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84章 星空

第84章 星空

沈星辰面试的时候,方星河没进去,她一个人跑到顶楼,打开手机里的播放器播放音乐,坐在上面看着天空发呆。

她不懂音乐,自己唱歌不跑调,但也不好听,至于乐器,她更愿意摆弄相机。不过这些都不影响她听听音乐。

她坐在地上,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摇摆着身体,仰头看着天空慢慢变化飘过的云,心情莫名觉得好。

时间像是在流沙中流过,一点点过去,方星河就这样看着星星就忘了时间,身边什么时候坐了个人她都不知道。

“……方星河?”

方星河扭头,就看到沈星辰蹲在她旁边,脸上表情淡淡,看不出悲喜。

她问:“结果怎么样?”

沈星辰淡淡道:“说要再了解一下我的家庭情况。”

“哦,现在当艺人还要了解家庭情况?”方星河诧异。

“说是了解之后,更有利于帮艺人找到一个适合的出道方式。其他公司有没有我不知道,这家说要调查。”他淡淡说:“如果不行,就算了。”

“了解一下就了解一下呗,又不是什么大事。”方星河指指天空,“你名字谁给你起的?咱俩的名字挺有夫妻相。”

“为了避嫌,人家都会说有兄妹相什么的,你非说夫妻相,不怕我再说你故意的?”

“想的太多的人,容易累,也老的快。”方星河打量他一眼,“你看看你,天天你要是对人家笑一笑,估计世界都明亮了。”

沈星辰看她一眼,“我名字据说是家里老一辈起的,说刚出生不久,眼睛就很明亮,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可是又觉得叫星星太可爱,长大以后叫星星会显得不成熟,就改叫了星辰,说是有意境,最后就起了这么个名字。你呢?”

“我啊,我是我姥起的。”她说:“听说我以前我爸给我起叫方小舟,但是他把我生出来,就不愿意养我了,我姥舍不得,就把我抱回去,觉得小舟一生都要在海上漂泊,孤零零的,没人疼没人爱,她不希望我的以后是那样的,所以她就给我改叫星河,她说星河啊,那是天上最光亮的星带,是无数星星组成的河流,就像这世上无数的人组成了世界一样,那么多星星陪我,那么多人陪我,这样,即便她先走了,也不怕我孤单。你家人愿意听你家亲戚的意思,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像星星一样点缀夜空,看来你以后是注定要成为大明星的人。”

沈星辰盯着她看了几秒,又慢慢的别开眼,“嗯。”

方星河站起来,“我要回学校了,你找到回去的路吧?”

“你这人……”沈星辰低头:“我当初确实是觉得你别有用心,所以才故意说那样的话,你要记到什么时候?”

方星河说:“我这是向你生动演绎了什么叫‘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这句话的意思,顺便让你这个打算进演艺圈的人记住,你看似无关紧要的一个人,可能会在某一天决定你前进的路上一帆风顺还是荆棘满地。以后对你的同学、粉丝、合作伙伴以及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和善一点,不用说什么,哪怕笑一下都会不一样。不用谢。”

她拍拍屁股,拿起手机,直接离开顶楼到三十层,她敲年伯同办公室的门,一直没人开,倒是身后有人开口:“方星河。“

方星河扭头看到年伯同站在后面,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年伯同,你下班啦?”她笑嘻嘻的走过去。

“嗯,出门,你要回学校?”他抬脚在前面走,方星河跟着他一起过去,刚好电梯在三十楼停住,方星河跟在年伯同身后进电梯,他穿着灰色的西装,黑色的皮鞋,虽然没系领带,不过合身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丝毫不比那些站在广告墙上的模特差。她靠墙站着,抬头看了年伯同一眼,趁他不注意,拿手指偷偷在他一角戳了一些,然后看他的反应。

年伯同没发现,甚至没有回一下头,方星河刚想再试一下,结果年伯同突然自动站到了方星河的另一半,他看了方星河一眼:“电梯背面有镜子。

方星河讪讪的把手放下来,“对不起。”

年伯同想了想:“你是想问你推荐的那个人面试结果?”不等方星河承认,他接着说:“他个人条件不错,不过团队担心他性格不适合娱乐圈。”

“性格?”方星河好奇:“是因为他性格太内敛了吗?”

