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78章 粉丝

第78章 粉丝

年伯同看了眼面前的两个人,青春正好的少男少女,迷彩绿更能衬托出他们年轻的脸,此时两人正互相瞪着对方,谁都不让谁。那种敌对又熟悉的眼神让人看了忍禁不住。

他问:“既然你们都都不愿意退一步,那说说有什么建议想跟我提?“

方星河高高的举起了手:“我有话!”

年伯同示意她开口,方星河说:“我现在在校园里,感受到的最大危机就是宇球球的粉丝后援会成员,你是不知道,他的后援会成员是多疯狂恐怖,现在是不围堵我了,也不给使坏了,但是她们老暗搓搓的在网上黑我!我又不是艺人,她们抱团黑我,什么意思啊?要想我跟宇球球和平相处,那也行,让他解散粉丝后援会!这是学校,又不是娱乐圈,怎么能建什么粉丝后援会呢?他这样,让其他潜在艺人怎么发展啊?”

宇文桀紧张的左右看看,发现没人靠近偷听才说:“年伯同你管管她,什么宇球球……她一口一个宇球球,说谁呢?还有,粉丝侯远飞是她们自发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她们建的。在网上黑你,那还不是你之前写了那个破帖子?说我什么来着……我就想问了,你怎么知道的?你见过啊?”

年伯同伸手撑着脑门,遮住脸,怕自己笑出声:“以前的名字就别提了。“

方星河答应:“好的。但是他要解散粉丝后援会!要不然我在校园里就会提心吊胆,你说哪天哪个脑残粉往我饭里还是菜里撒点东西,还不得害死我自己啊?本来一个人没胆量,结果几个脑残粉凑一块,但凡有一个人怂恿一下,说不定药就下进去了!想想上次那个舒锦,我现在在校园里看到她都害怕,有病啊,那病历本一拿,只要不杀人,什么都能解决,换谁谁不怕?”

宇文桀立刻说:“后援会不是我让人建的,建好了之后才有人跟我说,我是真不知道。主要是那个后援会会长,她有号召力,她一说,有人跟风附和,你说我这有什么办法?你要有本事,让她宣布解散,别人还服气,那不就行了?”

方星河看了宇文桀一眼,“你说的啊,如果我能让后援会的会长同意解散,你可不能蹦出来说话,你要是出来,人家肯定还听你的。说好大学是象牙塔的,我不想活在胆战心惊的象牙塔里。我在宿舍我都不能随心所欲的畅想,你说我的大学生活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宿舍有个舍友就是你粉丝,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哄下来……”

“你们宿舍谁啊?”宇文桀好奇。

“你不配知道。”

“年伯同你听到了吧?她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你还不管管她?”宇文桀气死了,就是因为年伯同给这死丫头撑腰,所以她才敢肆无忌惮的跟他反着来。

“我就问你,那边那个联系五天都拿着手机对着你拍的人,你烦不烦吧?”

宇文桀顺着她的话朝一棵树后面的人影看去,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舒锦因为有病历在身,她申请不参加军训,她所在的商学院批了。

正常情况下,舒锦的状态都很好,她的病情也谈不上严重,但确实比其他人更容易钻牛角尖。

她是粉丝后援会的最强助力,也是最坚实的拥护者,每天除了上课时间,其他时间都用来收集有关宇文桀的东西。因为她不需要军训,又没有课,别人军训的时候,她就专门拿手机对着宇文桀拍拍拍,偶尔拍一次,宇文桀不觉得有什么,有人爱嘛,好事。但是这天天拍,他就烦了。

常理来说,舒锦是商学院的,跟宇文桀不容易碰到一块,就是因为后援会的缘故,导致了后援会的人都给舒锦提供信息,大事小事跟她说,就盼着她能多挖到一定宇文桀的资料共享。

后援会确实有好处,但是也确实有坏处,毕竟,没法要求加入后援会的人素质都很高,总归会有那种为了偶像不顾一切的粉丝。像舒锦这种的就很让人头疼。

“跟你说话呢,哑巴了?”方星河问:“我告诉你啊,你现在不解散这种专门挖你隐私的私人集会,以后迟早会被人挖出你叫宇球球这种事。”

最后这句话说到了宇文桀心里,“万一他们不愿意解散怎么办?”

