

方星河扭头:“那没办法,总不能别人都穿军训服,我不穿吧。”

垂头丧气的走到队伍里,自己把长了一大截的袖子使劲往上卷,又把裤腿卷起来,“只能这样了,希望教官看到我的衣服,能原谅我的军训的时候训的不好。”

李丹晨站在女生队伍中间,轻蔑的看了方星河一眼,从鼻孔里发出低低的一声“哼”,拽了拽自己合身的衣服,还是很满意的。

艺术学院都在一个地方,方星河的个子高,站在女生队伍的后面,正蹲在地上卷裤腿呢,冷不丁后面有个人拿腿一抵,她重心不稳往前扑,要不是她及时伸手撑在地上,说不定就扑了狗啃屎。

方星河回头:“谁啊?”

宇文桀站在后面,没穿君训服,肩膀上搭着迷彩服,说:“套麻袋的,我拿这套跟你换,我这套小了,你那套大了。”

方星河一下站起来,“真的?原来你也这么倒霉啊?哈哈,来来,换!”

她脱下上衣跟宇文桀换过来,宇文桀把裤子给她,“快点!”

方星河拿了裤子往艺术学院跑,跑女厕所换了裤子,然后又跑出来,“今天你可算做了一件人事了。”

拿了裤子都准备走的宇文桀回头,伸手就扒她的上衣,“老子不换了,还给我!”

“凭什么呀?穿我身上的就是我的!”方星河举手:“班长,我们班混进一个表演系的,请求赶走!”

班长在前面,个子又矮,看不到后面的状况,听到方星河的话就喊了句:“其他班同学去自己班,不要站错了队伍哈!”

宇文桀气死了,拿手指了指方星河:“你的良心就是被狗吃了!”

方星河对着他摆手:“拜拜!”然后用口型喊了两个字:“球球。”

------题外话------

宇球球:评论区都是些什么鬼?球球这是曾用名,老子现在叫宇文桀!乃们!对,说的就是乃们,老子是偶像,是偶像,怎么能被叫球球?(宇文桀奋力突破次元,指着‘宇球球’抗议:作者,现在立刻马上更正为宇文桀!要不然老子揍你!)

大渣爷:开门,放星河!

方星河:汪!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