“沉默、忧郁、还有种急于摆脱家庭现状的年偷,目的性很强,最可怕的是他有很强的厌世情绪,很消极,我不清楚他是一直都有这种情绪,还是家里遭遇变故,我觉得他现在更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方星河的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半响她试探的问:“那……意思就是他说不定哪天就会跳楼自杀?”

她伸手摁了下电梯楼层,等电梯在下一楼层停下后,她一脚迈了出去,“那啥,我去看看沈星辰同学,可千万别因为我把他带这里来,结果他没选上就跳下去。”

年伯同站在电梯里,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你自己都曾经想要从三十楼跳下去,你怎么劝服一个全身都是消极情绪的人?”

方星河愣了下,她抬头看向年伯同,满脸的诧异落在他眼里,就像个迷茫的人站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路在何方。

就在电梯门要被关上了,她突然伸手,一下挡在电梯门中间,受到感应的电梯门再次打开,她抬头,眼睛晶晶亮的看着年伯同:“就是因为我也有过那样的想法,所以我才懂得后怕,为我那一时的激愤和冲动感到后悔。活着每一刻都那么美好,哪怕多一分钟的美好,说不定就会让他像我一样想通呢。”

她缩回手,电梯门也随即关上,她露出的白牙和笑成月牙的眼睛随着电梯门的关上而消失在眼前。

年伯同怔怔的看着电梯门,等看不到她后,随即他低头轻轻一笑。

……

方星河走到顶楼的楼梯口,她偷偷探头朝外一看,沈星辰两只手擦着裤兜里,正朝三十层高的楼下往下看,方星河猫腰轻手轻脚往他那边移,还没靠近,沈星辰突然回头:“你不是说回学校了吗,你这是干什么?”

方星河一窒,“呃,我过来看看,发现你没还走,就想吓唬你一下。”

沈星辰慢慢扭过身体,他居高临下往下看,“我听到动静了。我对声音比一般人更敏感。”

方星河往那个围栏上一趴,也往下看,“看到什么了?”

“繁忙的世界。”

方星河手托腮,“我们看到的都是繁忙的,看不到的更忙,人活着吗,就是为了在无聊中折腾,折腾的人要死要活,扛过去的人会觉得这世界不过如此,此后再也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了。”

“呵,那如果抗不过去的人呢?”

“抗不过去的人?”方星河一愣诧异的看着他:“会有人抗不过去吗?哦,有,我看新闻上说,经常有人自杀的,那可能就是抗不过去的人吧。如果是这样,那众所周知,抗不过去的人找各式各样的方法自杀了,留给周围的人一声叹息,留给亲人两行热泪,留给幸灾乐祸的人嘲讽几句。地球不会停止公转,世界不会停止发展,人类不会停止灭亡,要是像我这种运气不好的,死了就死了,没人收尸没人惦记,逢年过节连烧纸的人没有……”

沈星辰的视线从其他外面落到她的脸上,“哦。”

方星河摊手,“本来就是这样。这世上除了我们自己以及身边最亲近的人,还有谁会在乎别人的生死?对我大部分人来说,活着本来就很难了,谁又顾得上一个连自己都不喜欢的人呢。对吧?”

