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76章 不配

第76章 不配

男生宿舍,宇文桀坐在宿舍的椅子上,一条腿搭在桌子上,身体来回晃悠,宿舍里一个各自矮一点的男生哭丧着脸走进来,军训服的袖子在胳膊上卷了好几道,“桀哥,你能不能把我那套军训服换回来?我这太大了,教官说我这套不合身,到时候检阅的时候都不合格,可能不让我上场。”

宇文桀睨他一眼,“这就是你的军训服,你跟谁换?”

小个子男生震惊:“你当时不是说,借用一下吗?”

“是啊,借用一下,不受还给你了?”

小个子吐血:“欺,欺负人啊!”

其他宿友:“桀哥最近发扬绅士风度了,不跟那摄影系那丫头打架了,改成细心呵护了。”

“胡说!”宇文桀瞪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细心呵护了?老子那是没法子。那丫头认识我经纪公司的老板,好像说她姥姥跟我老板是忘年交,老板威胁我再跟她打架,我就没机会了。我这不把人巴结好,能行吗?”

正说着话,另一个舍友提着一袋子吃的进来,“啧啧,跟桀哥住一个宿舍就是好啊,看看,天天有人给送好吃的。”

不用想也知道是宇文桀的粉丝,知道直接跟宇文桀说不上话,就想着法子巴结宇文桀的舍友,希望能从他舍友那听到点宇文桀的事,要不然就是摘只扣子之类留纪念。脑残粉很可怕的。

宇文桀拿手机:“开局开局,谁来?”

“六点半又得集合,别开了,赶紧休息一会,天天被教官折磨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宿友感慨,吃零食:“大家来吃啊,几个女的给我们的。让我们对桀哥好一点。”

找不到人玩游戏的宇文桀看了他们一眼,把手机扔一边,瘫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天空,眼神放空,一直到再次集合。

他站在表演系的队伍里,隔壁摄影系的人陆陆续续往队伍里泡,他一眼看到方星河跟一个矮胖胖的女孩子,一边说话一边朝这里队伍里跑,她个子高人也瘦对比旁边的矮胖胖,愈发显得高挑。

宇文桀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方星河没看周围,伸手拍了下矮胖胖女生的脑袋,赶紧钻进了队伍里。

她站在女生那一排的对方,差不多是排在最后面,宇文桀喊她:“喂!喂!”

方星河拿手堵住耳朵,当没听到,宇文桀看看教官,快速的跑过来,抬脚对着她踢了一下,方星河扭头回踢,宇文桀赶紧跑回队伍,“跟你说话呢,你聋了?”

“我跟你没话说!”见教官没来,方星河冲过去,也对着他踹,宇文桀赶紧跳到人后,方星河踢到了别人,她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帅哥。”

宇文桀的舍友眉开眼笑,“没事,女孩子踢的,也不疼。”

方星河挑唆,“回头你踢他一下,我授权的!”

宇文桀:“???你凭什么授权?”

“凭你欠我一脚!帅哥,记得帮踢回去啊。”方星河回到队伍里的时候,还朝舍友比划了一下ok,随即又恶狠狠瞪了宇文桀一脚,“你给我记着!”

舍友笑眯眯的看着方星河,忍不住跟宇文桀说了句:“我觉得馒头脸挺可爱的啊……”

“你什么眼神?哪只眼睛看出她可爱了?”宇文桀怒道:“你是没看到她跟我打架的母猴子样!”

“不是,那不是跟你吗?我觉得她对人挺好的。”舍友还趁机跟方星河挥了挥手,方星河立刻对他甜甜的笑了一下,舍友更加满足了:“你都跟她打架了,她总不能站在哪里让你打吧?”

宇文桀:“???”他抓抓头:“就刚刚跟你说了对不起,你就觉得她人不错?”