“所以才需要配合啊?首先你不能表现出享受后援会福利的样子,这样会让他们觉得你喜欢后援会,只有你表现的有困扰了,然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方星河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只要你愿意配合,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宇文桀将信将疑,“你?”

方星河点头,顺便朝舒锦的方向看了一眼,“交给我!”

她决定会铲除海洲大学校园内的第一大毒瘤的!

年伯同撑着头,当没听到,被眼前这两人吵得头疼。

他就是个商人,还是个想正正当当赚钱的商人,这两人是把他当家长了吗?

两人在这边吵了半天,最后被年伯同赶走了,他一句也不想听了,都是些小孩子吵架的话,你怪我我怪你,公司签了那么多艺人,没有一个有眼前这两个难缠的。果然恃宠而骄这成语存在是有道理的。

宇文桀那就是知道自己受宠,所以才敢这样的。至于方星河,年伯同不由看了她一眼,她是谁给的底气,什么都敢掺和一腿的?

……

舒锦的手机里存了上千张宇文桀的照片,相机内存满了之后,她还会想办法把照片挪出来,再腾出空间继续拍。

此时此刻,她正狠狠盯着照片里,方星河拍宇文桀肩膀的那一张,眼睛都瞪出了火来。

方星河那个狐狸精,又在勾搭她的偶像,不要脸!她的脏手凭什么碰她的偶像。

舒锦正要抓狂的时候,身边冒出个穿着迷彩服的人,“hello!

舒锦回头,看看手机里自己恨的人,再看看方星河,“你!就是你!我正要找你,你竟然送上门来了!”

方星河朝她笑了笑,一屁股坐在她旁边,“军训累死我了,我身边的人都累的跟狗似的,个个都求安慰,我一掉头发现最幸福的人竟然是你。”

舒锦警惕的看着她,“班里人都说我有病,所以我才不用军训的,哪里幸福了?你找我干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我就随便找个地方坐坐,班里说你有病?是吗?你什么病啊?我觉得你挺好的。能考进海洲大学商学院的人,首先智商肯定就比我这种靠画画考进来的人要高,就算病了,也是高级病。”方星河拍拍裤腿,“我要是有脑子考进商学院,我也乐意得病。”

舒锦抿了抿嘴,“我……一点小毛病,反正我也刚好不想参加军训,太累,我就申请不参加了。你还没说你有什么目的呢。”

“都说过来歇歇了,顺便找你聊聊天,咱两好歹也算不打不相识啊,”方星河说:“我听魏馨说,你在宇文桀还没出名的时候,你就开始粉他了?哇,我听说之后,我跟魏馨一样好佩服你啊,慧眼识人。他还没出名呢,你就能从人堆里把他抓出来当偶像,这个眼光独到,不得不佩服。”

舒锦被她这样一说,有点不知拿什么冷面孔对待,她清了下嗓子才说:“当然,阿桀可是很优秀的。”她猛的扭头看向方星河:“你为什么老是勾引阿桀?你就是狐狸精,你不要脸,你骚扰阿桀……”

方星河手托腮,被骂了也不生气,“你要这样说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打算怎么不客气?我还怕你不成?”舒锦更加警惕的看着她。

方星河回答:“首先呢,宇文桀很优秀,你承不承认?”

“那当然。”

“然后宇文桀很有才华是不是?”方星河不等她回答,继续说:“他那么优秀,还很有才华,有女生喜欢他,想要更加靠近他,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你们喜欢就是喜欢,我喜欢,就变成了坏人呢?”

