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欲望轮回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戮吧,天使!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戮吧,天使!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我不知道我走了多久,就那么机械的没有思维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不知道要走向哪里,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心里的情绪像一汪水一样,忽而平静,忽而泛起一阵微波,忽而又掀起一阵大浪。心中被一种苦涩的味道给占据,那种感觉就像是即将面对了世界末日,身边的一切都再也不在意。我想起了忧伤的碎痕,我责怪他不够坚强,原来我也无法面对那种痛楚……

前面再也无路可走,一座高高的山拦在了我的面前。真实的夜风吹在我的脸上,让我混乱、麻木的思绪稍微清醒了一些。环顾着四周自己也搞不清楚状态的景色,苦笑一声,拿出了一个回城卷。随着一声类似咒语的声响,回城卷轴在我面前打开了一个闪着蓝光的传送门。忧郁的蓝色在不停的闪动、变幻,就像我的忧伤一样。

我又回到了狂龙城里,虽然是深夜,但是游戏中似乎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不休息的人在奋斗,晚上的玩家根本不比白天的数量要少,反而感觉还要多上一些。或许很多人都比较喜欢黑夜,或许玩家们根本不太在意黑夜与白天的区别。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竞技天堂了,我们到时候就可以大展身手了。”前面一个玩家兴奋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脑子里。漫无目的我不由的慢下了脚步,想及前几天还和大家开心的说起竞技天堂,说起要一起参赛并思索辨认自己人的方法。没想到等这一天真的来临了,居然又剩我形单影只的一个人。我还要不要去参赛了呢,我愣愣的看着天上的那颗星星。

“靠,你高兴个屁啊,我都22级了还不这么嚣张呢,你20级嚣张什么?到里面一定得小心一点,不然的话入场费就白交了。”另一个玩家接过来说。

“那也不一定啊,说不定到最后让我捡个大便宜呢?”第一个说话的玩家丝毫不因为同伴的话而生气,这个时候,我经过了他们身边。没有抬头看他们,一切不相干的人我都不想看到。

“嗯?喂,兄弟,站住一下。”那个玩家突然喊了一声,却发现从自己面前经过的那个法师像没听到自己的话一样,自顾自的向前走着。他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挑衅,不禁又向前走了两步,用更大的声音喊到:

“没脸见人的那个法师,你站住,你手上带的是什么东西?”

在那个弓手喊我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在意,只顾着向前走。但是当他第二次喝斥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对方是喊我。于是我依然站住了脚步,看了看手上的护腕,我想他问的是这个。他的那句没脸见人,让我很是不爽,如果不是他在安全区里,恐怕我直接就出手了。

“熊,你做什么?你认识他?”那个22级的人奇怪的问自己的同伴。

“不认识,不过看他手腕上的东西感觉很奇怪,从来都没见过,不知道是装备还是什么,想问问他。”那个名字叫帅气的熊的弓手开口说,“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拽,理都不理我,看上去像是家里死了人一样,像个娘们一样,还***在老子面前装!”

“你,出来!”我转过身,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神看着他,简单而又冰冷的说。

那个弓手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出来了,或许是他根本没把法师看在眼里,大概还准备出来嘲笑我几句吧。我看到帅气的熊出了安全区,直接一个冰刃术击向了他。看到他身体变成被缓速的蓝色,又是一个爆雷术扔向了他的头顶,最后一计裂焰术将帅气的熊直接变成了白光。或许,他到死都没反应过来,没有想到一个法师居然敢对他先出手。随后,我不发一言,看也不看那个家伙的同伴,转身就走。

“你……你有种,居然敢杀我兄弟,有种说你叫什么名字。”那个22级的战士惊惧着问我,自己始终不敢迈出安全区的范围。

“赫赫……”一阵阴冷的笑声从我口中传出,我自己都感觉那声音是如此的陌生。一股闷气在心头总也挥之不去,或许,我需要疯狂的发泄一下。那么,就让我用收割别人的生命,来为自己奏一曲死亡的乐章吧。有的时候,杀戮总能解决很多事情,比如仇恨,比如泄愤!