“当然不是,她还对我笑了呢。”

“你是没见过女人笑吗?”宇文桀觉得简直是讽刺,笑一下就人不错了?他趁机对着方星河又狠狠的瞪了回去,结果方星河特地调转方向,再次回瞪,瞪完了,赶紧把脸转了过去。

宇文桀几步走过去,伸手强行捧着她的脸,扭过来,近距离瞪了回去,撒手再跑回去,方星河撒腿就追,顿时两个班一阵混乱,加油助威的、伸手拽人的,帮忙逃跑以及帮忙拽人,总之在教官还没开始出声之间,乱了套了。

……

军训开始了,表演系和摄影系的队伍前,分别站了一个人,一个是宇文桀,一个是方星河。

因为列队的时候追逐嬉戏,被教官提溜出来站军姿。

还是面对面站看着对方的眼睛,教官说了,既然两个人是吵架打架,那就让和好,学会好好相处,说不准看到了对的眼神。

结果,这两人面对面站着,两个人都恶狠狠的看着对方,教官以为的那种两人都不好意思的现象,都没有。

我瞪!

我回瞪!

我再瞪!

我不认输瞪!

……

“知道了错了吗?”教官问。

“知道。”异口同声。

“这以后还能学会相亲相爱好好相处吗?”

两人都不说话。

“问你们话呢。”

宇文桀梗着脖子不吭声,方星河看了教官一眼,软软道:“教官,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不愿意跟他相亲相爱,这个人没礼貌还凶,还打我头,我都被打出脑震荡来了。再说了,我以后是要跟我男朋友相亲相爱的,不能跟他相亲相爱。但是我知道错了,我会改正的。”

宇文桀回过头:“你以为我想跟你相亲相爱啊?看到你的馒头脸我就饱了!”

“那多好呀,省口粮了。”方星河一脸真诚。

“我看你是想挨揍!”

“呜,我好害怕,教官,他威胁我,呜呜呜。”她低头揉了揉眼睛,再抬头眼眶都被揉红了。

教官:“你一个男生还威胁女生了?真有男子汉气概。去,罚你去操场跑五圈。”

宇文桀:“???”急忙解释:“不是,教官你看不出来她装的啊?”

“那你也装一个给我看看?”教官是军营里的真汉子,一点都看不出来绿茶婊的招数,不但听信了方星河的话,还十分可怜她:“同学你别怕,回头我跟你们辅导员说,你正常训练,不用有心理负担。”

“呜呜,我太感动了,谢谢教官,我以后一定认真训练,好好配合,不给教官您的这支队伍拖后腿。”方星河低头摸不存在的眼泪。

宇文桀气死:“她就是装的,都没眼泪。”

“你别老管别人是不是装的,先管好你自己在说。”教官训道:“你看看你自己的态度。你这是跟女孩子说话,都不懂谦让女生吗?这位同学,你先回到队伍。你,向右转,绕操场五圈,起步跑——”

方星河轻快的回到自己队伍,宇文桀一边跑,一边回头,方星河得意的朝他挑挑眉,跟着大家站好军姿。

晚上两小时军训结束,方星河从口袋里摸出两块糖,分别送给教官和副教官,“教官辛苦了,吃一块糖补充下体力,希望明天又能看到精力充沛的两位教官,教官晚安!”

乖乖的朝两个教官鞠躬,转身跑了。

宇文桀站在不远处,被气的哆嗦:“马屁精!阴险!虚伪!”

舍友:“桀哥冷静,你这样是斗不过她的。嘻嘻!”

“嘻什么嘻?”宇文桀气炸,“都这样了,你还觉得她人不错?”

“我觉得她,她挺好的呀!”

“你他妈……上次你说她的那个同学叶乃伊好,现在又说她好,到底谁好?”

“两个我都挺喜欢……”

“去死!”

……

女生宿舍,方星河气呼呼的跟叶乃伊讨论宇文桀,这个名字她都不愿意提起来,说起来都用炸毛男代替,“乃伊你说怎么会有他那种人呢?长的难看,脾气不好,自恋,还有家暴倾向,我都不知道他的那些粉丝有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啊,什么人不喜欢,非得喜欢他那种人,要相貌没相貌,要人品没人品,粉丝的眼都瞎了吗?”