舒锦看着她:“因为你本来就是在勾引他。”

“我开始没想明白,后来我知道了,女生都喜欢偶像,但是如果有一个人靠他太近,别的粉丝很妒忌,因为别人碰不到,所以我现在能理解你们的想法了。”方星河回视她,“而且,我实话跟你说,我欣赏他的才华,但是我一点都不喜欢宇文桀。知道为什么吗?”

“怎么可能?”舒锦一脸不敢相信,甚至有点气愤,“你怎么可能不喜欢他?你不喜欢他,你还天天勾引他?”

“我跟宇文桀,是因为他老板的关系才认识的,甚至不能算认识,第一次见面我们就吵架了,还差点打起来,”方星河说:“然后就是在学校里打架。我跟宇文桀没有一点美好的事,我喜欢他干嘛?也就是咱迎新晚会那天,他不是上台表演了吗?我觉得挺震撼,那时候才有得欣赏吧。”

舒锦一脸怀疑的看着她:“你别以为跟我说这种话,我就会相信你!”

“我干嘛要让你相信?我也就随便说说,你看,咱俩没有其他共同认识的人,也就因为宇文桀差点打架是不是?随口聊两句而已。不过说起来啊,我觉得能坚持好几年喜欢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偶像,这份毅力还是很值得人佩服的。”方星河笑了笑,“我自己就做不到,我从小到大,就没喜欢过什么人。我家里人说,我这种人,就是感情淡薄。”

舒锦不想跟她聊天,但是又特别想跟她分享有关宇文桀的东西,她张了张嘴,“我……我就是很喜欢他,就是想知道他的一切东西。”

“正常,偶像吗,粉丝都想了解他们的一切信息。我觉得宇文桀遇到你这样的粉丝,算是幸运的,有些偶像遇到一些极端粉丝,可真是太倒霉了,就连上厕所都要跟拍。”方星河摇摇头:“看网上曝光的那些,就特别可怕。但是你们不一样啊,你们虽然喜欢他,但是你们是选择爱护他,不会影响他的生活,不会影响他的心情,更不会打搅到他,四处挖他的隐私了解他的以前,我觉得像你们这样的高素质的粉丝,还是很难得的。”

她又对舒锦摆摆手:“我知道你拍宇文桀,也就是军训这几天,不是经常性的。我说的是网上那些私生饭,特别恐怖。偶像都能被他们吓出病来,我现在觉得,粉丝的年龄就不能小,大学生以上最适合,素质高,还理智,粉丝相互之间还会监督,发现对方过份了,都会提醒彼此保持跟偶像的距离。这点非常好。”

舒锦没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把手机网衣服口袋塞了塞,“那,那是。我也不喜欢网上那些私生饭,明明是喜欢的偶像,却非要做伤害偶像的事。”

“对啊,”方星河点头:“我也这样认为!偶像再好,那也是很多粉丝捧起来的,如果只能有几个粉丝喜欢,那偶像就不是偶像了,经纪公司也不会捧这样的偶像,长期下去,偶像就销声匿迹不被大众知道,这不是很麻烦?一个人成为偶像,那肯定是很多粉丝捧出来的。你是在商学院学习的,肯定知道,市场才能造就偶像,有市场才有粉丝,要不然就是一个长的好看的普通人。”

“确实。”舒锦的态度略显克制和矜持,她看了方星河一眼,“看不出来,你还挺懂的吗?”

“我?”方星河摇头:“我还真不懂。不过你也知道,我是学摄影的,学摄影的人,都有一双会观察的眼睛,我有看到。常理来说,我被你们吓的掉河里,我们俩应该是冤家对头是不是?但是我不觉得,虽然我不赞同你们抱团欺负人的行为,但是我欣赏你们维护偶像的精神。虽然宇文桀也因为这件事被经纪公司批评,但他肯定知道你们也不是故意的。”

舒锦猛的回头:“他被他公司批评了?”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