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80章 引荐

第80章 引荐

一周后,宇文桀的校园粉丝后援会宣布解散。

当初成立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水花,后援会声名鹊起是在舒锦等人围殴方星河,还把她逼的跳河这件事之后,让整个大学校园都知道宇文桀粉丝后援会的疯狂。

现如今突然宣布解散,足以引起一阵话题。连海洲大学的校园网上的榜首,就是后援会会长发的宣布解散的帖子,核心内容是为了避免有些粉丝被有心人利用,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把后援会解散,从校园内断绝社会人士的不良居心。

宿舍里,叶乃伊正拿着手机在刷,一边看一边说:“哎呀,还真解散了?”

方星河正拿叉子挑着方便面吃,嘴里还说:“这是为了宇文桀好,她们要是真喜欢宇文桀,就应该解散了。上次舒锦那帮人是碰上我的,换个人她们试试?除非运气好碰到个软包子,要不然学生不说家长也不肯退让,现在都什么年头了?个个都是家里的宝,哪肯息事宁人,肯定闹出了大事,会不会死人不知道,但是宇文桀肯定会被对家黑的体无完肤,我听说另外一家公司有个男明星,跟他走一样的路子,所以两家怼的厉害。都盯着呢,有一点风吹草动,对家就会在发一波通稿。”

魏馨在旁边听着,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我也觉得解散了好。我去过几次那个活动现场,说实话,我觉得她们特别狂热,我喜欢宇文桀,但是我不喜欢他们那样。”

方星河点头:“这才是追星女孩该有的样子嘛。”

叶乃伊脸上带着姨母笑,看她一眼,“解散了也挺好,要不然这海洲大学,都被后援会支配了。对宇文桀也不好。”

因为李丹晨经常回家,魏馨在宿舍也逐渐跟另外两个人说话,她听到叶乃伊的话,追问了一句:“你们都知道对小桀不好啊?”

“肯定啊,首先啊,作为同一个专业的人,我可是很嫉妒他的,同样都是学表演的,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前路在哪里,谁不嫉妒?这心态好的,出校园就忘了,这心态不好的,以后绝对是宇文桀演艺路上的绊脚石。”叶乃伊实话实说,“太受人欢迎也不行,会遭人嫉恨。”

方星河朝叶乃伊点头:“没错。”

没了宇文桀后援会的校园,方星河走在路上都觉得心情舒畅,就算有余党也掀不起风浪,方星河自认对付一两个脑残粉还是没问题了。

上午上完课,她跑去食堂打菜,还特地歪头看向窗户里,跟那个勤工俭学的女孩子热情的打招呼:“嗨,同学,中午好呀!”

女生瞪着眼,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这人之前跑过来威胁自己一通,自己又跟一帮人去教训她,还让她跳了水,她现在还跑来跟自己问好?

玻璃窗外,方星河正睁着大眼睛,朝她挥手,似乎在等待她的回应。

女生犹豫了一会,试探的抬起手挥了挥手,“你,你好。”

方星河的快餐盘送到了她面前,“一份红烧肉,谢谢!”

这次,女孩的手非常的稳,舀起一勺送到了她的餐盒里。

方星河把红烧肉送到嘴里的时候,她觉得特别的好吃,比以往的红烧肉都好吃。

正埋头苦吃的时候,面前突然罩下一片阴影,她抬头一看,发现沈星辰面无表情坐在她面前,“拼个座。”

饭点时间,下课的学生纷纷跑来吃饭,食堂一桌只能坐四个人,用餐高峰期的时候,桌位经常不够,拼座是最常见的用餐方式。

方星河看看周围,虽然有些桌子没坐人,但都被书本或者包占了,别人一看到有东西放着,就知道会有占了座位,自然不能再坐人了。

方星河没说话,继续埋头吃饭。

沈星辰扫视了眼周围,开口,“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报答我的机会?”

“你不是不要我感谢?”

“我现在要了。”沈星辰淡淡道:“我听人说,你认识宇文桀经纪公司的老板,我想你帮我引荐。”

方星河努努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先说好,我只负责引荐,至于人家愿不愿意见你,见了愿不愿意留下你,那是人家的事,公司肯定有公司的用人原则,我就是个小透明,不可能代替公司做决定,你能接受吗?如果能接受,那我就找时间去问一问,如果不能,我也帮不了你。”

“我接受。”沈星辰看了眼周围,“这件事希望你别跟别人说。对我来说,不过是想替自己找条出路,只是我不想找麻烦,如果宇文桀知道,肯定会认为我在跟他竞争。”

方星河把最后一口饭塞到嘴里,放下勺子:“我不是长舌妇,放心吧。对了,有时间把你的个人资料和照片给我,照片要近期生活照,我要拿给人家看。”

说着站起来端起空餐盘就走,免得让他以为自己想跟他说话。

关于这一点,方星河还是挺干脆的,除非她愿意,那她干什么都乐意,耍心眼也无所谓,但是现在她不愿意,自然不想跟他多接触。

沈星辰扫视了眼周围,不希望被有心人看到,然后慢慢的吃着东西。

方星河从食堂回宿舍,刚走出食堂大门,正要拐弯的时候,宇文桀一下蹦了出来,“方星河!”

方星河瞅他一眼,“咱俩现在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你别找茬。”

“找什么茬啊,我这不是跟你打听个事嘛。”宇文桀伸手指了下食堂的方向,“我刚刚看到那人跟你说话了,他跟你说什么了?他是不是跟你说我坏话了?”

“你这人缘得多差啊?人家就跟我问声好,你就调出来怀疑人家说你坏话。”方星河怀疑的看他一眼,“看来你平时经常得罪人啊。”

“我……我什么时候得罪人了?我就是看不惯沈星辰!”宇文桀冷哼,“你看不出来啊?那人喜欢装,天天装忧郁王子,就巴不得人家喊他忧郁王子,幼稚!”