沈星辰点点头:“嗯。”

她又伸手指门,“我现在回学校,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沈星辰犹豫了一下,点头:“回。”

方星河在前面先走,“你乐器呢?别忘了带走,萨克斯买着很贵吧?我不懂这些东西,但是我觉得会乐器的人,都很了不起。虽然我不喜欢宇文桀,不过看到他在舞台上可以一个人演奏那么多乐器,我还是觉得那时候他特别帅。”

沈星辰跟在她后面,她长了一个圆圆的后脑勺,头发黑黝黝的发亮,没有像他班里女生那样,大多染了各种颜色,她的还是原色,也可能是头发没有受损,所以看起来光亮顺滑,很有光泽。

“方星河,你脑袋怎么那么圆?”

方星河伸手摸摸后脑勺:“我姥说我小时候闹人,非要她抱着睡,所以后脑勺就没机会挨枕头,头骨就是天然的形状,圆的。从侧面看,我脑袋是不是有点大?”

沈星辰特地绕到一边看了看,“还好,不大。”

两人一起到了三十层,沈星辰去拿了乐器,跟方星河一起回去。

“我骑车了,我带你吧。”沈星辰说着,把萨克斯的乐器盒递到她手里,然后去停车的骑车。

方星河咂嘴,等他骑车过来了才说:“不太好吧?让人看到误会,我没关系,主要是你校园忧郁王子的形象受损。”

沈星辰顿了一下,他抬眸看她一眼,“对不起。”沉默的从她手里拿过乐器背在身上,一蹬脚踏步,把车骑了出去。

方星河站在原地,抓头,想着可能说了伤害到他的话了,不过她也得替自己着想,毕竟从宇文桀身上受到了暴击,她还是跟校园异性保持距离微妙。

走到宿舍门口,宇文桀正戴着连帽衫,只露了两只眼睛,在宿舍门口来回转悠,方星河目不斜视直接走进去,别他一把拉住,“这周六你不在宿舍休息,你跑哪去了?”

方星河扒拉下他的手,“关你什么事啊?”

“你说话怎么这么冲呢?”宇文桀看她的打扮,“你还背着个包,你干嘛了?”

方星河拿手指直接怼到他的大鼻孔面前:“宇球球,我觉得你现在就是在花样作死知道吗?我看你就是巴不得你的大名出现在校园网论坛上。你现在没有校园脑残粉后援会了,也没人帮你控评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曾经叫宇球球,小名球蛋儿这事给捅网上去?你说你一个未来偶像,你老找我茬什么意思?你别不是以为我怕你吧?还是我对你不客气的态度让你觉得我好欺负?你敢再往我面前凑,我对你不客气!”

宇文桀小心的把她的手推下去:“有话好说,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我不就问问你去哪了吗?我又不是没事找事,我经纪人说了,让我跟你搞好关系,免得你在年伯同面前说我坏话,回头给我小鞋穿。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你跟年伯同什么关系?”

方星河冷笑一声:“不知道吧?不知道就对了!我跟年伯同的关系,是你这等小艺人惹不起的!听明白了吗?你要想我不在年伯同面前说你坏话,你就少来烦我!”

冲他一句后,方星河转身进了宿舍。

往杯子里倒了一大杯水,仰头咕噜咕噜喝了,还想再倒一点,发现茶瓶没水了,她提起茶瓶,又去试了试叶乃伊的茶瓶,然后把里面的余水倒了,一手提了一个茶瓶去打水,到了楼下,宇文桀竟然还没走,正靠着墙角拿手机在发短信,抬头看到方星河提着茶瓶走过,立刻收了手机跟上:“方星河,我想好了,以后咱俩和平相处,来来,我帮你……不用跟我客气。”

方星河站住脚,问他:“你就直说吧,是不是想打架?”她开始挽袖子,“你有瘾是吧?”

宇文桀抓狂,他看看周围:“我说真的,我经纪人说了,我当初从一个资源满满即将大爆发的出道艺人,变成今天这个在学校里上课的可怜虫,都是因为得罪了你。他说你跟年伯同关系不一般,让我好好跟你相处。绝对不能再得罪你了,还说我资源一天比一天少,现在都偏向左千城,就是因为你的缘故!”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