叶乃伊差点笑岔气,“你这话要让他粉丝听到,能撕了你。说实话,我觉得他长的还不错。”

“那你是没见过他的老板,他老板是真帅。可以凭脸出道。”方星河摇摇头:“老天不开眼啊,竟然让帅哥当老板,长的像经纪人还非要出道。”

魏馨都听不下去了,“方星河,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你不要诋毁小桀!”

“我怎么诋毁了?”方星河说:“我实话实话,当他面我也敢这样说。还有,我很高兴听到你说我不喜欢宇文桀,果然我的努力是有效果的,我想尽办法希望让你们知道,我一点都不喜欢宇文桀,一丁点的肖想他的念头都没有,总算有了点成果。”她满意的拍拍肚皮,“我感觉我的人生即将走向另一个巅峰。”

叶乃伊笑问:“什么巅峰?不被宇文桀的粉丝惦记找麻烦,你就走上巅峰了呀?”

“是啊!”方星河说:“这意味着我少了特大麻烦呀,我终于可以大大方方走在校园里,享受我的象牙塔生活了,多好。”

“你在背地说小桀坏话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但是也请你别在背地说小桀坏话。”魏馨义正言辞。

方星河想了想,突然一下站起来,走到魏馨面前,伸手摁在她的肩膀上,“魏馨,作为一个跟宇文桀打过好几次架,还因此被学校要求带家长的人,我给你一个来自真心的建议,别粉宇文桀。你看看你,长的好看,皮肤白净,前凸后翘,智商也高,你这样一个有内涵有外表的女孩子,他不配得到你的维护和爱护。你一心一意对他,请问宇文桀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跟他同班的吗?不知道吧?说不定连你的存在都不知道。不是我非要当着你的面诋毁他,实在是你太美好了,他不配!”

魏馨:“……”

她张了张嘴,“我,我……”

叶乃伊拿眼角看着那两人,方星河还摁着魏馨的肩膀:“我从高中的时候就觉得你长的好看,是我们班最好的女孩子。说实话,我觉得你很好,你看你,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正常时候你不会跟人作对,除非别人触及到你的底线,我很欣赏你这一点,这也是我不讨厌你的原因。虽然知道你喜欢宇文桀,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句,你值得更好的偶像!”

魏馨都不知道怎么维持自己脸上的表情了,她一直都知道方星河是那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所以她一直避免跟她直接对峙,但她没想到,方星河会跟她说这样的话,一边贬低她的偶像,一边夸她,夸的她都不知道如何生。

“我,我觉得小桀……”

“我知道,粉丝眼中偶像无一不好。我理解,但是你想一想,你认真的想一下,你喜欢的人,像泼妇似的跟女人打架,扯头发抓鼻孔,美感在哪里?”她抬抬下巴,看着魏馨问,“你想一想,你觉得美好吗?你偶像跟我打架,那是真打,拿拳头捶我脑袋,哪里好了?那样一个不能控制自己脾气,不分对象动手,最关键的是,每次跟我打架,都只能打平手,压根打不赢我的男人,哪里值得你这样的一个好女孩喜欢?”

她拍拍魏馨的肩膀,“当然,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罢了。”

魏馨站在原地,人都傻了,又来了,又来了,这种无力又不知所措的感觉又来了。

第一次出现,还是高中时候跟方星河吵架的时候,别她夸的。

叶乃伊伸手把自己的下巴合上,打个哆嗦,腻害!不佩服不行!

接下来,宿舍的人明显觉得魏馨对宇文桀的狂热度降低了。原本魏馨床头贴了一张宇文桀海报,磨的次数多了,都起了角,她小心翼翼拿胶带粘好,最近那海报又起角了,夜里睡觉又被蹭了一下,起角的一侧还被撕了个口子。

隔天方星河在垃圾桶看到了宇文桀的海报,方星河对魏馨的表现很满意,“孺子可教也。”

------题外话------

可能有2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