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89章 合影(三更)

第89章 合影(三更)

舍友两人赶忙点头:“有道理。”

方星河摊了下手,笑着说:“跟聪明的人聊天一点都不累。”

舍友两人一起笑:“你这是自夸吧,夸自己聪明是不是?”

“得跨界得奖的人了,自夸一下有什么呀?”方星河说的坦然,“再说了,自我夸赞也是自我肯定的一种途径。在外界遇到挫折了,就都跟自己说我是最棒的,我就可以很轻松的跨过当前难以跨越的坎。多好!”

两人一起鼓掌:“太有道理了,方星河同学,看不出来你真有意思啊,对不起,我们以前小瞧你了,你说的太对了!”

方星河继续教训他们两个:“所以啊,这人啊,就不能以貌取人。你看外头,再坏再过分的人,都有自己的朋友?我这个人再不好,心眼再坏,我对朋友还是不错的。”

沈星辰看她一眼,“多久之前的话还记着呢?对不起,我错了,行吗?”

“行,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本来确实想要利用你的,可惜你识破了,没成功,我现在那块订做的锦旗还在我宿舍桌子里藏着呢。”方星河惆怅:“平白花了钱。”

“你那个订做的也搞笑了,你还真那么干了,佩服!”

跟男生一起吃饭的好处就是吃东西不用扭捏,吃完了方星河拍拍手,“感谢款待,先走了啊。”

她这边从楼上走下来,那边宇文桀跟在她身上装了雷达似的,一把抓住:“方星河,我逮到你了吧!”

“你逮到我什么了呀?”方星河问:“我刚吃完饭,吃得还挺饱,你别烦我,我万一消化不良了,你还得带我去医院。”

“还逮到你什么了,你说呢,你以为我不知道跟谁吃饭了?沈星辰!”宇文桀冷笑:“你不是口口声声不想找麻烦吗?你以为你现在跟他躲楼上吃饭就没人看到?我告诉你,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你现在就是自找麻烦!”

“我怎么就自找麻烦了?我就吃顿饭,这都什么年代了,接受男同学请客吃饭,还被人歧视了?”方星河瞅他一眼,“离我远点,要不然我揍你!”

“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你还要跟我打架?”宇文桀震惊:“你还是人吗?良心呢?是不是你就得了一次奖,你尾巴就翘上天了?”

“一次奖?”方星河回头:“不好意思,我从小到大获奖无数,一点都不在意今天的那个奖,以前的奖金都是一万起步的,这次的才三千块钱,我还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你这么厉害?”

“我厉害的地方多着呢。”方星河说着朝前走。

“方星河,咱俩现在不是敌人了,对吧?”宇文桀问。

“嗯,不是敌人,但是也不是朋友。”方星河大步走,到现在她还记得她的脑壳被捶的疼的感觉,绝对不跟他当朋友。

“既然不是敌人了,那肯定就是朋友了啊,你说你现在的态度,是不是不对?”

“没觉得,咱俩不是朋友。我刚摆脱你和你那些脑残粉,你可千万别害我。”

“什么话呀,我怎么害你了?”宇文桀说着,才能够怀里掏个大桔子出来,“我请你吃个桔子吧,饭后吃水果,身体好。”

桔子扔了出来,方星河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她看了宇文桀一眼,拿着桔子说:“那咱两也不是朋友。”

说完就走了。

宇文桀站在原地嘀咕:“吃了我的桔子,就是我的朋友了。赖都赖不掉!”

……

周六,方星河一大早穿着海洲大学的校服,跑到艺术学院门口等陈教授,陈教授来了之后,她笑嘻嘻的迎过去:“陈教授。”

“方同学,你来的早啊,久等久等。”陈教授不好意思的说:“十点开始,咱们啊,九点出发,晚不了。”

他带着方星河去校门口打车,“我啊,是沾了你的光,所以这来会的路费一定得我出。你这个孩子就别跟我抢了,知道吗?”

