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90章 报纸

第90章 报纸

“我又不傻,我才懒得理她那种人,贱到骨头里的那种人,光看到就恶心的慌。一点都不自爱,我感觉,男人只要给她一点好处,她就陪人家睡,说白了就是不要脸!”李丹晨冷笑:“我们宿舍那两个人眼也瞎了,那个叫方星河的,也是个贱骨头,就喜欢跟叶乃伊玩,还维护呢。神经病,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叶乃伊跟老男人睡,她还天天跟她在一块,有病啊,也不怕她自己被染上脏病。”

李丹晨妈妈咂了下嘴,有点不高兴,“你一个女孩子,说话也注意点,别人的事你别管,管那么多干什么?管好你自己就行,这种女孩子能有什么未来?少接触,最好别接触,有眼不看她就行,你老关注着她干什么?我们家也没缺你吃没缺你穿的,她穿得好了你别羡慕,你就用你用得起的,要想也穿得好,那就等你上班工作赚钱了以后,自己买。”

“我知道。”李丹晨轻描淡写说了句:“她那种钱,我可赚不来。想想都恶心,更别说做了。”

李仁义敲敲碗,“吃饭吧,别老提那种女生。掉胃口。”

“知道了,我不说话了,妈,你特别喜欢做的鱼,特好吃。”

“那就多吃一点。”

……

湖畔十三a,方寒金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话,正对着电话笑着,“……过奖过奖,孩子吗,就是自己闹着玩呢,能有什么大出息?我就盼着她以后别给家里惹事,能养活自己就行了。”

“这孩子高中的时候就有出息,到了大学,更有本事了。你看看,跟副市长站一块拍照,还上了报纸头条,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机会。”严主任大力的夸着,“早上我看到封校长,还特地跟封校长说了,人封校长说,那孩子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严主任早上在校门口买了份报纸,结果拿到报纸第一眼就看到海洲地铁开通的消息,首页第一版最显眼的位置,就印着一张彩色照片,他越看越觉得站在最中间位置,被几个满面笑容领导簇拥的小姑娘眼熟,等看了内容才发现,原来那个小姑娘就是海洲一中出去的方星河,因为她参加了地铁卡片图案设计的投稿,作品被选中,所以被邀请参加首乘,机缘巧合下遇到了同样来做视察工作的副市长,拍下了这张照片。

这运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参加首乘还刚好遇到领导视察,跟领导合照还在领导的强力要求下站在中心位置拍照。就一个大一的新生,有这样的运气,谁看了都羡慕。

严主任看到消息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方寒金贺喜,这还真是件大喜事,方寒金的闺女这么本事,老子脸上也有光啊。

电话打过去,方寒金还不知道。

方家定了报纸,不过方寒金每次都是下了班回来才有时间翻看,结果严主任的电话打了过来,他一头雾水,顺势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一打开就看到了那张照片。

当时看到的时候,方寒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

方星河当初跟方家闹翻,负气离开方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哪怕是国庆那样的长假都没有回来,就好像她跟这个家真都没有关系似的。

最开始方寒金不觉得有什么,不回来就不回来,好像谁稀罕她回来似的。可这样冷不丁的出现在报纸上,到底给了方寒金一个巨大的冲击。

本该消失在人海,再也不可能获知她消息的人,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电话里严主任说了什么,方寒金嘴上应着,脑子里却有些空白,他客套的应付着对方,直到挂了电话。

方寒金中觉得自己的内心有种灰溜溜的味道,特别是看着照片上冲着镜头微笑的方星河,这种心理,或许只有他才能体会。

有点糟糕的心情,就像自己把一只不喜欢的狗崽子扔了,结果隔天狗崽子因为救了一个被抢劫的老太太一夜成名,不但获得老太太家庭的收养,还成了被人追捧的红人。而这些声誉跟自己无关,可他又不是真正无关紧要的人。

方寒金有点烦躁的看着报纸,随即又合上扔到一边,觉得没什么好看的。

孟旭在厨房里忙活。

房子太大,家里太冷清,难得方寒金回来一趟,本来他是要走的,结果因为严主任的一个电话又耽搁了时间,干脆不走了。孟旭自然重新忙活起来。

家里就两个吃饭,她做了五六个菜,结果方寒金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做的这么淡怎么吃?”

孟旭张了张嘴,家里做菜清淡,不是他要求的吗?说养身,对身体好之类的,怎么口味又变了?

方寒金扔下筷子,十分烦躁的上楼去了书房。

孟旭一个人坐在餐桌旁,眼泪包在眼眶里,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子女不在身边,少了孩子带来的精神支柱,人也变的更加感性,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感到自我委屈。

方寒金这样的表现她能猜到为什么,一定是他新找的小情人口味重,他也开始挑剔起来,孟旭还记得,方寒金的上一个小秘书爱吃甜,那一阵的方寒金也是挑三拣四,说她不知道在菜里加糖提鲜。

孟旭闭了闭眼,挺直腰杆,一个人吃晚餐。

吃完饭,她看到了茶几上的报纸,她似乎知道了方寒金心情不好的原因。

没想到方星河的狗屎运这么好,这样的好事都能让她遇到。

孟旭看着报纸上的照片,猛的合上扔到一边,她在小小的海洲又能有多大的出息?外面的世界何等精彩,她这种人自然体会不到,就让她自我满足,先得意去吧。

第二天,海洲市招商引资部门,方寒金是几个领导坐在会议室谈,在海洲做生意的人,哪个不认识几个领导人物?方寒金也算是这里的老熟人,相互之间都很客气。招商部门需要拉投资,让人到海洲做生意,生意人需要他们的支持,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谁都离不了谁。这次方寒金是座上宾的原因,是他一个朋友要来海洲开厂,方寒金是引荐人。