我突然打开了我沉寂以久的翅膀,除了新手村那次以外,第一次在众人眼前把翅膀华丽的亮出。雄劲有力的翅膀把我身子托起在半空中,脚离地面大约有50公分,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着那个战士。头低垂着,对周围的人看都不看一眼。银白色的头发被自己翅膀掀起的风吹动,双手下垂,双腿微曲,整个身体不断的上下浮动。那种感觉,是那么的轻盈,好像就算没有背后硕大的翅膀托着,我照样可以漂在空中一样。我的心中没有任何天使圣洁的气息,只有死神般的嗜血和残忍。

一道华丽而耀眼的光芒突然闪过,晶莹的蓝色像一颗流星一样突然出现在夜空。它来自我手中的绯尘之杖,被我打开了光芒效果的绯尘之杖仿佛为了将被隐藏着光芒的怒气拼命迸发,放出的光芒竟有些刺眼。虽然它现在没有它的前身--众神之歌那样炫丽,但杖身似乎有生命一般的光韵不停的流动,像是在释放它自己的骄傲。或许,有机会我应该找到绯尘老前辈,让她可以还众神之歌的本来面目,不让神物如此默默无闻的蒙尘。

众人皆目瞪口呆,半天都没有听到人说话。他们都在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看着绯尘之杖这柄法杖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同时也被面前那个不知道是玩家还是npc的天使震憾,明明是洁白的天使之翼,可是却从对方身上只能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对于那个垃圾的死你如果有任何的不爽,我不介意也收割掉你那那卑微的生命!”干涩的声音从我口中吐出,连我自己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仿佛那不是人间应该有的声音,仿佛像地狱的亡灵曲一样低深。我缓缓的抬起了头,用看待死人的眼光看着那个呆立着的战士。

我法杖一挥,一圈羽毛形成的盾牌出现在我的周围,不停的旋转。用法杖斜指那个叫横行-血杀的战士,阴冷的一笑:

“哼,横行公会的人吗?回头告诉横行霸者,晨风之羽很快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杀戳,竞技天堂之后,只要是你们帮派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除非退盟,否则永远都是敌人。”

“天使,他就是论坛上那个天使。”

“没错,就是他,当时我和他还是一个新手村出来的,好像他很强,我曾经见过他打怪。刚才他好像一瞬间的功夫就把那个家伙杀死了……”

“这下横行的人倒霉了,妈的,让他们每天欺负人!”

“不一定,怎么说他们老大也是狂龙城里第一个把组织变成公会的人,听说马上就要建帮派了。就算天使再怎么强大,他自己怎么可以斗的过对方那么多的人……”

……

本来安静的人群现在突然开始了窃窃私语,对着我和横行-血杀不停的指指点点。对这一切,我都完全不理会,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口出狂言却死死呆在安全区里不出来的战士。

“可是,”那个横行-血杀唯唯诺诺的解释,“刚刚那个帅气的熊根本不是我们盟的人,这件事和我们无关啊!”

我狂妄的笑着,双肩禁不住的抖动。原来可以掌握别人生死的感觉这么美好,原来**裸的杀戮可以这么让人满足。原来,我也这么喜欢血腥。还有什么值的留恋的呢,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或许已经没有人在乎我是否善良,也许游戏里的强者本来就是要踏着炮灰的身体来筑就的。低调的游戏方式,却总是被人挑衅,那么就让我主动一些,让他们知道我强大的存在吧。就像赤沙说的那样: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恐怖的存在,即便我是魔鬼,他们也得违心的称呼我为使者……

我在笑,心在哭。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是那么的难过,为什么这该死的世界总是让我失望,为什么就连游戏里,我也和我的幸福失之交臂?落寞的心情让我无法冷静,只想用疯狂的杀戳来麻木自己的神经。俯视着下面那个横行公会的人,不禁又把账在横行-霸者头上加了一笔。随手一个群体攻击的狂雷术击向了安全区里的横行-血杀,用干涩的声音说:

“再一次认真的重复一句话,你回转告你的老大,以后,对于横行公会来说,我会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手机站