“嘿嘿,陈教授您这是爱护学生,怕我花钱,我知道,我领陈教授的情,我不抢来着。”方星河笑嘻嘻的应下。

一辆出租车停下来,陈教授带着方星河上车,去邀请函上写的那个地铁站。

陈教授在海洲很有些脸面,他刚下车,地铁门口就有人打招呼:“老陈啊,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还真过来了。欢迎欢迎,这就是那个投稿的孩子吧?看看长的多精神!”

“不但精神,还漂亮。方星河同学是海洲大学摄影系的大学生,这孩子不错,有想法,懂事,很招人喜欢啊。”陈教授笑呵呵跟对方握手,“我没来晚吧?”

“没晚没晚,不但每晚,还来早了,还有另外两位没来呢,先进来参观一下。”

地铁还没正式开放,今天是试运行的第一天仪式,等到了点,才能放乘客进来。

因为陈教授的关系,方星河也有机会进入乘客不能进入的地方参观。

除了设计作品入选的获奖者,来参加首乘仪式的还有海洲地铁的总工程师以及相关领导,这样的局面自然是少不了媒体记者的。

等所有人都来齐之后,记者希望大家合个影,陈教授对正在好奇乱看的方星河招手:“方星河同学,别乱跑了,快过来拍合影!”

“那小姑娘是谁啊?”有个领导问。

“哦,那是地铁交通卡设计获奖作者之一,是海洲大学摄影系的大一学生,叫方星河。”

“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后生可畏啊,以后这天下就是年轻人的了,”领导笑呵呵的说:“来,站到我们中间,我们啊,都是你的绿叶!”

方星河乖乖巧巧的过来,乖乖的鞠躬:“各位叔叔伯伯好,我叫方星河,我没想到我的设计会入选,我到现在都像做梦一样。我还小,还在学习中,我不能站中间,那是最有才能的人才可以站的,我站在边上就好了。最该站中间的不是我,而是修建地铁千千万万的建筑者们。”

“哎哟,这孩子的觉悟高啊,说的多好,最该站中间的应该是那些千千万万的建筑者们。说的好!”说着那领导还带头鼓起了掌,其他人一见,也跟着鼓掌,“好好。”

方星河腼腆、乖巧、可爱,像极了祖国花园里的迎风摇曳沐浴在阳光下的小花朵。

“就冲着你这句话,也要站一站,咱们海洲,咱们国家就需要这样有想法,有道德,有能力的年轻人,这样,才能把咱们的家园建设的越来越好!”

大家又是一阵鼓掌,方星河被拉到中间,乖巧的对着记者的镜头,“咔嚓”被记者拍了下来。

第二天,海洲几家主流报纸的头条就刊登了这副照片。几个电视上都能看到的领导以及一些上了年纪的贡献者们,簇拥着一个圆脸小姑娘,对着镜头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方星河,你成名人了!”班里有个男生拿着报纸对刚进门的方星河晃了晃。

方星河谦虚道:“我跟着陈教授沾光而已。”

不知道的人围过去,“真的真的?这个是方星河吗?这好像是海洲市的领导,我在电视上看到过。”

“真的?方星河,你真成名人了?厉害啊!”

“侥幸侥幸。”方星河在座位上坐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得奖啊,我本来就是为了锻炼一下自己的。结果就中了。”

“那我们下次去办地铁卡,还得挑选你设计的那几张了。”男生的心态普遍比女生好,倒是女生有些酸溜溜的,有人还嘀咕了一句:“能加上陈教授的名字,不中也中了呀。”

方星河点头:“我也觉得是因为陈教授的缘故。我跟大家传授下经验啊,”她提高声音:“以后大家参加什么比赛之类的,都可以找相关老师提一下建议,老师们的经验和水平都比我们高,他们一定会比我们更快也更准确的看出我们作品的自身问题,这有助于我们提高我们的水平,即便我们参赛被淘汰,那也吸取了经验。方便我们下一次的投稿!”