方星河咂嘴,“我觉得沈星辰挺好的,没觉得他装啊。再说了,他本来就不喜欢说话,忧郁是他的神情散发出的气质,这是装不出来的。你对人家有偏见吧?”

“喂,我说,你跟他有多熟悉?怎么就这么了解?你什么眼神?懂不懂看人?”

“我不懂,你懂行了吧?”方星河白他一眼,大步往前走。

宇文桀见她不理自己,跟着就追:“跟你说话你跑什么?懂不懂礼貌?你就说,咱两更熟悉还是你跟他更熟悉?”

方星河瞪他一眼:“咱俩不熟!”

然后为了摆脱宇文桀,撒腿跑了。

宇文桀站在原地,一脸震惊:“怎么可能不熟?咱俩都抱过!”

舍友过来拽拽他,纳闷:“你什么时候跟她抱过?”

宇文桀理所当然:“打架的时候啊!”

舍友:“……”

……

下午上课的时候,方星河站在拐角处等,沈星辰手里拿一个纸袋,从旁边走过来,快速的把纸袋递给方星河,两人擦肩而过,方星河把手机扔到袋子,提着袋子走了。

不远处,宇文桀趴在墙角,眯着眼,眼睛一下一下射出毒液,朝着沈星辰的背上喷,两个舍友正拼了命的拽着他,“桀哥!桀哥,冷静啊!人家都没说话,更谈不上说你坏话这件事啊!”

……

周六,方星河一大早就背着包出门,她答应沈星辰帮忙,就会尽力而为,万一办不成也不会心虚。

她坐公交车去精英大厦,直接乘电梯上三十楼。

经常来的好处就是她知道即便是周六,这里也是络络不绝的人,这家公司好像不懂休息似的。

她这次有目的而来,整个人都显得小心翼翼,她跑去敲年伯同的门,屋里没人开门,只是传来年伯同的声音:“谁?”

“年伯同,是我方星河,方便进来吗?”她大声问,怕对方听不到。

“我有客人,半小时后有时间。”

方星河立刻应了声:“打扰了!”

她赶紧跑去练习生练舞的地方,在边上盘腿坐着,看里面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在跳舞。

舞蹈老师已经认识她了,看到她来也没有赶人。

其实年伯同公司里的人都是稀里糊涂中接受这个姑娘存在的。

本来方星河不是练习生,不是公司员工,但是她认识老板,直呼年伯同的名字,在公司跟宇文桀打架,宇文桀还挨了罚,她认识练习生,不但跟练习生一起去吃饭,偶尔还会跟年伯同一块吃饭,在公司的地位几乎比任何人都高,但是谁都不知道她是哪个部门,是干什么的,导致很多不明真相的员工都以为方星河是跟自己不同部门的员工,还挺会混,跟老板关系好到跟宇文桀都没被开除。

她现在随便出入在哪个部门,人家都不觉得奇怪,虽然没人会主动跟她搭话,但是也绝对不会把她当无关紧要的人赶走。

方星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她觉得坐得腿疼,便从舞蹈教室出去,结果刚出门,就看到年伯同的办公室门终于开了,他脸色铁青送出一个漂亮女人。

方星河诧异,她印象中,年伯同很少有当众发怒的时候,这个人不知道是真不会生气,还是会隐藏脸色,极少黑脸的时候,没想到会跟一个女人生气。

不但年伯同的脸色难看,那个女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她绷着脸,鲜艳的红唇也是往下耷拉着,一看就不高兴。

方星河立刻装着没看到,低着头朝卫生间走去,那个女人戴上墨镜和帽子,旁边一个小会议室立刻出来两个人,三个人什么话没说,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年伯同把人送出办公室的门后,并没有送出去,而是直接到洗手间的水池旁边,快速摁了记下洗手液,开始洗手。

方星河小心的站在旁边,然后磨蹭到洗手池旁边,也开始洗手,“现在细菌多哈,握了手就要多洗手,要不然谁知道别人手上有没有细菌,是不是啊?”

年伯同没有回答,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很认真很仔细地洗手,手指缝都不放过。

方星河没再说话,她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应该换个时间来,因为他现在一看就心情不好,如果这时候提引荐的事,恐怕不会成功。

方星河决定先撤,等下回再来。

她洗完手,擦了擦,“那个,你先忙,我就过来看看,先走了哈!”

“过来什么事?”年伯同擦着手问。

“没事。”方星河摇头。

年伯同扭头看她一眼,眼神清冷,跟以往比,这时候才更像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冷漠,疏离,带着隐隐的怒意。

方星河立刻说:“其实本来是想走个后门的,但是看你现在好像有点不高兴,所以就,就算了。”

“说吧,看看什么事。”年伯同转身朝办公室走去,方星河立刻跟上去,“真的?我想跟你推荐一个很不错的潜力股。长得不比宇文桀差,会吹萨克斯,跟宇文桀是两个不同的风格……”

“人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跑过来游说?”

“没好处,是我的救命恩人,既然找到我,我就想出一份力,你要是乐意见了,那挺好,你要是不乐意见,我好歹也跟你说过了,问心无愧呗。”

年伯同看她一眼,“这么想得开?”

“想不开也得想得开,这个世界又不是围着我转的,以后还有很多闹心事等着我呢,也不多这一件。”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送到他面前:“要不……你就稍稍看一眼?”

年伯同看她一眼,方星河正对他讨好的笑,“嘻嘻。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过我觉得你不是那种因为心情不好,就迁怒别人的人,所以我还是尝试着想让你看一眼来着。”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