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82章 推荐

第82章 推荐

年伯同:“……”

看着眼前这个神仙姑娘,年伯同无话可说,“你还是回学校去吧。”

“你刚刚还说让我蹭饭呢,一转脸这就要赶我走了。”方星河惆怅的站起来:“你不生就不生嘛,干嘛生气啊,哎,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啊。这以后谁当你媳妇也是挺累的。”

年伯同摁着太阳穴,半响,他抬头看方星河一眼,“回你的学校去。“

方星河鼓着脸站起来,“我姥的面子不管用了?”

“人走茶凉,你姥都走了快两年了。”年伯同说:“不管用了。”

方星河只好背着包回学校去,就应该多嘴了一句,连午饭都没蹭到。人都走到电梯口了,她咽不下这口气,又回头,拉开门,“年伯同,我觉得你还请我吃一顿饭吧。你看,我饭量也不大,你就每次的剩菜都够我扒拉的,你请我吃一顿,人情做了,菜还是跟你以往点的一样多,又没多花钱,多好?再说了,咱俩都是因为我姥才认识的,再多交流交流感情嘛,我心里头都把你当我哥了,兄妹俩哪能隔夜仇呢,你说是不是?”

年伯同看着她走而复回,“所以你是打定主意非要赖我一顿饭了,是不是?”

方星河摇头:“一顿饭是小事,主要是可以趁机交流一下感情,你看看,你是一家影视娱乐公司的老板,我是未来的著名摄影师,说不定以后就达成合作了呢。”

“未来的著名摄影师?”年伯同好奇:“你怎么就知道是著名的?说不定就是个不出名,面前糊口的摄影师呢?”

“不可能。”方星河坚定的说:“不著名赚不到钱,我必须要让自己混成著名的。”

“想要成为著名的摄影师先决条件是什么?”

“自身业务能力要强,然后性格脾气要招人喜欢……”她看看自己的脸,问:“对了年伯同,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现在这个社会,好看也能加点分。还要懂得营销,最后还得加上一点点运气。”她伸手拍拍自己的胸口,“我觉得未来的我完全具备这样的条件,因为我会很努力的学习专业知识,同时跟很多人都友好相处打好关系。”

年伯同笑了笑:“可这个世上,会有很多人即便很努力,很招人喜欢,可也得不到那一点点运气。没有那一点运气,就会永远差那么一点。”

“没关系啊,我不是还有贵人相助吗?”

“贵人?你有什么贵人相助?”

方星河理所当然的点头:“你啊!”她说:“你就是我的贵人啊,你看,我冲动的时候想要从楼顶跳下去,你把我拉回去了,你就轻轻拽了我一下,我就站起来了。我就想着,如果我以后遇到什么事想不通的时候,说不定只要你提醒我一句,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我这个人吧,按照我姥的话说,还是有点小机智的。”

“曹老师好像点评过你很多这种类似的话。”

“那是,我跟我姥生活了十几年,她夸我的和骂我的话,我都记得。没有我姥就没有我,所以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得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她朝年伯同笑了一下:“你还让不让我蹭饭啊?”

年伯同点头:“蹭吧。”

方星河对他比了个“v”,同时也有点担忧起来。

吃饭的时候,方星河担心地看着他:“年伯同,你这样不行啊!”

年伯同诧异:“我怎么了?”

“你这样的,容易被人骗你知道吗?”

“谁骗我?”他饶有兴趣的问。

方星河替他愁死了:“你这样的,谁都能骗你啊!你看看,我刚刚就装了下可怜,你就让我蹭饭了,你说,外头那些人要都是骗你了,你都信了,可怎么办啊?”

年伯同笑:“哦?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年伯同啊,我建议你多几个心眼,可别被人忽悠了。我现在都怀疑把宇文桀签进来,是因为你被他骗了。”

“是吗?哪里看出来我被他骗了?”

“你看宇文桀啊,他的存在就证明你是被人骗了。脾气那么差,到哪都能惹出事来,你这边花钱把他捧的鲜红鲜红,他回头揍了人家女粉丝,多少公关费都救不回来。”方星河说:“他这不是骗你吗?找艺人,还是得找听话配合公司节奏的。”

年伯同忍不住笑着说:“说来说去,你还是觉得你推荐的那个人听话老实还愿意配合?”

“嗯,肯定啊。”

“那懂得自我推荐,还懂得迂回找关系的,不是更有心眼吗?”年伯同,“宇文桀不过是冲动了一点,但脑子简单的。你推荐的这个人可不好说。”

“话是这么说,可你想一想啊,如果这人一点心眼都没有,是个笨蛋,那在外面不是处处吃亏?艺人吃亏,不等于就是公司吃亏?那也不好啊,人老实听话,但是还愿意配合公司的,不都是新人吗?我推荐的这人,可是崭崭新的新人,保准听话配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年伯同慢悠悠的吃东西,“说来说去,后面这段话才说重点,说我被人骗是假的,推荐你认识的这个人才是真的。”

“也不能这么说啊,”方星河苦口婆心,“我是真心建议你,以后可别签宇文桀这种型号的艺人了,太难搞。你看看,他多麻烦啊,在学校里打女生被叫家长,他不敢叫家长,就找你,你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你也给我找了事,这怎么说?”

方星河一呆:“我那是迫不得已,我不是故意找事的,哎,我不就是没爹妈吗?我要有,也不会请你帮忙啊。来来,吃饭吃饭,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提了。”

等快吃完的时候,她又问:“那你什么时候见一见人啊?好不好我说了不算,见了人才算。你觉得下周六怎么样?”

