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75章 凭什么

第75章 凭什么

宇文桀龇牙想要咬她,最后在她挑衅的眼神中气狠狠的走了。

换了合身衣服后,方星河站到队伍里,李丹晨扭头看了她一眼,撇了下嘴。

晚上集合就是军训前的准备,队伍的战列和人员的位置,教官说下注意事项以及第二天的集合时间和要求,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后就散了。

回到宿舍,叶乃伊问:“星河,你的衣服怎么说的呀?有人跟你换了?”

“不是,是宇文桀的衣服刚好小了,我的大了,后来我不计前嫌跟他换了。”方星河把外套脱了挂好,“这衣服码不准啊。我明明拿的中号,结果到了我手里就变成了特大号。”

叶乃伊朝李丹晨身上看了一眼,“是啊,世界真奇妙,这衣服的码还会自己变呢。”

方星河一眼都没看李丹晨,集合前换衣服的时候就发现了,在班级队伍那看到班长她还去问了,班长不知道其中缘由,说衣服是根据班级人头算的,没多出来的,军训服普遍都大一号,所以班里的人领的时候,都是挑着领,哪怕是个子最高的男生,也没挑最大号的,只能是谁先去,谁优先挑,最倒霉的就数李丹晨,她是最后一个,所以最后一件也是被挑剩下的大号,被她领了去。

方星河朝叶乃伊摊手:“班长说班里就一件xxl号的,还被我挑了,我这命啊!”

李丹晨的眼皮一跳,她背对两人解着衣扣,心里一阵发虚,她拿的那件就是xxl号。

魏馨正个整理衣服的手顿了一下,她回头朝那两人看了一眼,忍不住说了句:“你们这左一句右一句的什么意思啊?丹晨确实领了大号的,但是后来她找到人换了,你们别话里话外刮着别人。”

叶乃伊取下耳钉,军训的时候教官说不让戴,所以她打算这期间都不戴了,她眼皮都没抬一下,慢悠悠的道:“究竟是多想了,还是做贼心虚啊?不知道我们哪句话让你误会,觉得我们在指桑骂槐。不客气的说一句,我真要骂谁,我肯定会指名道姓,下三烂的事我可不屑去做。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魏馨转身:“你们自己亲口说的,说什么衣服会变码,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衣服确实会变码啊。”方星河接过话头,“我领衣服的时候,班长那边有登记,我领了一套m码的衣服,帮我一起找的还有副班长,他可以证明呀。我领回来的时候确实是m码的,不过吃了顿饭回来,衣服就变xxl码,这不变的挺好的吗?”她朝李丹晨一看,突然“哎”了一声:“丹晨,我记得你那是xxl码的,你运气真好,还能找到人换小码的。”

李丹晨一直背对她们,在魏馨忍不住说第一句的时候就拽了她的手,结果魏馨替她打抱不平,跟另外两人怼上了就不放松。见方星河叫自己的名字,李丹晨朝方星河一笑,说:“你运气也不错啊。不是也有人跟你换吗?叫宇文桀对吧?你不是跟宇文桀互换衣服穿了吗?”

魏馨的表情一僵,她诧异的看向方星河,表情都有点不自然:“真的假的?你跟宇文桀不是打过架还被叫过家长吗?怎么?这是不打不相识?还是看对眼了?”

“说话别酸溜溜的啊。”叶乃伊开口:“一个想要大码的,一个想要小码的,这各取所需正常交流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把话说那么难听?”

魏馨扭头看向一边,趁机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看向方星河的方向:“方星河,我发现你还是很有手段的嘛?高中的时候就是个中高手。要么把封皓骗的团团转,要么就去勾搭小桀,你要点脸行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有了封皓还要勾搭宇文桀?你就不能给别人留点活路吗?”

方星河眨了眨眼,赶紧说:“不是魏馨,你这就不讲理了,人在社会飘,个个都挨刀,我要是没点手段还不早被人剁成肉泥了?再说了,真要说手段,谁没手段啊?”她轻轻敲着嘴唇,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我还特别想知道,当初是谁把我们宿舍内部的情况跟外人说来着?”