酒席桌上聊天,天南海北一通聊,自然而然聊到了海洲这两天开通的地铁,也就是这个时候,方寒金的心里突然一动,想到了前一天严主任的电话和报纸上的照片。

他不甚在意的东西,别人却十分在意,特别是在这种机关上班的说,正聊到上面重视地铁,副市长还特地前去视察的话,方寒金适时的开口:“说到这个,不怕大家笑话,我家有个小丫头还有机会跟那位站到了一块拍合影呢。还记得不?就照片上那个不懂事的丫头,竟然站到了副市长的前面拍照片……”

“啊,那小丫头是你家的啊?”众人诧异,“我们看到都说那丫头命好,竟然还被副市长拉着站到中间拍照呢。”

“你不说我都没往上想,那孩子也是姓方,原来是你家孩子啊。”另一个说:“老方啊,你这养得好啊,养了个好命的孩子。这小小年纪就这么有本事,那以后长大了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虎父无犬子嘛,哦,是个小姑娘。那就虎父无犬女,一个道理!”

“是啊,那孩子面相一看就是有福气的!”

方寒金在这个瞬间,内心是满足的,甚至还带了点骄傲,被气人捧着,也欣然接受。

当初方婉婷退学声明过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猜测原因,也有很多知情的人,当面不好说可私底下没少说闲话,那一阵是方寒金这辈子最愤怒的也无奈的时期,他也因此迁怒于孟旭,觉得她没教好方婉婷就算了,还做了那种蠢事。

跟这时候相比,方寒金无疑的内心无疑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也理所应当的接受他们的夸赞。

方星河本来就是他的女儿,他不觉得自己接受的有什么心虚。

当然,这件事过后,方寒金也终于想起了他在海洲大学有个正在读大一的女儿。

……

周五上午,正在上专业课的方星河正在研究同学新买的单反,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羡慕的不得了,“这个镜头就得好几万吧?这个拍出来的想过应该超级棒?”

她举起相机,瞄准窗外的远景,仔细的调着焦距,嘴里忍不住发出感慨:“这效果太棒了!拍出来的效果不知得有多少!真漂亮!”

正研究的痴迷,陈教授突然出现在门口:“方星河!”

方星河抬头,立刻惊喜道:“陈教授!”

“你出来一下,你家里人来看你了。”

方星河一愣,家里人?她还有什么家里人?

正在发愣的时候,方寒金的脸出现在陈教授的身后,方星河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个人找到学校来了。

她把单反还给同学,脸上带着微笑走出去,“陈教授。”她又看向方寒金,脸上的笑容不变,“爸。”

方寒金就像当初她离开时没有任何发生任何事一样,一副对她十分亲热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过来看看你。找不到你的教室,我特地问了人,我运气好,碰到了这位陈教授,刚好,他说认识你。”

方星河笑眯眯的,陈教授笑着点头:“是啊,幸亏他是问了我的,要是问了别人,人家还不知道去哪找你。”随即他叹口气,语气充满了同情和惋惜,“你爸跟我说了,说你的志愿被改的事,你就别怨你爸了,毕竟都是一家人,他也是为了你好……”

方星河不知道方寒金是怎么跟陈教授说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说的很美好,体现了他身为父亲的无奈和心酸,让陈教授觉得他也是迫不得已。

方星河笑眯眯的说:“我知道,谢谢陈教授。”

“我把人带到了,那你们父女好好聊聊,解开心结,以后还是一家人。”陈教授乐呵呵的走了。

教室门口,方星河脸上的笑容也随着消失,她看向方寒金,问:“请问你有什么事?”

她脸上的疏离感和冷漠方寒金看得懂,没了陈教授在现场,方寒金终于也有了方星河始终介怀当初改志愿的事,他干笑了两声:“虽然当初你离开家的时候闹的不愉快,但你毕竟是我女儿。我没事也能来看看你,对了你缺不缺钱?你要是缺钱的话……”

“谢谢,我不缺钱。”方星河开口:“我有奖学金,还有投稿获奖的奖金,就算没有这些,我姥去世之前也替我设想到了某些事,她为我留了大学的学费。不会缺了我的吃穿,多谢关心,我还在上课,要是没事的,我先进去了。”

她转身进屋,头都没有回一下。

钱?呵,她不缺钱,也就缺,也看不上他那一点,真要有诚心,有本事用钱砸死她啊。

方寒金站在门外,其实他来之前已经设想过,但他更多的是设想方星河会哭闹,会控诉方家的不公平,却没想过她是这样一个态度。

在外人跟前很热情的喊“爸”,没了旁人的时候,伪装都懒得伪装。

方寒金站在门口,有点尴尬,也有点难堪,还有点隐隐约约却不敢随意发泄出来的怒气。他踌躇了一会后,到底离开了教室门口。

他没直接离开海洲大学,而是借口找了陈教授,以请陈教授帮忙,多照顾方星河为由,跟陈教授要了联系方式。

方寒金这个人在家里,对待子女的老婆一团糟,但是在外面,对着一些有利用价值的人时,却态度谦卑和善,他模样长得好,举止带着些贵气,很容易招来别人的好感。

最起码,陈教授对他的印象就很好。

认识陈教授这种大学领导,就等于方寒金又多了一份高校人脉,而且,商场上的人,哪个不懂送礼的套路和绝招?跟陈教授打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同样的,陈教授得知方寒金是做企业的,自然也不愿错过结识他这样的人,毕竟人往高处走,都是有人脉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就有需要对方帮忙的事呢?

------题外话------

谢谢美妞妞们的礼物和蛋糕,大渣爷先吃蛋糕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