“你说的简单,你认识陈教授,当然可以找他请教,我们认识谁啊?”一个女生嘀咕了一句。

方星河笑眯眯的说:“说错了哟,我之前也不认识陈教授,但是我知道他是设计方面的大师,所以我在他办公室门口等了很多次,最后一次才碰到他。我们学院的老师都很好的,我说我是摄影系的,但是我想投稿设计类,他一点都没觉得我多事,还很认真的跟我讲了。所以,不认识不重要,身为老师,他们更希望看到我们虚心学习请教的样子,也会给我们鼓励的。”

班长带头拍了两下手:“方星河,说得好,我对你刮目相看!精彩,这件事也告诉我们,我们不尝试,永远没机会,我们尝试了也不一定有机会,但是一定是多了学习的机会!”

班长一带头,其他人跟着鼓掌,先是全体男生鼓掌,之后是部分女生也跟着鼓掌。

方星河嘿嘿一笑,“班长过奖了。谢谢大家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

李丹晨冷着脸,她的位置在后面,淡淡看了方星河一眼便移开视线,目光重新落在幸司的身上,幸司手里捧着书,正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看着,就好像教室刚刚的热闹跟她没关系似的。

李丹晨咬了咬下唇,敲敲桌子:“幸司!幸司!”

欧阳幸司像是没有听到,李丹晨微微站起来,那笔戳了欧阳幸司一下,“欧阳幸司!”

幸司终于回头:“有事?”

李丹晨对他笑了笑,说:“这个周三是我生日,我晚上办了个生日宴会,你也来吧。”

幸司想了想,“我不确定。”

李丹晨有点急:“可,可我一年才一次生日,你都不来吗?我们这么长时间的老同学了,你这样,我都有点伤心了。”

幸司没有说话,李丹晨问:“你是不是怕叶乃伊生气啊?你要是担心她生气,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影响你们的感情。我知道她更重要,你要是没法来,那就不来吧。”

“不是。”幸司略一沉思,“我去。”

李丹晨惊喜道:“真的?那,那到时候不见不散呀!”

幸司轻轻点了下头,“好。”

说完这句话,他重新低下头,把思绪投入到书里,李丹晨趁机一看,才发现他看的是一本日文的摄影书。

李丹晨有点懊恼,她完全不懂日文。

前方方星河正跟其他人在聊天,李丹晨白了她一眼,宿舍里的几个人,每一个好东西。能跟叶乃伊那种女人玩一块的方星河,跟叶乃伊一样都不是个东西。

烦躁的心情一想到明天的生日宴会,她又有些期待。

……

“我真是讨厌死我们宿舍那个叶乃伊了!”李丹晨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抱怨道:“仗着自己长的漂亮,天天勾三搭四的,我们班最老实的一个男生,都被她勾搭上了。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男朋友了,不知检点……”

“你一个小姑娘,说这些话干什么?”李丹晨的妈妈说了句:“她不知道检点,你不要跟她一块玩就是了。”

“我才不跟她一块玩呢,我看到她都恶心,脏死了,呸!”

李仁义抬头:“叶乃伊……是不是上次那个让你赔化妆品的女同学?”

“对,就是她!”

李丹晨妈妈一听:“哎哟,那么小年纪的女孩子,用那么好的化妆品,这钱是怎么来的?现在的学生都怎么了?”

“还能怎么着?天天有不同的老男人到学校接她出去,干什么的没人知道,你们知道都是什么车吗?都是那种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豪车,简直了……学校里的人都说了,她就是被人包了,咱们都是普通学生,谁用得起那么贵的化妆品?”李丹晨冷哼一声,“光想想就觉得脏死了!”

李仁义看向李丹晨:“你不要跟她那种女生接触,长的再好看也没用,你啊,就好好学自己的,别管人家那么多事。这种女生走不长久的,天天心思都在男女关系上,能有什么大出息?”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