叶乃伊正在按部就班的卸妆,闻言也附和了一句:“我也特想知道,怎么咱宿舍里聊着天说着话,外面的人怎么就知道了呢?有人还拿了照片给我看,我看了,连星河上个校内外的论坛,都被人拍了照片发出去了呢。”

“你们看我干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说的。”魏馨哼了一声,觉得又气又委屈。

她当初喜欢封皓,结果方星河把封皓抢走了,还把封皓哄的团团转,让他对别人看都不看一眼。现在呢?她进了大学,对封皓的感觉淡了,被宇文桀舞台上的魅力征服,瞬间成了宇文桀的粉丝,没想到,方星河又跑来跟宇文桀搅合在一起。凭什么呀?她故意的吧?她喜欢谁,方星河就来抢谁,没这么欺负人的!

方星河摊手:“我们也没说跟你有关系啊。你干什么这么激动?”

李丹晨伸手拽了拽魏馨,“你别给你她们说,能说得通吗?”李丹晨冷哼一声,“好像别人不知道她们干了什么似的。”

说完,李丹晨大声说:“哎,魏馨,你听说了吗?咱们艺术系很多音乐系表演系的女生哦,都被人包了。你发现没?每到周五,校门口就一溜的豪车,车上下来的不是老头子,就是中年男人,上他们车的人都是学校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她朝魏馨一笑:“这些大学生啊,就在我们身边呢。一个个穿的人模狗样,用着最好的化妆品,穿最好的衣服,背地里做恶心人的勾当,这些人都不嫌自己脏的。”

魏馨的戾气也就被李丹晨刺激后才冒出来,这时候已经平复下来,听到李丹晨的话,她附和的笑了下,“这些人都是没有廉耻心的,怕什么脏呢。”

叶乃伊正往脸上敷面膜,就好像没听到两人在嘀咕什么,自顾往脸上抹面膜。

方星河绷着脸,微微低着头,瞪着那两个人。

李丹晨和魏馨似乎找到了话夹子,原本憋闷的对话也越发放得开,倒是方星河和叶乃伊在语言方面处于下风,两人都没再说话。

魏馨去自习室,李丹晨一个人拿着书在看,方星河掏出英语书,“乃伊,我去读英语了。”

叶乃伊抬头,“你去吧。”

方星河出去读英语,叶乃伊洗了面膜,伸手关了门。

屋里就剩叶乃伊和李丹晨,叶乃伊伸手把头发刮到耳后,“李丹晨,你们班是不是有个欧阳幸司的男生?”

李丹晨一骨碌坐了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干什么,”叶乃伊坐下来,开始拿护肤品往脸上抹,“随便问问,星河那是傻子,你们班有几个人她都不知道,就知道跟宇文桀掐架,问问你啰。我这一阵到哪都能遇到他,觉得奇怪。”

李丹晨满脸警惕的看着她,“他是我们班的。遇到了又怎么样?学校就这么大,巧合罢了。”

“那就好,遇的次数太多,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暗恋我,故意制造偶遇了。”叶乃伊低笑一声,“他那种人,一看就很无趣,我没兴趣。”

李丹晨抿着嘴,“你别把自己想太高了,好像全世界都暗恋你似的。再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啊?”

叶乃伊笑了笑,没说话,继续玩往脸上抹护肤品。

第二天军训休息时间,叶乃伊过来找方星河:“星河,你的防晒霜借我用!”

方星河从裤兜里掏出来给她。

美人就是美人,哪怕穿着一模一样的军训服,也遮不住美人的风采,叶乃伊往摄影系人群里一站,瞬间秒杀了摄影系那些自认漂亮的女生,光芒四射的风情美人,抹防晒霜的动作都勾人心魂。班里的男生几乎都有意无意的朝叶乃伊看。

“你给我防晒霜,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帮你装着?用的时候直接来拿?狡猾的家伙!”方星河鄙视她。

叶乃伊朝她抛个媚眼,没说话。

摄影系的教官过来,要让大家集合,叶乃伊慌慌张张回自己的队伍,在人群一边挤,一边喊:“麻烦让让,麻烦让一下!”

方星河朝她看了一眼,就看到叶乃伊走到男生队伍尾巴后面的时候,突然“哎呀”一声,不知被什么人的腿绊了一下,一下摔了一跤,摄影班的男生发出一声惊呼,

眼看着叶乃伊就要跌在地上了,欧阳幸司伸手,一把托住了她,伸手把她扶正后,他别开眼,嘴里却说了句:“小心。”

叶乃伊站稳后,朝他微微一笑,“谢谢啊。”

说完施施然走了,人都走回了表演系的队伍,摄影班的男生还伸着脖子朝那边看。还有男生抵抵欧阳幸司,“哎,摸到没美人手没有?”