年伯同拿餐巾擦擦嘴,“行,给曹老师面子,我安排人面试,那就下周六。”

得了年伯同这句话,方星河握拳:“年伯同,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是很有眼光的,你的公司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托你吉言,今年刚刚有了起色。”实话实说,在此之前公司做的都是赔本买卖,新成立的公司,想要找合作别人都不信任,不知道这家新公司能撑多久。

公司花大力气培养出一个方凯旋,所有资源都堆到了他身上,结果呢?

他拍了一部大红的戏后就被敌对公司挖走,甚至不惜打官司也要去老牌公司。方凯旋那是真正用资源堆积出来的,违约金远远低于培养他的花费。

从方凯旋身上受到的挫折,让公司元气大伤,也就今年才刚刚能喘口气。宇文桀原本是打算力捧的,后来也是考虑到他的脾气和之前约粉的行为,被强行压下了,现如今的左千城备受公司重视,好在左千城比宇文桀的配合度高,性格不错,人也很敬业。

前几年对年伯同而言,那是多事之秋。原本能够带给他支持的深交老友曹亦去世,方凯旋利用公司当跳板违约,其他新人的能力和资源跟不上来,公司刚刚磨合好的团队被整体挖走,再加上孟道渠三五不时还派人捣乱,这几年的所有事每一步,似乎都想把年伯同往死里逼,可惜对方算错了对手,他一个从死亡深渊被人拉上来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些事打倒?

“年伯同,我看好你哦。”她伸手一指年伯同,“你这个人虽然容易相信别人,不过看着很聪明,我觉得问题不大。但是心眼还是要有的,以后要是再碰到像我这种有心机的,你记得要警惕啊,我也就是骗了你顿饭,别人还不知道想要骗你什么呢。”

年伯同看她一眼,“你的意思同样有心眼的人,只能相信你,不能相信别人?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坏心眼呢?”

“那你可放心吧,你看在我姥的面上照顾我,我能不懂知恩图报的道理吗?我就算有坏心眼,那我也是对别人坏,不会对你坏的。”方星河喝口水,“对了,今天从你办公室出来的那个女的是,是不是演那个《双王》的女主角啊?好像叫白摇,虽然我没看过,不过我看过新闻,长的真漂亮。”

年伯同点头:“是她。”

“她都找到门上了,你把她签下来吗?她现在大火,你要是把她签下了,是不是对公司也很好啊?”方星河不懂其他的,那人都到这边公司了,肯定是投靠意向的,不过看当时年伯同跟白摇的脸色,八成是没谈成。

提到白摇,年伯同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人别看表面,一个把合作谈成私人交易的女人,让人反胃。”

方星河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上下打量他一番,“莫非……白摇对你提出了非分之想?她想潜规则你?”

年伯同看了她一眼,“你多大了?”

“我再过一个月,过完生日就十九了。”方星河有点不服气,“难道看我的样子,看不出来吗?”

年伯同的视线慢慢的打量她,从脚底打量到脸蛋,默默的别过头,“去那边照照镜子。”

方星河气死了:“那是你们这些人眼神不好!”

她怎么看自己,怎么觉得成熟稳重,虽然比叶乃伊差了点,但是她明明很成熟啊。

她气鼓鼓的揉了揉脸,“我知道了,我的脸圆,所以看起来显的嫩一点,没关系,希尔达说了,我这样的,等我到了三十岁,人家也会觉得我十八岁,太好了,我扛得住老。”

年伯同垂眸:“我的意思是,你小小年纪,脑子里多放些书本知识,别想些有的没的。”

“我都上大学了,又不是初中高中,这种事还能不懂吗?”方星河老道:“她八成是提出了条件,还跟你个人有关,你不答应,两人就没谈成。你看看你这个人,就算不答应,也好好说,条件不答应,把人留下来呀,谈判技巧要掌握,要不然公司业务怎么有起色?以后这种事你别直接谈,让商助理谈就好了。”

她一副什么都懂的模样,年伯同叹口气,“还吃不吃了?不吃回去吧。”

方星河觉得自己被嫌弃了,“我这是友情建议啊,咱俩谁跟谁啊?”

年伯同不理她,方星河气呼呼的拿着包回学校去了。

晚上在食堂吃饭,她一眼看到沈星辰,她端了餐盘过去,“拼个桌。”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说:“你准备一下,下周六跟我去面试。”

沈星辰看了眼周围,点点头:“行。”

方星河说完,端起餐盘换了个位置,不跟他坐一块,免得他多心。

沈星辰瞅她一眼,两个人一个面对面,一个坐在这桌,一个坐在那桌,各自吃饭。

方星河拿勺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勺米饭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宇文桀一屁股坐到她面前,面前端着餐盘,坐下来的时候朝沈星辰斜了一眼,“喂,馒头脸!”

方星河什么话米说,端起餐盘又换了一桌,宇文桀一见,跟着坐了过去,“喂,说句话你跑什么呀?”

“宇球球,你是不是找曝光?”

宇文桀伸手要捂她的嘴,方星河对着他的手连打好几下,“把你爪子拿开!我的好日子刚刚来临,你能不能别来给我捣乱?”

宇文桀揉着被打红的手背,“我说什么了?你怎么能乱打人呢?我就是想你两句话,你最近怎么老跟沈星辰混一块?”

“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跟沈星辰混一块?我不过跟他拼个桌而已。”

“天天拼啊?这边这么多位置,你拼什么桌?你根本就是心里有鬼!”宇文桀朝她面前凑凑:“跟我说说,你俩聊啥了?”

“关你屁事!”方星河大口的往嘴里塞米饭和菜,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吃完赶紧走人,免得人家以为她跟宇文桀又干嘛了。几口吃下去,差点把自己噎死,她赶紧喝了口汤,剩下一点饭也不吃了,端起餐盘就走。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