欧阳幸司白了男生一眼,冷淡的开口:“无聊。”

李丹晨当即气的骂道:“叶乃伊要不要脸啊?她故意的吧?那么大路不走,非要从人堆里挤,就是个……就是个贱人!她不勾引男人会死吗?不要脸!”

方星河探头看了李丹晨一眼,“说话小心点啊。她明明是被人绊的,你找绊她的人,骂她干什么呀?”

李丹晨像被惹怒的野猫,狂啸:“她来来回回那么多趟没被绊倒,就走到男生那就被绊倒了,她就是故意的,就是看到男人就走不动路!这么多双眼睛看到了,能躲得过去吗?你天天帮她说话,你什么意思?还是你跟她一样,都在外面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昨晚上问我认不认识,今天就过来勾引,贱货!”

方星河抬脚过来要打人,被班里其他人七手八脚拉开,“列队列队了,教官来了!”

方星河:“我再警告你一次啊,说话小心点。再让我听到,我就揍你!”

李丹晨死死盯着她,“我怕你吗?她有本事做不要脸的事,就不要怕别人说!”

这是教官走过来,“站好队听不到啊?列队!全体,立——正——,稍息,立正——”

军训就是熬人的,最让女生讨厌的就是白天训练特别容易晒黑,不过两天时间,操场上该黑的人都黑了,但也有例外,比如叶乃伊。方星河在太阳底下晒成了小黑蛋,叶乃伊在太阳光下白的发光。

这是方星河第一次见到晒不黑的人,以前听人说过有的人天生晒不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

她用了叶乃伊送给她的防晒霜,一天抹三回,结果人还是黑了,叶乃伊偶尔才挤两回,人家还是白嫩嫩的。

这可妒忌死了一帮讨厌叶乃伊的女生,怎么她就晒不黑了。

当然,表演系在军训休息间隙的时候出尽了风头,即便穿着军训服,一帮样貌出众的女生也能做出各种表演,要么是唱歌、要么跳舞,教官随便点出一个人,都能引来其他院系的喝彩。

方星河坐在人堆里休息,一天站下来,被累的腰酸背痛,表演系有男生出列跳舞,手机放出的音乐是热烈激昂,伴随着音乐,出列的那个男生跳出的舞步引来一阵喝彩以及尖叫,方星河探头一看,发现果然是宇文桀。

她撇嘴,了不起啊,深怕人家不知道他会跳舞似的。

摄影系的军训先一步结束,方星河拖着腿,手里捏着帽子,一步一步朝食堂挪,她累死了,只想吃点东西回去睡觉,澡都不想洗。

路过表演系的队伍,宇文桀抬头看到方星河垂头丧气的模样,他伸手放进嘴里,朝她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方星河掉头看到他,立刻伸手扒拉下眼睛,朝他做了个鬼脸,队伍里传来一阵哄笑。

教官指着那帮男生:“想看女生是吧?全体立正,稍息,军姿五分钟!”

方星河都走出一阵路了,还回头喊一声:“球球活该!”

方星河打了饭,一个人坐着吃饭,刚到一半,宇文桀一屁股坐到她面前:“喂,姓方的!”

方星河抬头:“离我远点。让你那帮粉丝看到,我又倒霉。”

宇文桀的帽子还戴着,他左右看看,凑到她面前:“老子就是来警告你,你以后不准再喊球球了!”

方星河看他一眼,“你自找的。你不找我麻烦,我为什么要喊球球?”

“我什么时候找你麻烦了?反正球球你不许再喊了!”宇文桀怕有人凑近,急忙说:“一次都不许。老子好歹还给你换了衣服,你这人懂不懂感恩?”

“那你自己也是受益者,你不是也要换小一点的衣服吗?怎么说的好像我占了你便宜似的?”方星河伸手把勺子筷子一扔,端起餐盘就走:“还有,离我远点!我怕被你的粉丝撕了。”

宇文桀坐在原地,气的想骂她,又怕她再喊“球球”,只得把伸出指她的手又缩了回来,小声嘀咕:“老子爱坐哪坐哪,凭什么老让我远点……”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